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穿到六一年努力活下去朱盼娣

穿到六一年努力活下去朱盼娣

江珠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穿到六一年努力活下去》是作者江珠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年代文,主角是朱盼娣,全文講述的是:朱盼娣穿越六零年代,沒有金大腿,沒有金手指,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在六零年代掙扎著生存下去,她可以是你我,也可以是你想象的任何一個人…

更新:2019/12/06

在線閱讀

《穿到六一年努力活下去》是作者江珠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年代文,主角是朱盼娣,全文講述的是:朱盼娣穿越六零年代,沒有金大腿,沒有金手指,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在六零年代掙扎著生存下去,她可以是你我,也可以是你想象的任何一個人…

免費閱讀

  廚房里,母女四人聽見外面傳來的動靜后都偷偷笑了。

  笑著笑著,盼娣忍不住小聲問:“我是不是不應該告訴爹和奶啊?要是就我們自己吃,那么多毛芋子,起碼夠我們吃好久了...”

  盼娣穿越前作為朱珠,雖然已經奔三了,但是社會經驗基本為零,研究生畢業后才上了不到兩年班,而且這份工作還是自己老爸朋友的公司,雖然沒有特殊待遇,但是工作環境非常簡單,所以對一些事情還是不自信,總覺得自己處理的不夠好。

  “可不是嗎?你是不是傻?”小陳氏嘟囔道:“小白眼狼,也不知道先給我說說,起碼讓你大舅二舅來挖了再說啊!”

  聽小陳氏這樣說,盼娣除了張目結舌竟無言以對。

  招娣輕輕拉了拉盼娣的衣角,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和母親爭辯斗嘴,盼娣撇了撇嘴,沒作聲。

  倒是來娣快言快語的說道:“我舅他們離我們大隊那么遠,他們又很少來我們大隊,路上那么多人能不碰見幾個我們大隊的?奶和爹能不知道?那到時我們不挨打才怪呢!”

  “那...那也不能這樣啊!”陳氏小聲的哭嚎:“也不知道你舅他們現在怎么樣了...老天爺啊,給條活路吧...”

  又來了,盼娣三姐妹嘆了一口氣,稚嫩的臉上浮現出不屬于年齡的滄桑...她們也很難啊,誰想過這種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她們還是小孩子呢......

  盼娣則更絕望了,分外懷念現代的小籠包,葉兒粑,甜酒,火鍋,麻辣燙,串串香....甚至大米飯!

  天知道來這個年代這么久了,盼娣還沒吃過一口完整的白米飯,上次小姑父來好不容易蒸了甑子飯,雖說是八成紅薯混兩成米蒸的,但也不能一小碗全是紅薯啊...

  可是現實就是這么坑娃,那天那兩成米大部分是被兩個大男人吃了,盼娣想到這,又嘆了一口氣,誰叫分飯大權沒在自己手里呢?

  看見盼娣郁郁寡歡的樣子,招娣想了想,安慰道:“三妹,這個事情你沒錯,不要往心里去...”

  “而且,瞞也是瞞不了多久的,”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強撐著笑繼續道:“其實前幾天你讓我們帶去學校的毛芋子,就差點被幾個高年級的男娃搶了...”

  “啊?那你們有沒有事?”盼娣一聽,顧不得其他,趕忙上手查看招娣的身上有沒有受傷。

  “我倆沒事兒,被我們隊的李良才救了,別看他和你二姐同齡,但是長得瘦高瘦高的,居然把人嚇走了?!闭墟沸χf。

  “李...李良才?”盼娣聽見這名字,不敢置信的問道:“我們大隊的那個?”

  “對啊,就是我們大隊的那個?!闭墟房隙ǖ恼f道。

  盼娣聞言不由得去看來娣,見小妹用奇怪的眼神望著自己,來娣不明所以,慌忙開口說道:“我是給了他毛芋子吃,但是他不是救了我和大姐嗎?你不知道那伙人太過分了,見我和大姐落單就來搶我們!”

  沒啥,挺好的,看來不僅是青梅竹馬,還是英雄救美,盼娣暗想,難道真是前世姻緣,命中注定?不對,這能叫前世嗎?盼娣被自己繞暈過去了。

  “而且李良才很可憐的,”見盼娣不吭聲,來娣連忙解釋道:“他家就在大南山沒多遠那里,他家是富農,早幾年有一陣鬧得比較兇的時候他父母就自殺了,就留下他和他哥,那時他才五歲不到,他哥比他也就大五六歲...”

  “那他們怎么活下來的?還能讀書?”盼娣懷疑的問,沒想到前世的姑爺有這么曲折的身世,難怪每天都嚴肅得很。

  “他有個小叔,以前當兵的,現在轉業了,在鎮上當干部,但是不敢收養他倆,只敢偶爾給點吃的穿的,還給錢讓他讀書...”招娣見盼娣轉移注意力,不再苦著臉,也接過話題說道。

  “所以說還是要生兒子才行,要是留兩個女兒,你看他小叔還管不管!”小陳氏對此又用上了她那套邏輯。

  盼娣已經不覺得驚訝了,她完全理解不了,也不想去理解,一個明明是受害者,卻在轉變成加害者的人的邏輯。

  想到這里,她趕緊去看兩個姐姐,來娣還好,一臉憤憤不平,又強行壓抑。至于招娣,她低垂著頭,看不清楚臉色,只緊攥著衣角的手顯出主人不平靜的心情。

  對來娣,她是放心的,雖然上輩子來娣大字不識一個,但是對一些新思想新觀念她接收的很快,比如生男生女都一樣,農村娃要想有出息那就得讀書,有兩個娃之后就得讓男的去結扎等等,她自有一套理論。

  當然,她也有一些固執的想法,比如女人活一輩子婚姻才是歸宿,生孩子最好是生兩個,如果是一兒一女那簡直是人生贏家。

  而招娣,說實話,因為她在盼娣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據說死因是勞累過度,太拼了,所以她已經對前世的招娣沒什么印象了,只記得是個沉默寡言、埋頭苦干的女人。

  想到這里,她覺得自己要做點什么才行。

  “娘,可別這么說,人主席都說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知道啥意思吧?”盼娣兩只大眼睛緊盯著小陳氏:“就是婦女也是有用的,也是社會的棟梁,所以才要走出家門去學習,去做事!”

  “女娃要是有用,那干啥家家都想生兒子?”小陳氏不服氣的嘟囔:“都因為我沒生個兒子,你看我在家里的地位多低啊...”

  “那就是因為他們沒學習的緣故啊,”盼娣狡辯道:“沒學習就不知道主席的話,你看爹都馬上要當民兵隊長了,你也要緊跟腳步,跟著學習才行呀!”

  “啊?我也要學?學啥啊?”小陳氏慌忙說道:“我都不會認字咋學啊?”

  “怕啥,只要你想學,我們家四個識字的呢!”盼娣挺了挺胸:“我爹和兩個姐姐,還有我,教你一個人足夠了!加上奶都夠!”

  “真、真要學?”小陳氏一想到自己要讀書,手腳都不知道怎么放了:“我能行嗎?還是算了吧...”

  “沒事兒,都聽我的,沒有問題!”盼娣發出了霸總宣言。

  小陳氏一個人沉浸在要學字的恐慌里,她在廚房走來走去,滿臉彷徨。

  盼娣沒理她,想讓她自己消化消化,她拉過兩個姐姐的手,悄聲問道:“我真的沒有做錯嗎?那些毛芋子只我們三姐妹偷偷挖,偷偷吃的話,其實盡夠了...”

  “沒錯啊,盼娣做的很好!”招娣難得見妹妹這樣,不禁一笑,順便把妹妹抱在懷里。

  “嗯,大姐說得對!”來娣也湊了過來,輕輕的揉起了妹妹的小臉:“哈哈,真好玩...”

  “放...開...吾...”盼娣掙扎道:“我說正經的!大姐,你看她!”

  “好了,別鬧她了?!闭墟防礞?。

  “我們也說的是真的啊,”來娣漫不經心的說道:“其實我一直以為爹和奶他們一樣,一點都不喜歡我們姐妹,覺得我們就是吃白飯的,有時候甚至覺得自己在他眼里還不如二叔家的衛紅...”

  說到后面,來娣的聲音小了下來,盼娣只覺得抱住自己的懷抱緊勒的快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但是這次你鬧著送我們去讀書,我才發現,其實爹心里也是有我們姐妹的,”來娣接著又笑了起來,小小的聲音充滿了感情:“你們說,看著爹那么遠的擔柴去縣里賣,就為了給我們籌上學的錢,那么遠,那么累,整個人瘦的那么兇,我們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家人吃不飽?”

  “是呀,”招娣也緩了過來,跟著說道:“而且家里根本沒有地方給你藏,藏紅薯窖不怎么行得通的,前面是因為最近家里事多,都是我在拿紅薯,奶這幾天沒去窖里,我們運氣好才沒被發現?!?/p>

  “對呀,要是就等它在地里長吧,誰知道它會不會壞了呢?”來娣也提出了一點,想盡可能的安慰自家妹子。

  小陳氏不知道什么時候也停了下來,看著三個女兒被柴火微弱的光芒照到還是顯得面黃肌瘦,還有稀疏而干黃的頭發,這個被生活和老思想壓得死氣沉沉的女人,難得的有了一腔母愛和柔情。

  “既然知道家里難,你爹掙兩個學費不容易,在學校就好好學,知道嗎?”小陳氏少見的鄭重囑咐女兒:“學到的東西才是自己的,誰都搶不走!”

  “娘,你放心,我們知道的,一定好好讀書!”來娣挺著小胸脯宣誓道。

  “你們娘幾個說什么呢?晚飯好了沒?一天到晚磨磨蹭蹭的,什么都做不好,不知道有什么用...”看著天色已晚,廚房還沒動靜,陳氏不耐煩的走進廚房,大聲吼著。

  “好了好了,可以吃了,馬上擺上桌...”小陳氏又萎靡了下來,慌忙應道。

  “動作快點,一個兩個凈吃白飯!”陳氏板著臉走了。

  招娣也把盼娣放下來,自己去幫小陳氏擺碗筷,來娣則從里鍋打熱水,給大人們洗手洗臉。

  盼娣則想著,朱有武不走,陳氏剛才給大姐的糧食可不多,那晚上的糊糊就不夠,難道今晚上連糊糊都吃不上了嗎?

  那天晚上盼娣三姐妹的口糧還是被朱有武吃了,惹得盼娣背地里不知道畫了多少個圈圈...

  最后還是招娣拿出了她們第二天的午餐,一人分了兩個小小的毛芋子,混著煮了糊糊后的洗鍋水,勉強混個水飽。

  看著朱有武連吃帶拿的瀟灑背影,盼娣第一萬次怨念了。

  “上次他們這些大人就是用了你們的午飯,這次又是,我們人小就得吃虧哦?”盼娣不服氣地低咕。

  “上次那是大事啊,不帶一些毛芋子去,怎么給人家證明這個能吃呢?”招娣輕言細語的和倔強的小女孩解釋道。

  “那這次呢,那個人那么討厭,不讓我們讀書,還看不起我們,為什么要為了他餓我們肚子?!眮礞芬矏瀽灢粯返?。

  “好了,別氣了,什么那個人,要叫二叔。誰讓他是奶的兒子呢,而且他過繼出去了,他就是家里的客人?!闭墟房粗鴥蓚€妹妹憤憤不平的小模樣,又好笑又心酸。

  哼,盼娣和來娣同時扭過小身子,不想理會。

  ......

  第二天,朱有文一早就背上背簍出發了,如果找不到毛芋子,那就背點柴火啥的回家那也不錯。

  兩個姐姐也踩著深秋的薄霧歡快的和小伙伴們朝著學校去了。

  而小陳氏,則在招娣征得兩個妹妹的同意下背了十斤的毛芋子回娘家,還帶上了幾張毛芋子的大葉子,想著能讓娘家兄弟出去找一找,萬一找到了,不管多少也是一條出路,自己娘家附近不僅有好幾條河,還有一個大水庫呢!

  盼娣則在家里看著祖母陳氏一個勁的翻箱倒柜,開始動手準備請客的食材。

  已知家里現有少量花生米,黃豆,毛芋子,若干稻谷,秋蘿卜,胡蘿卜,白菜,南瓜,小麥,一些泡菜,還有就是這段時間盼娣偶爾發現冒頭就搬回家的竹筍,唯一稍微拿得出手的是陳氏那半塊據說是小姑出嫁摳出來的老臘肉,和上次小姑父帶來的五花肉,本來是大半斤的,陳氏為了給家里人補身體,就切了一些肥肉來熬了豬油,然后撒鹽保存后掛在了廚房的梁上,現在大概還有個半斤就不錯了...

  反正吧,盼娣看著這些亂七八糟的食材,想破腦袋了也想不到,該怎么把眼前這些變出一桌能待客的好菜。

  而陳氏也是眉頭緊鎖,刀刻一樣的抬頭紋仿佛更深了。

  ......

  中午的時候,祖孫倆剛吃完飯,朱有文就回來了。

  他背著一大背簍的柴,穿著單薄的滿是補丁的衣服,剛把背簍放到柴堆邊,就過來找陳氏了。

  他面紅耳赤,吭哧吭哧地說道:“娘,我和老二去河邊了,結果一條河全是人,什么都沒找到,連野草都讓那些人扯出來了,生怕是和毛芋子一樣能吃的。后來我干脆去大南山山腳下砍了點柴回來?!?/p>

  “嗯,我早猜到了?!标愂掀届o地說道:“你明天去縣里一趟,帶點柴去賣,順帶把毛芋子給你兩個妹妹帶去,然后去找老四,跟他說一聲后天晚上早點來家里吃飯,對了,讓他帶你去換點肉什么的回來,家里要請客,也不能什么好菜都沒有...”

  “行,那我待會兒就去把柴捆好,然后去找支書開證明?!敝煊形恼f道。

  “嗯,你先吃飯吧?!?/p>

  ......

  這天下午,陳氏帶著盼娣把蘿卜洗凈,切成盼娣指姆大的粗條,然后平鋪在抹干凈的簸箕里,曬在了壩子里。

  兩人又去了門口的自留地,自留地現在混種了甜青菜,大白菜,白蘿卜,胡蘿卜,以及做泡菜的寬葉子青菜,還在土外圍沿著地種了七八棵辣椒,紅紅的果實沉甸甸的掛在枝頭,把辣椒矮矮的身子壓得更低了。

  “葉子都快掉完了,看樣子差不多是今年最后一茬了,今天我倆把紅色的熟了的摘回去,綠色的先不管它?!笨粗矍柏S收的場景,陳氏發自內心的笑了。

  能打動一個勞動者的,莫過于她親手耕耘后所獲得的豐收了。

  本來兩人只帶了盼娣的小背簍,但是眼見得已經快裝滿了,陳氏連忙讓她回屋再拿一個筲箕。

  最后盼娣背著她的小背簍,陳氏一手端著筲箕,另一手提著兩三棵甜青菜,祖孫兩人滿載而歸。

  回到家里,陳氏帶著盼娣把摘回來的辣椒一一洗凈去蒂,然后也平鋪晾在一個大筲箕里。

  “紅辣椒是拿來做什么的?”盼娣問道。

  “先做剁椒,做菜做醬做蘸水都用得上?!标愂闲Σ[瞇地說道。

  然后又拿出自家種的蒜來剝,這個年代的蒜可不是后世隨處可買的大白蒜,而是很小個很細的本地蒜。

  這種本地蒜雖小,但聞起來非常香。就是剝這個蒜十分費工夫,陳氏還把菜刀拿了出來,兩人剝到天色漸暗也才剝出大半碗,而盼娣的指甲已經又紅又酸又痛了。

  果然是蒜你狠,盼娣恨恨地想。

  這個時候,兩個姐姐回來了,一到家,剛把書包放下,就扭身去了廚房。

  “你也去吧,看你剝的這是什么東西哦,我還要返工...”陳氏斜眼看著這只坐在板凳上動來動去的猴子,沒好氣地說道。

  盼娣一聽這話,如同得了特赦令一樣,扔下東西就跑。

  兩個姐姐好笑的看著盼娣在那絮絮叨叨的控訴手有多酸有多痛,招娣不由地說:“我家盼娣累著了,等過兩天家里吃好吃的,你就多吃點?!?/p>

  來娣則拉過盼娣的小手,邊哈氣邊說:“二姐給你呼呼,呼呼就好了,通通飛走了?!?/p>

  盼娣頓時大囧,只好扯回自己的手,不自在地說道:“不痛了,才不要你呼,你口水都掉我手上了?!?/p>

  看著自己別扭的妹妹,來娣一把抓住她小小軟軟的身子,不停的對著她哈氣,邊鬧還邊說道:“我就是流口水了,看著這只小豬蹄實在忍不住了哈哈...”

  “你倆別鬧了,糊糊好了,叫大人吃飯了,來娣,快來把盆端去桌上?!闭墟房粗鴥蓚€毫無形象的妹妹,不得不擺出長姐的威嚴。

  ......

  小陳氏也終于回來了,據她說,大舅他們大隊還沒接到這個消息,所以還沒人去河邊找。而因為二舅曾經去河里抓魚的時候在一片河灘見過毛芋子的葉子,有一點印象,他們一家都找去那個地方挖了,大概也有個百來十斤的樣子。

  據小陳氏說明天大舅二舅兩家人還要接著去挖,不過他們今天的動作有點大,那一帶的人應該都心里有數了,以后可能收獲不大了。

  但是小陳氏還是很高興,這百來斤大概能撐到過年前發救濟糧了,兩家人大概率能活下去了。

  來娣就很好奇地問:“他們大隊為什么不管?大舅他們不怕被扣帽子嗎?”

  “因為他們大隊的人都快活不下去了...鎮子邊那一帶有幾個大隊交了公糧之后,基本上就沒糧食了,只剩下一些紅薯藤花生藤之類的...”陳氏語氣平靜地說道。

  “啊?為什么啊?不是才秋收嗎?”三個小女孩都好奇極了。

  “一個是我們這邊土多人少,還有山,他們那邊山上大部分都光禿禿的,人多地還少,”陳氏看了眼三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繼續說道:“還有一個是他們可能不像我們遇上了好的干部?!?/p>

  好吧,好像是這樣,回想起來,鎮子邊大部分的確是光禿禿的。

  吃過晚飯,陳氏和小陳氏兩婆媳繼續剝蒜。

  朱有文則把石磨找出來,安放在壩子里,沖洗干凈,然后從壇子里稱了十五斤麥子出來,帶著幾個小孩先把小麥中的土塊石塊等雜物篩選出來,再洗了一遍小麥,把它裝在簸箕里,今晚上就放在堂屋里,這么貴重的糧食可不放心擱在外面。

  招娣已經和來娣把蘿卜條和辣椒收回來了,今天太陽還算大,簸箕里切成粗條的青皮白心的蘿卜差不多有七八成干了,陳氏把它們全部收到一個大罐子里,然后在上面撒了一些辣椒面、鹽和一些泡菜的酸水提味,之后直接用溫熱的雙手攪拌均勻,最后拿了只碗倒扣著蓋上。

  小陳氏在一邊把紅辣椒一一切碎,剁溶,加上三姐妹洗干凈的姜蒜也剁成沫倒入剁好的辣椒中,再加入鹽、燒酒攪拌均勻后裝入一個洗干凈的壇子。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盼娣還賴在床上,就聽見屋外傳來一陣接一陣的嘎吱嘎吱聲,十分具有節奏感,盼娣只好穿衣起床。

  盼娣走出屋,只見壩子里放著一個圓圓的石磨,磨盤上面是一副木架子,朱有文站在最前面,支配那根木頭把手轉動石磨,一圈又一圈,陳氏和小陳氏在后面,看動作三人配合得非常熟練,磨盤也轉得飛快。

  看起來,朱有文磨起來挺省力的,灰白色的麥粉像雪花一樣從磨盤邊緣不斷地飛出來,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在這深秋的早上,盼娣穿了兩件衣服的情況下,朱有文光著上/身,卻還汗流浹背。

  三人差不多反復磨了6-7遍以后才用缸裝好,這個時候,朱有文已經累的一屁股坐在壩子里直喘氣了,陳氏和小陳氏也坐在旁邊,不停的擦著汗。盼娣心疼極了,從陳氏柜子里找出蒲扇,三兩步跑到朱有文身邊就給他一個人扇風??粗⌒〉呐捂?,朱有文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笑出了后槽牙。

  等三人休息好,就準備把石磨推回屋檐下,盼娣悄悄地推了推,沒動...使出了吃奶的勁,還是不動。

  “哈哈哈哈哈哈......”清晨的農家小院瞬間就響起了三個無良大人的大笑聲,連在廚房做早飯,偷偷出來看情況的兩個姐姐都樂開了花。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20选8有规律 英超 网盛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走势图 喜乐彩和值图 快乐8全包投500赚50 华人彩票一码中特 大地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青海11选5开奖全部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