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安悅厲景昀番外全集

安悅厲景昀番外全集

鮮蝦生煎 著

連載中免費

以安悅和厲景昀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風景舊曾諳》是由作家鮮蝦生煎所著,小說講的是被自己未婚夫和閨蜜雙重背叛的安悅如今一無所有,在走投無路之際她竟偶然和大佬厲景昀達成了婚前協議,婚后厲景昀也用盡各種辦法讓她不得好過,殊不知對她全部的恨亦轉化為了愛,那離婚后的厲景昀在懂得這個道理后會如何開啟追妻火葬場的漫漫長路......

更新:2019/12/17

在線閱讀

以安悅和厲景昀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風景舊曾諳》是由作家鮮蝦生煎所著,小說講的是被自己未婚夫和閨蜜雙重背叛的安悅如今一無所有,在走投無路之際她竟偶然和大佬厲景昀達成了婚前協議,婚后厲景昀也用盡各種辦法讓她不得好過,殊不知對她全部的恨亦轉化為了愛,那離婚后的厲景昀在懂得這個道理后會如何開啟追妻火葬場的漫漫長路......

免費閱讀

  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才是一個頭。

  安悅從衣兜里掏出了錢包,夾層里放著的是一張全家福。

  一年前,她還是一個懵懂的女孩子,期待著和自己喜歡的人的美好婚禮,婚禮上一個突如其來的車禍,父母慘死,她在醫院昏迷了三個月,未婚夫里林司晨卻和自己的閨蜜結婚了。

  她一直以為那一場車禍是意外,并且對他抱有愧疚之感,如果不是她昏迷,他也不會被母親逼得娶另外一個女人。

  真相遠遠比人想象的還要殘酷,出院后,她跑到的林司晨的辦公室,想要一個解釋。

  恰巧聽到林司晨和方瑜馨的對話。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意外,林司晨早就想要吞并父親的財產,和自己在一起,也是為這個,眼看著公司要另選總裁,他坐不住了,方瑜馨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所以在婚車上做了手腳。

  安悅攥緊了拳頭,她還不能倒下,不管用盡什么的手段,她都要的他們付出代價。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點開了手機屏幕,是設計總監雯姐的電話。

  安悅深吸了一口氣,趕忙接下了接通鍵:“雯姐?”

  “安悅!”電話里傳來女人尖銳的聲音,聽的出來,對方現在非常的生氣。

  “你居然給我逃班,你知不知道這是上班時間,你還想不想工作了?”

  雯姐,業界公認的欺軟怕硬的主,在上司的面前溫婉大氣,在下屬面前暴躁,沒家教,公司里的人看到她,都想老鼠遇上貓一樣,有多遠躲多遠。

  安悅在心里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沒想到啊,她第一次逃班都被逮個正著,這些可有的她說的了。

  “是是是,是我的錯,雯姐教訓得是。”

  “五分鐘馬上出現在紫苑酒店門前,否則你就不用在公司繼續做了。”雯姐見她態度端正,也就沒再繼續為難,畢竟在電話里怎么教訓都不過癮,不如把她帶到跟前好好教訓。

  “是。”

  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穿著,時間還剩下三分鐘。

  安悅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失去父親,她一無所有,若不是以前父親的合作伙伴憐憫自己,她恐怕臉現在的工作都找不到。

  可不能在工作上出了岔子,畢竟這是她對付林司晨的唯一資本。

  跑出酒店房間,來到酒店大門前,才發現她現在待著的地方正是紫苑酒店,懸著的心終于落下了。

  “喲,來得挺及時啊。”雯姐陰陽怪氣地說道,眼里都是不屑。

  本想用她遲到的理由,好好教訓一番的,現在好像不行了。

  安悅乖巧地點點頭,說道:“雯姐對工作一絲不茍,我自當學習。”

  這馬屁雯姐聽了十分地受用,身上的戾氣也少了不少,眼角上挑,將手里的文件往安悅的懷里一摔。

  “抱著這疊資料跟著我走!”

  兩人一前一后,正往酒店大廳里走,迎面一男人突然撞上了安悅。

  “嘩啦”一聲,文件散落了一地。

  安悅腳底一滑,眼看著就要都和大地有一個親密的接觸,一雙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回首,撞入眼底的是男人白凈的臉,金絲邊的圓框眼鏡下,是雙攝人心魄的桃花眼,柔和的面部線條,明明不曾勾唇,臉上卻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

  “安悅!”男人充滿磁性的聲音傳了出來,語氣中夾雜著喜悅和驚訝。

  他用力一拉,企圖把她攬進自己的懷抱里。

  林司晨,是他害死自己的父母的,他有什么臉在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恨意充斥著整顆心,安悅下意識做出了反擊的動作,一口咬在林司晨的手腕上,牙齒和他手腕上青紫色的血管細細的摩擦著。

  “啊……”強烈的劇痛刺激著林司晨的神經,他吃疼地叫著,趕忙甩開了咬人的安悅。

  安悅被他推開的時候,嘴邊已經有了些血腥味,重重地跌坐在地上,她用手擦拭著自己嘴邊的鮮血,好似夜里吸食人血的吸血鬼,帶著驚心動魄的美。

  目光在她的臉上停留,這一刻,他竟然有些失神了。

  雯姐聽到了聲音,掉過頭一看,不想自己的小助理竟然惹上林家少爺,林司晨,臉都嚇白了。

  天知道,整個燕京,除了厲景昀這個大人物,最出名的就是林司晨了,吞并了安家的股份之后,他很自然地坐上了林氏企業總裁的位置,并且在事業的上升期,娶了燕京第一名媛方瑜馨為妻,簡直就是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人人都想要的巴結他,畢竟從他身上撈到好處,要比從厲景昀的身上撈好處,要容易多了。

  就這么一個平易近人的大人物,沒想到就這樣被安悅這個小賤人給得罪了。

  雯姐一想到就氣不打一處來,走過來直接擰著她的耳朵,惡狠狠地說道:“叫你走路不好好走,現在撞著人了吧,還不給老娘道歉!”

  仿佛耳朵就要被人格扯掉一般,安悅的眼淚都涌出來了,卻在眼眶里,一直打轉,不肯留下來。

  她是不會在他的面前流眼淚的。

  眼睛紅得仿佛要滴血,她緊緊咬著嘴唇,不肯說一個字,要她對敵人低頭,怎么都不可能。

  這小賤人是長脾氣了是吧,看她怎么教訓她。

  雯姐越想越著急,最后竟然直接把手掌揚起來了,一個大耳巴子立馬就要落下。

  “住手!”林司晨拽住了雯姐的手腕,擋在了安悅的身前。

  “林總,不好意思,是我的助理不對,來讓我好好教訓她,我保證她會給你道歉的。”雯姐訕笑著,生怕得罪了這個潛在客戶。

  “這是哪兒的話啊,明明是我撞到了這個小姐,能不能讓我們兩個人獨處一會兒?”林司晨帶著官方的笑容,禮貌地詢問道。

  這是他一貫的作風,遇到棘手的事情,都會用微笑帶過,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

  “自然可以。”雯姐趕忙應下,只要他不找麻煩,他想做什么,她都沒有意見。

  支開了雯姐,酒店門口就剩下他們兩個人。

  “我想你不會愿意用這么狼狽的樣子,待在酒店門口,被人圍觀,我們換個地方談談?”林司晨首先示好,他伸手想要把安悅從地上拉起來。

  安悅盯了一眼面前那雙修長的手,翻了個白眼,自己掙扎地站起來了,她不需要敵人的幫助。

  兩人在酒店的咖啡廳坐定。

  長久的沉默,誰也沒有先說話,咖啡的熱氣徐徐地冒了出來,為安悅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氣。

  指節“嘎吱”作響,若不是她還有一絲理智尚存,她真想和他同歸于盡。

  “五分鐘時間,有話快說,不然恕不奉陪。”安悅首先打破了平靜,她抓著自己手提包,仿佛隨時都會離開。

  “好,我說。”聽到她要離開,林司晨有一絲慌張,咳嗽了兩聲,推了推自己的金絲邊眼睛,他開始進入正題,“那天,你為什么沒有出現?”

  “那天?”

  “就是十一月二十二日那天。”

  腦海的空隙漸漸被十一月二十二十日的回憶填補起來,那是她蘇醒后的三個月,約好了林司晨出來和自己解釋清楚婚禮的事情。

  那天,他們兩個人約好了晚上十點,在零度酒吧見面,可是她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他的出現,她因為緊張喝了很多的酒,再后來她醒了,發現自己竟然和厲景昀睡在了一起……

  “你說謊,我在零度酒吧等你等到晚上的十二點。”想到這里,安悅是恨的。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林司晨爽約,她也不會把自己的第一次丟掉,但是她也更慶幸那天晚上,他的失約,因為她找到了更好的靠山。

  “什么零度酒吧,悅悅,你知道的,我從來不去那樣的地方的。”林司晨攥住了她的手,害怕她不相信似得,他還掏出手機的消息記錄拿了出來,“你看,我約你的地址明明星辰咖啡廳。”

  瞳孔猛地一縮,她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做了比對,才知道自己中計了,她最后收到的地址明顯是有人故意發給她的。

  就怪她當時太著急想要見到他,竟然沒有質疑。

  安悅的身體微微地顫動著,不用想,她都知道這個短信是誰發給自己的,是她昔日的好閨蜜,現在林司晨的妻子方瑜馨。

  上學那會兒,她就一直喜歡林司晨,安悅心知肚明,但是為了維持她們兩人的友情,她沒有戳破這張紙。

  可是她沒有想到,她最好的閨蜜竟然因為一個男人,對她的家人下重手。

  “悅悅,既然那天的事情是一個誤會,那我們重新開始吧,你知道的我是愛你的!”

  林司晨凝著她,那雙好看的桃花眼,仿佛會說話一般,深情一覽無余,若是普通的女孩子,早就溺死在他溫柔的海洋里。

  安悅并沒有,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著面前的男人,仿佛剛剛聽到的是一個噩耗一般。

  他們怎么可能重新開始,拋開他殺了她的父母,吞并了她父親的股份不說,就他和方瑜馨已經結婚的事實,都證明了他們兩個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安悅抽回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眼手機,冷聲道:“五分鐘已經到了,我還有工作,先走了。”

  她現在的身份和能力,根本沒辦法動他,惹不起他,她總可以躲開他的。

  手提包被人抓住了,林司晨收斂了笑意,直勾勾地看著安悅,認真地說道:“安悅,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重新開始吧。”

  他愛的人從來只有安悅一個人,可是當時公司變故太多,他如果沒有安父手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根本坐不穩林氏總裁的位置,所以他才同意了方瑜馨的辦法。

  他沒想到會害死安父安母,他非常的愧疚,他更沒有想到方瑜馨會用安家的事情威脅自己,他才會不得已娶了她,他們之間根本不是愛,是一場交易。

  安悅被纏得煩了,她甩開林司晨的手,逼問到:“重新開始,那好,我問你,方瑜馨怎么辦?”

  “我可以和她離婚,不過請你給我一點時間。”

  “那我父親手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呢,你是不是應該還給我了?”安悅咄咄逼人,她心里的恨意就快要噴涌而出了。

  她恨不得掐住著男人的脖子,讓他把自己父親母親還回來。

  “不,不行!”被逼的急了,林司晨把真心話給說出來了,他才剛坐上總裁的位置,有多少股東對他的位置虎視眈眈,若是他把股份交出去,現在得到的一切,都可能失去,“悅悅,我們在一起之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你相信我好嗎,我會給你幸福的。”

  真是看夠了這張虛偽骯臟的臉,她一巴掌打在了林司晨的臉上,怒吼道:“這是你欠我的!”

  林司晨摸了摸自己紅腫的臉,輕聲地笑了,他現在的身份,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非要在她的身上碰釘子?

  一把拽住安悅的衣領,將她帶到了自己的跟前,他瞇著眼,一字一句地說道:“你逃不過的,安悅,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

  “你放開我。”她掙扎地想要離開,可是她越掙扎,束縛就越近。

  他的臉不斷地在自己的眼前放大,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他的唇慢慢逼近,安悅覺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她使出了吃奶的勁兒想要抵抗林司晨的親近,無奈,男女力量的懸殊,她根本沒有辦法阻止。

  酒店二樓,厲景昀沉默地盯著咖啡廳的兩個人,眼底閃過一絲狠厲。

  這個賤人,果然不安分!

  怎么,難道他的金錢和地位,還不夠滿足她嗎?

  “厲總,酒店的規劃就會這樣了,你看看還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大堂經理屏著呼吸,小心翼翼地詢問著,生怕惹惱了這個財神爺。

  厲景昀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大步流星地走到兩人的面前。

  他伸手將安悅拉了回來,護在了自己的身后。

  熟悉的香水味道充斥著安悅的鼻腔,猛地一驚,她怎么忘了厲景昀也在這個酒店,他會不會誤會了什么。

  正這么想著,下一秒,她就對上厲景昀銳利的目光,仿佛利刃一般,一刀一刀宰割著他身上的皮肉。

  他低涼的嗓音就響了起來:“安悅,要不要我給你找找其他的男人?”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安悅被他說得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再不想在這個地方待下去,她踏著高跟鞋想要離開,手腕被卻兩個男人使勁攫住。

  情敵見面分外眼紅,林司晨看到厲景昀的那一刻,整個人都戒備了起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