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鳳榻棲鸞夏云澤蕭明暄

鳳榻棲鸞夏云澤蕭明暄

桔桔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叫夏云澤蕭明暄的小說是《鳳榻棲鸞》是由桔桔原創所著的穿越文,講述了肌肉猛男(直的)一朝穿成弱不禁風美少年,還要被送去遠嫁和親,這能忍?!更令人不能忍的是,好不容易弄死了皇帝老公,還有個小叔子在一旁虎視眈眈……夏云澤:你們等著老子練回前世的體格!蕭明暄:皇嫂,校場風大地寒,您要不要隨我換個地方練!

更新:2019/11/11

在線閱讀

  鳳榻棲鸞小說最新章節,鳳榻棲鸞小說無彈窗,主角叫夏云澤蕭明暄的小說是《鳳榻棲鸞》是由桔桔原創所著的穿越文,講述了肌肉猛男(直的)一朝穿成弱不禁風美少年,還要被送去遠嫁和親,這能忍?!更令人不能忍的是,好不容易弄死了皇帝老公,還有個小叔子在一旁虎視眈眈……夏云澤:你們等著老子練回前世的體格!蕭明暄:皇嫂,校場風大地寒,您要不要隨我換個地方練!

免費閱讀

  太醫還沒進殿,冬靈麻利地放下床幃,把他往床里一推,然后自己一骨碌躺到床上,大被蒙頭,隔著床幃伸出一邊腕子去。

  這套流程熟練得讓夏云澤嘆為觀止,怪不得他這個假公主能太平無事地混到現在還沒露餡,真是細節決定成敗。

  太醫按著冬靈的手腕,沒探出什么毛病,再一撩帳子看看他露在錦被外面滿臉菜色的容顏,只說九公主怕是積了食,留下一瓶消食丹,讓熬些陳皮山楂水罷了。

  黃公公點頭哈腰,奉上紅包把太醫打發走,然后進殿把門一關,開始數落他主子。

  作為一個萬惡的統治階級,夏云澤想不通原身怎么會混得這么慘,老太監數落他也就算了,連冬靈那個黃毛丫頭都跟著落井下石,更慘的是宮里對付積食的辦法簡單粗暴——絕食,餓三天。

  那他還有命嗎?夏云澤堅決反抗這種不人道的方案,正要拿出統治階級的范兒壓迫他們閉嘴,就聽見守門太監尖細的聲音:“皇上駕到——”

  得,更萬惡的統治階級來了。

  以前賢妃在的時候,皇上來的次數都不多,賢妃故去之后,芝蘭宮更是十幾年沒迎過圣駕,一群人手忙腳亂地把夏云澤收拾整齊,前呼后擁地迎出來跪了一地,口呼萬歲,夏云澤跪在最前面,就算心里又煩又怕,臉上還得裝作驚喜交加。

  “平身吧。”皇帝聲音溫潤,語氣和軟,還虛扶了他一把,“九兒可好些了?”

  夏云澤趁機抬起頭來觀察他的便宜爹,是個中年帥大叔,五官端正,蓄著美髯,威儀天生,龍目一瞪,讓人無端矮了半截。

  夏云澤嗅到了權勢的芬芳,一臉神往,卻被他便宜爹誤讀成孺慕,態度更溫和了:“九兒身子嬌弱,都別在外面站著了。”

  一群人跟著皇帝進了正殿,小宮女端茶擺點心,夏云澤在黃公公的暗示下,給他便宜爹奉上一杯熱茶,細聲細氣地說:“女兒不孝,累得父皇深夜駕臨,更深露重,請父皇喝杯熱茶暖暖身子。”

  軟軟綿綿、不溫不火的幾句馬屁拍得他便宜爹龍心大悅,皇帝接過茶杯呷了一口,細細打量這個被他忘在腦后的女兒。

  以前仿佛有幾分淡薄印象,覺得九公主縮頭縮腦地上不得臺面,現在看來,只是嬌弱了些靦腆了些,舉止還是合宜的,況且面容姣好,頗似當年的賢妃。

  對賢妃,他的感情很復雜,剛入宮的時候賢妃出眾的美貌確實讓他心悅,也愿意讓她承蒙圣寵孕育皇嗣,可是燕老將軍手中的兵權又讓他如芒在背,連帶著對賢妃也戒防起來——幸好她生了個女兒,又韶齡早逝,讓皇帝此時回憶起來只剩下美好,對她留下的孩子也產生了幾分憐惜。

  夏云澤看著他一臉傷感懷念,默默地在心里翻了個白眼。

  皇帝這是沉思前事把自己感動了,人活著的時候不珍惜還千方百計磋磨迫害,終于把人坑死了又來假惺惺地重溫舊夢,呵!渣男!

  皇帝還不知道他這個看似恭順的女兒內心早問候了他八輩祖宗,猶自傷懷感嘆了一番,又溫言叮囑他幾句,最后吩咐宮人好生伺候,就從哪來的回哪去了。

  恭送便宜爹離開,夏云澤累得只剩一口氣,讓冬靈半拖半抱地弄回床上休息,第二天早晨自然睡過了頭,直到皇帝身邊的大太監領著一群人過來頒旨,才帶著一肚子起床氣和疼痛欲裂的腦袋爬下床來,打著呵欠被套上繁重的禮服,一臉倒霉相,跪下接旨。

  聽大太監念完,他頭更疼了。

  他那個渣男便宜爹,在對他不聞不問十六載之后,下旨冊封他為榮安公主,食邑五千戶,階從一品,位比郡王。

  如此榮寵,在公主中是頭一份兒,他七姐雖然受寵,可是現在封號還沒賜下來呢!

  垃圾股突然被拉了個漲停板,夏云澤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隨著冊封下來的,還有買一贈一的和親大禮包,

  皇帝正式下旨,將新出爐的榮安公主嫁予岐國太子蕭明玥,由欽天監擇定良辰吉日,來年遠嫁完婚。

  ……留給中國隊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使節快馬加鞭把消息帶回岐國的時候,正趕上秋狩,皇族子弟在草原上安營扎寨,弓如滿月,箭似流星,在山林間縱馬馳騁,驚起叢叢飛鳥,伴著呼喝叫嚷的聲音,熱鬧非凡。

  岐國后宮不像郴國那樣佳麗云集,目前位分高的只有東西兩宮,雙貴妃并立,互別了幾十年苗頭,順妃先一步誕下長子蕭明玥,一年之后宸妃誕下次子蕭明暄,宮妃之間的爭斗終于延伸到兩位皇子身上。

  順妃娘家勢大,蕭明玥教養得儒雅賢良一派明君風范,人又長得如明月般俊美清逸,高貴卓然,不僅在貴族之間頗受愛戴,平民百姓更是把他當成天仙化人,推崇倍至。

  宸妃娘家只是個小部落族長,但是本人生得美貌,性子又嬌,對唯一的兒子十分寵愛,導致蕭明暄與她同出一轍地蠻橫霸道,而且與兄長的斯文俊雅不同,蕭明暄更加威武強悍,自小習武,弓馬嫻熟,有蓋世之力,卻由于性子囂張跋扈,到處惹是生非,人們提起這位二殿下無不搖頭嘆息。

  他父皇對這個不省心的兒子也頭痛不已,數次要責罰,板子還沒舉起來宸妃就哭哭啼啼前來護犢子,一來二去的,皇帝也歇了管教他的心——反正蕭明玥早早封了太子,這個小兒子將來做個逍遙王爺也就罷了,荒唐胡鬧總比野心勃勃要好。

  太子蕭明玥垂手肅立,白凈溫雅的面容沉靜如水,聽使節宣讀完國書之后,他躬身施禮,朗聲道:“兒臣遵旨。”

  “好。”皇帝點頭微笑,滿意地看著這個豐姿出眾的兒子,“孤為你求來的可是燕老將軍之后,既結兩國之好,過往的恩怨一筆勾銷,你可不要慢待了她。”

  “是,兒臣明白。”蕭明玥對即將嫁給他的郴國公主反應淡漠,左右不過是政權工具罷了,與他自己也沒什么兩樣。

  清冷透澈的眼眸閃過一抹自嘲,蕭明玥低下頭,掩去眼眶間突如其來的酸脹,恭敬有禮地送他父皇出了營帳,才松了口氣,順妃便聞訊趕來,溫婉的臉龐寒霜密布,扯住他的衣袖說道:“郴國要把九公主嫁給你?”

  “是。”蕭明玥回以溫文爾雅的微笑,“已經定了封號榮安公主。”

  “欺人太甚!”順妃怒目圓睜,“我兒才貌無雙,配七公主綽綽有余,怎會指了那個不受寵的九公主?定是有人從中作梗!”

  “哪個公主不都一樣嗎?”蕭明玥苦笑,他又不可能喜歡她們,錦衣玉食地好好供起來就是了。

  “怎能一樣?”順妃揮退左右,壓低聲音道:“郴國宮里的探子傳回消息,那個九公主身體羸弱,才干平庸,如何擔得起太子妃之職,況你登基之后她就是皇后,一個參加宮宴都會嚇哭的小丫頭能做岐國的皇后嗎?”

  “母親慎言!”蕭明玥難得態度強硬地截住話頭,“父皇春秋鼎盛,我們做兒臣的,除了階前盡孝、為君分憂,切不可有其他念想。”

  他做了九年太子,在這個尷尬又危險的身份之下,每一天都戒慎恐懼、臨深履薄,不敢相信任何人,生怕一步踏錯從云端跌到泥里,順妃這是太平日子過久了,真的以為自己這個太子之位穩如泰山嗎?

  蕭明玥心里清楚,他能封太子除了順妃娘家勢大之外,再則就是蕭明暄實在不爭氣,但凡他那個弟弟稍微收斂一點,這個太子之位就未必能落到自己頭上——父皇心里,終究是偏愛宸妃母子的!

  順妃看著兒子玉琢似的俊美容顏,越想越不甘心,雙拳緊握,指甲掐進肉里也不覺得疼。

  她的兒子,配得上世間最好的女子,潛藏在郴國的探子可以行動了,那個妄圖染指她兒子的公主,注定享不了這么大的福分。

  溫言哄勸了幾句,送走順妃,蕭明玥繃直的肩背松懈下來,難得流露出些許疲態,披了件大氅,走出營帳,沒帶隨從,就在營地附近漫步前行。

  秋草泛黃,晚風拂過,掀起滿眼波濤,夕陽下,前去圍獵的兒郎們呼朋引伴地滿載而歸,騎著馬追打笑鬧,水囊中灌足了烈酒,仰頭痛飲的時候酒液沿著下巴淌下,沾濕了綴著皮毛的襟領。

  這種無拘無束的暢快,是他二十年來都不曾體會過的。

  蕭明玥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們,眼中是他自己也覺察不到的羨慕。

  做太子有什么好呢?看似榮寵萬千,卻時時刻刻被權勢裹挾,連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都是奢想。

  少年們看見他,紛紛下馬向他行禮,蕭明玥回以微笑,眼看著張狂放肆的少年郎一個個拘謹起來,他自己也覺得無趣,揮揮手讓他們自便了。

  少年們散去了,晚風中飄來他們歡快的笑語,紛紛相約晚上在篝火前摔跤,看看誰是岐國第一勇士,又慫恿著哪個羞澀的小伙兒去姑娘帳前唱情歌,嘻嘻哈哈笑成一團。

  蕭明玥也笑了,不同于平日里端正自持的虛偽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又帶著幾分惆悵,幾分傷感。

  他踩著枯草繼續前行,草蔓勾勾連連地掛著他的靴子,一時竟產生了舉步維艱的錯覺,夕陽散盡余暉,空氣中只剩下濕潤的青草氣息。

  蕭明玥攏緊了鶴氅,在越來越涼的晚風中打了個寒顫,轉身往回走,身后一陣馬蹄聲響起,由遠而近飛馳而來,他還沒來得及避讓,一個俊朗強壯的英武少年縱馬掠過,繞到他身前猛地勒住韁繩,駿馬嘶鳴,高抬的前蹄帶起枯草敗葉,濺落到他一塵不染的鶴氅上。

  蕭明暄!

  除了這個混小子,沒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皇兄怎么不騎馬?”蕭明暄低頭看他,濃眉大眼,五官深刻,體格精壯,是草原上難得的英俊小伙兒,偏偏唇角總帶著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性子又頑劣,讓情竇初開的姑娘家望而卻步。

  左右無人,蕭明玥也懶得扮賢良兄長了,一抖鶴氅,繞過他繼續走。

  “怎么不理我呀皇兄?”蕭明暄笑意更深,騎著馬亦步亦趨地跟在他旁邊,“臣弟還沒恭喜皇兄呢,聽聞郴國盛產美人,未來皇嫂不知該是何等絕色。”

  “有心了。”蕭明玥略一頷首,不咸不淡地打發他。

  蕭明暄知道自己討人嫌,猶以討人嫌為樂,繞著他左看右看,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說:“皇兄像是累得狠了,是東宮的美人們太纏人嗎?”

  蕭明玥站定腳步,抬起頭來,用一雙波瀾不驚的眼眸看著他:“皇弟不用繞彎子了,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蕭明暄哈哈大笑,露出白厲厲的牙,眼中閃過一抹兇戾,道:“也沒什么,今天有人貢上一對涼國美人,既然皇兄喜事將近,臣弟就借花獻佛將她們送予皇兄,皇嫂嫁到之前,皇兄可要抓緊時間盡情消受。”

  說完,他鞭子一甩,縱馬離開,留下蕭明玥佇立在原地,不期然被“涼國”二字攫取了心神,腳下如生了根一樣,再也挪不開半步。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