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罪情林宛白傅踽行番外全集

罪情林宛白傅踽行番外全集

唐穎小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唐穎小所寫都市言情作品《罪情》主角是林宛白和傅踽行,小說講的是林宛白是被眾人捧在手里的寶貝,可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選擇了一個私生子傅踽行作為自己的丈夫,結婚三年的兩人已然成為所有人眼中的模范夫妻,可其中冷暖自知,三年后先選擇放棄這段婚姻的林宛白卻發現傅踽行竟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商業巨頭,那兩人之間的這場愛恨糾葛最終會迎來怎樣的走向......

更新:2019/12/14

在線閱讀

由作家唐穎小所寫都市言情作品《罪情》主角是林宛白和傅踽行,小說講的是林宛白是被眾人捧在手里的寶貝,可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選擇了一個私生子傅踽行作為自己的丈夫,結婚三年的兩人已然成為所有人眼中的模范夫妻,可其中冷暖自知,三年后先選擇放棄這段婚姻的林宛白卻發現傅踽行竟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商業巨頭,那兩人之間的這場愛恨糾葛最終會迎來怎樣的走向......

免費閱讀

  林宛白笑了,笑的很好看,笑的風輕云淡,說:“沒有理由,就是想換個地方住?!?/p>

  “我明天讓蓉姨過來?!?/p>

  “我要一個人住?!彼龔娬{。

  傅踽行望著她,默了幾秒,“夫妻不和才要分開住?!?/p>

  她有些惱,想找個借口,卻發現找不到一個好的借口。她不想拿他外面養人的事兒說,顯得在意,也不想把自己變成一個怨婦。

  “那我跟你一塊住,我怎么帶葉潤回家?你允許么?”

  他的眼神更深,更沉。

  “你認真的?”

  “認真啊,不認真花什么心思?”

  她心跳的有點快,盯著他的唇,期許著他會說出點什么來。

  其實生氣也可以的。

  “我可以讓出空間,幫你打掩護。你該知道,外公是不允許你這樣的?!?/p>

  林宛白笑起來,一顆心落空的感覺,真的是受夠了,“你不介意就行咯?!彼鹕?,不打算再費神招呼,“我要睡覺了,你隨便,這里鬧小偷,走的時候幫我把門關好?!?/p>

  她轉身上樓,一刻也沒有停留。待久了,她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與他大吵大鬧。

  腳步聲消失,屋內安靜下來。

  傅踽行拿了根煙,抽了兩口,就摁掉了,眉頭略微蹙起一個小疙瘩。余光瞥了眼露出紙袋一角的抽屜,轉而閉眼,露出一絲哂笑。

  ……

  林宛白洗完澡,從架子上里拿了紅酒來喝。

  最近,她一直嗜酒,每天不喝一瓶,睡不著覺,總要胡思亂想。

  一瓶就落肚,她就睡著了。

  酒杯從指間滑落,掉在陸地上,輕輕晃動了兩下,而后徹底安靜。

  不知過了多久,林宛白覺得熱,整個人似乎被什么包圍住,不怎么能動。

  她掙了掙,眉頭皺了起來,啞聲道:“別抱那么緊?!?/p>

  “是我的問題?!?/p>

  聲音在耳側響起。

  林宛白喝多了,本就迷糊,即便如此,她依然還是能夠第一時間感覺出身后的人是傅踽行,她想著反抗,卻也只是腦子想著。

  房里的燈不知什么時候關上的,她看不清楚他的臉,他身上帶著沐浴液的香,應是洗過澡了。

  強勢中帶著溫柔,溫柔里帶著冷靜。

  他從來都是一個冷靜自持的人,任何事,即便是這種事,也可以非常理智。

  當她失去理智,情不自禁的時候,他仍然能用清冷的眼神看著她,看著她意亂情迷。像個沒有血肉的機器人,只是完成設定好的任務。

  這種感覺,真是糟透了。

  她抗拒,哼聲說:“人家都說你是完美老公,你能有什么問題!”

  他扣住她亂動的手,“還不夠完美?!?/p>

  “放開!”

  反抗的聲音漸漸淹沒,連帶著她的意志一起,徹底沉淪。

  都說他是個完美的丈夫,各方面都是。

  ……

  云雨過后。

  傅踽行開了燈,這里沒有他的衣服,他撿起地上的衣服,套了一下。

  而后,抱著她進衛生間。

  結婚三年了,他仍然不習慣在她面前坦誠。

  林宛白這會懶得去想這些,很累,頭也暈暈的,一根腳趾頭都不想動。

  傅踽行幫她清洗好,幫她穿好衣服,蓋上被子。

  做完一切,他起身,似是要走。

  林宛白下意識的抓住他的手,眼睛微微睜著,看著他,“你要去哪兒?”

  “去沖個澡?!?/p>

  “然后呢?”

  “然后回來睡覺?!?/p>

  “哦?!?/p>

  她松開一點,又下意識的握住,抿了下唇,然后徹底松開。

  傅踽行沒有立刻就走,“你有什么不滿,可以直接跟我說,我會改正,并做到最好?!?/p>

  林宛白咯咯的笑起來,抓了抓腦門,閉上了眼睛,說:“沒什么不滿,就是覺得膩了?!?/p>

  她裹緊了被子,翻了個身,“我要睡覺,你輕點,走的時候,給我把門關好。晚安?!?/p>

  她一直沒睡,直到耳邊響起關門聲,外面的腳步聲漸遠,而后陷入死一樣的寂靜。

  而后,她又起來,拿了一瓶酒。

  ……

  第二天,林宛白睡到日上三竿。

  她睜開眼,身體的酸軟,明確的告訴她,昨天發生的事兒,真實存在,不是夢?!ざ歼^了一晚上了,這房間里還有他的氣味。

  她的心口漲漲的,吸了口氣,又緩慢吐出來,過了會才坐起身,抓了抓凌亂的頭發,掀開被子下床,從一堆東西里翻出香水,灑了一屋子,直到屋內氣味嗆人才停手。而后,進浴室洗澡。

  下樓,屋子已經被收拾的干干凈凈,格外整潔。

  她拉聳著眼皮,游魂一樣往廚房走過去。

  行至廚房門口,差點撞上人。

  “起了?!?/p>

  傅踽行的聲音。

  她抬眼,他穿著黑色襯衣,袖子挽到臂彎,手里端著盤子,神色如常,“廚房里沒什么食材,隨便煮了一點?!?/p>

  她愣愣的,有點呆滯。停頓幾秒,她訥訥的側身,讓他過去。

  傅踽行說:“容姨一會就到,我要去公司了?!?/p>

  他放下袖子,弄好袖扣,又拿桌上的腕表戴上,從襪子到一根頭發絲,都是整潔干凈的,他總能不厭其煩的把自己打理的很好,從來沒有不修邊幅的時候。這樣的男人帶出去,真的很體面。

  林宛白仍站在廚房門口,木然的看著他。

  他走到她跟前,弄了一下她亂七八糟的頭發,“忙完這周,會空閑一點?!?/p>

  他說著,低頭,嘴唇將要落在她額頭的瞬間,她迅速避開,吻落在了她的頭發上。

  她直接轉身進了廚房,回了一句,“再見?!?/p>

  正好,外面響起門鈴聲。

  他過去開門,是容姨來了。

  容姨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過來的。

  林宛白捧著臉,坐在餐廳,沒動筷子,只喝著牛奶。

  看著他們站在客廳說話。

  傅踽行扭頭過來,她就迅速轉開視線。

  他說:“我去公司了?!?/p>

  她擺擺手,沒去看他。

  他走了,關門聲落在她心上。

  林宛白盯著桌上的菜發呆,蓉姨笑瞇瞇的走過來,說:“怎么了?不想吃?”

  她回神,仰頭,笑容甜甜的,“容姨你是剛過來么?”

  “是啊,早上少爺打電話過來,讓我收拾點東西過來,我弄了一個上午?!?/p>

  她點點頭,看了看收拾的干凈整潔的客廳,又問:“吃飯了么?”

  “我吃過了,現在去給你收拾房間?!?/p>

  林宛白拿起筷子,“我的房間不用收拾,你收拾隔壁那間就行,有帶被單過來嗎,我這邊沒有新的?!?/p>

  “還在生氣啊?!?/p>

  “沒有啊,我哪有生氣?!彼Σ[瞇的,偽裝的很好。

  “那怎么要分房?”她只是試探性的問。

  林宛白不答,戳了兩下飯,“對了,一會再幫我燉了個雞湯,我下午要去醫院看個朋友?!?/p>

  “好?!?/p>

  容姨仍然是笑盈盈的,她是傅家的老人,察言觀色,情商很高,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她心中有數。

  ……

  下午,林宛白拎著雞湯去醫院。

  葉潤一個人在病房,她進去的時候,他又是一臉恐懼,跟之前諂媚的樣子,真是判若兩人,“我都跟你說清楚了,你怎么又來了?”

  他現在的臉真的是丑。當然,就算他臉沒有受傷,這顏值也不及傅踽行的萬分之一。

  林宛白走過去,把雞湯放在床頭柜,“給你燉了雞湯?!?/p>

  “傅太太,你放過我吧,我求求你了,你對我的愛,我承受不起?!?/p>

  他擰著眉毛,極力撇清關系,畢竟她那個老公太恐怖了。

  林宛白噗嗤笑出聲,白了他一眼,說:“我今天來,是想問你,昨天是傅踽行親自打你的?還是別人動的手?”

  “大部分時候都是別人打的,他最后補了一拳?!比~潤老老實實的回答。

  昨晚的事兒,不堪回首,他都覺得自己要掛。

  “怎么打的?你能不能形容的再具體一點,比如他打你的時候,是什么表情,又說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差一點死了啊,大小姐!”

  “你想都沒想就回答我,是不是敷衍我啊?!信不信我也找人打你!”

  這特么一對什么暴戾夫妻啊!但不管是什么夫妻,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好好好,我再想想,我仔細想想?!比~潤很努力的想。

  那天晚上,他開著他的限量版蘭博基尼浪了一圈以后,準備回家,在六環線上,被幾輛車圍堵,把他逼停后,就被人拖下車,二話不說就開打,招招致命,拳頭跟鐵一樣,他如此嬌嫩的一個人,當然承受不住。

  他是真的沒機會看清楚傅踽行,最后,他被揍的奄奄一息的時候,他才出現,跟個魔鬼一樣,拽起他的衣領,打量了他一眼之后,一拳砸在了他拼死保護的俊臉上。

  這一拳,打掉了他的門牙,他覺得自己的臉都給打骨折了,那種感覺,像是鐵板砸在了他的臉上。

  然后冷冰冰的說了一句,“離她遠點?!?/p>

  如此慘無人道的事兒,林宛白聽完以后,竟然笑了。

  葉潤心里有氣,也只能賠笑,“我說完了,你可以放過我了吧?還有,那個車,我真的可以不還么?”

  林宛白莫名的高興,親自把床給他搖起來,準備喂他喝雞湯,“你放心,你是為了我挨打,我會罩著你的,車當然不用還,我送出去的東西,從來不往回要?!?/p>

  那他就放心了。

  葉潤本想要拒絕她的投喂,可想了想,還是不說話了,萬一她不高興把車收回去怎么辦。

  兩人正喂著雞湯,病房的門被人推開。

  門口站著個人,沒有進來,只畢恭畢敬的站在那里,說:“林小姐,林老先生叫你回去吃飯?!?/p>

  這是林釗威的特助。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pk10计划 贵州快3开奖和值走势图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捕鱼24小时兑换现金 贵州神奇麻将下载 王中王白小姐四肖期期中 博彩网去澳门 一整包刮刮乐的中奖率 北京pk拾稳赚技巧 平码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