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司命游戲陳墨10號結局

司命游戲陳墨10號結局

白馬弓箭 著

連載中免費

白馬弓箭獨家創作的強強年下1V1小說《司命游戲》已經在故事遞小說網上線啦,這部人氣小說的雙男主分別是陳墨×10號,高大寡言玩家×?行走的殺器系統N PC,超級有趣前鋒的設定!《司命游戲》全文講述的是:陳墨與10號初遇時,10號竟主動穿上了喜服與他拜堂成親,幫助他完成劇情任務。此后,10號還經常主動找上陳墨,熱衷于撥撩他,以調戲陳墨這個老實人為樂。面對10號的親密舉動,陳墨不僅不排斥甚至還有些古怪的熟悉和親近感....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作者白馬弓箭獨家創作的強強年下1V1小說《司命游戲》已經在故事遞小說網上線啦,這部人氣小說的雙男主分別是陳墨×10號,高大寡言玩家×行走的殺器系統N PC,超級有趣前鋒的設定!《司命游戲》全文講述的是:陳墨與10號初遇時,10號竟主動穿上了喜服與他拜堂成親,幫助他完成劇情任務。此后,10號還經常主動找上陳墨,熱衷于撥撩他,以調戲陳墨這個老實人為樂。面對10號的親密舉動,陳墨不僅不排斥甚至還有些古怪的熟悉和親近感....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陳墨合上劇本,這最后一關看來當真是落在了小涵和文星的身上,不知二人是否可以順利通關,離游戲結束僅剩最后半天,即便更改劇情,只要玩家足夠留心,依舊很有機會避開系統的懲罰。

  10號早就看完了劇本,并將其齊整地放在了一旁的床頭柜上。理論上講,對于玩家的生死,是毫不在意的,就如同玩家對待N PC一般,為了通關某個游戲,N PC可能會在玩家面前死亡無數次,對于這種場景,玩家自然無動于衷,畢竟在他們眼中這只是一段無關痛癢的數據而已,又有幾個人會同情心泛濫地對著一串數據編碼產生多余的情緒。

  此時,10號正姿態優雅地跨坐在陳墨的大腿上,有一句沒一句地閑侃著。

  10號對于人類的態度,陳墨自然是了解的。陳墨不會因為10號而改變自己對待其余玩家的態度,也不會要求10號為了自己改變它對其余玩家的態度,畢竟兩人除了戀人關系外更是兩個獨立的個體。

  何況,N PC若是不執行系統指派的任務是會被爆體銷毀的。

  “父母為什么給你取這個名字?”10號微笑地問道。

  陳墨的名字是他父親取的。他的父親長了張黑社會的臉,干著技術員的活兒,卻有一顆熱愛文藝的心。一心想為自家孩子取個具有書香意味的名字,反復思量,最終敲定了個“墨”字。

  他覺得這一單字蘊含了山水畫作之氣韻,兼者他雖不擅書法卻偏好磨墨,那日又恰好翻到了蘇軾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其中一句“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亦有一個墨字。于是,陳父便將小兒之名敲定了下來。

  陳父偏愛唐詩宋詞,閑來無事總要吟上幾句,聊表心情,對兒子的一個期許便是希望他能長成文人雅士的模樣,氣質如蘭,言談舉止間盡顯書生風流。

  然則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陳墨很好地繼承了他父親的身材,且有青出于藍之勢,現在已經長成了一米八五的大高個,指不定還會再往上躥個幾厘米,看上去便是個精氣神十足的小伙子,但與陳父期許中的模樣可謂大相徑庭。

  圍觀陳墨成長進程的陳父不禁捶胸頓足。然而從另一層面觀之,陳父為兒子起的這一名字又是極為貼切的,陳墨不愧是“沉默”,這是后來許多人對陳墨的初印象。

  聽完了陳墨的解釋,10號微笑著點了點頭,身子轉了個方向背靠著陳墨,將全身的重量都沉在了對方的身上,看向窗外。

  他們倆從始自終都未曾討論過“哪組才是虛假關系”的問題。

  天黑后,窗外亦是黑沉沉的一片,偶爾閃著幾顆星。會有夜風順著敞開著的落地窗吹進來,帶起薄簾揚落。若不是身在這司命游戲之中,倒也稱得上舒服。

  “你們——”陳墨想了想問道:“平常需要睡覺嗎?需要吃飯嗎?”

  這幾天回房后,陳墨總是會同10號聊些瑣碎的話題,雖說他本身不善言辭,聊天也容易冷場,但他每回仍舊一本正經地提問著,那副認真的模樣常把10號逗得直樂。

  10號搖了搖頭,所有N PC都不需要做出這種類似人類維持生命機能的行為,不過平常若是覺得有趣或是沒事干了它們也會這么做。

  “那如果——”陳墨問這問題時甚至有些緊張,他斟酌著用語問道:“如果系統給N PC分了死亡劇本,那這個N PC就會徹底消失嗎?再刷新出來的他還是原先那個嗎?”

  陳墨經歷過不少游戲副本,很多時候由于系統情節設定,一些在游戲最開頭就已經死亡了。甚至由于部分玩家無法成功通關游戲,多次重置刷新,導致那名也需要不斷重復著死亡的情節。

  “不一樣了。”10號隨口應道。

  低級N PC設置出來大多是為了推進游戲進程或擔任一些可有可無的填充物,它們若是消亡了,等到副本再次刷新時,出現的那個N PC就不再是原先的那個了,即便它們擁有一樣的面容,說著同樣的話,也不會是曾經的那個N PC了,畢竟只是一段數據,沒了便是徹底沒了。

  聽完十號的解釋,陳墨瞬間繃緊了身體。似是有所察覺,10號補充道:“不過「十器」不同,即便機體消亡多少次都能再次復活,承接之前的所有記憶。”

  司命游戲中所有的低級N PC在誕生之初都是如同木雕泥塑般毫無思想意識的數據載體。然而在經歷過漫長的游戲副本后,它們之中的極個別機體逐漸產生了一絲自我的機體意志,它們意識到其上還有中級與高級的存在。

  它們可以在不同的游戲副本中通過扮演不同的角色來累積經驗,在此過程中它們將不斷增強自我表達能力及與玩家的交流溝通能力,從只會照本宣科的數據載體逐步變成擁有一定“智慧”的人形機體。從最初四肢僵硬,只能一令一動的人型木偶變得能夠較為順暢地執行系統指定的動作。

  然而這種進化過程對于絕大多數的低級N PC而言卻是異常殘酷的,因為有一天當它們意識到自己正“存活”于某個游戲載體時,它們便會同時意識到己身隨時有被消亡的可能。只要在下個游戲副本中被系統隨機分配到一個死亡角色,那么它們短暫的“生命”就宣告結束了,毫無反抗之力。

  任何等級的N PC都無法抵抗來自司命游戲的指令。

  能順利升級為高級n pc的機體總是占少數的,它們歷經了無數次游戲副本,一旦開機便只能重復著沒完沒了枯燥乏味的劇情,但它們卻在這種看似乏味機械的角色扮演中盡全力完成好系統指派給它們的任務。

  司命游戲之中存在著一套完整的N PC評級系統,每當結束一次角色扮演后,小司命便會根據該名在副本中的表現給予它一定的評分,當它們的評分累積到一定高度時,就將升級。

  這是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論其好處,最為簡單粗暴的一點便是中級擁有三百次重生機會,而高級N  PC則有一千次,低級N PC卻一次都沒有。因而「升級」對于這些生成出“智慧”的低級N PC來說無疑有著巨大的誘惑力。

  事實上,中、高級N PC的復生額度看著挺多,實則卻不然。由于司命系統中每天都會重復上演無數次游戲副本,因而同一段劇情可能會由于被匹配到一個能力不強的玩家而導致相應的N PC必須反復死亡,這種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生命權限被一再浪費的感覺也是很糟糕的。

  因此即便成功升級為高級N PC,它們仍舊有著更高的目標,那便是成為「十器」之一。因為「十器」是“永生”的。而「十器」作為司命游戲N PC中最高行動力的代表,也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身處其位的十器隨時都有被高級取代的風險。

  這種置換方式也很簡單粗暴,首先由高級N PC向司命游戲遞交挑戰「十器」的申請,具體指名其想要挑戰的目標,「十器」無權拒絕任何一次挑戰。

  即時,系統將為這兩位N PC匹配10個游戲副本,綜合評估兩者各方面的機體性能及智能化水平,包括其對人類語言、行為模式的掌握程度,以及武力值等方面的硬實力,各項評估結束后會為兩位N PC生成一個綜合得分,若是高級的分數高于這位「十器」,那么這位「十器」就將被取代。

  為了讓資源可以合理有效地循環利用,被取代的「十器」將轉而變成高級N PC,并取消其身為「十器」擁有的所有特殊權限。反之,若是高級N PC挑戰失敗,它將被直接降級為低級N PC。因而高級若未準備充分也不會輕易向系統提交挑戰「十器」的申請書。

  “我們之中既有被直接制造出的「十器」,亦有從低級N PC升級上來的。”10號緩慢地說道,他背靠著陳墨,好似很舒服,半瞇著眼睛昏昏欲睡。

  “那你呢?”身后傳來低沉的聲音,輕微的震顫跟催眠似的,10號笑著答道:“我是天生的「十器」,很幸運的。”

  ——幸運嗎?

  陳墨不知該說些什么,他有太多的問題想要詢問10號,一時間又苦無頭緒,難得有這樣安靜交談的機會,他只想把自己心中所有的疑問都問出來。

  “九點五十了。”10號看著亮在一旁的游戲界面笑著沖陳墨說道。

  陳墨搖了搖頭,握緊了放置于十號身前的手。

  “聊。”10號丟下這么一句話,便先行起身上了那張大床。

  如今他們倆自然不會再縮在床鋪的一角。

  陳墨從后環抱著10號,即便剛開始的幾天還不太習慣,現在的陳墨卻已經能很好地享受這樣的姿勢,將身前之人完全圈于自己的懷中,他便會產生類似滿足、安心的情緒。

  “你們人類家長為了哄孩子睡覺是不是都會給他們念童話故事?”10號的聲音依舊清清冷冷的,初聞宛若死神呢喃,久了倒覺得是浸了月寒,勾人心魂。

  “恩。”陳墨老實地點點頭。

  “那你說個故事給我聽。”果然,10號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陳墨對于童話故事所知甚少,只存留著一些模糊的印象,畢竟在他小時候,陳父給他念的睡前讀物往往是唐詩宋詞,或是中外美術史。再加上陳墨的語言表達能力著實不算好,讓他就著這稀微的記憶編出一整段有邏輯有劇情的故事實在是有些困難。因而他只能實誠道:“我不太記得了。”

  “你就想到什么說什么。”10號又往身后陳墨的懷中靠了靠,肢體交纏,密不可分。

  “嗯——”陳墨想了想,點了點頭,既然十號想聽,他沒理由不說。他的聲音很是低沉且具有磁性,在夜晚念起童話故事來,既不顯突兀,反倒成了天然的催眠曲:“從前,有一個雪人——”

  就這樣,陳墨開始一本正經地說(編)起了故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