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唐棗江子安最新章節

唐棗江子安最新章節

鯡魚不臭 著

連載中免費

《七零反派白月光》是作者鯡魚不臭所著一部長篇穿越言情小說,主角是唐棗江子安,全文講述的是:唐棗十八歲那年發現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只是一本重生年代文,自己只是書里里一筆帶過連個名字都沒有的路人甲,只在村婦口中提到英年早逝,尸體最后都沒有,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她堅決不跟女主有絲毫牽扯,卻成了反派心頭的白月光…

更新:2019/12/06

在線閱讀

《七零反派白月光》是作者鯡魚不臭所著一部長篇穿越言情小說,主角是唐棗江子安,全文講述的是:唐棗十八歲那年發現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只是一本重生年代文,自己只是書里里一筆帶過連個名字都沒有的路人甲,只在村婦口中提到英年早逝,尸體最后都沒有,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她堅決不跟女主有絲毫牽扯,卻成了反派心頭的白月光…

免費閱讀

  唐棗撐著荷葉一路蹦跶著走,直到站在李小桃家院子門口才理了理衣裳和頭發。

  路上是靜悄悄的李小桃家院子門口也是靜悄悄的。

  將荷葉傘換了一只手拿,唐棗騰出右手曲起食指用食指的第二個關節輕輕敲打院子門三下。

  唐棗撐著一把綠油油的荷葉虛虛的貼在墻邊。

  院子門吱呀一聲打開了,從門縫里探出來扎著油亮麻花辮子的一個腦袋,是李小桃。

  李小桃左右看了看,一只白嫩纖細的手握著碧綠的荷葉梗,撞入視野。

  極致的白和鮮活的綠碰撞在一起爆發出強烈的美感。

  李小桃抬頭一看,唐棗正俏生生的站在墻邊笑吟吟地看著自己,右邊唇下一個梨渦盛滿了蜜似的。

  李小桃下意識地在美人面前直起腰來,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拍到一半,手掌還貼在衣裳上,發覺自己竟然如此拘謹。

  李小桃掩飾地朝著唐棗笑了笑,夸張的露出一口整齊的牙齒。

  唐棗捂著嘴巴笑,拍了拍身上的口袋,又指了指外面。

  李小桃點點頭,又朝著唐棗指了指門里就一個閃身向自己屋子里鉆。

  李小桃有兩個哥哥一個妹妹。

  在家里李小桃是和妹妹李小梅睡在一個屋子的,李小梅吃過午飯就出去外面找小伙伴跳格子去,姐妹倆的屋子里倒是沒有別人。

  李小桃回到自己屋子,走到靠著窗戶的桌子邊上,將桌子上放的深藍底黃蕊白花的布片收到抽屜里放著。

  她手腳快,小挎包的樣式也簡單,早上拿回來的布中午就裁剪好了,甚至給唐棗的那個都已經縫好了,另一個也只差將李小桃自己的名字繡上去。

  李小桃揉了揉脖子輕手輕腳的走出屋子。

  家里人都在午睡,李小桃輕輕帶上門,木門上的搭扣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旁邊屋子李小桃大哥李衛新嗚啦嗚啦的呼嚕聲停頓了一下。

  李小桃踮起的腳尖停在了半空。

  屋子里睡著的李衛新翻了身繼續睡。

  嗚啦嗚啦的打鼾聲再次響起延綿悠長,旋在半空的腳尖終于著陸,李小桃拍拍胸口,后腳跟著地的快步走著。

  唐棗頭頂著荷葉整個人蹲在荷葉的陰涼地里,看著從荷葉微微卷曲的邊上透露過來的光線,粉白干凈的指甲在荷葉邊上戳了一個圓溜溜的洞,一片碧綠之中突兀的出現一小片圓圓的天空。

  所有的碧綠極速的離開消失,唐棗的頭輕輕被敲了一下。

  “棗,走了。”

  李小桃手里拿著從唐棗哪里拿來的荷葉。

  將荷葉的柄夾在兩手之間搓了搓,荷葉的傘面在李小桃的手下開始旋轉,像一塊碧綠的湖水。

  唐棗起身從李小桃手里搶回荷葉傘,李小桃頭上戴了草帽倒是不怕太陽曬,草帽經常被使用,早就脫下了被硫漂過而賦予的白。

  唐棗家里也有這樣的四頂草帽,唐爺爺和唐奶奶去地里干活就會帶上。

  “咱們現在今天去哪玩?”

  “去農場吧,聽人說農場里頭種的紅苕是咱們隊里種的紅苕的四五倍大小,說是那紅苕種就不是咱們這里的種,我想……。”

  李小桃對著唐棗擠眉弄眼,唐棗立馬領會,這是打著農場紅苕的主意呢。

  唐棗其實不是很想去農場,去農場就要經過知青點,去知青點還指不定會碰到什么人,唐棗剛想說換個地方,李小桃就挽上了唐棗的胳膊,用大眼睛看著唐棗。

  李小桃長得只能稱得上清秀但是一雙眼睛卻是圓溜溜閃亮亮的。唐棗私底下以為李小桃就跟薩摩耶一樣,一看著她那雙眼睛就無法拒絕。

  唐棗點了點頭,李小桃立馬歡天喜地的拉著唐棗的胳膊跑了起來。

  跑了一段,等到李小桃的那股子興奮勁過去了,兩個人就慢慢的靠著陰涼地走著,李小桃握著唐棗的小臂,捏了捏,軟軟的。

  農場離唐棗她們大隊有一兩里的路程,一點不近。

  唐棗和李小桃走了一段路,直到看見一排排聯排的低矮的黃泥混著紅磚搭的屋子,屋子的外墻上用油漆寫著勵志標語。

  并不是所有的屋子都這樣好,有的知/青住不下的只能去住黃泥和著秸稈搭的土屋,紅星大隊里還算是好的,像是有的地方知/青都住的的簡易草棚,紅星大隊這樣的知青點算得上是極好的。

  江明輝就住在那兩排黃泥混著紅磚搭的屋子里。

  今天中午歇餉,偏偏江明輝屋子合住的一個男知青呼嚕聲打的震天響,江明輝實在是睡不著就出來走走。

  江明輝剛走到樹下歇涼,就聽見一個輕輕柔柔的聲音帶著故作的嬌羞。

  江明輝心里微嘲,作為江家大公子的他見過太多這樣試圖勾搭的女人,但面上不顯。

  江明輝轉身朝向聲音的來源溫和的笑了笑,看向來人。

  “有事嗎?李曼麗同志。”

  李曼麗捏著黑白格子的裙邊面對著江明輝,臉頰緋紅,眼里含情。

  “是這樣的,我爸叫我來請你晚上去我家吃飯,說是有事要談。”

  江明輝心里不置可否,但是面上一派溫和有禮。李曼麗的父親李根生是村里的二把手很多和知青回城考察的事都在李根生手里握著,雖然放到以前江明輝是如何都不會把李根生放在眼里的但是現在。

  江明輝想到自己父親上個月給自己寄來的信,眼神暗了暗。

  “原來這樣,如有急事我是該去的但是吃飯就太客氣了。”

  李曼麗聽到江明輝這樣一番話心里的那塊石頭落地了,食指不知覺的卷起落在肩上的一根辮子。

  “江明輝同志太客氣了,我爸常說村里的干/部請知青到家里吃頓便飯了解了解情況是應該的,江同志不用這樣客氣。”

  自從上次李曼麗和江明輝不歡而散,李曼麗就改變了策略不在套近乎的叫明輝哥哥了。

  江明輝聽著李曼麗正常的叫自己江明輝同志心里頭微微舒展。

  農村里聽風就是雨,若是被那些多嘴地婦人聽到叫什么哥哥妹妹的不知道會傳成什么樣,指不定自己就要被被動訂婚結親了,江明輝可是沒打算和村里頭這些人扯上關系。

  李曼麗看著江明輝溫溫和和的樣子,只是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衫黑褲子站在陽光下就足夠耀眼。

  李曼麗右腳向前挪動了半步,捏著嗓子用更加輕柔的聲音和江明輝講著。

  江明輝站在一旁聽著,面上仍舊是一副貴公子的矜貴模樣,但是心里頭已經開始不耐煩,江明輝假意看了看日頭,從口袋里拿出一塊手帕遞給李曼麗。

  “李曼麗同志,天這樣熱,你額頭上都出汗了,女孩子還是要少曬太陽的好,快回去吧。”

  李曼麗扶了扶頭上的發帶,伸手從江明輝手里接過那塊素凈的格子手帕,又將手背在背后,手指捏緊手帕的一角輕輕顫抖。

  “謝謝,江明輝同志,這手帕我下次洗干凈了還你。”

  唐棗被李小桃抱著腰躲在草垛后面,唐棗和李小桃一到知青點就看見李曼麗和江明輝對著站著,李曼麗含情脈脈的看著江明輝。

  李小桃一見不對,眼睛里散發出濃濃的八卦之光,抱著還沒反應過來的唐棗就往知/青處房子旁邊的草垛后面一躲,那兩個聊著天的人都沒察覺。

  倒是被抱著腰拉扯著躲到草垛后面的唐棗還沒反應過來李小桃這一通動作。

  李小桃彎著腰將食指放在嘴唇前對著唐棗比了一個“噓。”

  唐棗捂住自己的嘴,對著李小桃點了點

  頭,也隨著李小桃彎著腰靠著草垛聽了起來。

  在對八卦的敏感性這方面李小桃還是比較有發言權的。

  如果沒有李小桃,唐棗就不會知道原來村里的鐵柱稀罕隔壁大隊的翠花,二隊的看起來乖乖巧巧的甜杏,還曾經帶著家里頭的親哥表哥們趁著夜色堵過江子安就為了給江子安告白。

  李小桃壓低聲音半捂著嘴湊到唐棗耳邊,“我就說這李曼麗怎么天天往知青點跑原來是看上人家江知青了,嘖嘖。”

  唐棗想了下,點了點頭,確實。

  唐棗扯了扯仍舊彎著腰耳朵貼著草垛的李小桃的衣角,小聲說,:“桃子,咱們走吧。”說完指了指農場的方向。

  李小桃其實還想聽,李小桃回頭看了唐棗一眼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兩個人彎著腰做賊似的偷偷摸摸的順著草垛移開。

  走在前面的李小桃沒看路心思還在沒能吃完的瓜上,剛一將頭擺正就碰到了跟堵墻一樣厚的胸膛。

  李小桃捂著額頭,惡狠狠的抬頭剛想罵人,就看見江明輝抱著手臂皮笑肉不笑的站在李小桃前進的路上。

  李小桃一時語塞,罵人的話硬生生憋回嗓子里,沖著江明輝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偷聽八卦被抓個現行,這是什么神仙運氣。

  唐棗扯了扯李小桃的手,怎么辦,李小桃捏了捏唐棗的手心,她也不知道。

  在兩個女孩子偷偷動作之間,穿著裙子的李曼麗從江明輝的背后走了出來,看見躲在草垛背后偷聽的是李小桃,面上冷笑卻不發聲,小拇指勾了勾胸前散落的發絲。

  “我指著是誰躲在草垛后面偷聽呢,原來是你,李小桃啊,那就難怪了。”

  李小桃太陽穴鼓了鼓,磨了磨牙,沒忍住。

  “我當是誰在這光天化日男男女女拉拉扯扯,原來是你,李曼麗呀,那也難怪了。”

  李曼麗聽到這話卻是沒有發火,食指勾了勾發絲,沒有說話。

  站在李曼麗左前方的江明輝聽到這話不著痕跡的挑了挑眉,神色流露處稍許不滿。

  江明輝看著氣呼呼的李小桃,內心暗道一聲麻煩。

  “李小桃同志怕是理解錯了,這兒可沒有什么拉拉扯扯只有同志之間單純的關心,倒是你們倆在這偷聽。”

  李小桃沒聽進這些鬼話,原先李小桃還對長得好看的江明輝有些好感但是聽到這男人這樣一番話,好感全無。

  李小桃暗地里默默翻了個白眼,還想反駁,被唐棗牽著的手被輕輕捏了捏,李小桃沒說話但也不甘心,對著江明輝哼了一聲。

  李小桃瞟了一眼穿著整齊的江明輝,也不看他,直直的看著站在江明輝身后的李曼麗。

  “李曼麗,今天不跟你吵,就此算了,你們拉拉扯扯不可否認,我們偷聽也是不對,此事算我的錯,但也不全是。”

  說完,李小桃也不等她們反應,拉著唐棗的手就走。

  李曼麗帶著嘲弄的輕笑聲從身后傳來,唐棗看見拉著自己的李小桃嘴巴嘟的都可以掛油瓶了,眼睛也是紅紅的。

  江明輝看著走遠了的李小桃,找了個借口匆匆離開,不欲和李曼麗再多糾纏。

  李曼麗握緊拳頭。

  江明輝走進知/青點已經看不見身形,一只麻雀站在草垛上嘰嘰喳喳的叫著,李曼麗掐了掐手心,彎腰從地上撿起散落的土塊使勁扔向草垛。

  草垛上的麻雀驚叫一聲,撲扇著翅膀逃走了,嘰喳亂叫的麻雀從金黃色的草垛上離開,李曼麗垛了跺腳,看了一眼知/青點,頭也不回的走了。

  人都走光了,草垛這兒也恢復了平靜,涼風吹來,將地上淺淺的一層沙土卷起。

  ***

  李小桃氣鼓鼓的走在路上。

  土塊滾到李小桃腳邊,她狠狠踢了一腳黃灰色的土塊,讓擋著路的土塊從鋪灑過石頭子的路上離開。

  走了一路,李小桃生了一路的悶氣,直到看見農場立起來的木頭牌子,心情才稍稍放晴。

  “棗,看見沒,從左邊有個洞可以鉆過去,這個時間段農場的人都應該休息了,咱們悄悄的保證不被發現。”李小桃搓了搓手,躍躍欲試,她已經準備好去大干一場了。

  唐棗是被李小桃拉著去鉆的洞,唯一讓她安慰的是這洞不是狗洞,一看就知道是那些皮小子的作案手法,知道這,唐棗毫無心理負擔的鉆過去。

  鉆的這片是苞谷地,苞谷已經被掰下來了,只留下光禿禿的苞谷稈還留在地里頭站著,像一個個孤獨的哨兵。

  李小桃對著唐棗勾了勾手,兩個人側著身體在苞谷地里穿行,衣服摩擦著干燥的苞谷稈子上的苞谷葉發出沙拉沙拉的聲響,驚起了樹上的一只麻雀。

  紅苕地還是一片綠油油的,深綠色的苕葉子趴在地上將地里頭埋藏著地紅苕遮掩著。李小桃扒拉開地上的紅苕葉子,順著紅苕藤找紅苕梗子地根部。

  看見鼓鼓囊囊被撐開地泥土,李小桃捂著嘴巴驚喜的向著同樣在地里摸索地唐棗招手,壓抑著驚喜的聲音從李小桃被捂著的嘴巴里傳出,甕聲甕氣。

  “棗,這兒有,估摸著大的很。”

  唐棗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挑起紅苕藤著自己找下腳的地方,到了李小桃身邊一看,不得了嘞,好大一個土包。

  兩個人對視一眼,什么話都沒說,拿起家伙就是干。

  李小桃是臨時起意來挖苕,她倆什么工具都沒準備,除了隨意撿來的幾根樹枝。

  兩個人也是不嫌樹枝用起來不趁手,憨憨的用著樹枝和手就開始扒土塊,的虧這紅苕長得大,兩個人沒挖一會就見著了。

  但是長得大也有長得大的不好,樹枝不趁手,紅苕長得又深,斜著長在地里頭,怪難挖的。

  兩個小姑娘哼哧哼哧的挖了一會就堅持不住了,土塊比較硬,樹枝又脆,難得挖。

  李小桃已經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也不管田里都是泥巴,呼哧呼哧地喘著氣,唐棗在還蹲著,衣服臟了,回去洗又要洗半天。

  唐棗蹲著腿有些麻了,一塊陰影籠罩了蹲著的她,唐棗低著頭看了看地上的影子,是一個人的影子,脊椎骨那塊的肉發緊,后頸一酸,唐棗僵硬的轉過頭看著坐在一旁的李小桃。

  李小桃還坐在那,拿自己背后的這個人影。唐棗默默轉頭,今天不宜出門。

  背后站著的男人笑了笑,抓到兩只小田鼠。

  李小桃也是聽到男人的笑聲,渾身一顫,握在手里的樹枝啪嗒掉落在紅苕葉子上。

  日頭漸落,風吹來,樹影婆娑,曬谷場。

  李小梅兜里揣著從姐姐抽屜里偷偷拿出來的小包,站在曬谷場背后的一塊空地的高臺上,高臺的周圍站著一圈小孩子。

  李小梅看了一眼臺下的人,手捏緊兜里的小包。

  站在臺下一個穿著鵝黃色裙子的小姑娘,李娟,村長家的孫女和李小梅一般大,就是喜歡貶低李小梅襯托她。

  李娟今天穿了一件新裙子出來炫耀,明知道李小梅一年到頭也難得有新衣裳,偏偏還抓著李小梅不放,非得要李小梅也拿出點東西來,好讓李小梅出丑。

  李小梅一被激將,答應了下來。

  “小梅,說的好東西呢,要是今天你拿不出來,就是騙大家,我們就再也不和你玩了。”李娟站在臺下,沖著李小梅挑釁的笑了笑。

  李娟是村長的孫女,大家都捧著她,她這樣一發話,周圍也有人跟著附和。

  “就是,小梅,東西呢,拿出來瞧瞧。”

  “拿不出來,我們就不和你玩了。”

  “小梅,……”

  站在臺上的李小梅抿了抿干澀的嘴吧,不在猶豫將兜里揣著的藍底黃蕊白花的小挎包拿了出來。

  李小桃做這個小挎包做的很用心,加上布料本身也好看,深色的藍加上大朵的花、藍色和黃色的碰撞加上白色的中和,很是漂亮,像是梵高筆下的油畫,不過分夸張卻又艷麗非常。

  愛美的小女孩子們的眼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跑上高臺,圍著李小梅嘰嘰喳喳。

  “哇塞,小梅,這個挎包是你的嗎,好好看。”

  “小梅,這個花也太好看了吧。”

  “小梅,小梅借我看看!”

  “小梅,……”

  李娟看著被一圈人圍著的李小梅,垛了跺腳,氣沖沖的走了。

  “這個挎包不是我的,是我姐姐做的,可以看但是不能弄臟了。”

  說完,李小梅將小挎包遞給自己前邊站著穿著灰色舊褂子的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剛要接手,一只成年女人的手先她一步將挎包接過來。

  李小梅和灰色舊褂子女孩同時向著那只手的主人望去,只見一個穿著黑白格子裙子頭上帶著一個發帶的女人站著臺子前,笑盈盈的,手里頭還拿著李小梅的小挎包。

  “小孩,這個借姐姐看看,我不拿走。”

  李曼麗對著李小梅溫柔的笑了笑,說著,還拿出幾顆糖來分給李小梅和李小梅靠的近的一個兩個女孩子。

  李小梅看著糖有些眼饞,猶豫著要不要借,周圍幾個拿著糖的孩子已經剝開糖紙吃了起來,夸張的還舔了舔糖紙。

  李小梅看著,舔了舔內唇,伸手接過糖,對著李曼麗燦爛的笑。

  “姐姐,你看吧。”

  不怪,李小梅沒認出來李曼麗來,李曼麗這一兩個月來實在是變化太大,雖然皮膚容貌沒變,但是穿衣打扮確確實實讓她有很大不同。

  李曼麗倒是知道李小梅,李曼麗看了一眼正在吃糖的李小梅一眼,低下頭來,看著手里的小挎包,摸到挎包里面的隔層,輕輕笑了下。

  李小梅嘬著糖果,看李曼麗只是用手摸摸挎包,李小梅就沒太在意,和周圍的女孩子討論起自己的那顆是什么味道的糖果。

  當李小梅還在嘆氣自己的這顆是橘子味的而不是荔枝味的,李曼麗已經把小挎包還了回來。

  “日頭不早了,小孩子們要早點回家啊,我也要回家做飯了。”

  李曼麗不經意的說。

  手里頭還拿著小挎包準備遞給旁邊那個灰色舊褂子女孩子看的李小梅將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

  “下次再給你看,我要回家了。”

  李小梅也不管周圍其他人失望的表情,拿起小挎包就往家里跑,腦海里回蕩著李小桃“不要碰抽屜里東西的警告”,要是被李小桃知道自己不僅拿了,還用來炫耀,怕是少不了挨一頓打。

  想到這里,李小梅的步子跨的更大了,跑得飛快。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广西山水麻将正版 江西11选五5有规律吗 山东十一运开奖直播 安徽快3 能赚钱的网游 皇家国际软件 601668中国建 开元棋牌网页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平码一肖怎么赔与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