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白云千載空悠悠辛百使全文

白云千載空悠悠辛百使全文

鋂梵 著

連載中免費

以辛百使展開故事情節的武俠作品《白云千載空悠悠》是由作家鋂梵所著,小說講的是十二年辛百使家族慘遭滅門,十二年后王者回歸的他只為找尋當日真相,殊不知當揭開背后謎團后卻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秘密,那辛百使又將在漫漫人生路上有怎樣驚奇際遇.......

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以辛百使展開故事情節的武俠作品《白云千載空悠悠》是由作家鋂梵所著,小說講的是十二年辛百使家族慘遭滅門,十二年后王者回歸的他只為找尋當日真相,殊不知當揭開背后謎團后卻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秘密,那辛百使又將在漫漫人生路上有怎樣驚奇際遇.......

免費閱讀

  午時,弈天他早早到了考場,一開始考生進場,再登記名字就開始宣誓,考生排好隊,需向前面兩個杯子分別滴一滴血,宣誓效忠酉楊海,一同大聲念至:“我愿為酉楊海奉獻,愿為酉楊海及明舒闕付出,維護酉楊海安定和平。”

  說完弈天本以為要喝杯中血水時,杯子卻被考場人員收去,弈天他仔細看之,滴血之杯并無其它,如酒杯一般,說是滴血并沒有裝水,亦沒酒,弈天也想來奇怪,也不為意,則進入第一場考試。

  弈天進入分組,一不小心撞到一人,那人朝氣蓬勃,比弈天更似少年,豐姿英偉,相貌俊朗,卻有七分秀雅,皮膚白晳無瑕,沒等弈天道歉,那人反道歉:“兄弟莫怪,我稍有失神。”

  弈天瞟了他一眼,突然打了個噴嚏,便知道那人身上沾了些花粉,順手捂住鼻子。

  “適才經過桂冠亭,那有桂花漫漫,則沾染少許。”

  “還有蓮花清香、黑玫瑰花香味。”

  “我家有蓮花池,我房間有黑玫瑰,這都讓兄臺你聞得,兄臺不僅嗅覺靈敏,還是惜花之人。”

  弈天家中有各種不同花種,自然聞香識人。

  “在下訾微,兄臺英名未請教。”

  弈天聽得他主動問道,便回:“弈天。”

  “我分予丁組,我剛偷窺一下,弈兄也是丁組,看來我等挺是有緣。”

  “你看起來,不知為甚,感覺讓我很討厭。”

  平日弈天他少與人接觸,也不喜與人聊天,但見這位訾微便有種莫名的恨意。

  “弈兄玩笑玩笑了,弈兄請先進場,我還得準備一番,進場再見。”

  訾微雖有些奇怪,但弈天感覺他無甚惡意,倒有幾分熟悉。弈天進入丁組,數了一下正好八人,門邊有兩個銀衫客,總共十人,他在數人之時,亦見有人在數,另一個在數人頭的是名姑娘,一副輕便但腰肩皆有鐵護銅繡,武備十足,弈天猜想是學武世家,姑娘上前道:“小女子匕慧,請問公子大名。”

  弈天沒有理會匕慧,知她姓匕,必是天狼谷匕氏,想來這處多會遇到三大氏族的子弟。

  弈天一早已作好準備,調查過這里的七人,歷來文試考試只會設置一名銀衫客,這里多了一位,想必是考生當中有奇人異士,怕考生打死人。

  在不遠處有位男子,身穿長衫厚衣,步伐沉重,卻是走路如風,撞人人即倒,一步卻無聲,弈天翻出自己的札記,知那人正是言氏嫡子言戰,人稱酉楊呂布,出手果斷其快,曾經雙手舉起一匹街上狂奔之亂馬,不過弈天始終深信只是街邊訛言。

  再望向旁邊的匕勝,是匕氏庶子,功夫及人品三流,可為了勝利而不擇手段。

  余下的譚華、樊仁及花萍穗,是酉楊海中的富商子女,會些功夫,弈天猜是富商請了三大氏族中人作導師,教其子女功夫。

  弈天嘴里念念有詞道:“言戰、匕勝、譚華、樊仁、花萍穗及匕慧。”數到匕慧,弈天道:“還是少了訾微,果然他不是個好人,只會說謊。”

  此次考生當中,本來有四位是三大氏族:言戰、匕勝、匕慧及訾微,但只有言戰、匕勝及匕慧在場,弈天苦想過若想在文試中取勝,也只有讓除己外的考生皆離場,方法自然是讓蘭寶使其余考生全數中毒,想得解藥,就得離場,如此一來必定勝利,此法只能對于一般人,而今這個考室,有三名三大氏族的子弟,如三人連手,要制服弈天不是難事,故弈天也只能靜觀其變。

  “你叫弈天,是吧?”

  “我叫言戰,方才見你與訾微聊過,借問一句,你可知他在何處?”

  “不知。”

  言戰見弈天一副不愿答理的樣子,便以為他知道訾微下落,只是故意不回,當阻路道:“弈天你個好小子,我看你知道卻不告訴我,是吧?”

  “我不知道!”

  言戰一路走來,從來沒有人敢對他冷言相對,弈天在同輩中算是第一人,言戰心里不是滋味,正想動手打他,可考試鈴聲響起,他便憋著,默想如能在考試當中教訓他便好,如不能就考試完再揍他一頓。

  他們四男四女都在這小屋,門外有兩個持劍的銀衫客,如石像般,即使有鳥雀停在頭上,也不為所動,聽到鈴聲長哨,就有一中年老者入內,說道:“各位考生好,我乃監考官,以下內容請明細聽好,將會影響你等是否通過之命運,各位有否意見?”

  八人異口同聲道:“沒有。”

  監考官道:“以下是本次考題及規則,各位考生不許與我或門旁的銀衫客交談,切不可破壞兇案現場所有證物強調一句,只有一個犯人,一個兇手,然將其推出此門便可。”離開時,監考官放下一個沙漏,沙子從上而流,目測可流半個時辰。

  監考官動身離開,譚華她忽覺有些不解,舉手喊道:“監考官,我有一疑。”

  監考官雖聽到但沒有停下步伐,仍繼續前行,行到門前,站于右邊的銀衫客動了起來,走了進來,譚華她不忿道:“愛理不理,甚人也。”銀衫客揮劍指著她,劍尖以她起時劃至門口,示意讓她離開,這時譚華后知后覺,原來考試早已經開始,腦里浮現了一句“不得與監考官及銀衫客交談”盤旋腦上,她才知自己已經犯規,便兩手捂口搖頭,不敢說話,然后雙手合十,投拜銀衫客,意為:對不住,請放過,我不敢說話了,銀衫客仍是劍揮門口,僵持半分鐘,銀衫客則劍指譚華,譚華后退半步,笑道:“想本小姐離開,誰膽敢阻攔我。”

  銀衫客把劍收入鞘中,看似收劍罷斗,實則凝神靜氣。譚華見其收劍,笑道:“算你識相。”一劍突現,劍不知何時離鞘,亦不知何曾離鞘,卻已入鞘,這乃是銀衫客的快劍術。

  譚華腹部被劍柄擊中,當場暈倒,暈時無力道:“你膽敢對本小姐……”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