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衛瀟溫荀小說全集

衛瀟溫荀小說全集

香草檸檬糖 著

連載中免費

《男主他馬甲超多》是作者香草檸檬糖所著一部長篇都市爆笑小說,主角是衛瀟溫荀,全文講述的是:衛瀟穿了,成了狗血劇本里下場凄涼的惡毒女配,她正要改寫女配的人生時,發現上一世虐自己上癮的女主也穿來了,穿成了女主,衛瀟處處避著男主,那貨卻陰魂不散地粘上了她……

更新:2019/12/06

在線閱讀

《男主他馬甲超多》是作者香草檸檬糖所著一部長篇都市爆笑小說,主角是衛瀟溫荀,全文講述的是:衛瀟穿了,成了狗血劇本里下場凄涼的惡毒女配,她正要改寫女配的人生時,發現上一世虐自己上癮的女主也穿來了,穿成了女主,衛瀟處處避著男主,那貨卻陰魂不散地粘上了她……

免費閱讀

  校服扯下來后,少年凌亂的幾縷短發下,是一張白得發光的臉。

  剛剛睡醒,雙眸半睜不睜,又長又卷翹漂亮得不像話的睫毛覆蓋在臥蠶上,精致而慵懶。

  驚艷的五官,與昨天從出租車里走出來時的少年面容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啪。

  衛瀟手中正翻動著的語文書掉在地上。

  她腦海里各種手模廣告畫面瞬間被一個成語給代替,冤家路窄。

  他的手再好看也不能YY,這位可是未來又狠辣又無情的主!

  被一擾再擾,溫荀徹底醒了。

  他看了過來,眸底里透著極度的不耐煩。

  衛瀟從他清冷如冰的眼神里,清晰地讀出了嫌惡透頂這個詞。

  她識趣地迅速把視線從他臉上挪開,不看他,不鳥他,不理他,純當同桌只是桌子、凳子,不是人。

  把凳子往后挪開了些,她彎下腰,伸手去撿自己掉到地上的語文書。

  語文書掉在他腳邊。

  她只要稍微小心一些些,就不會打擾到他一丁點。

  因此她還算平靜。

  她手都觸到了書的一角,一掀起。

  書面被一只白色的耐克鞋穩而準地踩住了。

  衛瀟一只手捏著書,側過身抬起頭看向耐克鞋的主人。

  罪魁禍首背靠在墻上,雙臂環胸,桌子上書都沒擺,卻人模狗樣地裝作開始聽講。

  像是壓根不知道自己的腳踩在她的書上。

  衛瀟抿抿唇,手上用力往外拉。

  書只挪了些微的幾毫米,再拉就拉不動了。

  她壓制著心口的火氣。

  勸自己,他是孩子,孩子嘛,當然就孩子氣了,自己一個成年大人不能跟他一個孩子計較。

  她吁了口氣,擠出笑臉:“同學,你踩我——”

  “噓——”少年一臂橫在胸前,一手支起,修長好看的手指壓在粉色削薄的唇上,“別吵,聽課!”

  衛瀟:“……”

  我噓你妹啊噓!

  剛才大半堂課沒見你丫的要聽課,這會兒踩著老娘的書倒要學當三好生了?

  大人!你是大人!你是二十八歲成熟的大人!

  衛瀟連連默念了三遍,用三秒時間做好心理建設后,她閉了閉眼又睜開,收回手,不撿了。

  不是剛不過他一個毛孩子,只是覺得課堂上鬧起來,第一丟人,第二也對不起寵自己的彌勒佛老師。

  她從桌屜的書包里拿了一本語文題綱出來,反正上面的題目都是跟課本同步,將就著也能用。

  嚓嚓嚓。

  桌底下響起聲音。

  衛瀟垂眸去看。

  不看還好,一看她才拼了吃奶的勁壓下去的一口怒氣再次控制不住地躥到了心口,而后又躥到喉嚨口,幾欲噴涌而出。

  那死孩子竟然用鞋底在用力地碾她的書!

  真的是在用腳碾!

  還是將腳底踩在她語文書的封面頁上轉起圈兒地碾!

  衛瀟看著自己那本被踩得都變形的語文書,感覺這死孩子心里其實想這樣碾的是她,她的語文書是被當成可憐的犧牲品了。

  不就是主動找老師要求給他補課,每天放學追到他家門口一個星期,又專挑著做了他同桌,他就恨成這樣子?

  好吧,她承認,這樣不顧他人意愿死纏爛打是挺招人煩,可她現在不是正在改么,總得給次機會看看她表現嘛,昨天她都沒有追上去,直接就跑了好吧。

  這小心眼,難怪后面知道女配一直陷害女主后,硬是下狠手把女配都給整瘋了。

  一想到劇本里寫的他后面發起狠整死人都不眨眼的殘酷勁,衛瀟不由打了個寒噤,別說去救那本正可憐兮兮無聲求救的語文書,她連看一眼都覺得毛骨悚然。

  她給了語文書一個自求多福的無奈眼神,便不再看它,并把凳子往旁邊一挪再挪,一直挪到了課桌邊邊上。

  心里在思忖,這會兒要去找彌勒佛換位置,不知道妥不妥。

  溫荀感覺自己踩了半個世紀,隔壁女生竟然一聲沒再哼。

  他原本想著,等她像以往嗲聲嗲氣惡里惡心地跟他討書時,他就以踩爛的這本書來殺雞敬猴,讓她趕緊挑個別的位置滾蛋,并且從此以后都不許在他面前亂晃!

  結果,他腳都碾麻了,她倒沒了動靜。

  他放下支在額頭上的手,扭頭看她。

  誰知,一向恨不得貼他身上的某女,這會兒竟然離他丈遠!

  像是感應到他的注視。

  她轉眸瞅向他,四目相對,她瞇起漂亮的雙眼,吟吟一笑:“別看我,看黑板?!?/p>

  溫荀:“……”

  這死丫頭,找揍呢?

  他故意抬起腳又重重地往她那語文書上重重地踩下去。

  還故意發出踩踏的聲音。

  衛瀟憋火氣憋得肝疼,咬著牙假笑:“踩得累不?”

  溫荀如畫的眉尾輕挑:“什么?踩什么?”

  少年的嗓音,似自帶聲卡,很蘇,好聽得讓耳朵懷孕。

  衛瀟要不是早知道這個擁有全套好硬件的少年其實藏著一顆狼心,她恐怕又會控制不住自己因為他的聲音而淪陷。

  衛瀟指指他腳下的書,一字一句地說:“您踩我語文書踩半節課了,書頁子都踩碎了?!?/p>

  溫荀慢悠悠低下頭,像是真的剛發現她的書掉在自己腳下一樣,還挺驚訝的語氣:“書掉我這了也不知道說一聲,學習學傻了?”

  衛瀟想飆。

  你才傻,你特么全家都傻!

  她緩緩兒地把兩只手都捏得死緊,硬是把一口老血生生咽回去。

  不理他,不鳥他,當他不是人!

  否則,他指不定又把她的任何行為都當成犯花癡,心胸狹窄如他又得加著倍兒的回整她。

  她不能白送他繼續恨自己的機會。

  “撿啊!”溫荀看她只顧捏拳捏得細白的手指都發顫也不彎腰來撿書,難得好心地出聲提醒。

  衛瀟面無表情把自己灰撲撲慘兮兮的語文書撿起來。

  溫荀漫不經心地瞅她一眼,無辜地說:“不怪我,是你的書自己掉我腳下?!?/p>

  衛瀟不說話,把書端高,對著面前那張精致卻又邪惡的臉呼地吹了一氣。

  書面上的灰塵在少年秩麗的五官上暈染開來,像蒙上一層淡淡的霧。

  “咳——”溫荀迅速捂鼻,邊揮開面前的灰塵邊側一邊去咳個不停。

  “不怪我哦,是你自己坐我旁邊的?!毙l瀟無聲地笑翻,先前的抑郁一掃而空,心情瞬間爽到爆。

  溫荀:“……”

  不過半天沒見,他發現這丫頭變得,越的越來越欠揍!

  衛瀟對上他冷氣嗖嗖的注視,得意洋洋地挑眉笑了一笑。

  讓你作!作不死你丫的!老娘不出手,真拿老娘當病貓呢!

  臨近下課,譚老師讓大家把題綱里的幾道題目做一做,做完再下課。

  同學們都奮筆疾書。

  衛瀟從書包里找到筆袋,從里面拿出支筆,準備試著來做做題。

  旁邊那位又睡下了。

  背對著衛瀟,胳膊肘卻占了衛瀟大半張桌子。

  一看就是故意的。

  衛瀟沒氣,反而心生雀躍。

  很好,機會來了!

  她高高地舉起一只手。

  譚老師在學生做題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去衛瀟那里晃晃,去記一記自己這位得意學生又花幾分鐘就做好了幾道題,只要她破了以往的記錄,他就會在班上表揚一番,以此雞湯去激勵其他同學更加奮進。

  因此,衛瀟剛一舉手,譚老師立馬就看到了,他親切地點她:“衛瀟同學,有什么事你說?!?/p>

  衛瀟站起來:“老師,我想換個座位,溫荀他上課睡覺影響我學習,老師您看,他占了我一半桌子?!?/p>

  譚老師二話沒說,立馬點頭:“好,好,換,馬上換,衛瀟,你想坐哪兒自己隨便挑!”

  切~~~

  一大片不滿外加不屑的嗤聲嗡嗡作響。

  衛瀟微微一笑:“我不搶大家的位置,一切自愿,誰要愿意和我換座的麻煩舉個手?!?/p>

  教室里陷入死寂。

  溫荀睡不下去了,豁地坐起來,盯著她,像要殺人。

  衛瀟直接無視,再次詢問:“有人愿意和我換嗎?”

  離得最近的一個女生舉起了手。

  緊接著,嘩啦啦,幾乎所有女生的手都舉了起來。

  有人生怕自己舉得不夠高,衛瀟看不到,直接把整只手都舉了出來。

  衛瀟看到一個熟人,三組第二排的肖悅悅。

  她一開始沒舉手,所有女生都舉手時她也還沒舉。

  就在衛瀟瞇眸準備開始挑位置時,肖悅悅若有所思地也舉起了手。

  衛瀟立馬把手往肖悅悅那一指,清脆地說:“就肖悅悅吧,我和她換?!?/p>

  “衛瀟,你和我換啊,我這個位置看黑板最好了?!?/p>

  “學霸,和我換呀,愛你愛你~”

  好幾個女生不死心,明目張膽地求衛瀟。

  坐在衛瀟前兩排的女生直接轉過頭來扯著嗓子和衛瀟講價:“衛瀟,你和我換,我給你買一個月零食!”

  溫荀感覺自己被衛瀟個死丫頭給羞辱了。

  毫無下限的羞辱。

  他兩只黑漆漆的眸子里都騰起火焰,扯過正要和前面兩排女生回話的衛瀟,咬牙低聲:“你特么找死嗎?”

  衛瀟毫不客氣甩開他那只比手模還漂亮的大手,“不關你的事,睡你的!”

  就是因為不想死才要和他保持銀河距離的好吧。

  溫荀:“……”

  他特么還睡個毛,感覺自己都被她明碼標價地擺著在賣了!

  衛瀟邊收拾書包,邊和前面的女生回話,“不好意思啊,現在這位置是肖悅悅的了,你要想坐,等會她過來你和她談哈。

  女生喪氣地撇嘴:“那還是算了吧,肖悅悅才不像你,她最聽老師的話,也不會恃寵而嬌地要挑座位?!?/p>

  衛瀟:“……”

  話說你喜歡女主就喜歡唄,還非得踩低他人來烘托女主?

  好吧,女主自帶光環,人人都喜歡她!

  原主書桌抽屜里整整齊齊地擺了好幾摞書,衛瀟全部搬出來,一半塞進書包,一半抱在臂彎里,起身從溫荀身后去三組。

  剛要邁步,一條修直的大長腿抵到墻上,攔住了她的路。

  所抵的高度還刁鉆得很,衛瀟要抬腿跨過去太高,要低下頭鉆過去又太矮。

  衛瀟沉默兩秒,轉身,準備繞遠路去三組。

  她還沒走呢,溫荀一只干凈的手又壓到了她抱著的一摞書頂上,沉聲警告,“你最好別再給我打什么鬼主意!別惹我煩!”

  衛瀟聽出來了,敢情她現在換座離開,他也當成是她為了引起他注意而耍的手段呢。

  她氣笑了,微俯下首,笑得愈加甜美:“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沒錯,欲擒故縱,聽說過吧?我現在打的就是這個主意,還真有效啊,我才要換坐,你就忍不住伸腿伸手來擒我了,等著吧,溫荀同學,照這么發展下去,我馬上就會走進你心里,到時候你會忍不住再邀請我做你同桌,而我呢,便會從此牢牢地把你握在我的手掌心,誰也搶不走!”

  說著,她握著書包帶子的手都一寸寸地緊握成拳,咬著貝齒瞪著大眼睛,一幅志在必得的模樣。

  溫荀支在墻上的長腿迅速收回,盯著她瑩白如玉的小臉半晌,而后失笑:“擒你?你還沒睡醒在做夢吧?你給我聽好了,現在就給我滾,立刻滾,這輩子你要能走進老子心里一毫米,我特么把姓倒過來寫!”

  衛瀟看他被自己的話成功地惡心到了,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氣,臉上笑容沒減,還對他揮了揮握著書包帶子的嫩白小拳頭,“那你加油!溫字倒過來寫很難看的?!?/p>

  溫荀:“……”

  這死丫頭,真的真的欠……揍啊!

  ——

  衛瀟把自己的一堆家什搬到三組二排,已是下課時間,譚老師又拖了幾分鐘堂這才走了。

  肖悅悅已把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等衛瀟到桌子旁邊了她才站起身來。

  兩人擦身而過之際,肖悅悅在她耳邊冷哼:“換了個身體,演技進步了啊,我昨天差點還真的被你蒙混過去了,出去聊聊吧?!?/p>

  衛瀟揚眉:“好?!?/p>

  聊就聊,who怕who!

  兩人分別把書包放回座位,一前一后走出教室。

  八班在這棟五層樓的最頂層,L型的拐角處有個休息區,只剩下幾個月就要高考,學生們下課時間基本上也都在教室里刷題,沒幾個人到外面野,這休息區就更加清冷。

  肖悅悅靠窗站著,把長發撩在一側肩上,擺的姿勢和上一世劉真兒常用的站姿一模一樣。

  衛瀟雙手抄在校服口袋里,慢悠悠地踱過去:“聊什么?”

  肖悅悅收起優雅的站姿,伸手捉住衛瀟的小手臂,表情誠懇,“衛瀟,咱們回去吧,這里都是不認識的人,尤其還是什么高中生,還要參加什么鬼高考,我真是受夠了,你不是學習也不好,高考語文都只考了61分還被粉絲后來都給曝出來了不是嗎?你想再丟臉一次嗎?你現在用的這個身體她是學霸,依你的智商根本就不行的,遲早會被人看穿,要讓人看出咱們是另類,下場會很凄慘的懂嗎?”

  衛瀟拂開她的手,“用你昨天說的,讓我去死的方式回去嗎?”

  “對呀,一般穿書穿越時空不都是這樣嗎?不管能不能成,現在這都是唯一的法子不是嗎?”

  “那你也可以啊?!?/p>

  “你以為我沒試過啊!”肖悅悅惱火地低吼。

  關鍵是她拿刀對著自己的手腕卻下不了刀,站到頂樓上腿都打顫更別提跳下去了,安眠藥她都塞進嘴里了還是沒忍住全吐了出來,為了能回去,能繼續去當頂級明星,她都很努力地去試了,可真要她對自己下狠手,她怕痛,她做不到啊。

  衛瀟看著她的表情大致猜出來了,“所以你一次都沒死成功?”

  “要試成功了我還會在這里找你?”她早回去當她的大明星,還會把她衛瀟更往死里整,這次要回去不只是在娛樂圈里封殺她,還會讓她在國內都混不下去!敢利用穿書的機會,在這里來威脅她劉真兒,就是找死!

  衛瀟沒忽略她眸里一閃而逝的陰狠,她眨了眨眼,“看來你昨天說的都是真的啊,你真的是穿到咱們這里來的?而且在你曾經的那個世界里,你和我都是明星?真好,我也挺喜歡當明星,又好玩又能賺錢,要是真能跟你過去當明星就好了,可惜呀,我根本不是穿過來的,我怕我一死就沒有活過來的機會了,你要說的都是真的,我勸你,別總來煩我了,對自己狠一點,說不定真的就回去了,別那么沒出息?!?/p>

  肖悅悅這才發現被她耍了,她氣得伸手一把揪住衛瀟的衣領,“還跟我裝傻呢?你要不是穿來的,你一個死磕男主的惡毒女配,好不容易和男主同桌,你會舍得半途換座,還點名要我這個女主坐他那里去?你不就是知道了你原主慘絕人寰的下場,想改寫命運所以才故意遠離男主的嗎?”

  衛瀟低頭看著她那只手,聲音也冷了幾分,“把手松開?!?/p>

  肖悅悅想到昨天衛瀟報警的事,緩緩兒地松開了手,她盯著衛瀟的眼睛,徐徐地說,“還記得在《天凰》劇組我丟手表的事嗎?你賠了我三萬五吧?其實那塊手表后來我在家里找到了,我用你那三萬五又買了塊新表,賞給我家的狗帶了?!?/p>

  “還是大明星呢,竟然憑白栽贓誣陷,你也夠卑鄙無恥惡毒無下限的?!?/p>

  “沒錯,我就是這么卑鄙無恥惡毒無下限,衛瀟,別做懦夫了,承認自己的真正身份,和我一起想辦法回去吧,我把那三萬五翻倍還給你?!?/p>

  “我說按你嘴里所說,你上一世是個頂級大明星的話,怎么會莫名其妙穿來這里成了個苦比的高中生呢,原來——”衛瀟拖長了尾音諷笑,“是報應啊?!?/p>

  懦夫又如何?衛瀟覺得做個有爸寵有媽疼,有哥哥們厚愛的小懦夫,她很快樂呀,而且還年輕了十歲,爽爆了好不好。

  看著劉真兒氣得臉都翻青,衛瀟通體舒暢。

  要知道上一世在劉真兒凌厲的壓迫下,通常憋屈得臉色翻青的都是衛瀟這個苦比小替身。

  “學生衛瀟是嗎?很好,我記住你了,咱們走著瞧!”第一次被人罵報應,劉真兒肝都氣炸,就算此衛瀟不是上一世的彼衛瀟,這口氣她也絕不會這么輕易地咽下去。

  衛瀟聽她威脅,不怒反而笑了起來:“跟你講,穿書這種事,我一直以為只在書里才有呢,沒想到見了個真的,你說這個料要爆出去,我隨便開個微博開個直播都能漲粉漲到崩塌吧?要能漲到千萬粉絲,我就出名啦,哦對了,你這種穿來的特殊人應該各大研究院也特別感興趣,我把你的事告訴他們,肯定還能得一大筆獎金,肖悅悅,你不用回去了,放心吧,我現在就把你捧得比一世還紅!”

  她說著,從兜里掏手機。

  肖悅悅臉上血色都褪盡,怒聲:“你要干什么?”

  衛瀟晃晃手機,“發微博呀,發抖音呀?!?/p>

  “你以為你紅口白牙別人就會相信你嗎?”

  衛瀟眨眨大眼,“紅口白牙當然沒人信了,可我把你剛才的話都錄了音呀?!?/p>

  她在手機上點了幾下,把剛才錄下來的錄音點開。

  兩人的對話果真一字不漏全部記錄在里面。

  肖悅悅不敢置信地瞪大著雙眼,漲紫著臉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沒能再吭出一個字來。

  她撲過來就搶衛瀟的手機。

  衛瀟機靈地閃過,像看傻比一樣瞅著她,“明知你卑鄙無恥惡毒無下限,你覺得我會把這么重要的錄音只存一個檔嗎?就在剛才錄完后我就已經發出去了,發了好幾個郵箱存著呢?!?/p>

  想到所有人知道自己是個異類后的震驚反應,以及研究院那些研究狂人們對異類的狂熱勁,肖悅悅仿佛看到自己被捆到手術臺上,一雙雙戴著橡膠手套的手像解剖小白鼠一樣把自己剖開了,她感覺到了恐懼,深深的恐懼。

  她在這個異世可沒有媽媽干爸們的庇護,如果曝光出去,原主的家人都不會再接受她,那她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無依無靠了。

  她開始后悔剛才對衛瀟的威脅了,誰知道這個魔鬼高中生竟然城府這么深,談個話居然會錄音。

  雖然對一個和自己低微替身同名的高中生認慫服軟,對她來說比死還難受。

  可她怕死,她要活。

  她強自鎮定下來,放低了態度,也放軟了語氣:“衛瀟,你聽我說,我和你鬧著玩呢,都是假的,我不是穿來的,我是肖悅悅,我是你的同學肖悅悅,你饒我一次,我再不敢胡說八道了?!?/p>

  “還有,我以前就看出來了,你喜歡溫荀,我小時候就和他認識,我知道他的很多事情,我都告訴你,而且我還可以幫你創造和他單處的機會,你饒過我這一次,行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意甲足球直播吧免费 心悦辽源麻将亲友圈 大家发一肖香港免费资料 浙江6+1官网 36选7 规则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35选7网上怎么买 好彩1技巧规律 gpk劈鱼来了 36选7好彩1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