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贅婿神醫林子崖結局

贅婿神醫林子崖結局

執筆之東 著

連載中免費

《贅婿神醫》是由作家執筆之東所寫的都市作品,主角是林子崖和姜聰穎,小說講的是一代神醫林子崖歷練多年歸來后,卻因病重的爺爺許下的心愿而被迫入贅到姜家成了姜聰穎的名義丈夫,可未料到等兩人剛成完婚爺爺便意外失蹤了,那這其中究竟蘊藏怎樣的玄機?林子崖和姜聰穎這對歡喜冤家又該何去何從......

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贅婿神醫》是由作家執筆之東所寫的都市作品,主角是林子崖和姜聰穎,小說講的是一代神醫林子崖歷練多年歸來后,卻因病重的爺爺許下的心愿而被迫入贅到姜家成了姜聰穎的名義丈夫,可未料到等兩人剛成完婚爺爺便意外失蹤了,那這其中究竟蘊藏怎樣的玄機?林子崖和姜聰穎這對歡喜冤家又該何去何從......

免費閱讀

  

  “桐桐,住嘴!”

  這一回,還不等林子崖發火,背后董正剛的聲音卻是猛地出現,大聲訓斥道:“不許在對林老弟無禮,趕快給人家道歉!”

  “道歉?”

  呆呆的看著這個自小到大都十分寵愛自己的三叔,童桐癟了癟紅唇,好半天才不情不愿的嘟囔道:“哼,什么了不起的嘛,對不起行了吧!”

  說罷,少女還躲在林老爺子身后,對林子崖拌了一個鬼臉,美目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真是抱歉林老弟,我家桐桐她自小就是這樣,還望勿怪。”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深深的被林子崖折服了,他明顯感覺到,自己之前即便是服藥也會時時刺痛的胃部,這時卻分明沒了一點感覺,恢復如常!

  僅僅用了幾根銀針,不到盞茶功夫,就將連林老都半年無法醫治的暗疾徹底醫好,這……

  簡直恐怖!

  “呵呵,不必了。”

  搖了搖頭,林子崖冷笑出聲:“有時間你還是帶這丫頭去醫院瞧瞧吧,她的月經不調應該最少已經三年,如果再不治的話,恐怕日后連孩子都無法生育。”

  “什么?!”

  一聽這話,董正剛頓時瞪大了眼珠子,震驚的看向童桐,:“桐桐,怎么回事?是真的?”

  “我、我……”

  霎時間,少女的面色被羞的通紅,當著幾個大男人的面前說這種事情,即便是她神經大條,也難免覺得有些羞恥,吭哧了半天后,扭頭就向醫館外跑了出去,臨出門前,還不忘狠狠的瞪了林子崖一眼解恨。

  “抱歉林老弟,我得快去找這丫頭問清楚,今天多有得罪,日后定當登門道謝!”

  董正剛一見自己侄女跑了,當即也不敢多留,匆匆撂下一句話后,追著跑了出去。

  “呲!”

  伴隨著一道剎車聲響起。

  剛剛才送走董正剛和桐桐的林子崖,還未來得及返身回到醫館,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便在他身邊停了下來。

  接著。

  一道略顯熟悉的聲音從車內傳了出來:“喂,爺爺叫你跟我回家住,抓緊時間上車!”

  林子崖皺眉,并微微側目朝車內看去,卻見開車之人正是之前跟他在民政局領了結婚證的女人,姜聰穎!

  這個女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強勢,不管做什么,都是用一種命令般的口吻。

  冷冷的打量了一眼車內的姜聰穎,林子崖二話不說轉身便欲朝醫館走去。

  可剛轉過身,林子崖卻又停了下來。

  或許,姜聰穎她爺爺應該知道自己爺爺和自己父母的事?

  這個念頭從林子崖的腦海中閃過便再也無法湮滅,他抬腿繼續朝醫院走去,不過這次,他卻是將醫館鎖上門,隨后又返身走了回來。

  看著去而復返的林子崖,姜聰穎一時愣住了,可還不等她說話,林子崖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不是要去你家住嗎?還不快點走?”

  “啊?”

  火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上,林子崖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打從上車開始,就緊閉著雙眼,安心養神。

  每一次為病人施針,他都需要耗費大量的精氣神才行。

  “你……”

  正在開車的姜聰穎,又一次看向林子崖。

  不知為何,她總感覺這家伙有些不對勁,可到底是哪里不對勁,她一時之間卻說不上來。

  大約二十分鐘后,偌大氣派的庭院門前,姜聰穎將跑車穩穩停下,此地就是姜家別苑,在整個臨湘市都十分著名。

  ‘嗡!’

  可就在她剛想招呼林子崖下車之際,放在手提包中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電話接通,很快,姜聰穎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轉頭直接又一次鉆入到了法拉利跑車中,伴隨著發動機的轟鳴,倉促對林子崖說道:“你先回去吧,醫院里來了個急診病人,我必須到場!”

  “嗯?”

  愣愣的站在門口,林子崖一時無語。

  姜家,在此之前他從未來過。

  更別提姜家的老爺子了,雖然聽聞和自家爺爺是故交,可林子崖卻并沒見過,更何況,現如今自己的身份,只身一人回到姜家,那場面……

  光是想想,林子崖就覺得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尷尬無比。

  “算了,我也跟你去一趟吧。”

  聳了聳肩膀,不等姜聰穎拒絕,林子崖直接拉開車門,重新坐了回去。

  “你……”

  紅唇微啟,姜聰穎本欲拒絕,可想到那位病人的身份后,她也來不及再耽擱下去,索性一腳油門,法拉利跑車拖著一連串尾氣,轟然朝街口轉了出去。

  “別怪我沒提醒你,到地方后你別亂說話,特別是咱倆的關系,否則即便是爺爺不同意,我也絕對會跟你離婚!”

  路上,姜聰穎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子崖,生怕他到時候會四處宣揚自己和他的關系,冷聲警告道。

  “無所謂。”

  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林子崖繼續背靠著座椅養神。

  呵,不透露關系?

  他樂意至極!

  臨湘市人民醫院。

  這里不單單是全市最著名的醫學單位,更是姜家的私有企業。

  而姜聰穎,打從五年前提倡癌癥電擊療法后,獲得了全國醫療機構的廣泛關注認可,她在這里,更是擔任了主任醫師教授名份!

  “到底是怎么回事,劉愛民怎么會突然發病的!”

  才剛剛闖入醫院大門,姜聰穎就立馬恢復了往日的雷厲風行,劈頭蓋臉對迎面趕來的幾個醫生問道。

  而在她身后,林子崖倒也樂得清閑,一步步遠遠的吊在后面,倒也沒人上前盤問什么。

  五分鐘后,姜聰穎換上了一身白色大褂,匆匆跑到了急診病房當中,開始一步步吩咐讓手下準備搶救的相關儀器。

  到了這個時候,她早已沒空搭理林子崖在干什么。

  只見,寬敞的病房當中,只有一副床鋪,而在床鋪上,一個骨瘦嶙峋的中年男人,正費力的睜開雙眼,氣若游絲的對姜聰穎說道:“您、您終于來了,我……我這條命恐怕是……”

  “別說話!”

  不等男人的話說完,姜聰穎就冷靜的斷喝了一聲,旋即叫手下醫生拿來搶救儀器,精心調試一番后,開始了進行搶救。

  可是,隨著她的一番搶救下來,儀器上顯示的心跳非但沒有恢復正常,反而是逐漸到達了死亡的臨界點,而病床上的男人,也開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表情愈發痛苦!

  “完了!”

  一滴滴冷汗順著鬢角滴落,姜聰穎面如死灰的看著眼前的儀器,只覺得手腳發涼,呢喃自語道。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過是才剛剛離開一天的時間罷了,這個才剛從死神手上搶回來的患者,竟然就又一次陷入了危機當中。

  而且,這一次,恐怕難以救活!

  “這、這可怎么辦!”

  眼看著男人愈發微弱的心跳指標,姜聰穎急的就好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再想到病人的身份,她更是差點昏厥!

  “我來試試吧。”

  就在這時,耳畔一道聲音,卻仿佛是九天炸雷一般,讓姜聰穎瞬間恢復了神志。

  林子崖此刻就站在她的身邊,手上還掐著一根銀針,氣態無比沉穩。

  不知為何,雖然心底明明不相信林子崖會有什么能耐,可此時的姜聰穎卻鬼使神差的抿著嘴唇點頭了,:“千萬,千萬要救活他!他對咱們家……很重要!”

  許是太過著急,這時連姜聰穎自己都沒注意到,她一不小心竟然把林子崖當成了自家人稱呼。

  “試試看吧。”

  淡淡的點了點頭,林子崖卻并沒有介意這個,快速上前兩步,一只手捏住了病人的下顎,另一只手則是掐著銀針,徐徐朝著他的鼻窩中刺了下去。

  很快,剛剛還沒有動靜,仿佛死掉了一樣的男人,就開始劇烈的掙扎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口口粘稠的胃酸液體,也被他狂吐了出來。

  而林子崖仿佛早就料到了這些一般,在男人嘔吐之前,已經提早抽出銀針,閃到一旁。

  “咳咳咳……”

  幾聲劇烈的咳嗽下來,病人仿佛把這幾天吃的東西統統吐了出來,而監控儀器上顯示的各項指標,這時也在逐步恢復正常!

  “天吶!”

  到了這一刻,即便是姜聰穎不愿意承認,也不得不驚呼出聲,:“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沒事了,接下來的就看你們的了。”收好銀針,林子崖出奇的對姜聰穎笑了笑,轉身出門。

  而在他離開之后,病房中的其余醫生卻仿佛才回味過來一樣,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好半天才錯愕的看著姜聰穎,震驚問道:“姜教授,這位……是您先生?”

  “您先生真是太厲害了!這簡直就是醫學奇跡!”

  “他到底是什么人?姜教授有空快給我們講講唄。”

  ……

  “啊?我、我……”

  一時間,姜聰穎也是被臊的面紅耳赤,呆呆的回頭望了一眼杵在門口處的林子崖,甩了甩頭發,這才冷聲對一眾醫生呵斥道:“都八卦什么!還不快點干活!”

  ……

  “沒事了?”看著一臉劫后余生從急診病房出來的姜聰穎,林子崖隨口問道。

  “嗯,謝謝。”

  紅唇輕抿,姜聰穎怪異的看了看這個男人,心頭疑惑更多。

  她怎么也無法想明白,為什么自己動用價值數千萬的醫學儀器都無法治療的病癥,到了林子崖手里,卻僅僅憑著一枚銀針就能解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跟我說說嗎?”法拉利車上,憋了一路的姜聰穎終于忍不住,渴望的小眼神不住的在林子崖身上打轉。

  沒辦法,她實在是太想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了,這種情緒,讓姜聰穎破天荒的放下了面子。

  “呵。”

  就好像是早就料到了這一切一樣,見姜聰穎問自己,林子崖淡笑了一聲,從反光鏡中看著女人那精美的面容,徐徐開口說道:“其實也很簡單。”

  “從一開始你們就錯了,剛剛那個病人雖然是患了骨癌癥,但發現的及時,再加上你獨特的電擊療法,就算無法治愈,維持生命也不在話下。”

  “對對對!可他今天怎么就突然惡化了?”提到自己擅長的區域,霎時間,姜聰穎的眼睛都亮了,連連點頭。

  “因為,這一次,病人根本就不是骨癌并發,而是……”

  說到這里,林子崖轉頭笑了笑,:“被人惡意下毒,蓄意謀殺!”

  呲!

  頓時,一道緊促的剎車聲響起,姜聰穎震驚的看著林子崖,嬌聲叫道:“下毒?你確定!”

  姜家別苑。

  自打得知了真相之后,這一路上,姜聰穎都是陰沉著一張臉不知在思考什么。

  “爺爺在樓上書房等你。”

  回到家中之后,姜聰穎先是看了林子崖一眼,表情略顯猶豫,最終還是冷冰冰的撂下一句話后,只身一人向三樓的方向走去。

  “……”

  靠!

  站在客廳中,林子崖一時無語,但好在這時,有姜家的傭人前來,將他一路帶到了二樓書房。

  不得不說,作為整個臨湘市都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姜家這棟別墅的格局十分氣派,若非是有人領路的話,林子崖恐怕光是尋找書房都要廢些力氣。

  “林先生,老爺子已經等候多時了,請進吧。”

  傭人在將林子崖帶到了書房門口之后,就欠身退了下去,顯然對于她來說,這種地方,是無法涉足的存在。

  “謝謝。”

  點了點頭,站在書房門口,林子崖倒也沒什么拘束,抬手叩響門板。

  “進來!”

  很快,從書房內,就傳出了一個極為深沉的老人聲音,中氣十足。

  “姜爺爺,您找我?”

  房門推開,林子崖率先瞧見,在偌大的書房當中,此刻正有一個須發花白的老者坐在搖椅上。

  老者穿著一身古樸的中山裝,兩鬢頭發早已斑白,滄桑的皺紋布滿眼角,此刻當他瞧見林子崖出現時,眼底明顯閃過了一絲笑意。

  姜中天!

  一個跺跺腳就能夠讓臨湘市顫三顫的大人物,一手建立起的商業帝國,迄今估價不下百億,名聲甚大!

  對于姜老爺子,林子崖還是在小時候曾經見過一面,那時姜家和林家老一輩相交甚好,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年才會有他和姜聰穎的娃娃親存在。

  “子崖,快進來坐,你爺爺最近身體怎么樣?”

  相隔十幾年,又一次見到林子崖,姜中天顯然十分激動,主動自搖椅上站了起來,大步流星的走到林子崖身側,抬手在他肩頭重重拍了兩下。

  不得不說,即便是他已經到了遲暮之年,但久居高位,讓姜中天身上還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一股王者之氣,這讓林子崖都不覺心頭一凜。

  “我正想跟您說這事……”

  聽到姜老爺子主動提起自己爺爺,林子崖眼前一亮,連忙開口問道:“姜爺爺,我爺爺今天突然不辭而別,只留下一封書信,說是要去找我父母,不知您是否知道我爺爺他去了哪里?還有我父母,他們當年為何會突然消失在臨湘市?”

  “這個……”

  姜中天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為難之色。

  而他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也讓林子崖瞬間緊張起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