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我做暴君童養媳的日子文錦心沈玦小說

我做暴君童養媳的日子文錦心沈玦小說

二恰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文錦心沈玦的小說名是《我做暴君童養媳的日子》是由二恰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文錦心重生了,在進鎮南王府前。她記起上一世自己進宮為妃慘死后,那個從小恥笑欺負她的少年殺神,身披盔甲殺入皇宮奪下了皇位,為她報了仇也成了萬人唾棄的暴君。她終于知道誰才是真心待她之人,重活一世她誓要與鎮南王府同生共死,改變前世的悲劇……

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主角是文錦心沈玦的小說名是《我做暴君童養媳的日子》是由二恰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文錦心重生了,在進鎮南王府前。她記起上一世自己進宮為妃慘死后,那個從小恥笑欺負她的少年殺神,身披盔甲殺入皇宮奪下了皇位,為她報了仇也成了萬人唾棄的暴君。她終于知道誰才是真心待她之人,重活一世她誓要與鎮南王府同生共死,改變前世的悲劇……

免費閱讀

  文錦心在聽見鎮南王的怒吼聲時就想起來了,前世她剛進府的時候也遇上了這件事。

  只是過去的時間太久,她一時沒有想起來。

  沈玦偷偷帶著人去獵虎,虎是成功的獵殺到了,但是下山的路上那個慫恿他們去獵虎的公子哥,從馬上摔了下來,斷了腿。

  那個公子哥叫盧韜,是廣州曹知府的小舅子,也是個被寵壞的紈绔。

  雖然這事是他挑起來的,摔斷了腿也怪不了別人,但鎮南王是個很好面子的人。

  而且廣州府明面上由曹知府管轄,可誰都知道知府上頭有鎮南王,這廣州就是鎮南王的天下。

  如今盧韜出了事,就算不關沈玦的事,鎮南王那也得拉下面子的去賠禮道歉,把面子功夫都給做齊才行。

  在外面賠了罪丟了人的鎮南王,回到家里自然是要訓斥罪魁禍首的,偏偏沈玦又是個倔脾氣,不認錯。

  最后鎮南王請了家法,鞭笞了沈玦整整十鞭。

  上一世她身體不好,被杜媽媽領進府后,就直接的送去了院子里休息。

  連老太妃也是第二日才見的,這些事情也是她事后從別人的口中聽來的。

  以至于她剛進府對沈玦就很畏懼,她覺得這個表哥太兇戾氣太重,平日里都是繞著走的。

  杜媽媽在聽見聲音的時候就發現不對勁了,她跟著老太妃已經半輩子了,自然不會是個蠢笨的。

  第一反應就是不能讓文錦心看到這一切,趕緊要帶她回別院,沒想到一直安靜乖順的文錦心會突然往里面跑去,根本就攔不住。

  院內,一個高大的背影正跪在地上。

  這會是四月,天氣剛轉暖一陣風吹來還帶著涼意,文錦心還生著病仍穿著夾襖。

  而跪在地上的沈玦,火紅的上衣褪到了腰間,赤/裸著上身,露出了健碩的背脊。

  若是平日文錦心看了,定要臉紅不敢看,但此刻他的背上可怖的交叉著兩三道粗粗的血痕,血珠順著傷口往下滲。

  別說是文錦心了,就是院子里的其他人都是低著頭沒人敢看,鎮南王今日是真的生氣了。

  他提著干了壞事的沈玦回來時,就提前交代了不許老太妃插手,不然他就要替兒子去自請家法。

  兒子和孫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妃被逼無奈,只能看著沈玦領家法,捂著帕子哭得不能自己。

  “我再問你一遍,知不知錯!”

  沈玦微微一仰頭,冷汗浸濕了他額前的發,露出棱角分明的側臉,眼皮半掀,嘴角一勾擠出一聲哂笑。

  啞著嗓子道,“小爺我就不知道錯字怎么寫。”

  明明是在挨鞭子,可他偏偏就像是一只驕傲的虎,不向任何人低頭。

  鞭子劃破空氣,干脆利落的落下,背脊上又是一條血肉模糊的血痕,看得周圍的下人都忍不住的抽氣。

  其實鎮南王又何嘗不疼惜兒子,但凡沈玦松口認個錯,服個軟,這事也就過去了。

  偏生沈玦一聲疼都沒喊,倔強的咬著牙,甚至連身形都沒有搖晃過。

  一想起沈玦這些年四處闖的禍,鎮南王的倔脾氣也上來了,根本不聽任何人求情,手下的力道越發的重。

  “好好好!就你有骨氣!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時候!”

  說著鎮南王不再心軟,又高高的舉起了鞭子,凌空一響,迅速的往下揮舞。

  沈玦面無表情的死死盯著前方,等著鞭子落下來。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沒有來到,等來卻是一個柔軟的懷抱緊緊的抱著他。

  淡淡的體香,瞬間充斥著他的五官。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他就聽見了一聲細細軟軟的聲音在他耳邊,喊他,“表哥。”

  鎮南王全是憑著慣性,那一鞭子下去哪里還剎得住手,結結實實的揮了下去,直到聽見女兒家的悶哼,他才發現不對了。

  低頭一看,不知道何時冒出來一個身穿素白色夾襖的小姑娘,生生的護住了沈玦,替他挨了這一鞭。

  “表姑娘!”后頭緊追進來的杜媽媽都看傻了眼,驚呼出聲。

  我的老天爺,方才還生著病走路都不利落的表姑娘,居然替世子爺挨了一鞭子!這還得了!

  老太妃原本還在抹眼淚,她是不敢看也不敢聽,就掐著次數在等機會出去救寶貝孫子。

  這會被杜媽媽的驚呼聲給嚇了一跳,一眼看過來,也跟著看傻了眼。

  愣了愣才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猛地站了起來,朝這邊撲了過來。

  “我的心肝兒!”

  文錦心只覺得疼,不僅自己疼也為沈玦感到疼。

  她穿著厚厚的衣服,仍然覺得被撕裂了一般的疼,而硬生生挨了好幾鞭的沈玦,他該有多疼啊。

  這是她在失去意識之前,唯一的想法,然后雙眼一黑昏迷了過去。

  沈玦的身體瞬間僵硬,腦子一片空白,他現在只想罵臟話!

  他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被女人保護過,最要命的是這個女人還替他擋了一鞭子!

  這算是怎么一回事?!他廣州府小霸王還需要女人擋鞭子,傳出去不得被人活活笑死。

  可還不等他把臟話罵出口,剛挺直了背就感覺到伏在他身上的重量,正在一點點的往下滑。

  剛明白過來,身體就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應,轉身接住了身后的人。

  沈玦這才看清楚了她的臉,呼吸一滯,只覺得氣血往上翻涌,真他娘的漂亮!

  巴掌大的小臉精致的不像話,便是他生平所學的所有詞匯放在她身上,都不足以描摹她的輪廓。

  鎮南王下手重,那一鞭子下去,就算是夾襖也破了一層,血水瞬間浸濕了里衣,顯出長長一條血痕來,襯著她嬌小的身板,格外的猙獰嚇人。

  而她就像是朵被風雨摧殘了的嬌花,奄奄一息。

  沈玦覺得更他娘的丟人了,他不僅被個女人保護了,還是個這么嬌滴滴的小姑娘!他這廣州府一霸的面子是真的沒了!

  老太妃已經被人扶著快步的沖了過來,近距離的看到了沈玦的傷口和昏迷的文錦心,捂著嘴就開始哭。

  “你這是要把你兒子活生生打死你才甘愿!我的心肝兒,我的錦兒,快去找大夫,快!”

  老太妃已經管不了文錦心是為什么突然蹦出來擋鞭子,只知道她的兩個寶貝孫兒都被打了。

  氣得舉起自己的拐杖就往鎮南王身上胡亂的打。

  鎮南王是有苦說不出,他也委屈的很,好好的教訓兒子,誰知道這嬌滴滴的外甥女會突然跑出來!

  要是早知道,他就算是往自個身上揮鞭子,那也不敢打外甥女啊!

  杜媽媽和蘭慧跑過去,第一件事就是把文錦心和沈玦分開,趕緊把這小祖宗給抱去看大夫。

  可文錦心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抓著了沈玦的衣服,昏迷了手還緊緊的抓著不放,蘭慧不敢讓沈玦脫衣服,只能要去掰林莞的手指。

  蘭慧怕把文錦心給傷著了,又因為離沈玦近,被他惡狠狠的盯著,急得手忙腳亂的,額頭一直冒冷汗。

  “扯什么扯,別扯了!一起送去我院子讓大夫瞧瞧!”

  還是老太妃發了話,才算拍了板。

  沈玦站起來的時候碰到了背上的傷痕,沖著他爹挑眉呲了呲牙,然后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鎮南王氣不打一處來,“你這小兔崽子,我這家法還沒打完,誰許你走了!”

  結果話還沒說完,老太妃的拐杖就落了下來,“是我老太婆準許的!沈劍青,你喊誰小兔崽子呢?!”

  鎮南王也不敢躲只能繼續挨拐杖打,老太妃一想起兩個小輩身上的傷,只覺得打了還不夠出氣,繼續教訓。

  “沒我的準許,今兒你哪都不許去,在這給我好好思過!”

  *

  等到了老太妃的福熙堂,大夫早就等著了。

  沈玦背后有傷,衣服又被文錦心死死拽著不好脫,最后只能剪開了。

  為了省得大夫兩處跑,沈玦也沒避嫌換屋子,等文錦心的床前掛下了幔簾,就大大咧咧的在房里坐下了。

  沈玦一坐下,血就順著背脊往下流,大夫趕緊捧著藥箱要給他止血上藥。

  其實就算不是他的傷更重,就沖著他是世子爺,大夫也要先給他看。

  但沈玦卻是一皺眉,惡狠狠的盯著大夫,“你什么意思,難不成小爺我還能比個小丫頭弱不成!給她先看!”

  杜媽媽一聽這話就松了口氣,表姑娘雖然只挨了一鞭,但她本就身體弱,病還沒好全,這一鞭子下去是個人瞧見都覺得心疼。

  原先她就有打算先讓大夫瞧瞧文錦心,又怕這小霸王會生氣,沈玦這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氣,全天下大約只有老太妃一個人的話他會聽一些。

  蘭慧撕開了文錦心后背的衣服,背上的血痕就露了出來。

  饒是做了準備,蘭慧也還是倒抽了一口冷氣,即便是穿著衣服,這道口子也還是很深。

  大夫不敢耽擱趕緊給她止血上藥,而期間,沈玦就這么坐著外間,神色莫測的盯著里面瞧。

  床前掛了幔簾,中間又有隔斷,按理來說是什么都瞧不見了。

  但不知怎的,沈玦就是能感覺到里面的動靜,小姑娘就算是昏迷中也是疼的皺眉,還伴著低低的抽泣聲。

  一聲聲的直聽的他,心煩意亂,氣息不穩。

  沈玦似乎還能感覺到她渾身的柔軟,顫抖著用身軀護住自己,一呼吸好像滿鼻都是她的身上的體香。

  還有耳邊那軟糯的一聲,“表哥。”

  他猛地從凳子上站了起來,還不等所有人反應過來,他已經朝外頭沖了出去。

  艸!真他娘的嬌氣!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