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替身千金南慕野

替身千金南慕野

南慕野 著

連載中免費

《替身千金》是南慕野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出身寒門的少女姜雅寶在某次機緣巧合之下,頂替季家小公主季憶,成了季家大小姐,一聲“奶奶”甜絲絲,逗得祖母開懷,身體康復;對著自己,滿眼是崇拜依賴,一聲“大哥”嬌柔軟糯,聽話又安分,對此季惟感到十分滿意,然而隨著追求者的不斷增多,季惟覺得,有必要刷刷存在感了...

更新:2019/11/19

在線閱讀

《替身千金》是南慕野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出身寒門的少女姜雅寶在某次機緣巧合之下,頂替季家小公主季憶,成了季家大小姐,一聲“奶奶”甜絲絲,逗得祖母開懷,身體康復;對著自己,滿眼是崇拜依賴,一聲“大哥”嬌柔軟糯,聽話又安分,對此季惟感到十分滿意,然而隨著追求者的不斷增多,季惟覺得,有必要刷刷存在感了...

免費閱讀

  兩人回到祖宅,已是深夜。

  季老太太早已睡去,屋里靜悄悄的。

  姜雅寶剛剛去探望了母親,心中感激季惟,一進門,就很狗腿地彎身取來季惟的拖鞋,放在他的腳下:“大哥,鞋!”

  季惟不由得好笑,說:“一兩千萬的東西,你就這么感謝我?”

  姜雅寶漲紅了臉,幾乎就要脫口道:“這是給季憶的,又不是給我的。”

  好在她及時打住了,畢竟她有使用權,能得到學習的機會,多好呀!

  這么一想,她就問:“那大哥想要怎么感謝啊?”

  她這么窮,一無所有。

  季惟悶笑一聲,摸摸她的發旋,說:“開玩笑的,當真啊?”

  季憶身高170,算是女生里的高個,可是,季惟居然還能這樣摸她的頭!顯得她很矮似的。

  她捂著頭,憤憤地看了他一眼,說:“不許摸我的頭發!”

  季惟忍笑,說:“好,去睡吧!”

  聲音里,有一絲寵溺的味道。

  當姜雅寶洗完澡,躺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時,忍不住想,季惟真的是很疼愛季憶這個妹妹吧,連帶著對替身的她也關懷備至,就怕被別人看出端倪來。

  第二天一早,姜雅寶醒來的時候,陽光明媚,透過白色的紗簾,灑落在地板上。

  她推開窗戶,清晨的涼風越過花園,帶著玫瑰花的馨香涌入房間,她深呼吸一口氣,進洗手間梳洗完畢,換了身舒適的衣裳。

  她看了一下自己帶進來的衣服,再對比了季憶衣櫥里的衣服,決定找個時間去逛街買買買,畢竟,衣服的檔次不能相差太遠了。

  走到樓下,季老太太已經起床,正坐在餐桌旁,喝著早餐。因為是手術后休養期,早餐也很簡單。小火熬了一個多小時的雜糧粥,搭配著幾個小菜。

  見到姜雅寶,老太太就笑了,問:“怎么不多睡一會?昨晚玩得開心嗎?”

  “想早點下來陪奶奶說說話呀。”姜雅寶笑吟吟地說,她自覺自己領了好大一份獎金,當然要對得起雇主花的錢。

  “昨晚的拍賣會也很不錯,有好些特別的古著,剛好設計上用得到。大哥都給買下來了,我心里可感激他呢。”

  季老太太笑得合不攏嘴,說:“你大哥一向是疼你的。”說罷,神秘兮兮地問姜雅寶:“昨天你哥見到徐家夏寧是什么表情啊?他們有沒有什么特別的?”

  姜雅寶仔細回想昨晚的情景,簡單說了一下。

  季老太太聽完,不由得搖頭:“哎,你說你大哥怎么就不談戀愛呢?這眼看就要三十了!夏寧這小姑娘,也算是知根知底,樣樣都拿得出手,他怎么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姜雅寶心中也納悶,也不知道季惟是不是有些別的愛好。不過,那是金主,就算他不在場,自己也不敢亂說話。于是,回答說:“大哥工作那么忙,沒時間也是很正常的。現在大家結婚都晚了呀,奶奶不必擔心。”

  季老太太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樓梯,才問姜雅寶:“我聽說如今男人也可以喜歡男人了,還能結婚。你哥天天跟文峰,還有石蔚然在一起,是不是有問題?要不我讓人找幾個女秘書?”

  姜雅寶差點要大笑出來,忍了又忍,捂唇說:“奶奶,不是的。大哥喜歡的是女人!”

  要是季老太太真的塞幾個美女秘書去給季惟,季惟的臉會不會全黑了呀?既然季惟是金主,自己維護一下金主的利益,應該是可以的。

  季老太太疑惑地說:“真的嗎?怎么從來沒見談戀愛?”

  “當然是真的,比真金還真!”姜雅寶連忙保證。

  季老太太拉著她的手:“那要是你看到你大哥喜歡的女孩子,務必要多了解,多夸贊,帶到奶奶這兒來!”

  姜雅寶連連點頭:“好的,好的,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正在此時,季惟低沉的聲音從餐廳門口處響起:“什么沒問題?什么包在你身上?”

  姜雅寶一回頭,看到季惟一身休閑裝站在自己的身后,差點嚇得半死。

  完蛋了,大佬是不是聽到自己前面說的話了?她這是不是在做間諜,監視他?如果他心里不爽,姜雅寶就涼涼了。

  她愣愣地,轉移了話題:“大哥,你怎么還沒去上班呀?”

  季惟劍眉一挑,拉出椅子坐了下來,打量著姜雅寶,說:“我今天休息。”

  這不科學!現在已經九點了,按照前幾日的情況,季惟七點半就出門了!

  還是季老太太經驗豐富,立刻笑著說:“難得休息,快吃早餐。”

  此時,陳媽正好把為姜雅寶準備的早餐放在餐桌上,水晶蝦餃、獅子頭、蟹粉小籠包和明火慢燉魚蓉粥。

  姜雅寶如蒙大赦,忙拿起勺子,勺了一口粥,輕輕吹氣。

  陳媽站在一旁,笑著問季惟:“大少爺,吃點什么?”

  季惟看著她微微嘟起正在吹氣的紅唇,揉揉眉心,移開了視線,說:“給我一碗粥。”

  幾人剛剛用完早餐,就有傭人進來,說:“老太太,少爺、小姐,徐小姐來了。”

  就見徐夏寧踩著高跟鞋,婷婷裊裊地走了進來,大圓領蕾絲裙,戴著珍珠耳墜,清爽宜人,優雅大方。

  “老太太,許久未見,您依然是精神矍鑠。”徐夏寧先走到季老太太旁邊,笑著說,“我給惟哥和小憶送拍品過來。”

  說著,向季惟和姜雅寶問好。

  姜雅寶下意識地去看季惟,心想原來他一反常態不去上班,是因為知道徐夏寧要來?

  面對徐夏寧的巧笑嫣然,季惟依舊是萬年不變的淡漠表情,微微點頭:“辛苦了。”

  接著,看向姜雅寶:“你接收一下展品。綠寶石項鏈給祖母,鸚鵡胸針放我房間。我去書房,有個視頻會議。”

  說罷,推開椅子起身,轉身走了。

  姜雅寶看著季惟遠去的背影,有些微愣,這……也太不給徐大小姐面子了。

  依然是季老太太處變不驚,說:“夏寧,坐。季惟這人啊,天天只知道忙工作賺錢,對別的東西都沒啥興趣。”

  姜雅寶笑著拉開了一把椅子,說:“夏寧姐,謝謝你親自來一趟。”

  徐夏寧從小便仰慕季惟,心里雖有失落,卻也只是一瞬間。季惟這般人物,從小到大就沒和哪個女人親近過。自己總怕突然聽到季惟有女朋友的消息,然而這么多年過去了,他依然孤身一人。

  她相信自己會是與季惟并肩同行的女人。

  徐夏寧坐了下來,笑著對季老太太說:“老太太,冒昧打擾了。您身體感覺如何了?昨天小憶和季大哥回去得早,沒有參加后半場,大家都在關心這事情。”

  季老太太頷首:“最近好多了。哪有什么打擾的。像你這樣出息的女孩兒,我倒是希望有空多來串串門。小憶剛回國,以前朋友也少,正需要些朋友。”

  “若是老太太不嫌我煩人,我以后就多來叨擾了。”徐夏寧順著季老太太的話說下去,“小憶剛回國,是該認識些朋友。今年夏季舞會是不是快要舉行了?到時候,肯定就能結識大多數人了。”

  姜雅寶恍然大悟,原來是來確定夏季舞會的時間。

  季家的夏季舞會,可是申城炙手可熱的交際活動。民國時就已經是各大豪門爭相參與的,后來中斷了幾十年,二十幾年前又恢復了。真正的源遠流長、豪門匯聚。

  季老太太語氣里帶了些埋怨,說:“我一早就提醒阿惟了,該舉辦晚會了。不過,他總說我身體不好,他沒心思。正好了,小憶現在回來了,我催催他,定下來。”

  姜雅寶心里連連搖頭,我不要,我不想,別找我。認識的人越多,她就越怕自己露出馬腳。誰知道季憶有沒有跟什么人有些什么秘密呢?就讓她默默無聞地待到季憶回來吧。

  可是,這話不能說。

  夏季舞會是必定要開的。畢竟二十多年,都沒有例外。

  就不知道她有沒有什么辦法避開。

  徐夏寧達到目的,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拉著姜雅寶的手,說:“小憶,我加一下你的微信,我們多多聯系。惟哥說了,你剛回國,許多東西不熟悉。有什么事情你需要了解的,就來問我。”

  十足的大嫂范兒。

  姜雅寶心想,莫非季惟剛才的冷淡是裝的?私底下其實和徐小姐有往來?不然為何徐小姐會這么熟稔與自然?

  她笑著應下了。此時,拍品搬了進來,衣服和點翠頭面都整整齊齊地包裝在帶有恒溫恒濕功能的箱子里,珠寶首飾則另有首飾盒,往客廳一放,很是壯觀。

  這是價值兩千萬的東西呀!

  姜雅寶抑制住心里的激動,裝作淡定的模樣,一一開箱檢查了。季老太太坐在輪椅上,在一旁看著,連連點頭,說:“眼光不錯。”

  姜雅寶把綠寶石項鏈拿出來,給季老太太看:“純正的祖母綠。”

  老太太出神片刻,說:“難為阿惟還記得。”說著,叫陳媽把項鏈放好。一兩百萬的首飾,就隨手放在了老太太的梳妝臺上。

  姜雅寶拿出手機來,對著衣服和點翠頭面咔咔咔地拍照,花了不少時間尋找角度。徐夏寧也有耐心,一一告訴姜雅寶,哪些地方有什么特殊,還幫著她找角度。

  這么美麗的東西,她很想跟人分享。可是,她如今早就和從前的朋友斷了一切聯系,至于季憶的朋友圈,她卻不想發任何信息上去,否則,少不了在朋友圈里有社交。

  她害怕有人會發覺她的不對勁。越少接觸季憶從前的朋友就越好。

  看著美得冒泡的照片,姜雅寶心里美滋滋的。

  可惜,沒有朋友可分享心得。

  她之前拿到了梵末服飾的實習offer,那里有一流的設計師,如果她是姜雅寶,她就可以和她們聊。可如今,她什么也不能說。

  就是微博,她也不敢發。萬一有人參加了昨晚的拍賣會,又看到了微博,那這個微博的身份一下子也就暴露了。

  她不能留下太多痕跡,否則將來季憶回來的時候,難以處理。

  嘆了口氣,她讓人把衣服搬到樓上,想到自己正打算去買衣服,就向徐夏寧問:“夏寧姐,我想去買些衣服。申城最近有什么新動向嗎?”

  徐夏寧笑著說:“最近新開了一家巴黎麗姿百貨,各大品牌當季新品齊全,要不一起去看看?”

  季老太太笑呵呵地揮手:“快去快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刷祖母以前給你的那張卡。”

  姜雅寶沒忘記自己最主要的任務是陪伴老太太,走過去給老太太揉肩:“不著急呀,我給祖母您念書聽吧?等您午睡了,我再和夏寧姐去。”

  “夏寧姐,你就在家里吃午飯?我們下午一起去。”姜雅寶對徐夏寧問道。

  能在季老太太和季憶面前刷好感度,徐夏寧當然樂意了。

  姜雅寶就給季老太太念書。老太太早年學習的就是藝術史,此刻,姜雅寶讀的也是一本講述當代藝術的書。

  季惟結束了視頻會議,剛推開書房門,就隱隱約約聽到了姜雅寶的聲音。他一愣,不由得舉步下樓,聲音越來越清晰。嬌軟輕柔,如珠落玉盤,聲量適中,在餐廳里回蕩。

  光線充足的客廳里,姜雅寶拿著書,側著頭,露出側臉,脖子修長優雅,下頜線優美纖細,紅唇嬌嫩,坐在季老太太身邊,專注地念著書。

  季老太太靠在輪椅上,側耳聽著,微瞇著眼,唇角微翹,顯是心情舒暢。

  季惟眸光暗了暗,走進客廳。

  眾人見他下來,都望了過去。

  “開完會了?”季老太太問道。她看了看時鐘,已是十一點,“剛好,準備午飯。辛苦夏寧在這兒陪我了。”

  季惟點點頭,對老太太說:“我爸媽明天回來。”

  季父去英國處理一個重大商務談判,季母隨行。

  “都談妥了?”老太太問。

  “是的。”季惟頷首。

  老太太又問:“你父親年齡也漸漸大了,你要不也到集團去幫忙?”

  季惟碩士期間就創立了天合資本,從事私募股權投資行業,并沒有參與到季氏集團的經營管理中。

  季惟笑笑:“父親他龍精虎猛,還能再干二十年。”

  季遠澤才五十多歲,掌控季氏集團二十幾年,掌控欲極強,而且精力旺盛不輸于季惟,也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季惟可不想與自己的父親共事,免得發生爭執。

  姜雅寶一旁聽著,有些忐忑,也不知道到時候自己能不能瞞過去。老太太老眼昏花,所以看不出自己的差異。季父與季憶接觸不多,應該也沒什么問題。就是季母,女人會仔細很多,萬一哪些小習慣記錯了,可能就要被懷疑了。

  今晚又得看季憶的資料。這么一想,她都沒有了去逛街的心思。

  徐夏寧聽季惟這么一說,不由得笑了:“惟哥做股權投資是首屈一指,將來到季氏集團也定然如此。”

  季惟創立的天合資本已有近十年歷史,是國內一流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主要投資互聯網、人工智能、醫藥等領域,投出了好幾家獨角獸上市公司,身家已有兩三百億。

  像他這樣,出身豪門,卻自己開疆拓土,拼出亮眼成績的,終究是少數。

  徐夏寧心中無出欣賞這樣強大的男人。

  季惟還沒回答,有傭人進來,說是造型師duff到了。

  duff進來,給眾人問好,方笑著對姜雅寶說:“季小姐,季總特地囑咐了,讓給你挑著當季的新衣服。夏秋兩季的常服禮服都備好了,你看看?”

  說著,就有三個助理拉著箱子進來。

  姜雅寶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季惟:“大哥,這是……”

  季惟雙手插兜,眼瞼低垂著,說:“你的衣裳大多是兩年前的了,我讓Dduff給你選了些合適的。你看看喜歡的話,就留著,不喜歡再讓他幫你選新的。”

  姜雅寶微微驚了一下,原來連日常衣服都可以直接讓人代為搭配好?難怪豪門名媛每一套衣裳都是可以上時尚雜志。

  不知不覺自己享受了一回超級VIP待遇。

  姜雅寶笑得開心:“謝謝大哥。”說罷,她回頭對徐夏寧說,“夏寧姐,我們到樓上去看一下衣服?你幫我也把把關?”

  徐夏寧自然同意,跟著上樓。看著duff殷勤為姜雅寶服務,詫異之余,心底有些微酸。duff的工作檔期很滿,并不輕易上門。今日,他居然親自來送衣服?不用想,必定是看著季惟的面子上了。季惟對季憶的關照,確實是到了極致。

  徐夏寧看著正在試穿的姜雅寶,不由得感嘆:“小憶,惟哥和你的感情,可真好呀。”

  姜雅寶還沒回答,倒是duff先回答了:“可不是,特意叮囑我要親自選,只相信我的眼光。便是季太太的衣裳,他也沒這樣特別叮囑過。”

  季母的服裝造型也是duff負責的。

  姜雅寶聞言,不由得愣了一下,季惟對季憶真的很好。她笑笑,說:“大概我剛回來,奶奶耳提面命,讓大哥照顧我。他一向最聽奶奶的話了。”

  徐夏寧也沒再說什么,只對著姜雅寶試穿的衣裳給些意見。不過,duff先前就見過姜雅寶,親自為她做過造型,很清楚她的身材以及氣質,選出的來的衣服又怎么有大問題?只是看姜雅寶喜歡或不喜歡罷了。

  姜雅寶也不糾結,歡歡喜喜地全盤收下了。

  duff不吝贊美之辭:“季小姐真的是衣架子,什么衣服到了你身上,都好看、有靈氣!”

  在姜雅寶試穿的當口,他又說道:“季小姐,昨天說的寫一寫你的衣櫥,什么時候給我們稿件啊?這是必火的節奏啊。”

  姜雅寶正想分享拍賣會拍下來的東西,于是答應了,“這兩天有空,我就整理出來。”

  duff得了滿意的答復,帶著助理告辭而去。

  姜雅寶與徐夏寧下樓來,正好用午餐。姜雅寶笑著跟徐夏寧道歉:“夏寧姐,既然衣服已經送過來了,我就不再去逛街了。等下回,我們再約。”

  其實,她很想去逛街,享受一下刷卡無限制的土豪感覺。然而,下午她還要重溫季憶的資料。這么想著,她就有些悶悶地,筷子戳了戳米飯。

  季惟自覺得自己做得很周到,姜雅寶應該感激。可是,為何她看起來有些不開心呢?

  他不由得微微蹙眉,難道她不喜歡duff選的東西,可是礙于自己的情面又不好拒絕?

  申城也還有好幾個頂尖的造型師,下回也可以換一個試試?

  吃過午飯,徐夏寧也告辭了。老太太午睡。季惟使眼色,姜雅寶跟著他,進了書房。

  剛關上門,季惟就說:“下午好好背誦小憶的事情。替身這事,我父親是知道的,我母親不知道。小憶從前跟我母親也不算很親近,但是,我母親眼神總比奶奶好。你要小心應對。”

  姜雅寶乖乖點頭說好。

  她今天穿著一套天藍色的大圓領無袖束腰連衣裙,裙擺微蓬,落在膝蓋上十公分。此刻文雅地站著,長腿嫩白而筆直,纖腰一握,十分乖巧。

  可季惟還惦記著她飯桌上戳著米飯的興致不高的模樣,就問:“還有什么事么?”

  姜雅寶一愣,腦袋里飛快地轉著,還有什么事?季惟這樣問,是希望自己還有什么事么?可是今天早上能有什么事?

  告訴他,自己想逛街?

  不不不,這只會讓季惟覺得自己是個拜金女。

  “沒事啊。”她咬咬唇,說。

  季惟唇角不由得微翹,她這樣呆呆愣愣的,居然有些可愛。他問:“duff選的衣服怎么樣,你可喜歡?”

  “喜歡啊,他眼光好。”姜雅寶笑得燦爛。

  季惟修長的指節敲擊著沙發扶手,略一思索,問:

  “你不想背誦小憶資料?”他想到了這個可能,不由得嚴肅了聲音,盯著姜雅寶看。她難道這么快,就忘記她的身份和任務了?真的想取代季憶?

  姜雅寶突然感覺周圍涼絲絲的,她不由得揉揉裸露在外的胳膊,說:“想啊。明天你爸媽回來了,我得過關才行。”

  季惟瞥了一眼她白得發亮的纖細胳膊,說:“記住,你是季憶的替身。你的一切,都必須按照季憶的行為習慣來。”

  聲音很是嚴厲。

  姜雅寶點頭說好。

  她當然是記得很清楚的。想起duff約的文章,她又問:“duff希望我寫一下季憶的衣櫥,我想寫昨天的拍品,可以嗎?”

  季惟點頭:“可以,你的行為是季憶的行為。”

  “那我去背資料了。”姜雅寶有些害怕此時的季惟。

  季惟應好,她忙閃身出去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