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嬌妻在上霍少心尖寵小說

嬌妻在上霍少心尖寵小說

晨光 著

連載中免費

《嬌妻在上霍少心尖寵》是作者晨光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言情小說,主角是沈曼霍君霆,該小說情節跌宕起伏,作者文筆細膩直擊人心,是本不可多得的佳作,全文講述的是:沈曼是霍君霆眼中的殺人兇手,為了給心愛之人報仇,他不惜以沈家要挾, 強迫她簽下離婚協議,將懷有身孕的她親手送進監獄...

更新:2019/11/14

在線閱讀

《嬌妻在上霍少心尖寵》是作者晨光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言情小說,主角是沈曼霍君霆,該小說情節跌宕起伏,作者文筆細膩直擊人心,是本不可多得的佳作,全文講述的是:沈曼是霍君霆眼中的殺人兇手,為了給心愛之人報仇,他不惜以沈家要挾, 強迫她簽下離婚協議,將懷有身孕的她親手送進監獄...

免費閱讀

  呵,前面剛走一個關欣淇,后面就又來了一個薛珉兒。

  沈曼握著遙控器的手,打著顫,屏幕內兩人站在一起宛若金童玉女,尤其是薛珉兒的臉上洋溢著的笑容,極大的刺激著她的心。

  她記得,當初她嫁給他的時候,也曾笑的這般明媚。

  只是現在……

  目光掃在了自己的腿上,沈曼深邃的眸子如同一汪寒潭,“啪”的一聲關掉了電視,隨手將遙控器扔在一邊,整個人都埋在了被子里。

  是啊,她從來都是只鴕鳥,不管是面對以前的關欣淇,還是現在的薛珉兒,她都只有躲起來的份。

  “小姐,病人已經睡了,你不能進去……”

  “你給我讓開!”

  正在沈曼心情低落之際,一道蠻橫的女聲,打斷了這片寧靜,緊接著,病房的門被人從外狠狠的踹開。

  聽著聲音,沈曼微抬頭,看著門外進來的人,眼底迅速的閃過一抹驚訝,來的人正是剛剛電視內的薛珉兒!

  “沈小姐,對不起,我們沒能攔住。”護工戰戰兢兢的站在一邊,一臉愧疚。

  “你先出去吧。”沈曼的眸子歸于平靜,坐直了身子。

  薛珉兒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的她,紅唇勾起一抹冷笑:“你就是霍君霆的前妻,曾經那個高傲到不可一世的沈家大小姐沈曼?我當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原來是個瘸子!”

  沈曼秀眉微蹙,定了定心神,輕笑道:“薛小姐還真是厲害,這前腳剛跟霍君霆定了婚期,后腳就把我給查出來了。”

  “想要查你身份的人可多了去了,我不過是順道打聽了一下而已。”薛珉兒挑了挑眉頭,滿眼都是挑釁:“沈曼啊沈曼,你說說你,做人怎么會這么失敗,活了這么多年,居然一點人心都不得!”

  “得不得人心,不是看這些,而是看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怎么說。”沈曼情緒波瀾不驚,絲毫沒有受到薛珉兒的影響。

  “少給我扯這些,我今天來,是想要警告你,要么趕緊離開霍君霆,要么我不介意把你再送一次警局,反正對那樣的環境你也熟悉,把牢底坐穿,正好適合你!”薛珉兒漆黑的眸子里,像是淬了毒似的。

  沒有人可以阻擋她嫁給霍君霆,尤其是沈曼!

  沈曼笑了,清淺澄澈的眸子格外的亮:“薛小姐,我想你是誤會了,現在不想讓我走的,是霍君霆。”

  “沈曼!”薛珉兒覺得自己受到了挑釁,瞪圓了眼睛,“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讓霍君霆把我的孩子還給我,不用你多交代,我自己會走。”沈曼抬頭,直視上薛珉兒的視線,她的眸子清冽,里面的堅定清晰可見。

  薛珉兒氣的直咬牙,讓她去勸霍君霆放了糯米,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只要你能走,我會給你一大筆錢,到時候,你不僅能夠治好自己的腿,還能安度余生,沈曼,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取舍!”薛珉兒深吸一口氣,跟她將話再度挑明。

  沈曼失笑:“如果要論錢,我跟著霍君霆豈不是更好,他的錢,可遠遠要比你們薛家還要多的多!”

  “是嗎?”

  隨著她的話音剛落,病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霍君霆冷著臉從外面走了進來。

  霍君霆的出現,令薛珉兒很是意外。

  她下意識的想要找個合理的理由來解釋她來找沈曼的真正目的。

  不料,霍君霆卻直接將話鋒針對上了沈曼:“想不到在沈小姐的眼里,錢竟然要比孩子重要?”

  他言語譏嘲,一雙陰沉沉的冷眸望向病床上的沈曼,目光睥睨。

  沈曼冷哼了一聲,“我要真這么想,早就拿著糯米當籌碼找你們霍家換錢了,又怎么會心甘情愿的留在這兒受這種屈辱?”

  “正好今天你的未婚妻也在,那我們兩個就不妨把話說個清楚。”

  沈曼冷傲漠然的態度令霍君霆感到很不暢快。

  “不用了。”

  他冷然拒絕,“我跟你之間,沒什么可說的。”

  對于霍君霆的冷漠,沈曼早就習以為常。

  但當她瞥見薛珉兒嘴角那一抹得意時,不屑哼笑了一聲,“雖然我也這么認為,不過你的未婚妻,卻并不這么想。”

  被沈曼點名,薛珉兒不由得怔了怔。

  “畢竟糯米是我的兒子,如果今后就這么橫在你們中間,難免會讓薛小姐覺得膈應,甚至還會影響到二位的夫妻感情。”

  沈曼澄澈的眸子淡然的看向薛珉兒,勾了勾唇,又將目光移向了霍君霆,“所以我認為,霍先生還是把孩子還給我為好。”

  隨即,還強調了一句,“只要你能給我孩子,錢,我可以一分都不要。”

  霍君霆冷嗤了一聲,諷道:“像你這樣陰險惡毒的女人,根本沒資格撫養我的兒子!”

  這句話,如一根根針扎進了沈曼的骨髓血脈!

  “我陰險?我惡毒?”

  沈曼面色驟冷,“霍君霆,你以為你又比我好得了多少?!我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不都是拜你所賜!”

  “可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霍君霆深如寒譚的瞳孔仿佛淬了冰,“要不是你,欣淇根本就不會死!”

  聽到霍君霆嘴里蹦出關欣淇這個名字,薛珉兒的臉色就如同是吞下了千百只蒼蠅一般。

  “君霆。”

  她趕緊喚住了他,伸手挽住了他的臂彎,“再怎么說,沈小姐是糯米的親生母親,這些話要是被外人聽見,總歸是不太好。”

  說罷,又滿眼同情的看著沈曼,“何況,她現在也確實挺可憐的……”

  霍君霆眼底劃過一抹異色。

  他冷眼看著沈曼,譏嘲勾唇,“像她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任何人去同情。”

  說著,他以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她,“沈小姐身為一個殺人犯,相信這抗壓能力,應該不會差到哪兒去——”

  譏諷隨著霍君霆陰冷銳利的眸光將沈曼刺得遍體鱗傷!

  見沈曼又急又怒,霍君霆不怒反笑,薄唇譏誚的向上一挑,冷漠的聲音冰冷的如同寒冬臘月的雪地,沒有絲毫的溫度。

  “現在你所承受的,根本就不及欣淇的一半!”

  聽到這句話,沈曼心底不由一陣抽痛。

  想不到這么些年過去,她還是沒能將自己對他的感情給完全割舍!

  “你先出去等我。”

  霍君霆雖然是在跟薛珉兒說話,但眼睛卻紋絲不動的注視著沈曼,“有些話我想跟沈小姐單獨聊聊——”

  “嗯,好。”

  薛珉兒溫柔順從的點了點頭,丟給了沈曼一個譏諷挑釁的眼神,離開了病房。

  當病房門關閉的那一刻,她那張妝容精致的臉卻被憤恨爬滿。

  隨著薛珉兒的離開,周遭的氣氛冷到了冰點。

  霍君霆清冷的視線,一直落在沈曼的身上,那一道道刺骨的目光,就像是一雙無形的大手,狠狠的捏住了她的心臟。

  壓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你想跟我說什么?”

  沈曼刻意回避著他的視線,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語氣保證平穩。

  霍君霆的臉色沉了沉,漆黑的眸子深不見底,他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審視著面前的女人,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你該不會忘記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什么?”聽著他的這個問題,沈曼明顯的一怔。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關欣淇的忌日!

  她頓時瞳孔緊縮,屏住了呼吸,臉色一陣蒼白,雙手抓緊了兩邊的床單。

  “很好,你還記得。”霍君霆看出了她的反應,眉頭上挑。

  “我怎么可能會忘記!”沈曼貝齒輕咬著紅唇。

  顫抖的話里,帶著無盡的委屈。

  “欣淇等了你太久了,你也該去她的墳前好好賠禮道歉了。”霍君霆的聲音清冷如初,絲毫不曾顧及沈曼此刻臉色的變化。

  “你休想!”沈曼心頭一緊,高傲的抬起頭,目光中寫滿了堅定。

  什么事情她都可以退讓,但是唯獨這個不行!

  “你覺得你有拒絕的權力?”霍君霆冷著臉,一雙漆黑的眸子如同一汪寒潭。

  沈曼對上他的視線,明媚的眸底一陣清寒。

  霍君霆勾唇冷笑:“這么看來,你是不想再見到自己的兒子了。”

  淡漠的話,如同一根針一樣,瞬間刺破了沈曼渾身的力量。

  “霍君霆!”她抬頭看著他,眼底帶著濃濃的傷感,“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難道對我,就沒有一點點的喜歡嗎?”

  嫁給他那么多年,她以為他們至少可以存在一點感情的。

  然而直到現在,霍君霆的所作所為,似乎在諷刺她的自作多情。

  “喜歡?”霍君霆仿佛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似的,“你覺得你配?”

  這句話將沈曼重新打回了谷底,她的十指不自覺的緊握,雖然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答案,但是此刻的心痛卻還是襲遍了全身。

  霍君霆看著她眼底的失落以及苦澀,眉頭微不可聞的蹙了蹙,他背過身,冷然道:“我會安排人帶你過去,親自跟欣淇賠罪的。”

  隨后,他一刻也不想逗留,直接大跨步的離開。

  沈曼的力氣就像是被抽空了似的,無力的癱坐在床上,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滑落,打濕了一片。

  屋外,很是應景的下起了小雨,淅淅瀝瀝的雨聲打在窗戶上,聲音凄涼。

  沒多久,幾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保鏢就進了病房,將沈曼放到輪椅上,推出了醫院。

  “君庭,沈小姐她……”薛珉兒坐在不遠處的黑色商務車內,看著從醫院被人推出來的某個人,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這個男人。

  “不用管她。”霍君霆眼底沒有一點的感情色彩,冷冷的看著沈曼被人放上了車。

  只是他表面雖然鎮靜,修長的手卻不由緊緊握住了方向盤。

  沈曼是被人強行帶到墓園的,她抬眸看著眼前墓碑上的那張照片,眼中的情緒復雜。

  照片中的女人依舊明艷動人,那臉上帶著的笑意,如沐春風。

  “沈小姐,我們就帶你到這兒了。”沈曼身后的保鏢冷著臉將輪椅推走,周圍沒有可以扶持的東西,沈曼自然而然的跌落在墓碑面前。

  淅淅瀝瀝的雨打在她單薄的身上,冰涼的觸感,讓她為之一顫。

  可即便是如此,她的背依舊挺得筆直,這似乎是她僅存的尊嚴。

  而在她的身后不遠處,霍君霆撐著一把傘,站在黑色商務車旁邊,將她的一切動作盡收眼底,神色莫名。

  “君霆,我看沈小姐她受的懲罰已經夠多了,她的腿傷還沒有康復,這天還下著大暴雨的,不如就把她接回來吧。”薛珉兒見狀,故意說了一句。

  “她這點罪算的了什么?”霍君霆一聲冷哼,深邃的眸子如同一汪寒潭,對比關欣淇所遭受的一切,沈曼這點懲罰不足為道!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當他看到沈曼那挺拔的背,心里會覺得堵得慌。

  薛珉兒對此抿唇不語,順著他的視線,看著不遠處的沈曼,眼底閃過一抹陰鷙。

  “走。”霍君霆斂了斂眉,果斷的上了車,直接驅車離開。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霍君霆的臉色也越來越陰郁,車內的氣壓降到最低。

  薛珉兒感受著身邊人情緒中帶有的怒火,她的眸子深了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沈曼被重新送回病房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渾身刺骨的涼意,不及她內心一半的清寒。

  霍君霆的所作所為,無一不在刺激著她的心弦。

  坐在窗前,她任由風和雨刮落在她的身上,似乎只有這樣,她才能證明自己還是活著的。

  “沈小姐?”護工看到她的時候,臉色陡然一變,急忙上前一步將窗戶關上,轉過頭,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人,有些心疼。

  原以為她有著全世界最完美、最讓人幸福的愛情,殊不知,這個所謂的愛情是帶著毒藥的。

  “我扶你過去躺著,待會兒給你煮一杯姜湯,你淋了一場雨,可不得再這般任性妄為了。”護工很是貼心,主動攙扶起她。

  沈曼沒有拒絕,如同湖水般的眸子此刻平靜的如同一汪死水,沒有一點波動。

  護工見狀,輕嘆氣,給她擦干了頭上的水珠,蓋好了被子,這才退出了病房。

  隨著她的離開,沈曼的心情更加陰郁了,就好比南方臺風到來前的天氣一般,她抬手拿起一邊的手機,看著屏幕壁紙發著呆。

  小糯米的笑容,不斷地在她腦海里回放,想著和自己分開數日的那個孩子,她眼中的淚就要抑制不住。

  “沈曼,我們談談!”

  正是看的認真之際,病房的門再次被人推開,薛珉兒去而復返。

  面對著她的主動談判,沈曼卻是連頭都沒有抬起,她靠在墻上,一直盯著手里的手機屏幕看,對耳邊發生的事情充耳不聞。

  “怎么,不就是淋了一場雨,居然連話都不會說了?”薛珉兒面色不悅,伸手想要將她的手機給奪過來。

  然而還沒有碰到,就被沈曼恰到好處的給閃開來了。

  薛珉兒撲了個空,心情自然不會有多爽,臉色頓時黯淡了下來,她看著她,話里話外都是諷刺。

  “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沈家大小姐嗎?我告訴你沈曼,就憑你現在這個樣子,去給霍君庭提鞋都不配!我警告你,給我離他遠一點!他是我的男人,這輩子也只能是我的,你最好給我收起你那不切實際的心思!”

  “不切實際的心思……”沈曼聽著這句話,嘴角劃過一抹苦笑。

  是啊,她對他,何曾不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薛珉兒看著她這個樣子,冷哼一聲:“我勸你,如果識趣的話,就趁早離開他,否則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你愛他嗎?”

  隨著她的話音剛落,沈曼那細微的聲音忽而響起,要不是她此刻正抬眸看著她,薛珉兒都要懷疑,她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什么?”她一滯,反應慢了半拍。

  “你愛他嗎?”沈曼沒有理會她眼中的情緒,抬眸看著她重復了一遍。

  薛珉兒挑了挑眉頭:“我和君霆之間的感情,可還輪不到你來質疑,我愛他,而他也很愛我,這就是我跟你的區別。”

  “既然你們感情這么好,你放心,我會離開的。”沈曼眼神暗了暗,面對著薛珉兒,她總是能夠在無意之中想起關欣淇。

  霍君霆可以對其他任何人好,可唯獨不會把那份好分給她。

  她的爽快答應,以及這低落的情緒,讓薛珉兒有點愣了神,她一時難以區分她話中的真假。

  正好護工從外進來,端著姜湯,順便來給沈曼做康復治療。

  薛珉兒緩過神來,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的人,撂下一句“記住你說的話”,便抬腳走人。

  隨著她的離開,沈曼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她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劃過一絲苦笑,薛珉兒的有些話雖然不中聽,但是不得不說,是戳中了她的痛楚。

  她不想再過這種漫無天日的生活,離開霍君霆,成了她此時此刻最想做的事情,看著護工給她按摩腿,她竟是破天荒的配合。

  “按摩之后,應該還有營養餐作為搭配吧?”她揚眉,問的認真。

  護工一滯,有點受寵若驚:“沈小姐這是想通了?”

  “從今天開始,所有的康復治療,我會全權聽你們安排的。”沈曼點了點頭,沒有一點的拒絕。

  有了她的配合,治療的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她的精神和起色漸漸好轉。

  霍君霆開會時,很快就接到了護工傳來的消息,當得知沈曼最近表現的很積極時,嘴角竟是在不經意間,勾起了一抹罕見的笑意。

  臺下的部門經理還在做著工作匯報,霍君霆忽然站起身來,清冽的視線掃過了眾人。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