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結局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結局

江年周亦白 著

連載中免費

情深不知所起大結局,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費閱讀完整版,江年周亦白小說大結局,江年周亦白小說全文閱讀,由作家伊蒔一所寫的都市虐心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說講的是江年是個任人是個任人搓扁揉圓的軟包子,被迫嫁入豪門的她也只能去伺候老公周亦白的情 人,江年在婚后三年終于等到周亦白說出離婚兩字,江年笑著簽下離婚協議凈身出戶,后來周亦白成功娶了心中的白月光為妻,卻轉身滿世界的尋找江年蹤影,殊不知江年早已尸沉大海.......

更新:2019/11/25

在線閱讀

情深不知所起大結局,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免費閱讀完整版,江年周亦白小說大結局,江年周亦白小說全文閱讀,由作家伊蒔一所寫的都市虐心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說講的是江年是個任人是個任人搓扁揉圓的軟包子,被迫嫁入豪門的她也只能去伺候老公周亦白的情 人,江年在婚后三年終于等到周亦白說出離婚兩字,江年笑著簽下離婚協議凈身出戶,后來周亦白成功娶了心中的白月光為妻,卻轉身滿世界的尋找江年蹤影,殊不知江年早已尸沉大海.......

免費閱讀

  江年回頭,看到的,便是周亦白那張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的英俊面龐。

  如今,兩個月,日日夜夜,她看著這張面龐,不但沒有一點兒厭煩,反而越來越覺得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夠。

  或許,是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回學校去上課了,不能再像之前一樣,日日夜夜地守在周亦白的身邊了,所以,她肥著膽子,閉上雙眼,慢慢地湊過去,想要親吻一下周亦白。

  她的丈夫呀,兩個月了,她竟然都沒有親過。

  就在江年緊閉著雙眼慢慢湊過去的時候,她面前躺在病床上原本一動不動的人,卻是眉頭輕蹙一下,緩緩地抬起了眼皮來……

  當雙眼徹底彈開,一張放大的陌生的臉映入自己眼簾的時

  下一瞬,周亦白抬手,使出渾身的力氣,一把將江年推開……

  “啊……!”

  一聲驚恐的尖叫,江年連連往后踉蹌,最后,摔倒在地,后腰狠狠地撞在了身后的茶幾一角,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就在江年后退摔倒在地的時候,周亦白已經艱難地撐起身子,坐了起來,爾后,一雙似染了霜般的黑眸,沉沉地盯著摔倒在地,因為后背的巨痛而整張小臉都有些扭曲的江年,冷冷開口。

  “我……”

  “周太太,你怎么啦?”外面的護士聽到聲音,沖了進來,一眼看到的,是摔倒在地的江年。

  ——周太太。

  看向沖進來的護士,周亦白英俊的眉峰驟然一擰,黑眸一沉,一張臉,瞬間沉的可以滴出水來。

  “周……周少爺,你……你醒啦!”當發現周亦白居然已經醒了過來,而且人就好好的坐在病床上的時候,護士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她是誰?”不過,周亦白卻完全不理會護士的震驚,只是指著另外一邊倒在地上的江年冷冷地問道。

  “她……”護士看看周亦白,又看看江年,“她是您的太太呀!”

  ——他的太太。

  護士話音一落下,周亦白的臉色,便即刻陰沉到幾乎駭人,護士看得渾身一顫,都完全不敢動了。

  江年忍著后腰上的巨痛,手撐在茶幾上,一點點站了起來,不過,卻完全不敢靠近周亦白,只是看著他,嚅囁著開口道,“亦……亦白,事……事情是這樣的,……”

  “閉嘴!”江年想要解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周亦白解釋清楚,不過,她的話還沒有出口,便被周亦白一聲怒呵給打斷,爾后,命令道,“我的手機呢,把我的手機給我?!?/p>

  江年看著他那副要吃人的樣子,知道他的手機不在這兒,只得乖乖掏出自己的手機來,解了鎖,然后,小心翼翼地遞到他的面前,弱弱道,“我……我也不知道你的手機在哪,你……你用我的吧!”

  看著江年的手機,周亦白這個時候倒是毫不嫌棄,一把奪了過來,然后,無比熟悉地便按下了一串數字,撥了過去。

  “喂,哪位?”電話接通,里面傳來的,是一個溫柔的女聲。

  “希影,是我?!?/p>

  “亦白……”就在周亦白聲音落下的下一刻,手機里的聲音,開始顫抖,變成了哭腔,“亦白,你在哪,我好想你,他們不讓我見你,封鎖了關于你的所有的消息,我找不到你,也聯系不上你,亦白,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沒有,不是?!绷⒖?,周亦白搖頭否認,嗓音低啞,深情又溫柔,“希影,告訴我,你現在在哪,我馬上過去找你?!?/p>

  “嗯,我在家,在我們的家?!?/p>

  “好,你等我?!?/p>

  “嗯?!?/p>

  掛斷電話,周亦白掀開身上的被子便下了床,看不到自己的鞋子,他連鞋子也不穿,踉蹌著地便往外沖。

  “周少,您……”

  “閉嘴!給我閃開?!笨粗鴵踉谧约好媲暗淖o士,周亦白的眼神,冷到如淬了冰渣子似的。

  護士又是渾身一顫,哪怕還敢攔著,只得乖乖讓開。

  護士一讓開,周亦白便再次一瘸一拐地往外沖去。

  “周亦白,我的手機!”江年大喊,追了出去。

  “砰!”就在江年最后的“手機”兩個字響起的同時,她的手機從周亦白的手里飛了出來,砸到墻壁上……

  “廢物,連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要你這樣的兒媳婦有什么用,還不如養條狗,至少狗還能跟著主人!”

  周家,周亦白的母親陸靜姝看江年,是越看不順眼,一想到自己的兒子醒來就從醫院里跑來,過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找到,就氣不打一處來。

  江年靜靜地站在周家大宅偌大的大廳里,低垂著一顆腦袋,不敢吭聲,甚至是連喘氣,都要小心翼翼。

  周柏生鐵沉著張臉,看一眼在一旁站了兩三小時的江年,深吸一口氣,開口道,“小年,既然你已經是亦白的妻子,就應該看好亦白,不要讓他再跟外面的其她女人牽扯不清?!?/p>

  江年抬眸過去,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周柏生,什么也不解釋,只點了點頭道,“爸,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p>

  “嗯?!敝馨厣鋵嵑芮宄?,現在的江年,不可能套得住周亦白的心,哪怕是往后,也相當難說,更何況江年的身份擺在那里,根本就當不了他們周家將來的女主人,娶江年進門,不過就是權宜之計罷了,“坐吧!”

  江年搖頭,“不了,爸,我站著就好?!?/p>

  陸靜姝很是煩躁地斜睨一眼江年,對于她的識趣,稍微有那么點滿意。

  “董事長,夫人,少爺找到了?!边@時,管家匆匆跑了過來,興奮地對周柏生和陸靜姝道。

  “哪呢?人在哪呢?”立刻,陸靜姝便站了起來,扯著脖子往外張望。

  “在回來的路上了,馬上就到了?!?/p>

  陸靜姝高興地點頭,想到什么,又趕緊吩咐管家道,“快,快讓廚房準備好晚飯,等亦白回來就開飯?!?/p>

  “是,夫人?!惫芗掖饝宦?,趕緊往廚房的方向去了。

  陸靜姝等不及了,大步就去了外面,想去外面等兒子,周柏生一聲沉沉的嘆息,也站了起來,往外走。

  江年看著他們倆個一前一后的出去,緊蹙起眉頭動了動站得早就麻木的雙腿,待雙腿稍微沒那么難受之后,也跟著走了出去。

  等她出去,正好,一輛黑色的賓利還有一輛黑色的奔馳緩緩開進了大宅,朝他們的方向開了過來。

  很快,黑色的賓利在他們的面前停下,車門被推開,一只穿著男士拖鞋的腳,從車上邁了下來。

  周亦白生的是真好看,哪怕此刻他的身上穿著的是拖鞋病號服,也絲毫不影響他的好看,只是,或許因為昏迷了兩個月,瘦了,他的眉目,又冷又深邃,不帶一絲絲的溫度,江年只是看了一眼,在視線跟周亦白的目光撞上的那一瞬,便趕緊低下了頭去。

  “兒子,讓媽看看,你沒事吧?”看到下車來的周亦白,陸靜姝趕緊便撲了過去,細細查看他身上的情況。

  周亦白握住陸靜姝的手,“媽,我沒事,你放心!”

  “欸,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來,趕緊跟媽進屋?!标戩o姝拉著周亦白的手,歡喜地往屋里走。

  周亦白點頭,和陸靜姝一起抬腿,在經過江年和周柏生的時候,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周柏生看一眼江年,“進去吧!”

  “是,爸?!苯挈c頭,跟著周柏生一起進了屋。

  “兒子,你這才醒來就去了哪,你知道媽有多擔心嗎?媽真的……”

  “媽,我上樓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崩芤喟?,陸靜姝開始喋喋不休,但顯然,周亦白沒心情聽她啰嗦,轉身便往樓上走。

  “欸,好,是該好好洗洗,把所有的晦氣都洗掉?!标戩o姝無比慈愛地笑著答應,但在看到后面進來的江年時,霎那又沉了張臉,冷呵道,“還不上去,給亦白放洗澡水?!?/p>

  “好?!苯甏饝宦?,趕緊便跟在周亦白的后面,上樓。

  周亦白聽到身后的聲音,腳步頓住,倏爾回頭,看向江年。

  江年抬頭,視線與他那冷漠甚至是冷冽的目光對上,不禁心里一個寒噤,又趕緊低下頭去。

  周亦白英俊的眉頭微擰一下,什么也沒有說,繼續抬腿,往二樓走,江年又趕緊跟上。

  “誰讓你進我房間的,滾出去!”

  等上了二樓,江年才要跟著邁進周亦白的房間,男人低沉的怒吼,便從頭頂傳來,江年被嚇得渾身一顫,抬頭看他。

  “亦白,我.......”

  “別叫我的名字,我不認識你,滾!”

  “砰!”

  就在周亦白話音落下的同時,一道重重的摔門聲在耳邊響起,震耳欲聾,江年又一次被嚇得渾身輕顫,那厚重的實木門,就在離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也不斷輕顫.......

  江年一直守在周亦白的房間外,不,是他們的房間外,直到,半個小時后,周亦白洗完了澡,換了衣服拉開門從房間里出來。

  江年的一雙腿實在是站的難受了,便蹲在了門邊的位置,后背抵在墻壁上。

  周亦白出來,一眼看到的,便是像條小狗一樣,貓在門邊的江年。

  但他卻像是完全沒有看到江年似的,邁著一雙長腿徑直便越過她,往樓下走。

  “亦白?!苯暄奂彩挚?,趕緊便一把揪住了周亦白身上那沒有一絲褶皺的白色T恤,站了起來。

  “松手!”周亦白腳步停下,回頭,嗓音低沉,冷冽,帶著不容任何人侵犯的氣息。

  江年鼓起所有勇氣看著他,緊揪著他T恤的五指,卻是不聽使喚地漸漸松開,“亦白,我們是領過證,結了婚的夫妻?!?/p>

  “呵……”看著江年,周亦白笑了,眼底卻是覆上了一層寒霜,“就算這個世界上只剩最后一個女人了,我周亦白也不會娶你,所以,從哪來的,滾回哪去?!?/p>

  話落,他抬腿便走。

  “周亦白,你了解我嗎?為什么你要一開始就把我當成垃圾一樣厭惡?”江年大叫,可是,回應她的,只有周亦白越走越遠的背影。

  ……

  “兒子,洗完了!”看到下樓來的周亦白,剛從廚房里出來的陸靜姝趕緊撲過去,拉住他,“來,兒子,坐!你看,媽讓廚房準備的都是你平常愛吃的?!?/p>

  “嗯?!敝芤喟椎c頭,在傭人拉開的餐椅里坐了下來。

  不遠處的大廳里,周柏生看一眼從樓上下來的江年,一聲嘆息,爾后道,“小年,過來,吃飯吧!”

  “好?!苯挈c頭,跟著周柏生一起,往餐廳走。

  來到餐廳,周柏生自然在一家之主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陸靜姝很是嫌棄地看一眼江年,卻終究是沒有說什么,在周柏生的右下方坐了下來。

  等所有的人都坐下之后,江年才走到周亦白下首的位置,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啪!”

  只不過,江年的屁股還沒有粘到椅子,周亦白手里的筷子便重重地拍在了餐廳上,江年清麗的眉心輕蹙一下,連頭都不敢抬。

  周柏生看著兒子,深吸口氣,放下手中的筷子,“亦白,你發生車禍,如果不是小年,你根本就不可能再有機會坐在這兒?!?/p>

  “呵……”周亦白笑,冷冽又譏誚,和周柏生對視著,眼里沒有絲毫畏懼,“爸,你的意思是,這個女人救了我,所以我要以身相許?!”

  周柏生看著周亦白,又看一眼江年,臉色微沉了沉,“小年有哪里不好?她聰明,成績好,年輕,漂亮,又能干,比起葉希影來,不知道要強多少陪?!?/p>

  “哐當!”

  又是猛地一聲響,周亦白推開屁股下的實木餐椅,“嘩”的一下站了起來,江年眉心一蹙,抬頭看向他。

  “兒子!”對面的陸靜姝趕緊站了起來,繞過餐桌,跑到周亦白的身邊,拉著他幾乎快要哭出來似地道,“兒子,你才醒,身體才好,媽求你了,別跟你爸較勁好不好?”

  “媽,這輩子除了希影,我誰都不愛,更加誰都不娶?!笨粗戩o姝,周亦白的語氣,堅定到幾乎絕決。

  “兒子,你……”

  “想娶葉希影進這個家門,除非我死,或者你滾出去,永遠不要再踏進周家半步,否則休想!”周柏生怒吼,態度更加絕決。

  “好,爸,我如你所愿!”回敬著周柏生,周亦白丟下這句話,轉身便要離開。

  “亦白……”陸靜姝立刻撲過去,抓住了周亦白,哭著哀求,“兒子,難道為了一個葉希影,你連媽也不要了嗎?”

  周亦白英俊的眉頭一擰,腳下的步子終是停下。

  “來人,把少年帶回房間,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他離開宅子半步?!比f般無奈,周柏生閉眼,吩咐傭人。

  “是,董事長?!眰蛉它c頭,走向周亦白。

  “呵……”周亦白一聲冷笑,不等傭人動手,便自己邁開步子,大步往樓梯口的方向走去,陸靜姝趕緊跟了過去。

  江年坐在那兒,看著這一幕幕,只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江西11选5奖励规则 楚天风采30选5开奖结果 微乐贵阳麻将下载安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中彩网 1宁夏11选5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幸运赛车在那里玩 华东15选5综合版 手机挂机一天赚20元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的介绍 福建11选五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