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女王重生大佬總逼我談戀愛小說

女王重生大佬總逼我談戀愛小說

鄙人亡心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重生小說《女王重生大佬總逼我談戀愛》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鄙人亡心傾心獨立創作,主角是關心雨霍厲梟,全文講述的是:關心雨從異能女王重生穿越在現代社會里,是全網通緝的惡臭明星,女扮男裝的關心雨怒了,實力上演什么叫啪啪打臉,而大佬霍厲梟因為她完成了一盤蚊香,甚至做好了霍家絕后的打算,但某天關心雨跟他說,霍厲梟,其實我是個女孩子!

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穿越重生小說《女王重生大佬總逼我談戀愛》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鄙人亡心傾心獨立創作,主角是關心雨霍厲梟,全文講述的是:關心雨從異能女王重生穿越在現代社會里,是全網通緝的惡臭明星,女扮男裝的關心雨怒了,實力上演什么叫啪啪打臉,而大佬霍厲梟因為她完成了一盤蚊香,甚至做好了霍家絕后的打算,但某天關心雨跟他說,霍厲梟,其實我是個女孩子!

免費閱讀

  冰冷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劉紹臣雇你來的吧?你也不是我的什么粉絲,而是他的鐵桿粉絲,我猜的對嗎?”

  被扼住咽喉,林果兒滿是驚恐,的瞪著關心雨,身體也急促驚恐的顫栗著:“咳咳……你……你怎么還能……”

  看著女孩因為長時間吸不到氧,漸漸扭曲的臉,只要她想,她隨時可以讓她一命嗚呼。

  只是,她的身份變了。如今,她的手上也不能再輕易沾染人命。

  就在女孩即將徹底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理智回籠,松了手上的力道。

  新鮮空氣猝然涌入,嗆的林果兒劇咳不止,虛脫的趴在地上,如狗一樣不停地喘氣。

  關心雨語調冷漠:“我沒有睡粉的習慣。何況,還是你這樣的黑粉。”

  說完這句,她強行抑制住身體的異樣,長腿一邁,拉開門大步走了。

  一邊走一邊給助理耗兒魚打電話:“那粉絲有問題。”

  “什么情況?”

  “我聞了點香藥,過來接我。要快。”

  香……香藥?那邊耗兒魚聽了,心里北風呼嘯,馬不停蹄打車去了!

  剛放下手機,關心雨發現,走廊的盡頭各路都是身材高大威猛的人,將所有的出口圍的水泄不通。

  仿佛就等著她自投羅網。

  關心雨這才意識到今天這件事不簡單。

  嘴角掠過一抹冷笑:“原來不只是下藥么?”

  如果她今天走不掉,會被人石錘指證她剛拿復賽的冠軍就鬧出睡粉的丑聞。

  下一次的決賽,哪怕她贏了,也只會讓人更加厭惡反感她,讓她再也翻不了身。

  好毒的心腸!

  走廊的人一擁而上,她一個挺腰,躲了開來。

  接著長腿一側,先是踢翻最近的那個人,一把扯住那人的手腕迅速反向橫于胸前,用力往后一折!

  另一個想要通過后面偷襲她的人,也被她使用一個不下千百次擒拿的招數,完全不給對方絲毫還手的余地。

  “啊……啊啊……”

  發現自己似乎越用力,身體好像就越沉,還有燥熱,關心雨暗道一聲不好,雖然她已經極力避免吸入那幽蘭香藥,但或多或少還是沾了些。

  開辟出一道口子后,她迅速跑了出去。

  電梯壞了!

  身后的追趕的人越來越近,她只好跟著扶梯上了四樓,情急之下,闖進了一扇沒有閉合嚴實的門。

  房間燈影透進,正好在屋內男人癲狂眾生的臉上打下一條光,明晃晃的。

  依靠在拐角墻壁恨不得和墻壁融為一體的關心雨,心臟無法抑制的“咚咚——”狂跳。

  直到脫完衣服進到浴室,關心雨才松了口氣,背靠墻壁緩緩滑下。

  這具身體實在比她前世差的太遠了,換作她以前的身體,這點藥力根本奈何不了她。

  此刻,她熱的抓心撓肝,天知道她多想站起來離開,可腿就像癱瘓了一樣,提不起一絲力氣。

  盡管她已經盡量做到放緩急喘的呼吸,可還是被洗完澡出來的男人察覺到了。

  深邃的眸底劃過一絲暗芒。

  “誰?出來!”

  霍厲梟四下掃視客廳各處,發現電視墻的一面大鏡子折射出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待看到那張讓他“晝思夜想”的熟悉面孔,眼睛頓時睜大了幾分,就連心跳都漏了一拍。

  “你怎么在這里?”他語氣莫名的問。

  關心雨仰頭看著身前高大無比,盡顯清貴淡漠的男人,唾液分泌比任何時候都快,腦袋又熱又漲。

  看人也開始重影。

  她閉了閉眼睛,想要清醒一些,隨后覺得下巴一涼,被兩根手指捏住,然后抬起來。

  “你怎么了?”

  關心雨本就渾身無力,身體一個慣性直撲向他,額頭直接貼在了霍厲梟的唇上。

  房間里寂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

  霍厲梟震驚地睜大眼,整個人都僵在那里。

  關心雨整個人壓在他的身體上方。男人薄荷煙草香混合著沐浴露的清新,越發蠱惑人心。

  她越是克制藥力往上竄,就越是遭到藥力的反噬,額頭密密麻麻的細汗,正訴說著她的隱忍。

  霍厲梟每天都在糾結苦惱的身影,此刻與他近在咫尺。

  黑眸犀利的盯著面前清雋的臉,沒有任何的瑕疵,此刻染了幾許紅暈,狹長的眉眼,飽滿的唇瓣,充滿了誘惑。

  他浴袍松垮,沐浴露的清香讓關心雨遵循本能用鼻子使勁嗅了嗅,喟嘆道:“我喜歡你帶有清涼薄荷的味道。”

  關心雨的靠近,也讓霍厲梟聞到了那股清淡的幽蘭花香。

  加上她略微沙啞的嗓音,霍厲梟的心就像被貓爪子輕輕撓了一下,讓他心癢癢的。

  心跳頻率異常的快。快到他自己都能聽到自己強有力的心跳正隨著懷中的人顫動著。

  霍厲梟一個用力,利落的將人抱起來朝著浴室走去。

  門外走廊,一個身穿黑西裝率先追趕上來的人,剛好就要往面前4608號房敲,被一個西裝革履塊頭大的人用手勢制止了。

  “頭兒,怎么了?”

  “你確定看見那小子進了這間房?”

  “確定!”

  那人不說話,只是用手機相機拍了一下4608號房號,發給了一個聯系人。嘴角浮現一抹陰狠:“雇主交代了,只要攔著不讓這小子出酒店就可以了。”

  把人弄到浴室之后,霍厲梟將水龍頭開到最大,給她從頭淋到腳。

  看著那雙朦朧的黝黑眸子,好像蒙上霧氣的水晶,絕美又不真實。霍厲梟的心頭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有一種不知名的情緒油然而升。

  抬手落到了關心雨的側臉。

  盡管連名字都只有一字之差,也不過只是真的長的像,而已。

  正當他想的出神,手腕倏然被抓住,且力道很大。

  “你干什么?”

  清啞的嗓音帶著絲絲涼意。

  冷水又急又猛,打在關心雨的身上,已然清醒了大半。

  手腕白皙水嫩,卻力量十足。身上多了一股冷冽,帶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霍厲梟收回視線,直起身來,淡淡道:“無緣無故闖入我的房間,還對我意圖不軌,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爾后,抬腿大步出了浴室。

  只留下關心雨手扶著額頭。

  她竟然好死不死的闖進這尊活閻王的房間,還……

  只是短暫的愣神過后,關心雨狂躁的內心就回歸了平靜。

  一刻也不敢耽擱,起身跟了出去。

  霍厲梟靠坐在沙發上,修長筆直的腿徑直搭在茶幾,身穿深藍色的浴袍斂去了他身上的戾氣,卻遮不住他與生俱來的貴氣。

  她走近,平靜的說:“今天的事,謝了。”

  她都那樣了,這男人沒有選擇把她扔出去,不論出于什么原因,她都應該道聲謝。

  他下打量眼前平靜冷淡的人,好像剛剛這人對他上下其手的一幕不過是他的錯覺一般。

  這讓他心里莫名不爽。

  “真要感謝比起口頭上的謝意,你不如用實際行動來表示更有誠意。”

  關心雨心臟一緊:“什么意思?”

  霍厲梟指間還夾著一根煙,忽然站起身,一步步逼近關心雨。

  嘴角勾起一抹邪噬。

  “趁著藥勁撩了我,你說什么意思?”

  那聲音聽上去有些漫不經心。但,還是不可避免的讓關心雨臉上剛剛褪去的紅暈再次浮上了臉頰。

  她別過頭,被那眼神看的很不自在。

  “那是意外。”

  霍厲梟目光變深,突然伸手用力鉗住關心雨的下顎,讓她正視他:“喔?抱我的腰說喜歡我的味道,也是意外?”

  下顎被捏的有些發疼,但能感覺的到男人在極力克制怒意,若不然她相信她的下顎一定會毀在男人的手里。

  關心雨咬牙提醒:“先生,我是男的!你不會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她就奇了怪了,怎么老愛捏她下巴?還見一次捏一次!

  霍厲梟一身氣息越發的森冷陰沉,手上一點沒有松動的跡象。目光越發的深邃,還有一些關心雨看不懂的陰霾情愫。

  他不答反問:“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我的房間?”

  關心雨氣悶的不行,卻又不好表現出來。

  “我又不知道這是你的房間。”

  他眼眸暗了暗,上下在關雨的臉上浮動著。

  低沉磁性的沙啞聲,帶著幾分冰涼:“確定不是你自己給自己下藥,借口躲我房間,來撩撥我?”

  情報局局長給他的調查資料顯示,關雨一度被傳言是蓋。所以,他想他有必要懷疑他的動機。

  關心雨啞然:“我……”

  說的她像個跟蹤狂一樣……是什么給了他這樣的錯覺……??

  不過想到剛剛她撲倒他的場景,關心雨捏拳輕咳了一聲,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我沒有。”

  對于關雨的強調,霍厲梟那張冷厲俊美的側臉,看不出來任何情緒,目中銳利,步步緊逼:“那剛剛是誰對我又摟又抱?”

  他凝眸睨著她,薄唇輕掀,帶著淡淡的諷刺。

  這個問題問的實在是很戳重心。

  好吧,是她……

  但她那也是腦袋被體內的燥熱燒成漿糊了,只想找清涼的東西降溫。

  而他身上恰好散發著微淡的薄荷煙草香。

  她想解釋,但又覺沒必要解釋。

  關心雨嘴巴張了又合,最終只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低頭看著那里打濕一片的束胸布,和濕透的衣服緊緊貼在一起,保險起見,她硬著頭皮問了句:“能不能借我一件你的衣服?”

  顯漉漉的衣服緊貼著她身體的曲線……看著有種酷似女人的女夭女堯身段。

  他居然覺得十分養眼……

  霍厲梟不著痕跡地收回視線,去到自己的衣柜隨手找了件干凈的襯衣和長褲。

  別扭的扔給了她。

  關心雨拿過衣服,她剛剛是有些意識不清,但不是失憶。對她一不小心把霍大閻王非禮的事,也感到很別扭。

  她進到浴室換衣服的時候,才發覺洗漱臺上她的手機正在不停震動。

  來電顯示耗兒魚,關心雨果斷劃了接聽鍵,聲音清冷,“喂?”

  手機那頭難掩激動,克制不住的咆哮出聲,“老天!雨哥你可算接電話了,我到夜蒲酒店了,你出沒出事?”

  “沒有。”

  “謝天謝地,那就好!”手機那頭又道,“那你在哪兒?我接你去?”

  關心雨想了想,“不用,我馬上下來。”

  耗兒魚有些不明所以。

  下來?

  雨哥還在樓上?

  關心雨迅速換好衣服后出了浴室。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沉吟片刻道:“那……我走了?”

  霍厲梟微微轉頭,看著關心雨那雙燦若星辰的眸子,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忽然萌生出了一個極其荒謬的想法。

  人死后是否可以靈魂重生?

  為什么他每次看到這個和他心心念念的女人長相極其相似的“關雨”,都會心臟一緊,連他自己都感到陌生?

  “如果你繼續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真的會以為你可能是彎的。”被霍大閻王突然用審視的目光看到心里發虛,關心雨強自鎮定的說道。

  霍厲梟猛的回神,然后掃了她一眼,對自己頻頻異常的情緒反應也開始有點自我懷疑。

  但比起懷疑自己的性取向,他還是更傾向于自己的反常或許是緣于關雨這張臉的緣故。

  望著她離開的方向,霍厲梟想再抽煙卻突然覺得索然無味。

  關心雨下到夜蒲酒店的大堂,耗兒魚一下發現了身形清雋的少年。沖他招了招手。

  “雨哥這里!”

  關心雨朝著身形是她兩倍的助理走去,在他面前站定不過三秒,耗兒魚就一副被貓叼走了舎頭的樣子,“雨哥,我記得你來的時候穿的衣服……不是這件啊?”

  “嗯。找別人借的衣服。”

  耗兒魚下意識的問了句,“別人?哪個別人?”

  她張了張嘴,還沒等她回答,突然耗兒魚拿在手里的手機跳出來了一個新聞推送的彈窗。

  耗兒魚低頭去看。

  “震驚!前市武比冠軍出院之后再顯渣男本質,進了酒店和粉絲約泡,又進另一個房間!私生活亂成狗!”

  她進入酒店大門的圖。

  進入粉絲房間的圖。

  還有她上到四樓進到4608房號的背影。因為拍攝角度的原因,看上去有些急不可耐。

  再加上文字的潤色,更像那么回事兒了。

  一時間,評論區更是謾罵四起,各種難聽的話都有。

  “睡了三樓睡四樓,很想知道這人渣到了什么地步,剛拿了復賽冠軍就暴露本性了?”

  “這大黑渣的粉私真是無敵了,不覺得臟嗎?”

  ……

  上午各大新聞媒體推送的關雨復賽奪冠的頭條視頻,好評全部被刷,秒變全網黑。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