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秦師胡亥扶蘇小說結局

秦師胡亥扶蘇小說結局

故箏 著

連載中免費

《秦師》是由作家故箏所寫的歷史穿越作品,主角是胡亥和扶蘇,小說講的是生來便錦衣玉食的胡還卻在二十歲那年因遺傳病去世,再次睜眼意外發現自己重生成了秦始皇兒子胡亥,那胡亥會和當今即位的扶蘇發生哪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看黑化的扶蘇和每天作妖的胡亥將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12/09

在線閱讀

《秦師》是由作家故箏所寫的歷史穿越作品,主角是胡亥和扶蘇,小說講的是生來便錦衣玉食的胡還卻在二十歲那年因遺傳病去世,再次睜眼意外發現自己重生成了秦始皇兒子胡亥,那胡亥會和當今即位的扶蘇發生哪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看黑化的扶蘇和每天作妖的胡亥將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不是說,如今的陛下并不喜好男色嗎?

  何況,兩人方才見了一面!

  還是說這少年其實身負妖術?

  “陛下!”劉侍郎斟酌著又喊了一聲。

  而此時胡還推了兩下男子,男子卻動也不動,死死將他扣在懷中,咬牙切齒地道:“胡亥……你總算肯出現了。你到底去了何處?這么多人四下尋你,竟遍尋不得!你實在……實在氣死我了。”說到最后一句,男子的氣勢卻又漸漸弱了下去。

  胡還愣了愣。

  胡亥?是指他?

  胡亥?!

  歷史記載的秦二世,是他?

  “……你是誰?”胡還低聲問。

  他沒了這具身體的記憶,何必強裝,坦然面對就是了。

  男子一僵,這才慢騰騰地松開了手:“胡亥,你莫要騙我。”男子瞇起眼,并不大信他的話。仿佛他從前就常騙人似的。

  “沒騙你。”胡還對上了他的眼眸。

  男子的面色再度沉了下去:“來人!”

  劉侍郎距離遠一些,不曾聽見兩人間的對話,這會兒驟然聽見男子出聲,嚇得雙膝一軟,差點整個人都趴俯在了地面。要不要救下少年……不不不,此時便應當先保住自身!

  就在劉侍郎忐忑不已的時候,男子已經抬手攬住了胡還的肩,帶動著他朝外行去了。“回宮。”

  劉侍郎茫然地抬起了頭。

  這是……陛下將他的人直接帶走了?

  陛下并未發作少年的無禮,而是將人帶走了?帶走了!

  劉侍郎呆呆地跪坐在那里,連追上去恭送都忘記了。果真是因為少年生得太過絕色,就連陛下這等不近男色的人物,都不免動了心嗎?

  ·

  男子的步伐邁得極快,胡還腿不及他長,再加上才剛剛睡醒,此時四肢還未完全恢復力量,胡還就有些跟不上了,只能跌跌撞撞地走著。待出了劉侍郎家,外頭候在馬車旁的幾人一見胡還,個個也都驚得變了臉色,連忙朝著胡還跪了下來:“見過胡亥公子……公子總算歸來了!”

  那幾人竟是激動得眼圈都紅了。

  胡還卻覺得他們陌生極了,他茫然了一瞬,不過總算從中找回了一點上輩子的感覺。

  上輩子他就是這樣眾星捧月,稍有意外,胡家上下都跟著動蕩不安。

  “先上車。”男子道。

  胡還堪堪在他身邊站穩,還不等他說話,男子突然伸出手來,竟然將他直接抱了上去。

  胡還:“……”

  這不對啊。

  就算歷史有所變動,如今的秦二世變成了扶蘇,而非胡亥。但一個乃是始皇長子,一個乃是始皇幼子,這兩人應該是敵對的啊,怎么看這男子的模樣,倒像是與他極為兄弟情深一般。

  上了馬車后,男子方才將他放下來。

  “你是扶蘇?”

  男子聽見他陌生的口吻,臉上明顯涌現了幾分躁郁,男子強壓住眉間怒氣,道:“是。我乃是你兄長扶蘇。你為何要離開咸陽?你究竟去了何處?”

  胡還張了張口,道:“我不是你弟弟。”

  扶蘇微微一怔,啞聲道:“你都知道了?”

  什么?

  什么知道了?

  胡還一頭霧水,只覺得這個扶蘇著實太過怪異。

  “雖然你并非父皇親子,但你自幼在宮中長大,眾人都稱你胡亥公子。除你我之外,再無人會知曉此事。這有何妨?難道你是為此事覺得難過?”扶蘇的手掌落到了他的發間,他揉了揉他的頭:“你不必如此,無人會以此來說事。”

  并非始皇親子?

  難怪了。

  這具身體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才離開了咸陽宮?

  胡還抬頭看了一眼扶蘇。這個年輕男人望著他的目光里有怒氣,有無奈,還有擔憂和幾分寵溺。

  哦,原來歷史上的扶蘇是個弟控嗎?

  胡還想了想,低聲道:“我能回宮。但你所說的事,我確實半分也不記得了。”他需要留在咸陽,留在宮中就更好了。所以這時候不能拒絕扶蘇。

  扶蘇突然注意到胡還手上一道紅痕,他立刻撩起了胡還的衣袖:“這是怎么一回事?”

  胡還擰起眉道:“那床榻太硬了,硌人……”

  扶蘇捧起他的手,皺緊了眉:“著人劈了那床榻,換新的就是。待回宮擦些藥……”

  “那是別人的床榻。”

  扶蘇似乎這才想起來,他是將胡還從劉侍郎的家中帶出來的。扶蘇看著少年尚且透著兩分稚嫩味道的漂亮臉龐,心底登時一股無名火拔了起來:“你怎么會在劉侍郎家中?”

  胡還不大明白這人怎么又變了臉。

  這人果然奇怪得很。  龐大的宮殿建筑群,由漆水河畔而起,至涇渭交匯處而止,一眼望去,高臺林立,實在高大又恢弘。

  胡亥居住的殿外建有圍廊和敞廳,殿高兩層,底層有回廊,廊下鋪就石磚。寢殿內,壁上繪有壁畫,由植物和動物組成,色彩紅黑不一,看得人目不暇接。還有緊跟著入目的平面蟠離紋三足鼎,紅黑彩繪桌案,漆黑云紋座屏,長五尺的連坐小榻……

  劉侍郎那精心布置的院子,在這巍峨又足夠精美的宮殿跟前,就顯得像是乞丐屋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還是沒讓胡還看進眼。畢竟他上輩子吃穿用的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他只掃了一眼便收起了目光。

  扶蘇遲一步踏進殿中,他低聲道:“這處宮殿才收拾出來沒兩日,你就不見了蹤影。現在總算等到你回來了。覺得如何?”

  胡還詫異地又打量了一眼這個地方:“從前我不是住在這里的嗎?”

  “嗯,從前你和我住在一處。”

  歷史上胡亥與扶蘇的感情有這樣好?

  扶蘇原本并不覺得有何不妥,但是等到對上胡還微微不解的目光后,扶蘇才隱約覺得,似乎是有些怪異……扶蘇張了張嘴,沉聲道:“你幼時體弱,便常常由我照顧。”說完,扶蘇忍不住又擰起了眉:“胡亥,你當真沒了記憶?”

  這一刻,扶蘇的目光變得微微有些復雜。

  胡還,不,如今應當是胡亥了。他坦然地點了點頭。

  扶蘇收斂了復雜的目光,先命人擺了飯食,然后便帶著胡亥一同在桌案前落了座。

  胡亥更覺怪異了。如今扶蘇成了秦二世,做了大秦的陛下,按照規矩,他似乎并無資格與扶蘇同坐在一個桌案前。這和歷史太不一樣了……不過想歸想,胡亥嘴上卻什么也沒說。他雖然沒如歷史那樣做了秦二世,但如今的秦二世對他好,那就更是一件好事了。

  胡亥此時并不餓,何況桌案上的飯食光瞧著就沒什么食欲,他轉頭盯住了扶蘇。

  扶蘇的容忍度比他想象中還要高,沒有任何人斥責胡亥目光的無禮。

  “秦原本就是有國師的嗎?”胡亥問。

  “有……看來你是真的失了記憶,竟連這也不記得了。”

  胡亥不蠢,相反,他上輩子還很聰明,只是因為成長環境的緣故,他缺乏了很多常識,也缺乏了一定的同理心。他幾乎是立刻就反應了過來,低聲道:“我與上一任國師,來往很多嗎?”

  然后胡亥就看見面前的男人,展露出了濃濃的無奈之色。

  “我仔細與你說一遍吧……”

  胡亥點了點頭。

  跟前的男人絲毫沒有要隱瞞他的意思,將所有的東西都無保留地傾倒了出來。

  胡亥這才知曉,歷史不知從哪里走了彎路……六國統一之路得到了提前,而秦始皇竟然成了斷袖,他鐘愛的人乃是那個帶領三千童男童女前往仙山求長生的徐福,這個人也成為了大秦的國師。而他,作為秦始皇的非親生子,常常跟在徐福的身側,還要稱呼他一聲“父親”。

  難怪他問起國師的時候,扶蘇神色怪異。

  “現在該我問你了。”扶蘇陡然冷了臉色,變得嚴厲了幾分。

  “嗯。”胡亥專注地看著他,等待著扶蘇問話。

  胡亥的模樣沒什么變化,哪怕是在外面走了一遭,扶蘇對上他的眼眸,也依舊覺得他的眼黑黝黝的,澄澈而清亮,帶著少年人的無邪。

  扶蘇別了別目光,低聲道:“你都去了哪里?我派了那么多人去找你。”

  “山里。”

  “什么?”扶蘇擰眉。

  “真的在山里。”說著,胡亥拿出了自己的小匣子,“山里的人還送了我這個。”

  扶蘇接過來一看,就發現了里面放著龜甲等零零碎碎的雜物。都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再結合山里這樣的地點……

  胡亥看著這人抬起手輕輕地拂過了自己的面頰,聽他道:“吃了不少苦?”胡亥張了張嘴。不待他說話,這人拂過他臉頰的手更用力了一些:“讓你胡跑。”語氣雖然依舊溫和,不過胡亥已經從中聽出了三分惱怒。胡亥一時間實在摸不清,這個世界的胡亥到底和扶蘇關系如何。胡亥就只看著他,不說話。

  扶蘇目光移回來,發現胡亥白嫩嫩的臉頰上都被自己搓出了道紅印子。他收回手,讓宮人取了藥來。

  胡亥隱約從他的臉上瞥見了兩分心虛。

  這人在心虛什么?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富贵乐园平台软件 二尾中特手机论坛 广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千炮捕鱼电玩城客服 单码是什么数字 网上如何让赚钱 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