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尊敬的秦陵先生周德東

尊敬的秦陵先生周德東

周德東 著

連載中免費

《尊敬的秦陵先生》是作者周德東所著一部長篇敘事歷史類型小說,全文講述的是:縱觀華夏歷史上下,古代帝王的陵墓總是令人懷有敬畏且狂熱的,而秦陵在官方的描述中,被稱為世界八大奇跡之一,在民間傳聞中,它更富傳奇色彩,在數不清的日夜,它遭受過無數次的探索,但卻無一人可以說出全貌,而今天的這個故事,帶來的不僅是秦陵的秘密,更是三代人的經歷…

更新:2019/12/10

在線閱讀

《尊敬的秦陵先生》是作者周德東所著一部長篇敘事歷史類型小說,全文講述的是:縱觀華夏歷史上下,古代帝王的陵墓總是令人懷有敬畏且狂熱的,而秦陵在官方的描述中,被稱為世界八大奇跡之一,在民間傳聞中,它更富傳奇色彩,在數不清的日夜,它遭受過無數次的探索,但卻無一人可以說出全貌,而今天的這個故事,帶來的不僅是秦陵的秘密,更是三代人的經歷…

免費閱讀

  于斯愣了好半天才慢慢移動身子,再次躲到了那叢樹的背后,心跳越來越快。

  這是巧合嗎?不可能!哪個農民會買一副夜視鏡玩兒?如果他不是農民,難道是警察?可能性不大,如果是警察,直接就把于斯抓了。

  從這輛馬車上,于斯沒察覺到危險,只感到了某種怪異。

  馬車走遠了,不見了。

  于斯又藏了好長時間,這才慢慢走上了公路。那些花花綠綠的老太太,那匹駐足不前的大宛馬,那輛拉木材的馬車……這一切的反常,似乎都是黑夜帶來的。他要趕緊朝前走,走進黎明去。

  ……

  天亮之后,于斯來到了興平市郊外。陪伴他一路的蚊子紛紛藏起來了,草深不知處。

  他摘下了牛仔帽,小心地塞進了旅行包,走到一個公交車站牌下看了看,終點站是西安蓮湖公園。他太累了,決定冒險乘車走。他掏出了地圖看了看,蓮湖公園位于西安市中心,最后,他選定了在北槐村站下車,這個村在西安繞城公路之外,他絕不進城。

  公路兩旁是一些散亂的工廠,也有一兩家小吃店。他走進一家,洗了臉,刷了牙,然后要了一碗岐山臊子面,一個肥瘦肉夾饃。饃很香,面一般。

  一輛小巴已經停在站牌下等客了,車上坐了七八個乘客。

  旁邊有一個移動環保廁所,他走進去了。幾分鐘之后出來,他已經換了一件紅色帽衫,一條牛仔褲。

  他從前門上了小巴,快速掃視了一下車上的人,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木然,幾個人在看他,幾個人在看窗外。他低下頭,一轉身在第一排坐下來。他不希望讓更多人看清他的臉。

  此時此刻他只希望快點離開,可是司機趴在方向盤上,并沒有發車的意思。他是個大胖子。

  陸陸續續又上來了三四個人,其中一個是女售票員,跟司機一樣胖,肩上背著個票夾子。司機終于關閉了車門,把車發動了。

  乘務員開始售票。

  她第一個來到了于斯跟前:“買下票?!?/p>

  于斯一邊掏錢一邊說:“北槐村?!?/p>

  售票員粗聲大嗓地說:“你咋這么迷糊!這是快車,小站不停!”

  于斯問:“中間在哪里停?”

  售票員說:“就一站,咸陽公安局?!?/p>

  于斯的心里一沉,他感覺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捉弄他。售票員不耐煩了:“麻利些!”

  于斯說:“那就終點吧?!?/p>

  售票員收了錢,給他撕了票,朝后走了。

  公交車的速度漸漸快起來,于斯第一次感受到,乘車原來這么舒服。他靠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

  車很平穩,油門時而加大時而減小,引擎震得五臟六腑麻酥酥的。

  他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睡著,前方隨時可能出現警車盤查,他必須時刻繃緊神經。

  不知什么時候,他的后背上冒出了一絲絲涼意。這個感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閉著眼,皺起了眉頭,仔細琢磨原因。噢,剛才他僅僅是匆匆掃視了一下,并沒有看清每個乘客的臉,模糊總是危險的。

  他打算回過頭去重新審視一下小巴上的每張臉,可他的脖子并不聽使喚,那是畏懼。

  為什么會畏懼?

  他努力回憶背后那些臉,慢慢鎖定了最后一排,當時那里坐著兩個人,其中一個很年輕,他靠窗。接著,于斯的意識緩緩前移,來到了倒數第三排,有個女孩坐在靠著過道的位置,她梳著蘑菇頭,皮膚有點黑,不過很俊朗……

  于斯猛然想到——他駕駛三輪車的時候,曾經有個一模一樣的三輪車尾隨他,后來他減速了,那輛三輪車漸漸超上來,于斯透過臟兮兮的玻璃,看見車上坐著一對男女,年齡都在二十歲上下,女孩在駕車,男子坐在她旁邊,嬉皮笑臉地戲弄她……

  小巴最后一排的男子和倒數第三排的女孩 ,正是三輪車上的那兩個人!

  于斯的大腦快速轉動著,分析這件事的深層邏輯。

  不可能這么巧,他們在公路上跟于斯擦肩而過,現在又坐上了同一輛小巴。他們不是普通乘客,他們是追捕者!

  他們駕駛三輪車的時候,看他們那狎昵的關系,應該是情侶,現在他們來到了小巴上,為什么變成了陌路人?不然,最后一排只有兩個人,倒數第三排只有那女孩一個人,他們為什么不坐在一起?于斯回憶了一下他們的表情,也不像賭氣了,僅僅是兩個素不相識的乘車人罷了。

  他們沒想到于斯會記住他們的臉,他們也沒想到于斯在小巴上會認出他們,他們假裝互不相識,卻露出了馬腳!

  于斯沒有勇氣回頭去確認,他就那么靠著椅背坐著,盡管心里已經驚濤駭浪,表面上卻假裝著平靜。

  這兩人是誰?

  警察?不像,他們太年輕了。

  武警?對,他們是從云南來的武警!

  連續多日的驚懼、壓抑和艱辛,讓于斯瞬間變得憤怒了。他一路小心翼翼地朝前走,每走一步都會擦掉身后的足跡,他們竟然像尾巴一樣尾隨了他1500公里,從昆明到了陜西關中!

  小巴是封閉的,他無處可逃。

  如果這是一把德州撲克,對方簡直是一手皇家同花順,而他卻是一手四不靠的高牌。他不能棄牌,他決定孤注一擲賭一把。他悄悄從旅行包里摸出電擊器,裝進了兜里,抓著它站起身,直接走向了最后一排。

  小巴顛簸了一下,他差點摔倒,趕緊伸手扶住了旁邊的椅子,正是那個可疑女孩的座位,他的手碰到了對方的頭發。女孩抬起頭,很排斥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里挪了挪,繼續看窗外了。

  她的表情很正常,不像藏著什么秘密。

  那一瞬間,于斯又有些猶疑了。

  他不可能走了一半再返回前面的座位,他堅持走到了最后一排,在那個年輕男子旁邊一屁股坐下來,他正靠著窗子打盹兒。

  所有閉著眼睛的人都是可疑的。眼神可能暴露內心的秘密,現在他把眼睛擋住了。

  于斯輕輕拍了拍他。

  他沒有反應。

  于斯用力拍了拍他。

  他終于睜開了眼睛,經過一瞬間的怔忡,才把眼睛對準了于斯的眼睛,好像在問:我怎么了?

  這是中國人遇到打擾之后典型的眼神,不是:你干什么?而是:我怎么了?

  他的眼睛有點紅,看來剛才他真的睡著了。

  于斯小聲說:“我暈車,能不能開點窗子?”

  年輕男子很不情愿地站起來,擦著于斯的大腿,坐到了中間的位置上,看來他不喜歡吹風。此人比于斯略矮,大眼睛,五官周正,胡茬整齊,如果說這輛小巴在拍電影,其他男乘客肯定都是群眾演員,他才是男一號。

  于斯坐到了靠窗的位置,把窗子打開了一條縫兒,清爽的風就吹進來,把他的頭發吹得亂亂的。

  本來于斯不愛說話,但此時他必須說話,他轉頭看了看那個年輕男子,突然說:“我見過你?!?/p>

  年輕男子正要接著睡,聽到于斯的話,他把眼皮抬起來了,操著一口純正的西安口音問于斯:“你說啥?”

  于斯笑了笑:“我在S104公路上見過你,當時你在三輪車上?!?/p>

  年輕男子露出了友好的表情,連連點頭:“哦,大哥你的眼神真牢靠!”

  于斯說:“當時我也開著三輪車。你旁邊還有個女孩?!?/p>

  年輕男子說:“啊,那是我女朋友,她家在湯峪鎮?!?/p>

  于斯抬起手,悄悄指了指倒數第三排那個女孩的背影,做出了一個詢問的表情。

  年輕男子皺了皺眉,似乎沒懂于斯的意思。

  于斯小聲說:“你們吵架了?”

  年輕男子恍然大悟,馬上搖了搖頭,說:“她沒出來,在家蝦片呢?!?/p>

  于斯沒聽懂“蝦片”是什么意思,也許是瞎諞,也許是下載電影,不重要。他點點頭,把頭轉向了窗外,大腦卻快速做起了辨別——難道此人沒問題?

  他可能就是西安人,他女朋友就是湯峪鎮的,他去她家玩兒,兩個人一起開著三輪車兜風,現在他正返回西安……

  他和于斯確實曾擦肩而過。

  在小巴上,于斯把他認出來,卻把女孩認錯了。他和她沒關系。

  可是,這一切還是太巧了。

  于斯再次回過頭,問:“你叫什么?”

  年輕男子說:“易小封。你呢?”

  于斯遲疑了一下,然后清清楚楚地說道:“于斯?!蓖鲁稣婷?,他盯住了對方的眼睛。

  易小封似乎沒怎么在意聽,他低頭掏起了口袋,最后拿出手機來,說:“加個微信吧,我在小寨賣舊貨,來耍?!毙≌俏靼惨粋€著名商圈。

  于斯的一只手始終揣在口袋里抓著電擊器,他說:“我手機沒電了?!?/p>

  易小封就把手機收起來了:“你也去西安?”

  于斯說:“不,我去咸陽?!?/p>

  易小封點點頭,不再說話了。于斯不肯加微信,這似乎讓兩個人的關系一下變得疏遠了。

  于斯靠在椅背上,開始觀察前面那個女孩的背影。

  她一直沒睡覺,一直在低頭玩手機,隱約能聽見視頻的聲音。

  難道是自己太多疑了?

  一個逃犯很善于辨別哪個人是警察,但也容易錯把很多人當成警察。

  他又說話了:“我是四川人?!?/p>

  易小封說:“呃,天府國?!?/p>

  于斯說:“你是哪里人?”他很反感自來熟,但他必須進一步核查對方的身份。

  易小封說:“我是眉縣的,高中畢業就奔西安了?!?/p>

  從地理上看,湯峪鎮應該歸眉縣管。一切邏輯都很伏貼。

  既然這個人沒什么破綻,于斯就不想再說話了,言多必失,他要回歸緘默的常態。

  沒想到,易小封又說話了:“你來做生意?”

  于斯說:“不,我來旅游?!?/p>

  易小封說:“咸陽沒啥景點,西安多?!?/p>

  于斯說:“我喜歡人少的地方?!?/p>

  易小封說:“現在還有人少的地方?”

  于斯只好說:“比如西雙版納啊,稻城亞丁啊,人都少?!?/p>

  易小封說:“你是從云南來的?”

  于斯的心里抖了一下,馬上盯住了易小封:“我說了我是四川人啊,你還說‘天府國’?!?/p>

  易小封趕緊點頭:“哦,我腦袋漿糊了?!?/p>

  于斯繃緊的神經卻無法松弛下來了——他為什么單單提到了云南?難道是“西雙版納”這個地名給他造成的錯覺?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

  小巴搖搖晃晃朝前行駛。

  樓房越來越密了,車上不停有飛機飛過,看來咸陽機場就在附近了。

  于斯一下挑高了眼皮,前面路邊有一輛警車在閃爍,他看見了警察,他們頭戴白色鋼盔,腰扎白色武裝帶,看裝束應該是個交警,刑警一般是藏藍色鋼盔,黑色武裝帶。

  但他們畢竟是“警”,就像對老鼠來說,不管暹羅貓,布偶貓,蘇格蘭折耳貓,英國短毛貓,波斯貓……只要有個“貓”字,都是危險的。

  于斯看了看易小封,易小封已經閉上了眼睛。

  他又迅速看了看旁邊的車窗,只能打開一半,很難鉆出去。如果打碎它,不用警察出現,小巴司機就會追死他。

  警察在揮手,小巴靠邊停下了。

  于斯的心都快跳出車窗外了。

  旁邊的易小封睜開眼睛看了看,嘀咕了一句:“這些警察閑得蛋疼!”然后又閉上了眼睛。

  司機下車了,“啪”一聲關了車門。

  很快就有人從前門上來了。

  遇到特殊檢查,乘客通常會愣眉愣眼地看,表情就像蜥蜴面對俯沖而下的老鷹。這時候,誰故意不看誰最可疑。

  于斯很自然地朝前面看去,上來一男一女,他們穿著藍色制服,戴著大檐帽,那是交通局的制服。兩個人站在小巴的前端,威嚴地看了看大家,開始數人頭。

  于斯把腦袋湊近了易小封,低聲說:“我也喜歡舊貨,尤其是80年代的東西,比如黑白電視機,還有掛在腰間的傳呼機,馬蹄燈……”他要偽裝成易小封的同伴。

  易小封看著那兩個執行公務的人,并沒有回話。

  似乎沒什么問題,那一男一女很快就下車了。

  自從出逃以來,于斯第一次感覺到什么叫幸運,此刻,他對上天很是感恩。

  過了會兒,司機也上車了,車門關閉,繼續前行。

  易小封這才說:“你喜歡收藏?”

  于斯淡淡地說了聲:“不?!贝藭r他已經徹底對易小封放松警惕了。

  易小封就沒有再說話。

  于斯看了看后窗,警察又攔住了一輛大卡車,看那高高的貨物,肯定超載了。

  小巴進入咸陽之后,道路變得擁堵,小巴走走停停。那個胖胖的女售票員在胖胖的司機旁邊睡著了,傳來男人般的鼾聲。

  終于,小巴停了,那個女售票員很神奇地醒過來,張口喊道:“咸陽的下了!”

  于斯趕緊站起身,對易小封說:“兄弟再見?!?/p>

  易小封讓了讓,說:“再見再見?!?/p>

  于斯快步走向了車門。

  靠著另一側車窗的禿頂男人突然抬起頭來,盯住了于斯的背影。

  他正是蔡大斗。

  于斯改成步行之后,蔡大斗傻眼了。

  他反復查看地圖,推測于斯下一步很可能去興平,于是他提前趕到了。

  徐蘭雅很少這么連夜奔波,她熬不住,去酒店休息了。

  蔡大斗和孫孫把車停在了興平市郊,朝外觀察,天亮之后果然等來了于斯,他走到站牌下看了看,然后就去吃早餐了,蔡大斗判斷他接下來可能會乘坐小巴,于是提前上了車。

  本來他要帶上孫孫的,但孫孫賴在車上死活不動窩了。接下來變成了近距離跟蹤,蔡大斗也擔心這個外甥節外生枝,所以他給他留下了一些錢,然后就一個人行動了。

  蔡大斗離開之后,孫孫就像蟲子鉆進了潮濕的磚頭下,他放平座椅躺下來,很舒服地玩起了手機。只要有網絡,有吃的喝的,他可以在車上一輩子不下來。

  在S104公路上,他確實在報警,幸好被蔡大斗發現,及時制止了他。本來蔡大斗想讓他打道回府的,他給姐姐打了個電話,說了自己的想法,姐姐怎么都不同意,她堅持要讓自己的兒子“鍛煉鍛煉”,沒辦法,蔡大斗只能繼續帶著他……

  到了咸陽之后,于斯下了車,蔡大斗則留在了車上,并沒有繼續跟隨,不需要了——查車的時候,他把一個紐扣大的跟蹤器粘在了于斯的旅行包底部,他有很多這種違法的小物件和小手段,從此,于斯就像一只風箏,再也飛不出他的手心了。

  ……

  咸陽,玉泉西路。

  于斯下車之后戴上了太陽鏡,他瞥見了咸陽市公安局的大門,門前車來車往,并沒有任何異常。那輛開往西安的小巴從旁邊開過去了,他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看,一個背影又引起了他的注意——她正是倒數第三排的那個蘑菇頭女孩。

  于斯坐在這個女孩的后面。

  于斯下車的時候,她沒有睡著,但也沒有起身。她為什么要在于斯之后下車?而且她下了車立即轉身背對于斯了,那真是她要去的方向嗎?

  于斯站在非機動車道上緊緊盯著她,她不快不慢地朝前走著,始終沒回頭。

  于斯決定跟蹤她。

  兩個人一前一后,中間幾十米的距離,這讓于斯有充足的時間觀察她的身材。她身材瘦削而結實,穿著一件白色T恤,黑色七分褲,黑白相間的運動鞋,背著一個淺藍色雙肩包,像個學生。

  于斯故意加快了腳步,慢慢接近了她,漸漸的,兩個人相距也就七八步了。

  如果她是個警察,應該會注意到背后有一雙腳步不即不離,可是她似乎并未察覺。

  咸陽不大,于斯希望她遇到某個熟人,兩個人打個招呼;或者,最后她走進了她的工作場所,比如美甲店,或者服裝店……那時,于斯才會徹底放下心來,立刻離開市區。

  然而,這個女孩一直云淡風輕地朝前走著,不見任何人跟她打招呼,她也沒有走進任何一個門市房。

  她到底是不是從云南追來的武警呢?如果是,兩個人都顯得有點奇怪——她明明發現了于斯,卻不抓捕;于斯明明懷疑她,卻不逃離,偏偏要跟著她。實際上,如果對方真是警方的人,就說明于斯的行蹤一直被掌控著,就算逃也沒用。

  兩個人走過了大概五站地,女孩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那雙青春的大腿極富彈性。

  這么遠的路,她應該打車或者坐公交,她之所以一直走,而且始終不回一次頭,說明她知道有人在跟隨。

  于斯又加快了腳步,離她更近了。他在試探。

  女孩終于警惕地回過頭來,于斯并不回避她的眼神,迎著她看過去。

  她打量了于斯一眼,似乎有點害怕,加快了腳步。

  又走出一段路,她再次回過頭來看了看,發現于斯還跟在后面,似乎更緊張了。

  旁邊是一所財經類大學,門口站著個保安,她徑直走過去,跟保安低聲說了些什么。有兩種可能,第一,她并不是該校的人,她在亮明身份,希望對方放行;第二,她就是該校的學生,她認為于斯是個壞人,正在向保安求助。

  為了避免惹麻煩,于斯快速走過了校門口。

  走出一段路,他回頭看了看,那個保安正朝他望過來。

  從始至終,他都沒能確定這個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不管了,他要離開咸陽,繼續奔向秦陵。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633555小鱼儿正版5肖5码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 三中三用7.12.22.9算法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 幸运赛车直播视频直播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game516棋牌游戏 手机捕鱼游戏兑换现金有哪些 白城老友麻将群 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