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清穿之成為獨寵最新章節

清穿之成為獨寵最新章節

哈喬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清穿之成為獨寵》是作者哈喬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主角是霽宛康熙,全文講述的是:一場意外,霽宛穿到了清朝,從此踏上了攻略康熙的道路,女主: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會去當個小宮女,還要攻略康熙!!!媽媽呀,要宮斗了,霽宛表示自己真的很害怕!

更新:2019/12/06

在線閱讀

《清穿之成為獨寵》是作者哈喬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主角是霽宛康熙,全文講述的是:一場意外,霽宛穿到了清朝,從此踏上了攻略康熙的道路,女主: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會去當個小宮女,還要攻略康熙!!!媽媽呀,要宮斗了,霽宛表示自己真的很害怕!

免費閱讀

  到巳時,皇帝又召霽宛到崇政殿去。

  霽宛是十分不想見到康熙,昨晚才和別的女人混在一起,今天又來找她,她不知道康熙是怎么想的,反正自己心里是格外不好受。但是又不能拒絕,實在是太憋屈了!

  殿中,康熙正穿著常服斜倚在塌上,手上拿著本書,正心情極好的看著。

  霽宛進到殿中看他這樣,心情更加不好了。這在她看來,就是發泄之后心情格外愉快。既然這樣,干嘛叫自己來,叫青蕓不就好了嗎!

  “奴才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霽宛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禮。

  “起來吧,往后沒人就不必行禮了。”看見霽宛進來,康熙放下書,心情頗好的說。

  “奴才不敢。”

  康熙笑容一滯,又揮手招呼著,“宛宛,過來。”

  “請問皇上有何吩咐?”面無表情地站著沒動。這是喚狗呢,我才不過去。

  康熙這才覺著有些不對勁,“這是怎么了?”趕緊下地走了過去。

  “沒怎么。”

  這走近才發現,小丫頭眼睛都是紅的。

  “怎么了,嗯?可是有人欺負你了?”

  霽宛聽了直接瞪向康熙,“皇上不知道嗎?”

  突然想到了自己昨晚做的事,好像有些明白了,小丫頭這是醋了?

  心里有些高興又有些心虛。

  “醋了?”

  霽宛紅著眼睛瞪了他一眼,還好意思問!

  臭康熙。

  康熙笑著揉了揉霽宛的頭,“行了,不僅年紀小,心眼兒也挺小。”

  只見霽宛扔抿著唇,一幅氣鼓鼓的模樣,瞪大雙眸望著康熙,著實可憐又可愛。

  按說這種事在正常不過了,這要換成其他人,哪會像她這樣明晃晃的吃起醋來,如果真有人這樣,那也離失寵不遠了。

  可對著這小丫頭,心底的氣無論如何也發不起來,還有些高興。對上這剛被水洗過的清澈眼眸,心底也不由升起幾分心虛來。

  “哼,奴才小心眼,恐怕伺候不好皇上,皇上還是召青蕓姐姐來伺候吧。”霽宛偏過頭,不想看見他亮晶晶的眼睛。哼,臭男人,這有什么好得意的。

  看她口是心非的樣子,康熙緊緊摟住面前的人,低頭湊近這張精致的小臉:“真是個小醋簍子!”

  聽這語氣,居然還挺高興!

  霽宛氣的在他腰間狠狠一擰。

  雖然不疼,可還沒有人敢對龍體動手動腳。康熙下意識喊了一聲,“大膽。”

  見自己喊出后,懷里的小丫頭一抖,又委屈的望向自己,氣頓時就沒了。“這次就饒了你,真是什么都敢做。”

  “你兇我!”霽宛控訴。

  “朕不是故意的。”真是無奈。

  到底是有些心虛的,摸摸了鼻子,轉移話題,“朕帶你去鳳凰樓可好?”

  “去那兒干嘛?”霽宛不情不愿的問了一聲。

  “鳳凰樓是這盛京最高的樓,站在上面可以看見整個盛京的景象,要不要去?”繼續哄著。

  “哦。”

  “好了,收拾一下,別紅著個眼出去了,要被笑話的。”用指腹輕輕擦了擦霽宛的眼角。

  他的指腹上有一層厚厚的繭,應當是長期拉弓射箭練的。

  “皇上這是嫌棄奴才了?”又開始別扭。

  當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孔圣人誠不欺我!

  “朕喜歡都來不及,怎會嫌棄呢。那別收拾了,就這么出去可好?”

  霽宛白玉般的耳尖偷偷的紅了,可還是硬著嘴說:“不要。”

  看她別扭的小樣子,真是可愛的不行,心都要化了。

  “李德全。”康熙朝外喊了一聲。

  “奴才在。”李德全在門外應聲。

  “收拾一下,去鳳凰樓。”

  “是。”

  康熙牽著霽宛走到鳳凰樓附近,看見樓外守著幾個小太監。

  李德全趕忙上去詢問。

  “皇上,貴妃娘娘和宜妃娘娘在上面。”李德全回來稟報。

  康熙看了一眼霽宛,“還去嗎?”

  “去吧。”聲音極小。雖然去了會很拘束,但是她又好想見見這些人。

  “怕了?”

  霽宛低下頭,抽出被康熙牽著的手。

  “真是怪了,你連朕都不怕,還有怕的人。”康熙沒好氣的敲了下霽宛的腦袋。

  “奴才知道皇上會護著奴才的嘛。”一把扯住康熙剛放下的袖子,輕搖了搖。

  康熙斜睨一眼,抽出袖子,“跟上。”

  “是。”

  上到鳳凰樓,果然看見貴妃和宜妃坐在窗前喝著茶,吃著點心。

  “兩位愛妃好興致啊!”康熙首先出聲。

  只見貴妃和宜妃略帶驚訝的轉過頭,向皇上請安。

  霽宛和李德全也在后面對兩位娘娘行了禮。

  “臣妾本想請皇上來賞賞景,又怕打擾皇上,這才沒去,沒成想皇上居然來了。”宜妃笑著開了口。

  宜妃穿著明亮的橘紅色旗裝,上面繡著大朵大朵的芍藥,襯得整個人頗為明艷,說話間一雙丹鳳眼波光流轉,端的是勾人眼球。難怪歷史上宜妃深受康熙喜愛,圣寵不衰。

  一旁的鈕鈷祿貴妃樣貌也是極好的,只是清冷的很,一身月白色旗裝更是凸顯這股清冷的氣質。

  “朕也是抽空出來走走。”說完,坐在了小太監搬來的紫檀扶手椅上。

  “皇上可要多注意休息,莫累著了。”宜妃嬌嗔。

  “是是是,朕定會注意,每次見了你都要說上一句。”

  “皇上,臣妾也是關心您嘛,不信問問貴妃姐姐,看臣妾說的對是不對。”宜妃也察覺了這里不適合撒嬌,把話題又引到貴妃那兒。

  貴妃只好一笑,答道:“妹妹說的是,皇上要多注意休息,莫要太過勞累了。”

  “行了,朕知道你們的心意,都坐下吧。”康熙把玩著手上的扳指,笑著道。

  等到坐下,宜妃這才注意到了霽宛,看這宮女穿著宮女服,梳著大獨辮,明明是極為普通的宮女打扮,卻仍是出眾的很,那張臉當真稱得上是絕色了。看來就是那勾搭皇上的宮女了,心里一陣不舒服,眼睛閃了一下。

  鈕鈷祿貴妃倒是捕捉到了宜妃的閃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用手帕在嘴邊輕拭了拭,開口問道:“皇上,您身后這宮女倒是眼生的很,不知是……”這應當就是皇上的新寵了,不愧能得皇上喜愛,這姿色就是自己看了都喜歡的不行。

  康熙眸色一深,淡淡勾唇,“霽宛,還不見過貴妃。”

  “奴才烏雅氏霽宛見過貴妃娘娘,宜妃娘娘。”霽宛從康熙身后走出一步,躬身行禮。

  “起吧,真是個水靈靈的丫頭呢。”貴妃眼里閃著光,這身段也是極好的,就是不知道頭腦怎么樣了。

  “皇上身邊的宮女都格外惹人疼,臣妾都嫉妒了。”宜妃笑著開了口。面上是笑得燦爛,可心里怎么想就無人知曉了。

  側頭看了霽宛一眼,康熙笑著感嘆:“這丫頭的確是個好的。”

  聽完,宜妃的笑險些維持不住,一個宮女,皇上竟這樣夸,看來是真的上心了。又瞇著眼朝霽宛望去一眼。

  霽宛看得出來這宜妃應當是不待見自己的,雖然笑著,可康熙說了這句話后,宜妃的臉色極快的變了下。那一眼也是銳利的很,也是,要是待見才怪呢。這貴妃倒真沒看透,一直笑著,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充滿了好奇與欣賞?反正看起來是沒有敵意的,就是不知道內里在想些什么了。

  霽宛就站在那里看著康熙和他的妃子聊天,突然覺得自己的決定真是錯的不行,干嘛要過來,連個椅子都沒得坐,還得恭恭敬敬的站著看康熙和別的女人眉來眼去,時不時還接收一下宜妃不善的視線。

  不過還好,沒待多久,因為康熙臨時有事,霽宛就跟著康熙離開了。

  回到崇政殿,康熙讓霽宛待在內殿等著,自己就去接見大臣了。

  康熙足足和大臣們談論國事整整三個時辰,等到歇下來時,天已經暗了下來。

  想到小丫頭還在等著自己,先吩咐李德全備膳,然后自己就去找小丫頭。

  回到內殿,發現小丫頭已經躺在軟榻上睡著了,殿內燒著地龍,倒是極暖和,也不怕凍著。

  走過去看看小丫頭,睡得還挺香,小臉紅撲撲的,粉唇嘟著,沒有了平時的機靈勁兒,嬌憨的不行。沒忍住親了一下。

  “嗯~”霽宛感到了被打擾,嚶嚀一聲。

  真是讓人羨慕,自己累的要死,這丫頭倒是倒是睡得香,過得比朕這個皇帝還舒服。呵!

  看她舒適的模樣就想搞破壞,康熙伸出手,壞心眼兒的捏住霽宛的鼻子,想把她逗醒,可這丫頭鼻子不能呼吸了,就用嘴來湊,小嘴一張一合,端的是可愛。

  感到鼻子被堵住了后,霽宛立馬張開了小嘴呼吸,一點事兒都沒有,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嘿,像只小豬一樣。”氣得他在鼻頭上狠狠捏了一下。

  “痛!”霽宛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康熙就在眼前,帶著剛醒的軟乎乎的聲音說。

  看霽宛醒了,康熙心里就舒服了,“終于醒了,小懶豬。”

  見她鼻子上有了紅印,又心疼的給揉了揉。

  “皇上~”剛睡醒的霽宛渾身帶著一股子嬌糯,軟綿綿的伸出雙手挽住面前人的脖頸,臉在胸膛上輕蹭了蹭。

  “困~”嘟囔一聲。

  康熙雙手箍住霽宛的腰,往上一提,把人攬到自己懷里,自己坐下后讓人坐在自己腿上。

  用鼻尖蹭了蹭懷里紅潤的小臉,開口道:“不餓嗎?”

  霽宛睜開眼睛,一張臉往康熙懷里使勁拱了拱,差不多清醒了才停下來。

  “餓了。”回了一句,又接著問“皇上,您沒事了嗎?”

  “有事。”康熙正了正臉色。

  “嗯?那皇上去忙吧。”說著就要從康熙腿上下來。

  康熙沒松手,一下將霽宛打橫抱了起來,“朕的事不就是喂飽你這只小懶豬嗎!嗯?”盯著懷里有些驚慌的人,笑著說。

  霽宛適應了一會兒,這可是第一次有人對自己公主抱,感覺還不賴。

  又嬌橫的對著康熙說:“這可是皇上自己說的!還有,我才不是小懶豬呢!”

  “你不是?是誰睡著了捏鼻子都捏不醒?還說不是小懶豬。”

  “哼,明明是皇上去了好久,我等累了才睡著的。”霽宛不滿的說。心里想著剛剛康熙對自己自稱“我”沒反應,就繼續這么說著,她才不要總是自稱“奴才”。

  “好好好,朕的錯,不是小懶豬。”

  “我們去用膳,朕要把朕的小丫頭喂得飽飽兒的。”邊說邊掂了掂懷中的人,太過輕了些,得好好養著,養得再胖一點兒才好。

  “朕的小丫頭”霽宛在心里回味康熙的話,聽起來居然有一種寵溺的感覺!

  ——

  “小主,奴才打聽到了。”

  “都打聽到了什么?”

  “奴才收買了一個小太監,那太監是乾清宮的灑掃太監,他和奴才說,那宮女是今年元月份由乾清宮司儀青苑親自領著到乾清宮的,當了司寢宮女,聽說皇上還因為,因為……”玉香有些不敢說,因為袁貴人聽了定會生氣的。

  “因為什么?還不快說!”袁貴人呵斥一句。

  “皇上,皇上因為,因為心疼那宮女都不讓她值夜。”說完,玉香立馬閉上眼睛。

  果然,耳邊馬上響起了茶盞碎裂的刺耳聲,玉香嚇得縮了縮身子。

  “一個下賤的宮女也值得皇上如此對待。”袁貴人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捏著錦帕的手都發白了。

  “小主,奴才,奴才認為皇上對這個宮女并沒有多喜愛。”玉香大著膽子說出來。

  “你如何知道?”袁貴人拋去還帶著冰渣子的眼神。

  “依奴才看,如果皇上喜愛那宮女,又怎會連名分都不給呢?”玉香繼續說著,她得讓袁貴人的氣消下去些,否則,受苦的還是自己。

  袁貴人聽完,心緒果然平靜了些,“呵,就算皇上對她不感興趣,本小主也不會放過她。”

  “小主,那太監還說,乾清宮的司寢青蕓與那宮女關系很是不好。那青蕓是已經被臨幸過了的,看那宮女很是不順眼。”

  “是嗎?那就好辦了。”當真是極好的機會呀。

  袁貴人將玉香召至自己身邊,說:“你想辦法找個小宮女聯系到青蕓,不要讓小宮女知道你的身份,然后……”

  “是,小主,奴才這就去辦。”

  ——

  “娘娘,袁貴人有動靜了。”宜妃派人一直盯著袁貴人那兒,這不一有動靜就有人過來稟報了。

  “哦?”

  “袁貴人身邊的大宮女玉香先是接觸到了皇上身邊的小太監打聽了情況,回去后應當是向袁貴人匯報消息,過了一段時間,她又偷偷摸摸的出來找了一個小宮女,那宮女應當一直是在盛京這邊的,她和那宮女在一起說了挺久的話,奴才隔得遠也沒聽清。”小太監仔仔細細的稟報著。

  “做得不錯,繼續跟著,那小宮女多注意著些。”說完朝一旁的明月使了個眼色,懶懶的閉上眼睛。

  明月帶著小太監往外走,又從袖子里掏出一個鼓鼓囊囊的荷包塞在了小太監手里。叮囑著:“你可得仔細著些,必要的時候可以幫一把。”

  “明月姐姐,奴才知道了,您和娘娘就放心吧。”

  崇政殿

  用完膳,兩人擁在一起說著話。

  “宛宛,朕后日要北上去永陵,你可要跟著去?”康熙把玩著霽宛的小手,詢問著。

  “皇上什么時候回來?”霽宛偏頭看向康熙,反問道。

  “去兩天就回來了。”

  “那皇上此去是不帶很多人了?”聽出康熙話里的意味,繼續問道。

  “呵,只帶你一個可好?”像是看出霽宛在想什么,康熙拿起霽宛的手到嘴邊,輕咬了一下指尖,哼笑道。

  霽宛臉上染上一層薄薄的紅暈,嘴角微揚,笑道:“這可是皇上說的!”

  “嗯,朕說的。”

  聽到這話,霽宛側過身,環抱住康熙,頭仰起,眸間盛滿笑意,欣然道:“皇上,您真好!”

  “別勾朕!”康熙最是受不住她這雙眸子望著自己,無論是開心還是難過,都要把他的心給勾了去。

  “我哪有,皇上又污蔑我!”一雙眸又水盈盈,委屈的看著康熙。

  “朕說有就有。”說完,立馬堵住了霽宛的雙唇,不給她開口的機會。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安卓北京pk拾app 李逵劈鱼棋牌 福建快3开奖软件 开元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温州麻将怎么算双翻 联网街机疯狂的捕鱼 星力正版平台捕鱼 JJ大众麻将下载 三码中奖期期公开1一 福建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