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穿成八零女騙子桃花錘子

穿成八零女騙子桃花錘子

桃花錘子 著

連載中免費

桃花錘子最新穿書歡脫小說《穿成八零女騙子》正在高人氣連載中,許多小伙伴都對這部新書的主角謝梔梔、蔣峻衡之間的故事很感興趣,小說主線直接凸現于內容之中,明了扼要毫無贅意。《穿成八零女騙子》全文講述的是:謝梔梔看著蔣峻衡像小叮當一樣,從身前的袋子里把零食一樣一樣掏出來放在炕上,而且這些東西的包裝非常具有年代特色,讓謝梔梔吃驚的是可口可樂竟然是罐裝的,原來這個時候就有罐裝的可樂了....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11/10

在線閱讀

    作者桃花錘子最新穿書歡脫小說《穿成八零女騙子》正在高人氣連載中,許多小伙伴都對這部新書的主角謝梔梔、蔣峻衡之間的故事很感興趣,小說主線直接凸現于內容之中,明了扼要毫無贅意。《穿成八零女騙子》全文講述的是:謝梔梔看著蔣峻衡像小叮當一樣,從身前的袋子里把零食一樣一樣掏出來放在炕上,而且這些東西的包裝非常具有年代特色,讓謝梔梔吃驚的是可口可樂竟然是罐裝的,原來這個時候就有罐裝的可樂了....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蔣峻衡的態度讓蔣小妹放下心來,回屋拖了一大袋吃的喝的出來,謝梔梔竟然還從里面看到了可樂,她剛才可沒聽蔣峻衡有說過可樂。

  可想而知蔡金花和蔣小妹他們之前拿了蔣峻衡多少東西去,謝梔梔不由得鄙夷看了蔣小妹一眼,見蔣小妹朝她望過來,學著蔣小妹翻白眼的姿勢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讓她自行體會。

  蔣小妹氣死了,大家都拿了大哥的東西,憑什么她一個人受氣遭嫌棄?索性大家臉上都無光,不滿道:“媽,你屋里和大嫂里都有大哥的東西,憑什么只讓我一個人把東西拿出來?”

  蔡金花恨不得把蔣小妹這個憨憨塞回肚子里重新塑一遍,讓她把東西拿出來她就真的都拿出來,連之前的也拖出來,這也就算了,還學會把老娘嫂子全都供出來,她這個當媽的不會跟她計較,錢冬梅那是個好惹的人嗎?

  果然,錢冬梅臉色并不好看,強笑著說:“我這就回屋拿去。”

  她今天算是恨足了蔣小妹,比起屋里那些東西,更重要的是在蔣峻衡面前丟了這么大的臉,讓蔣峻衡以為她是個貪小便宜的人,她好不容易在蔣峻衡面前維持的形象就這么毀于一旦了。

  “還有媽屋里的東西,我去拿。”蔣小妹轉身跑進了蔡金花屋子里,蔡金花攔都攔不及。

  蔣峻衡隨意翻了下把東西一股腦裝進尼龍袋子里,掃了一眼蔣家人說:“想必大家以往吃的肯定比剩下的這些多,這些我就不分全帶回去了。”

  說完看向謝梔梔:“梔梔,走吧,你不是沒有吃飽嗎?”

  “來啦。”謝梔梔看戲看得超級爽,心里像喝了可樂一樣爽,蹦蹦跳跳跟上了蔣峻衡。

  蔣老根、蔣老二幾人滿臉通紅,看都不敢看蔣峻衡,支支吾吾答了句話也不敢阻攔。

  只有蔣小妹一臉不甘心,她媽剛才還說自己能和大哥要的,還沒等開口說句話,就被蔡金花拉住。

  蔣小妹眼見大哥和謝梔梔進了屋,一把甩開蔡金花的胳膊:“媽,憑什么大哥給謝梔梔不給我,我可是他親妹妹!”

  “夠了,你吃的還少嗎?”蔣老根難得發火,“你大哥是你大哥,你是你,以后別總覺得你大哥的東西都是你的。”

  “老婆子你也是,以后別再干見不得人的事了,打著老大不知道的小心思,那是人家不跟你計較,真計較起來你吃不了兜著走。”

  一向潑辣的蔡金花這回也癟了火,她知道蔣老根說的是她偷拿老大一千塊錢的事。

  屋里,謝梔梔看著蔣峻衡像小叮當一樣,從身前的袋子里把零食一樣一樣掏出來放在炕上,而且這些東西的包裝非常具有年代特色,讓謝梔梔吃驚的是可口可樂竟然是罐裝的,原來這個時候就有罐裝的可樂了。

  蔣峻衡把零食推到謝梔梔面前,“喜歡什么就吃吧。”

  謝梔梔捧著小臉蛋兒,前世有很多男人討好她送她禮物,那些禮物價值不菲卻甚少有能讓謝梔梔看上一眼的,因為他們送的東西她自己都有,甚至她的錢加起來可能比那些男人還多。

  可這會兒因為她吃不飽,蔣峻衡就變出一堆零食出來給她,謝梔梔竟然有那么一丟丟感動,看來穿越到這個時代也不全是倒霉,最起碼還讓她遇到了男神啊。

  “怎么了?不喜歡這些東西嗎?”蔣峻衡問道。

  謝梔梔連忙搖搖頭,“沒有不喜歡,謝謝蔣大哥,我們一起吃。”

  先吃什么呢?

  謝梔梔率先抓過一罐可樂,不管吃什么都少不了肥宅闊樂水!

  麥精要沖,太麻煩;方便面要泡,沒時間;現在的罐頭太大了,還要用勺子,更麻煩……

  選來選去,謝梔梔伸出爪子抓了兩塊水果糖。

  然后手腳麻利地打開罐裝可樂喝了一大口。

  啊,靈魂都在顫抖。

  蔣峻衡抽了抽嘴角,就看這架勢也不像第一次喝可樂。

  而且這場景異常熟悉,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何二家那個十歲的小胖子見到可樂和巧克力就是這么副德性。

  萬幸這里沒有巧克力,以后也絕對不能讓他們寄巧克力來,不然好好一個小姑娘吃成小胖子可就糟了。

  蔣峻衡默默把余下的可樂收起來,推了推面前的威化餅干,“吃這個吧,這個是甜的。”

  謝梔梔滿足地點點頭,捻起一片餅干吃起來。

  她的動作十分優雅,蔣峻衡越發確定這個姑娘受過良好的教育,出身一定不會很差,就是不知道為什么會來到這個地方。

  吃飽喝足謝梔梔攤在炕上,戀戀不舍地盯著袋子里的肥宅闊樂水,心里蠢蠢欲動。

  她試探性伸出一只白嫩的爪子,一步兩步三步四步……眼見要夠到袋子里的可樂罐了。

  還沒來得及高興,蔣峻衡把可樂單獨拿出來了。

  難道是看出她喜歡喝獎勵給她的?

  謝梔梔擺了個大大大大的笑臉,就見蔣峻衡轉身把可樂放到了謝梔梔夠不到的柜子上面,余下的東西隨手放在凳子上。

  笑臉僵住。

  謝梔梔癟了癟嘴巴,小氣鬼。

  蔣峻衡假裝沒有看到謝梔梔臉上不高興的表情,他現在完全把謝梔梔當成小孩子對待,既然是小孩子就不能由著她的性子來。

  謝梔梔忍了忍,沒忍住,慢吞吞地控訴:“蔣大哥,你這么做是不對的,我是你的配偶,這些東西都是我們的共同財產,你不能一個人吃獨食。”

  瘋狂暗示柜子上的可樂。

  蔣峻衡差點氣笑了,小丫頭知道的不少,還知道夫妻共同財產,就這么喜歡喝可樂?

  蔣峻衡不動聲色地說:“可以,這些都是你的,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那我要可樂,”謝梔梔不買賬,指著可樂道。

  還真和小胖子一樣難纏,不過蔣峻衡也不慌,慢悠悠地問:“你幾歲了?”

  “十八歲啊。”不管前世還是今生都是十八歲,甚至連生日都是同一天,有時候謝梔梔自己都懷疑她和原主到底是不是不同空間里的同一個人。

  “我二十七,比你大九歲,我們兩個我是大人你是小朋友,你是不是該聽我的?”

  什么鬼?

  把她當小孩子哄嗎?

  謝梔梔才不買賬:“可我是你的妻子,我們兩個地位平等,你不能限制我的權利!”

  蔣峻衡展現出鐵血無情的一面,面無表情鎮壓了謝梔梔的一切上訴權。

  謝梔梔:好氣哦!

  怪不得她覺得夢里的法海眼熟,這么一看不就是蔣峻衡冷著臉的模樣嘛,還要把她收進紫金缽里,哼!

  就在這時,屋外響起蔣老二的喊聲:“大哥,你去山上除草嗎?爹腰上老毛病犯了,嶺上還有二畝地的草沒鋤,我一個忙活不過來,你有空幫我一起去鋤了吧。”

  今年村里開始按人口分地,取消了大鍋飯,自家的地自家種,交足糧食稅剩下的糧食都歸各家,村里人包括蔣家人都干勁十足,大熱天不忘去山上鋤草。

  按理說蔣峻衡的戶口早就遷出臺子村了,蔣家分的地沒有蔣峻衡的份,農活自然也不用他去干,自有蔣老二和蔣老根照料,但今天蔣老根腰疼的老毛病犯了,恰巧蔣峻衡在家,蔣老二尋思著找蔣峻衡幫忙。

  蔣峻衡答應了。

  謝梔梔眨巴眨巴眼,暗想蔣峻衡離開以后所有的肥宅闊樂水就都是她的了。

  歐耶!

  蔣峻衡像是知道謝梔梔在想什么,輕輕一笑:“走吧。”

  謝梔梔:???

  什么男神,你是魔鬼嗎?

  “我不要,外面那么曬,我出去會曬黑的。”

  最終謝梔梔還是出了門,頭上戴了頂比她的頭大兩倍的草帽,走兩步草帽就掉下來遮住眼睛,謝梔梔面無表情從草帽里扒拉出眼睛。

  人生若只如初見系列。

  太陽毒辣,蔣峻衡和蔣老二一人扛著一把鋤頭走在前面,謝梔梔背著一袋子吃的喝的哼哧哼哧跟在后面,仿佛一條小尾巴。

  蔣峻衡時不時回頭看看,見謝梔梔落得遠了,停在原地等謝梔梔跟上來再繼續往前走。

  蔣家兩塊地在不同的位置,到了岔路口蔣老二走上了另一條路,只剩下謝梔梔和蔣峻衡一前一后往山上走。

  到了地頭上,恰好有個大土堆,土堆上長了一棵小樹,自高而下蔭蔽出一片陰涼,蔣峻衡把謝梔梔帶到樹下,脫下外套鋪在地上,看了眼謝梔梔走進了地里。

  謝梔梔等蔣峻衡走后慢吞吞坐到蔣峻衡的外套上,扒拉扒拉袋子里的零食,沒啥興趣。

  無聊,以及十分想念肥宅闊樂水。

  以前聽人家說,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得到以后再失去,哎,這句話果然不是空話。

  看天看地看鳥,謝梔梔就是不看蔣峻衡,但天地看久了也很枯燥。

  沒辦法謝梔梔只好把注意力轉到蔣峻衡身上。

  和干慣了農活的蔣老二麥色皮膚不同,蔣峻衡身上是一種冷色調的白,這讓他不說話又面無表情時整個人顯出一種舊時光貴公子身上的質感,優雅又從容。

  可當他脫下衣服時謝梔梔才知道蔣峻衡的身材非常勻稱漂亮,是真正的穿衣顯瘦脫衣有料。

  毒辣的陽光炙烤著地面,汗水順著肌肉滑落,謝梔梔從一開始偷偷瞄幾眼蔣峻衡,到后來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猛瞧。

  蔣峻衡有意識地回望過來,低頭看了眼已經被汗水打濕的短打,并且濕痕越來越有向下的痕跡,眼看就要濕到褲子,蔣峻衡停下動作,擦了把汗走回了地頭。

  見蔣峻衡朝自己走來,謝梔梔連忙收回視線,眼觀鼻鼻觀心坐好。

  蔣峻衡一走近,一股熱浪連帶著運動過后的雄性荷爾蒙朝著謝梔梔撲面而來,差點熱暈謝梔梔。

  她在心里搖搖頭,不禁感嘆真香定律誰也逃不掉哎,以前她一點也不喜歡有肌肉的男人,審美偏向帶有少年感或者積翠如玉的君子,可這會兒謝梔梔才知道并不是她不喜歡有肌肉的男人,而是沒有遇到真正符合她審美的那一類人。

  蔣峻衡不愧是謝梔梔認定的男神,竟然憑借一己之見改變了她的審美。

  謝梔梔:好想摸一摸他的小肌肉哦。

  蔣峻衡從袋子里拿出水壺,打開蓋子,仰起頭咕咚咕咚喝起來,灑出的水順著他的喉結流進衣服里,謝梔梔眼睛都要看直了。

  “別看我。”

  蔣峻衡實在不知道這小姑娘到底是誰家養大的,簡直比國外的女孩兒還大膽。

  謝梔梔嘴硬:“我沒看你。”

  說著又忍不住瞄了一眼蔣峻衡的喉結,人家說喉結大的男生那方面也嘿嘿嘿。

  蔣峻衡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知從哪里掏出一罐可樂遞給了謝梔梔:“看它。”

  謝梔梔:!!?

  我的媽呀,這是什么神仙老公,竟然還會變魔術!

  愛了愛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