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慕脩宋淮安大結局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慕脩宋淮安大結局

路擬 著

連載中免費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是由作家路擬所寫的重生甜寵文,主角是慕脩和宋淮安,小說講的是前世權傾朝野的宋淮安費盡心機將慕脩輔佐成皇帝,可最后卻落得被慕脩毒酒刺死的下場,重生后的宋淮安成了紈绔子弟,只想安穩度日的他再也不想理會朝政,可故事的發展總會因慕脩發生改變.......

更新:2019/11/10

在線閱讀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是由作家路擬所寫的重生甜寵文,主角是慕脩和宋淮安,小說講的是前世權傾朝野的宋淮安費盡心機將慕脩輔佐成皇帝,可最后卻落得被慕脩毒酒刺死的下場,重生后的宋淮安成了紈绔子弟,只想安穩度日的他再也不想理會朝政,可故事的發展總會因慕脩發生改變.......

免費閱讀

  謝錦貼近慕脩耳畔,道:“殿下,來,吃點東西再睡?”

  他說完好一會兒,慕脩才掀開眼皮瞅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沒說話。

  謝錦微微一笑,扶起慕脩,將枕頭墊在他背后讓他靠著,端起一旁的粥用勺子輕輕在碗里攪了攪

  “已經不燙了,來嘗嘗?”

  慕脩垂著睫毛,聽話的張開嘴

  謝錦一勺一勺的喂,他咀嚼得很慢,好半天才能吃完一口

  謝錦微微皺眉,聞了聞碗里的粥,納悶道:“這粥很香啊,是不合殿下口味嗎?”

  慕脩睫毛顫了顫,動了動唇,沒發出聲音

  謝錦無奈道:“殿下,你又在騙人。”

  慕脩有些焦急:“朕沒有騙你!不信的話...你嘗嘗?”

  謝錦看了一眼碗里,雪白的稀粥摻雜著一些補藥,枸杞、紅棗、白蓮,一看就是費了很多功夫才熬出來的。

  他故作苦惱:“殿下,可這碗里只有一個勺子啊。”

  慕脩瞥著眉頭看了他會兒,撇開頭:“朕又不嫌你。”

  “那我可嘗了?”謝錦眼含戲謔,手指輕輕勾著慕脩的下頷又將他的臉轉了回來

  慕脩瞪著他,也沒打掉他的手,點頭道:“嗯。”

  自從殿下登基之后脾性越變越古怪,倒是好久不曾見過他如此乖巧的模樣了。

  “你怎么不喝?可...還是嫌朕方才用過這湯勺?”

  慕脩看他久久沒有動作,開口道

  謝錦收回手,看見慕脩眼巴巴的望著他,本來只是想逗逗他玩,如今反倒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怎么會,我只是...”謝錦一時沒想好措辭

  “只是什么?”

  “只是想要殿下喂我!孤平日里處理國事多累啊!”

  謝錦換了個方向,懶洋洋往龍床上一靠,把慕脩擠得往里挪了挪,耍無賴一般將粥遞到慕脩面前

  心下暗戳戳的想,以往自己這樣耍無賴,殿下肯定連人帶粥一塊兒扔出朝陽宮去

  事到如今,不怕你扔就怕你不扔!

  慕脩感受到遞到手邊微微發熱的粥碗,愣了下,在謝錦篤定的目光下...

  接住了。

  “好。”

  好?!

  謝錦手一抖,差點沒從床上滑下去一頭栽在地上。

  他不可置信看向慕脩,又伸手在慕脩眼前晃了晃,比了三根手指道:“殿下,這是幾?”

  慕脩看了看,道:“一”

  謝錦收了手指,指向自己到:“那殿下,我是誰?”

  慕脩微微沉默,也是這短暫的沉默讓謝錦的心被猛地提起,幾近窒息。

  若陛下從一開始就是裝醉的話,那自己今晚干的事足以被滅九族了。

  “離鳶。”

  慕脩此話一出,謝錦才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心底卻又有幾分莫名竊喜

  手撫胸口的同時,唇角止不住微微上揚。

  “張嘴。”慕脩舀了一勺白粥

  動作像是作做了千萬遍,甚是熟練。

  謝錦呼出一口氣,看著遞到唇瓣前的瓷勺。

  腦中在飛速想著借口揭過親手喂粥一事,抬起眼簾,剛想開口,就看見慕脩臉色驟然一白,手中脫力,還有一半粥的碗直直掉下來。

  “殿下!”

  謝錦心里發慌,手卻穩穩接住了粥碗,碗里的粥撒了部分出來,全數灑在了謝錦手里。

  趙承德端著藥碗站在寢殿門口好一會兒了,本想讓皇上跟丞相大人多待會兒的,哪怕只是醉酒后想象出來的。

  沒想到會誤了服藥的時辰,導致陛下復發

  聽見謝錦的聲音,立馬奪門而入:“陛下!”

  慕脩被謝錦緊緊摟在胸前,臉色慘白,額頭冒出一層細密的冷汗,一雙手青筋凸顯死死攥著胸前的衣物。

  謝錦頭也沒回,將手中的粥碗放置在床側的小幾上,擦了擦手后,朝趙承德伸出手:“趙公公,藥給我。”

  趙承德先是被他燙得通紅的手心嚇了一跳

  但此時也顧不得別的了,趕緊將手中的藥遞給了他。

  謝錦接過藥碗,抿了一口試了試溫度,然后像哄孩子一般對慕脩道:“殿下,喝了藥就不疼了。”

  這熟悉的語氣,還有這大逆不道的稱呼!

  趙承德心下大震,視線熾熱得幾乎要把謝錦的后背盯出兩個窟窿來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可惜此時的慕脩早已痛得五感盡失,意識不清,自然聽不到他說了什么。

  謝錦沒有辦法,只能動作略顯強硬地用手指抬起慕脩下巴,給他喂藥。

  喂一半撒一半

  謝錦眉頭越皺越緊:“去把陳太醫叫過來,這樣子下去,根本喂不進去。”

  趙承德剛要轉身去太醫院,謝錦又改口道:“罷了,趙公公,你若信得過本公子的話就出去吧,把寢殿門帶上,陛下交給我。”

  趙承德略顯猶疑,雖然小侯爺進宮也不是一兩天了,但是畢竟關乎陛下的安危,他還是無法完全放心。

  謝錦頗為哭笑不得:“趙公公,我也就隨口問問,你還真的對本公子防備心如此之重啊?”

  趙承德躬身道:“小侯爺說笑了,此事畢竟...”

  謝錦抬手制止他的話,因為他太了解這些宦官了,絮叨起來能磨嘰死個人

  等他客套完殿下大概真的要去皇陵給自己的尸身作伴了。

  “我理解趙公公擔憂陛下的龍體,只是陛下現在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了,我忠勇侯府上百口人都住在京中,若真有什么事,趙公公盡管去捉拿。”

  “小侯爺言重了...老奴...”

  他的話還沒說完,慕脩嘶啞的聲音就從謝錦胸口的位置傳出,打斷了他

  “趙承..德,退下!”

  “老奴...遵旨。”

  趙承德果斷退下了。

  寢殿內陷入一片沉寂,只余慕脩微弱而沉重聲

  謝錦再無后顧之憂,臉上的焦急之色顯露無疑,輕輕將慕脩放倒在床榻之上

  自己飲下了藥汁,湊上前

  兩人錦緞般的墨發交纏散落在明黃色繡著游龍的錦被之上,分不清誰是誰的。

  慕脩只覺得痛,鉆心蝕骨的疼痛,比這感受更強烈的是那一股縈繞在鼻尖,無比濃郁的沉香。

  嘴里的苦澀一陣陣蔓延開來

  他最怕苦了

  因為每次喝藥,他都仿佛回到了幼時泡在藥罐子里艱難活著那幾年,行幾步路便咳得昏天黑地,似要將心肝脾肺都咳出來,讓母妃操碎了心。

  混沌間,捕捉到牙關一物,狠狠咬住。

  ‘嘶’

  隱隱約約間,他似乎聽到了誰隱忍的痛呼。

  謝錦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將剩余的藥喂完,他站起身,用手背抹了抹唇瓣,一抹嫣紅落入眼底。

  “這種狀態下還能咬人?真不愧是殿下,不過...若是殿下知道孤這樣喂他吃藥,怕是真要被賜死了。”

  謝錦搖了搖頭,無奈的想

  伸出手握住慕脩的手,調度身體中薄弱的真氣為他催發藥效

  半柱香后,慕脩痛苦的表情才漸漸斂去,呼吸緩慢的沉寂下來,胸口的衣料早已被他攥出一大片褶皺。

  謝錦眉心越皺越緊,掏出隨身的帕子替他擦凈了額上冷汗,視線落到他胸口的位置

  殿下到底怎么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