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吻你眸中星辰萬千薄瑾川喻笑

吻你眸中星辰萬千薄瑾川喻笑

歸一木 著

連載中免費

《吻你眸中星辰萬千》是由作家歸一木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薄瑾川和喻笑,小說講的是夢想成為世界級著名黑客的天才喻笑卻一朝掉落神壇,無奈下只好依舊用攝像機追逐放在心尖的那束斜陽,喻笑用十年時間把遙不可及眼中似有星河的薄瑾川追到了面前,看腹黑會撩的影帝薄瑾川和黑客小霸王站姐喻笑將譜寫出怎樣華麗的樂章......

更新:2019/11/10

在線閱讀

《吻你眸中星辰萬千》是由作家歸一木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薄瑾川和喻笑,小說講的是夢想成為世界級著名黑客的天才喻笑卻一朝掉落神壇,無奈下只好依舊用攝像機追逐放在心尖的那束斜陽,喻笑用十年時間把遙不可及眼中似有星河的薄瑾川追到了面前,看腹黑會撩的影帝薄瑾川和黑客小霸王站姐喻笑將譜寫出怎樣華麗的樂章......

免費閱讀

  喻笑悶哼一聲終于睜開了眼睛,頭痛欲裂,感覺臉頰邊濕漉漉的有些溫熱。

  猝不及防的,自己的臉頰被舔了一口。

  原來是南波萬的舌頭在自己的臉頰邊舔舐著。

  靠。

  喻笑一邊撫著額頭一邊在心里吶喊著。

  起身,倒熱水,倒狗糧,舉著大早上源源買回來的“6寸深海金槍魚三明治”望著窗外思考人生。

  自從那天被自己偶像送回來之后,就總是做起這樣的夢。

  夢里的自己時而是撲倒男神的餓狼,時而是被撲倒的綿羊,但始終不變的是那雙眼,在夢中深邃得像是星辰大海,泛著柔和的光,簡直要將她溺斃其中。

  至于自己那天在車上到底對男神做了什么,她已經回憶不起來,只記得零星的片段里都是自己的手伸到了他身邊去,然后,戛然而止。

  一杯倒的狗屎酒量經常讓自己斷片兒,她就怕那天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可真就是什么都說不清了,什么形象面子統統都沒了,朋友也做不得了。

  喝著熱水使勁搖了搖頭,試圖把壞想法都甩沒,她只想扇自己幾耳光。

  “汪汪!”南波萬吃光了狗糧還用爪子把狗盆推到了喻笑面前。

  “還有你也是,以后你再上我床舔我,你休想讓我帶你去公園里找小母狗玩!”

  南波萬就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伸出了爪子一下自己把狗盆弄翻了,轉身就走。

  這是挑釁?太過分了吧!

  喻笑不理會它,獨自一人吃著三明治不知道在生哪門子的悶氣。

  不一會兒,南波萬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里叼過來一個那天在寵物店買的毛絨玩具,喻笑認出那是它最喜歡的鸚鵡波力,它就像獻寶一樣驕傲地邊叼邊扭屁股撒嬌。

  “就不陪你玩,誰讓你剛才兇我,哼!”喻笑摸了摸它的大腦袋,像是比賽一樣,一人一狗,比誰的表情更傲嬌。

  剛走進片場里就看到附近突然多了一輛貼滿了GN8的應援照片的咖啡車出現,車前排滿了劇組的小姑娘,就連隔壁穿著戲服古裝劇組的群演小姑娘都來湊熱鬧。

  喻笑在人群中很快看到了在一眾毛呢大衣中那個最顯眼的穿著一襲華麗衣裙,妝容精致,發型濃密飄逸的美麗女子 ——源女俠,安源同志。

  喻笑匪夷所思地看著她滿臉花癡地排隊、自拍、求合影。

  看完了花枝招展滿面春風的女孩兒們又看了眼快要被粉絲擠成餡餅的自家老弟和另一個隊員弟弟,仿佛唐僧掉進了盤絲洞,喻笑選擇了默默旁觀。

  等到黑衣隊的保安大哥們終于出手解決了這場“混戰”之后,都已經從早上熬到了中午。

  喻笑等著源源一起到了片場之后,就看到凌灝導演和沈夢在監視器后面討論著問題,片場已經從以前的校園改到了現在臨時搭的大攝影棚里,里面的設施非常齊全,還不用怕上海天氣的干擾。

  燈光師在一旁指揮著助理幫忙補光照明,器械搬動的噪音伴隨著工作人員們的低語,工作節奏緊張快速,就連沒什么戲份的小演員們都帶著一股使不完的勁兒在工作。

  中午有一點陰天,但是女演員門都只能穿得極少來拍夏天的戲,身上披著助理們隨身攜帶的呢子大衣和薄羽絨服之類的衣服,喻笑不由得感慨各行各業的不容易。

  “你上次給我帶的我們家淮淮的照片我現在還放在手機殼后面呢,這次他能來,也是多虧了你啊。”源源摸著紀言淮簽過名的杯子,看著喻笑就差眼含熱淚了,嘴里還特別咬重了“我們家”三個字,喻笑覺得自己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

  “有你這樣的閨蜜,姐妹我何愁有朝一日睡不到漂亮弟弟?”

  今天來給陸祁深探班的正是GN8的rapper紀言淮,一頭深棕色的發柔順乖巧,和陸祁深那樣開朗的痞性不同,這位rapper愛豆可謂是國民弟弟,笑起來臉頰一個深深的酒窩。

  “你下手可真不挑啊。”喻笑陰陽怪氣地看了看今天源源這身精心打扮過后的樣子。

  輕成熟風的衣裙配大波浪,再加上一張嫵媚的臉,的確是能夠在一堆和喻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里脫穎而出。

  “我又不像你,長了一張永遠17的臉,去酒吧還得被人家查身份證,我本來就比你大,扮嫩是不可能的,剛才你是沒看見,國民弟弟害羞的樣子……”源源臉上帶著被滋潤的紅光,看得喻笑直咂舌。

  喻笑嘴角一抽:“那你的霍華德呢?小狼狗呢?真沒感情啊?”

  源源頂著那張漂亮嫵媚的臉認真地解釋起來:“他們那都是薯片男,袋子大貨少,因為好吃一開始忍氣吞聲,花言巧語,甜言蜜語,看起來很有內涵,一旦哄到手了,你打開他的心發現全是空氣和渣渣,吃多了還油膩。”

  喻笑笑出聲來,推開眼前這位大姐:“謝謝科普啊您內!”

  聽她剛才一說喻笑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毛絨絨的大衣,不怕凍的源女士果然很勇敢,看著她身上的裙子自己都仿佛徒增寒氣。

  起身想就近找個屋內的位置接點熱水暖和暖和,打開門,卻意外地看到了薄瑾川。

  他正靠在化妝臺邊沿看著仔細勾劃的劇本,黑色的西服上衣已經脫了下來,隨手搭在了身邊的空椅子上。燈光把暈在他五官上,如同上好的宣紙點上了水墨,一下子散開,墨香襲人。

  喻笑又想起了這幾天連續做的夢,感覺耳朵發熱。

  許是喻笑的目光太炙熱,被他的余光瞥見,他緩緩抬眸。

  喻笑繼續打著水,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示意一下。

  “飲水機下面有我托朋友帶的陳普洱茶,可以拿一點分給大家嘗嘗。”他的聲音溫和,就像是茶香綿長。

  “謝謝薄老師。”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自己開始那么注重他的一切細節。

  聽到他對劇組工作人員說的每一聲謝謝,會先進門為后面的人擋住門,遞剪子會把尖銳的一頭沖向自己,在椅子上看書永遠都是端正的,會把每一個用過的杯子和筆都做上序號標記,說話的時候一定會認真看著你的眼睛,還有那天在漫展會下意識讓她走在小路的內側……

  喻笑又點點頭示意一下自己先行離開。

  “再見。”

  兩個最常見的字,卻如山泉水般清冽動聽。

  自己真是沒救了……

  直到拿著普洱茶走出門她都是恍惚的。

  終于到了下午劇組拍完了白天的戲份,斜陽夕照,這次陸祁深兩個人學聰明了些,從小門走出來,避開了怎么勸都不走的成堆的粉絲。

  副導演還在那邊囑咐著工作人員們把白天用的這些道具晚上怎么放置,還交代了沈夢晚上要拍的幾場。

  “嗯?!”小月在旁邊拿著手機突然發出一聲驚嘆。

  在組里她一直是不聲不響的那個,卻沒想到也能突然這么激動。

  “新聞上說,喬舒所在的DS公司要告薄瑾川工作室!”源源似乎也是刷到了這條新聞。

  喻笑嘴里的普洱茶險些嗆進氣管里。

  最后變成了三個小腦袋一起皺著眉頭盯著手機。

  “要我說,這女的也太不要臉了,還當自己是盤子菜啊?還敢告工作室造謠,抄襲她作品?敢情她還賴上不走了是吧?”從事娛樂行業多年的源源一針見血。

  【上海音樂廳現身薄瑾川前女友,受邀前來參加交響樂團的歌唱表演,現場掌聲如雷,有媒體爆料兩人此番在上海舊情復燃。】

  “靠,她來上海什么目的別以為我不知道,她自己有病非要纏著別人不放,修能做到現在這樣給她留一點面子已經仁至義盡了。”小董擼起袖子就差開罵了。

  她是工作室在國內發展以后新招的助理,這些花邊新聞平時接觸的也少,但是墻倒眾人推的這階段她卻是恰好趕上了,一腔熱血正愁不知道往何處發泄。

  喻笑偷偷望了一眼在導演身邊的薄瑾川,身邊沒有手機也沒有注意到這邊。

  忍不住長舒一口氣,自己也不知道在慶幸什么。

  喻笑支了一下午的電腦也沒剪成一個完整的視頻,被迫聽源源在她耳邊跟念經一樣講述了她口中的“撩漢秘籍”。

  從怎么看上的國民弟弟一直講到如何虐那幾個甩掉她的渣男,不得不說,她的前半生果然是“宇宙一級潛在海王”和“著名奶茶鑒定專家”。

  而喻笑自己只能勉強算個“幼兒園搶飯第一名”和“退役熬夜選手”。

  “那個喬舒一看就是骨灰級,哦不,碉堡級小綠茶,或者叫小抹茶,上次還有新聞說和好萊塢有個華裔導演在國外大肆搞緋聞呢。她肯定不是真心喜歡那個導演,就是為了證明自己魅力大,也想試一試薄瑾川是不是真對她有感情,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次要打官司已經是她逼薄瑾川退步的最后一張底牌了。”

  喻笑似懂非懂,嘴里咬著吸管腦子里一團漿糊,一時消化不了這么多爆炸式信息。

  天色微微擦黑的時候,劇組所有人圍在一起吃著Abby姐她們買來的小龍蝦和盒飯。

  喻笑看著自己飯碗里的排骨和一旁被她打入冷宮的蔬菜們,又看了看離自己“八丈遠”的小龍蝦,難受地偷偷撇撇嘴。

  “楚瑜跟你說了嗎?她那個案子的事?”源源突然提起兩人共同的朋友楚瑜。

  “聽說了,那些蹭熱度的無良律師還來笑話她不向現實低頭呢,當律師是真的難……”

  突然,一只油汪汪紅彤彤的小龍蝦出現在了眼前,順著筷子沿上,是一雙修長冷白的手,微微用力下能看出些許青筋,手腕上的佛珠湊近了帶著紫檀寧靜的幽香。

  “小姑娘怎么這么挑食?”薄瑾川坐在她斜對面不遠的地方,看著她碗里楚河漢界涇渭分明的排骨和蔬菜,笑著開口,聲音清潤。

  “謝謝薄老師,吃肉聰明。”喻笑笑著說完,夾起小龍蝦就往嘴里放,還不忘拿著剩余的湯汁拌了拌飯。

  “我和裴松有個朋友是個小有名氣的律師可以幫你們一下。”過了良久,薄瑾川突然出聲道。

  “真的是太感謝了……”喻笑愣了一下然后開口,一時都不知道怎么道謝才好。

  看著旁邊沈夢和薄瑾川幾乎全是蔬菜的碗,筷子一頓,看著偶像給自己夾來的小龍蝦被卸下的“殘肢”,咬一咬牙,夾起了排骨和雞柳,遞到了斜對面的薄瑾川的碗里。

  薄瑾川和裴松皆是一愣。

  喻笑自己回憶了一下她對他倒背如流的明星檔案,似乎是沒有講述他飲食忌諱方面的。

  薄瑾川笑了一下,然后夾起排骨一口咬了下去,男神就是男神,吃肉也能優雅好看,而且吃得十分干凈,反觀喻笑自己碗里桌邊,總免不了要滴到飯湯米粒。

  “謝謝你。”他聲音溫和,嘴邊吃完了肉以后竟然不留一丁點湯汁。

  大家一身的寒冷都被麻辣的小龍蝦和熱湯水治愈了,只是嘈雜的討論聲突然逐漸變小。

  喻笑好奇地回了頭,就看到喬舒和副導演說話的身影。

  喬舒悄悄用余光看了看薄瑾川碗里還剩下的幾塊肉,皺了皺眉表示不敢置信,隨后眼神又軟了下來。

  喻笑心里如雷點,她作為粉絲當然討厭喬舒,但同時也心虛怕她認出自己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