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番外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番外

伊蒔一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伊蒔一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說講的是江年七年前和周亦白以神秘條件結婚成立了家庭,可婚后周亦白卻對江年百般折磨,三年前兩人的故事以一張離婚協議結束,當周亦白如愿以償迎娶到新的女人時卻發現江年已經.......

更新:2019/11/25

在線閱讀

由作家伊蒔一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情深不知所起》主角是江年和周亦白,小說講的是江年七年前和周亦白以神秘條件結婚成立了家庭,可婚后周亦白卻對江年百般折磨,三年前兩人的故事以一張離婚協議結束,當周亦白如愿以償迎娶到新的女人時卻發現江年已經.......

免費閱讀

  “江總,里面的叫價已到53億美金了,我們要不要開始出價?”

  馬來西亞,吉隆坡,君悅酒店,金碧輝煌的宴會大廳內,正在舉行J.M奢侈品有限公司的拍賣,J.M近幾年來經營不善,連連虧損,終于在半年前,宣告破產,倒閉,世界各地對J.M有點興趣的人,都紛紛跑來了吉隆坡,希望能夠憑借自己的實力,成功拍下這家曾經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奢侈品公司。

  不過,江年不是對J.M有興趣,是對J.M勢在必得,因為,這是她丈夫唯一的遺愿。

  宴會大廳外的走廊上,江年斜靠在墻角的位置,一身黑衣黑褲,黑色的高跟鞋,頭上戴著黑色的禮帽,輕垂下來的黑紗,遮住了她鼻子以上的所有部分,只留兩片嫣紅性感的唇瓣,吞云吐霧。

  “不急,還沒到底呢?”

  江年深吸一口指尖的卡碧,爾后,透過青白的煙霧,看著眼前的助理李何東淡淡開口,那縹緲的嗓音,就如那裊裊的青煙,不過一瞬,便飄散了。

  “江總,那您心里的底價是……?”

  李何東看著眼前情緒不明的女人,明明不過二十七歲的年紀,可是,卻成熟老練不亞于他四十五歲的老板。

  看著李何東,江年微扯唇角,淡淡一笑,“走吧,去看看。”

  “好。”李何東答應一聲,跟在了江年的身后,往拍賣大廳走去。

  “58億,66號出價58億。”

  “59億。”

  “60億。”

  “65億。”

  “好,有人出65億,我看到了,是78號出價65億,還有人比65億更高嗎?”

  “66億。”

  “68億。”

  “又是78號,78號出價68億,還有人比68億更高嗎?”

  “69億。”

  “70億。“

  “天啦,78號,78號出價70億,70億,還有人比70億更高嗎?”

  “江總,……”站在大門口的門廊下,李何東看著遲遲不做任何反應的江年,心里的弦,漸漸繃緊,因為他也清楚,J.M是他老板陸承洲心里近二十年的痛。

  站在那兒,修長如玉的指尖夾著那燃了三分之一的卡碧,江年側頭,看向身邊的人,“何東,承洲已經不在了,現在我是你的老板。”

  李何東看著江年,這個自己老板寵愛了五年的妻子,遺孀,沒有再說話,只是,眉頭卻緊皺了起來。

  “有人比70億更高的嗎?有沒有,有沒有比70億更高的出價?”

  “70億一次,70億兩次,……”

  “75億。”

  就在拍賣臺上主持人第三錘落下的前一秒,一道清脆響亮的女聲響起,瞬間傳遍整個大廳,偌大的宴會廳內,所有人震驚,同時側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她是誰?剛才是她叫的價嗎?”

  “這個女人什么來頭?代表哪家公司?”

  “這個女人哪里冒出來的,怎么以前沒有見過。”

  “出價75億,也太狠了吧,她到底了不了解情況呀,一家破產的公司,值75億。”

  ……

  就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手里拿著78號競拍牌的人回過神來,對著身邊的男人道,“周總,75億,我們還要跟嗎?”

  周亦白望著二三十米開外門廊下一身黑衣黑褲,逆了漫天光輝的女人,深邃的黑眸,驟然一沉,下一秒,他起身,大步往門口走去。

  “天啦,75億,還有沒有人比75億更高的出價,有沒有?”

  “75億一次,75億兩次,75億三次……”

  “剩下的事情,你來處理。”對著李何東淡淡吩咐一聲,爾后,江年抬腿,踏著七八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大步離開。

  “江總,走得這么急干嘛?”

  就在江年離開了拍賣大廳,穿過一條長廊走向電梯口的時候,一道對她而言再熟悉不過卻又異常陌生的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干……”什么?

  “先下去等我吧。”

  就在保鏢要向前的時候,江年抬手,制止住,淡淡吩咐。

  保鏢看著江年,皺著眉頭遲疑一下,還是聽話地點頭,先離開了。

  “江年,哦,不,江總,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呀!“待保鏢離開,周亦白向前一步,身體近乎貼上江年的,一雙幽深的黑眸沉沉盯著她,霎那猩紅,嘶啞了嗓音暗暗開口。

  江年笑,撇開頭去,將指尖的卡碧送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爾后,就在那兒,一動不動,青白的煙霧繞過肺腑,從嘴里鼻腔里噴灑出來,盡數吐在周亦白的臉上,“周總,周太太喊你回家吃飯呢!”

  話落,她萬千風情的一笑,爾后,越過周亦白,搖曳多姿地大步離開。

  只不過,她才走了兩步,手腕便被人一把拽住,然后,她整個人被甩到了墻壁上,一俱健碩的身子壓了過來。

  “江年,這五年,你去了哪?”他以為,她死了。

  看著眼前眉目比起五年前來更要冷峻的男人,江年笑,笑得嫵媚動人,“怎么,周總一直對我念念不忘?!是周太太不能滿足你么?!”

  周亦白看著眼前無比嬌媚動人的小女人,卻怎么也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緒,只是更用力地抵住她,頭壓下去,與她近在咫尺,呼吸糾纏,咬牙一字一頓道,“江年,別忘了,你也曾是周太太。”

  “呵……”看著周亦白,江年笑了,仿佛聽到這世間最好笑的笑話般,不過,下一秒,她便變了一張臉,陰鷙駭人,”周總,你若再壓著我,就可就要喊了。“

  “江年,……“

  “周總,你說我這一喊,會是什么后果?“忽地,江年又笑盈盈的。

  周亦白眼前陌生到讓他震驚的江年,終是一點點松開了她,又恢復他一貫清峻冷貴的模樣,低低道,“江年,我們的游戲,今天又開始了。“

  江年盈盈一笑,“好呀,周總,這次,我一定奉!陪!到!底!“

  話落,她轉身,再優雅動人不過地大步離開。

  來到樓下酒店大門口,保鏢已經替她拉開了車門,江年俯身,直接坐了進去。

  “媽媽。“她一坐進去,一個四五歲的粉雕玉啄般的男孩便撲進了她的懷里,摟住了她的脖子,”你的事情辦完了嗎?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江年笑,抬手輕撫兒子的發頂,“嗯,辦完了,現在就回家。“

  “咦,媽媽,那個男人是誰,怎么和我長得那么像?”

  聽著兒子的聲音,江年側頭,透過明凈的車窗玻璃,一眼,便看到從酒店里大步走了出來的男人。

  那人不是周亦白又是誰!

  “人渣。”

  “媽媽,他叫人渣嗎?”

  “對,人渣。”

  ……

  七年前。

  “叩叩”“叩叩”“媽,早餐做好了,你起床吃早餐吧!”

  “敲什么敲,好不容易你哥哥嫂嫂還有你弟弟都不在家,你就不能讓我多睡一會兒嗎?”

  早上七點半,江年做好了早餐,去敲母親孫如英的房門,結果換來的,卻是孫如英的一頓牢騷。

  江年笑笑,對這樣的牢騷習以為常,“好吧,那你再睡會兒,我把早餐給你熱著。”

  孫如英斜睨一眼江年,爾后,穿著睡衣一邊打著哈欠往餐廳走一邊問道,“做了什么?”

  “沒什么,就用昨晚的剩飯熬了點粥,蒸了幾個雞蛋和包子。”跟在孫如英的后面,江年回答道。

  “你搞什么,你哥哥嫂嫂還有你弟弟都不在家,你做這么多干嘛,你以為你哥賺錢養你們容易嗎?昨天你弟弟才從我這里拿了五千塊去跟同學旅游,你就不能替家里省點。”看著餐桌的碟子里放著的四個水煮雞蛋和四個包子,孫如英立刻就來了火,瞪向江年劈頭蓋臉的便罵了起來。

  “那……”江年縮了縮脖子,“那剩下的留到中午當午飯吃吧。”

  孫如英沒好氣地狠狠瞪了江年一眼,“中午你還想在家吃午飯,你都20歲了,過了這個暑假就研二了,拜托你,別成天想著讀書讓你哥養你,趕緊出去找點事情做,別成天賴在家里,我看著就煩。”

  “媽……”看著眼前的母親,江年眼里忽然就有了淚。

  自從兩年前她的父親去世,她就再也沒有拿過家里的一分錢,學費生活費都是她自己當家教掙的,而今天她之所以在家里,是因為才放暑假,她好久都沒有回過家了。

  “別在我面前裝可憐,我又不是你那死鬼老爸。”格外厭煩的,孫如英擺擺手,臉也不洗,牙也不刷,便一屁股在餐桌前坐下,拿過一個雞蛋,“咚咚……”開始在餐桌上輕敲了起來。

  “叮咚……”“叮咚……”“叮咚……”

  正好這時,門口的方向,傳來門鈴的聲音,江年往門口看了看,又看向孫如英。

  “愣著干嘛,是死人嘛,還不去開門。”一邊剝著手里的雞蛋,孫如英一邊斜了江年一眼,愈發煩躁地道。

  “哦。”江年答應一聲,這才大步往門口跑去。

  “你是……”跑到門口,拉開門,當一眼看到門外站著的三個人時,江年一時愣住。

  “你好,請問這是江年江同學的家里嗎?”門外,一位年近六旬兩鬢有些斑白的男子看著江年,面色格外沉重地道。

  江年看著眼前面色沉重可是卻不乏威嚴的長者,有些愣住,蹙起眉頭錯愕地點了點頭,“是,是江年家里!您是……是萬豐集團的董事長。”

  “對。”長者點頭,“我是萬豐集團的董事長,周柏生。”

  “江年,外面是誰,你在跟誰說話?”聽到聲音,卻不見人進來,正在吃著早餐的孫如英扯著嗓子大叫。

  “我可不可以進去?”聽到孫如英的叫聲,周柏生詢問江年道。

  江年終于回過神來,趕緊點點頭,退開兩步,請周柏生和他的人進來。

  “你……你們是誰呀?你們找什么人呀?”餐廳里,孫如英看到雖然年老卻仍舊氣宇非凡,而且身后還跟著兩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人的周柏生時,一時瞪大了雙眼,半個雞蛋一時卡在喉嚨里,不上不下的。

  “請問,你認識江年嗎?”看著眼前身上穿著睡衣,一頭卷發亂糟糟的,嘴角全是蛋黃的孫如英,周柏生卻并沒有半點兒的嫌棄,態度認真,嚴肅。

  “認……”孫如英反應過來,趕緊抬手抹掉嘴角的蛋黃,凌厲的眼峰掃向不遠處周柏生身邊的江年,沖過去一把便揪住江年的長發,一邊用力拉扯一邊罵道,“死丫頭,你是不是在外面給我闖了什么大禍,啊?“

  “媽,我沒有!“江年吃痛,彎下腰去,雙手去護住自己的頭發。

  “江太太,你別激動,先聽我把話說完。”見孫如英這架勢,說實話,周柏生都捏了把汗,趕緊阻止她。

  “沒有?!”孫如英滿臉狐疑地看看江年,又看看周柏生,這才松開了江年,然后,理了理自己的睡衣道,“我女兒又沒有闖禍,你們……你們是什么人,跑上門來干嘛?”

  周柏年看一眼孫如英,又看一眼身側的助理。

  助理明白,立刻便將手里提著的箱子放到不遠處的茶幾上,“咔嚓……“一聲打開。

  孫如英看著,當箱子打開的那一瞬,她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兩顆眼珠子差點兒就掉了出來。

  “江太太,這里是一百萬現金,如果,你和你的女兒江年愿意一次性為我的兒子獻血2000cc的話,這一百萬現金,就是你們的了。“看著孫如英,周柏生直接開門見山,因為,他一分一秒都耗不起,他的兒子周亦白此刻正躺在醫院里,等著他救命。

  “獻……獻血?!“孫如英傻了,”只要獻血,就可以拿到這一百萬?!“

  一旁,江年也傻了,人生二十年來,她可從來沒有碰到這樣的事。

  “對,我只需要你女兒的2000cc血,這一百萬就是你們的了,如果你們覺得這個價錢不滿意,我還可以加。“看著孫如英,周柏生點頭。

  現在,只要能救他的兒子的命,別說是一百萬,就算是一個億,十個億,他都愿意。

  “江年的血?!“孫如英一愣,反應過來,指著一旁的江年問道。

  周柏生點頭,“對,你女兒江年的血。“

  “呵……“既然是被人求,孫如英一下子就來了派頭,昂起頭來雙手環胸看著周柏年,想當年,她也是闊太太一枚的好吧,”你是誰呀,為什么要我女兒的血?“

  “我是萬豐集團的董事長,周柏生,我的兒子出了意外,在醫院搶救,急需用血,而我兒子血型特殊,整個東寧市和他血型相同的,也只有三個,一個已經上了年紀,不能再獻血,一個在國外,所以,我只能來找你的女兒江年了。“為了讓孫如英最大程度的配合,并且體諒他為人父母的心情,所以,周柏生沒有一句隱瞞,拿出了百分百的誠意。

  ——萬豐集團的董事長。

  看著眼前的周柏生,孫如英再次瞪大了雙眼,兩眼放光,甚至是發綠。

  “我女兒的血這么珍貴,你……你一個堂堂萬豐集團的董事長,就拿一百萬來糊弄我們嗎?“意識到眼前站著的人是一個多大的財主,孫如英的心里,立刻就有了別的主意。

  江年站在一旁,明明大家討論的人就是她,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問她愿不愿意,好像,她和她的血,都只是一件商品罷了,隨便交易。

  “那江太太,你說,你要多少?“周柏年跟孫如英,耗不起,況且,周家最不差的就是錢,可是,兒子卻只有一個。

  孫如英看著周柏生,轉動著眼珠子想了想,爾后,對他豎起右手食指。

  “多少?”周柏年以為,是一個億。

  “一千萬。”無比堅定的,孫如英道。

  一千萬,抽她2000cc的血,江年低下頭去,半個字也不敢說。

  “好,就一千萬,小李,馬上給通知財務,給江太太轉一千萬。”毫不遲疑的,周柏生點頭。

  “是,董事長。”

  “慢著。”或許,是周柏生答應的太快了,孫如英馬上又反悔了,“剛才說的不算,我要再好好想想。”

  “江太太,你這樣出爾反爾,你就不怕你的兩個兒子出點什么意外?嗯——”看著眼前的孫如英,周柏生危險地瞇起了眼。

  看著周柏生,孫如英被嚇得渾身一震,不過,人卻是相當清醒的,所以,她一把拉過了江年,壯著膽子道,“一千萬,加讓你兒子娶我女兒。”

  一千萬是一次性的,血抽走了,以后再想要也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把女兒嫁進周家,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不管怎么樣,她都要冒險一試,萬一成了呢,她和她的兩個兒子,以后就都不用愁了。

  “媽!”

  江年震驚,她萬萬也沒有想到,孫如英就這樣把自己給嫁了,哪怕她再不喜歡自己,也不能就這樣草草地決定了自己的終身大事呀!

  周柏生看著孫如英,相當不悅地皺起了眉頭,“江太太,你這是癡人說夢嗎?“

  孫如英看著周柏生,有些害怕地縮了縮脖子,但是一想到是他求她,她又沒什么好怕的了,理直氣壯地道,“你想想,你兒子的血型那么特殊,就算這次出了意外救過來了,也不能保證以后你兒子不出事情吧,你兒子要是娶了我女兒,就是一個活的移動血庫呀,以后你兒子萬一要是再出了事,想要再抽血,不是就隨便可以抽嗎?再說啦,我女兒才剛剛二十歲,還是個雛呢,又長得這么漂亮,不知道多少男人喜歡呢,嫁給你兒子,可是你兒子賺到了,好吧?“

  “如果我說不呢!“周柏生瞇著孫如英,嗓音又冷又沉。

  “你……你……你要是不答應,我們也不答案,就算死我也不會讓你把我女兒帶走。“忽然,孫如英就變得格外有骨氣。

  放長線釣大魚,萬一不行,她再反悔也是可以的。

  周柏生瞇著孫如英,臉色霎時沉的可怕。

  正好這時,助理的手機響起,一看,是醫院打過來的。

  助理接通,說了兩句便掛了,爾后湊到周柏生的耳朵旁,低語了兩句。

  周柏生聽著,眼底明顯劃過一抹慌亂。

  “她就是江年?“在助理話音落下時,周柏生看向身邊的江年,冷聲問道。

  “對,這就是我女兒,是不是很漂亮?“孫如英得意,”我告訴你,我女兒不止是長得漂亮,還是個學霸,跳了好幾級呢,過兩年就研究生畢業了。“

  江年眉心一蹙,輕咬著唇角,把頭埋得更低了。

  周柏年瞇著眼前的江年,天庭飽滿,鼻梁挺拔,眉目清秀,紅唇皓齒,身形高桃,確實不失為一個美人。

  “江年,你也想嫁給我兒子?“想到江年與自己的兒子血型一樣,又想到自己的兒子為什么會發生這么嚴重的車禍,命懸一線,周柏年便下了決定。

  娶一個聽話的自己能控制的兒媳,總比自己的兒子天天被一個想著要報復他們周家的女人迷惑強。

  “周董事長,我……“

  “想,我們家江年當然想,嫁進你們周家,誰不想呀!“江年的話還沒有出口,孫如英便狠狠在她的手臂上掐了一把,笑嘻嘻地對周柏生道。

  “好,我答應你。“驀地,周柏生便點頭,認了江年這個兒媳婦,”那一千萬算是聘禮,等我兒子醒了,你們就去領證結婚。“

  “那可不行,誰知道到時候,你說的話還算不算數呀!“孫如英精明,知道周家勢可遮天,到時候萬一周家反悔,那她可就什么也撈不到了。

  看著孫如英,周柏生又沉了臉,“那江太太想怎么樣?“

  “這樣吧,先去領證,領了結婚證,法律承認了我女兒是你們周家的兒媳婦了,就馬上去抽血。“孫如英絲毫都不退讓地道。

  “現在,亦白在醫院里搶救,又怎么可能……“

  “周董事長,不就是辦個結婚證嘛,你們周家難道連這點小事情都辦不到嗎?“孫如英討好地笑道,出謀劃策道,”拿上兩個孩子的證件,然后P一張照顧貼上去,蓋個章,這不就成了嗎?“

  “好,就這么辦。“

  ……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