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當我北伐時我在想什么溫煥沈瑯小說

當我北伐時我在想什么溫煥沈瑯小說

奚染 著

連載中免費

奚染太太最新穿越女主小說《當我北伐時我在想什么》受到了許多讀者的歡迎和喜愛,這部人氣新書的男女主角分別是溫煥、沈瑯,輕松流寫法不考據,溫煥到底還是有點在意沈瑯的話,雖然按史書上的記載,溫伯曜和謝懷瑾的確是關系極親近的好友,互相到對方家中喝酒是常有的事。但被沈瑯這么一說,怎么就透著一股全是她溫煥在倒貼的意思?

更新:2019/11/10

在線閱讀

    奚染太太最新穿越女主小說《當我北伐時我在想什么》受到了許多讀者的歡迎和喜愛,這部人氣新書的男女主角分別是溫煥、沈瑯,輕松流寫法不考據,溫煥到底還是有點在意沈瑯的話,雖然按史書上的記載,溫伯曜和謝懷瑾的確是關系極親近的好友,互相到對方家中喝酒是常有的事。但被沈瑯這么一說,怎么就透著一股全是她溫煥在倒貼的意思?

免費閱讀

  說到桑榆,她其實也不是普通的侍女。

  溫煥之前問起她腰間的刀才知道,她們倆的關系并不只是主仆那么簡單,桑榆還是她半個師父。當年溫煥的母親千辛萬苦生下孩子,發現是個女孩,十分遺憾。為了不讓丈夫失望,她決定謊稱自己生了個男孩,之后為了這謊言不被拆穿,溫煥生下來沒多久,她就做主把這個“兒子”送到了欠了她娘家天大人情的一個高手處,美其名曰學藝。

  而桑榆就是這高手的大徒弟,溫煥去之后,也多是她在代師傳藝,后來高手辭世,交待桑榆日后好好保護溫煥,桑榆就這么成了溫煥的護衛——也是世上唯一一個知道她乃女兒身的人,因為那會兒溫煥的母親也過世了。

  “您和玠公子的關系?”桑榆聽到這個問題,表情有一瞬間的不自然,“自然是知交好友,還能是什么?”

  溫煥狐疑:“除此之外,就沒別的了嗎?”

  桑榆站在那,定定地望了她好一會兒,才試探道:“莫非您想起什么了嗎?”

  溫煥:“……”靠,還真有啊?!

  “我只斷斷續續想起了一點。”她面不改色地扯謊,“不然也不用來問你了,你若知道什么,就直說吧。”

  桑榆猶豫了片刻,再開口之前還嘆了一聲,道:“其實您過往也不曾與我說過您究竟是如何想的,我所知,不過是我的猜測。”

  溫煥想了想,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情真意切道:“但你是我最親近最信任的人,有些事我縱使不曾對你說起過,應當也沒有在你面前都刻意隱瞞著吧?嗯?”

  這話大約說到了桑榆心坎里,只見她深吸一口氣,旋即反扣住溫煥的手腕,湊近了低聲道:“玠公子與高氏女成親那日,您很傷心。”

  溫煥:“……”

  “當時得知這個消息,您一夜未眠。”桑榆將所有細節都記得一清二楚,“我來勸您保重身體,您還命我拔刀與您打了一場。”

  “我……”溫煥真的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還干過這事?!”

  “嗯。”可能是因為說都說了,桑榆這會兒反而放松了神情,“不過那夜之后,您便好似忘了此事。”

  那不然呢,溫煥想,都扮作男人了,難不成還真跑去阻止沈玠和高氏女成親啊?

  女扮男裝過了這么多年,手上還有偌大一份為人窺伺的家業,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任性胡來的,只能傷心一下發泄一下,然后繼續過日子唄。

  確認了原身對沈玠的確有那么一點想法之后,再見沈玠,溫煥難免有點別扭。

  可沈玠這趟過來,直接替她把江城附近徹底蕩平了,可謂幫了她天大的忙,她也不可能就這么避而不見。

  最令她崩潰的是,沈玠還非常關心她,每次見面,必要抓著她噓寒問暖一番,動作之間親近之意盡顯。

  偏偏溫煥還不能拒絕,因為在沈玠的角度,好兄弟之間不就是這樣的嗎?現在兄弟還在負傷之中,那再關心都不為過。

  溫煥沒辦法,最后只能在摸清了沈玠出門和回來的規律后,以養傷為借口,專挑沈玠回來的時候“臥床休憩”。

  不過就算是這樣,沈玠每次回來,還是會特地卸了盔甲來她的屋子看一看她。

  溫煥側躺著裝睡,他便在簾外輕聲問桑榆:“阿煥今日精神如何?藥可有按時喝按時換?”

  桑榆一板一眼地回答完,他才放心。

  “桑榆姑娘莫嫌我多事。”他還對桑榆這么說,“阿煥他素來要強,從前我們一道剿流寇時,他受再重的傷,都只會咬著牙繼續行軍,我想給他處理傷口換藥,他總拒絕我。”

  “我明白。”桑榆一邊說,一邊朝簾內瞥了一眼。

  簾內的溫煥:“……”

  有一說一,其實也不是要強,只是不能讓你發現這具身體的真實性別!

  “對了,等阿煥醒了,還請桑榆姑娘告訴我一聲。”出去之前,沈玠又驟然想起了什么,回身補充了一句,“我明日便要啟程回荊州去了,總得當面與他道一聲別。”

  “您要回去了?”桑榆驚訝。

  “是。”沈玠笑了一聲,聲音里有喜悅也有羞澀,“我夫人為我生了個女兒。”

  桑榆一震,一時連恭喜都忘了說。

  而內室里的溫煥卻是松了一口氣,原主是沈玠不假,但她穿越過來又沒有繼承這些感情,當然沒什么不高興的必要。

  只可惜她這么想,其他人卻不這么想。

  比如長久以來都見證了她心事的桑榆,再比如好像也隱隱猜到些什么的沈瑯。

  隔天一早,沈玠與她道完別,帶上一半親衛離開后,沈瑯就似笑非笑地打量了她很久,道:“你居然沒挽留我二哥?”

  溫煥:“……”

  她覺得她真的有必要洗刷一下她在沈瑯心中的疑似斷袖形象了,義正辭嚴道:“江城已定,劉思也被二哥生擒了,他幫我幫得夠多了,如今嫂夫人平安誕女,我催他趕快回去還來不及,若因著江城之事耽誤他們父女見面,我可就太過意不去了。”

  沈瑯聽得抖了三抖,道:“你這么講話我真的太不習慣了,能不能正常些。”

  “那沒辦法,我失憶了啊。”溫煥理直氣壯,不過也很好奇,“那不然你給我說說我以前是怎么講話的?”

  被后世無數人稱頌真名士自風流的沈三公子一聽,立刻來勁了。

  “沈三!”他扯著嗓子,毫不顧忌形象,“蓮香樓那個花魁說了!比起你,她還是覺得我更有男子氣概一些!你就認輸吧!”

  溫煥站在雪地里,聽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等等!”她一把抓住沈瑯的衣袖,“難不成我們以前還一起逛過煙花之地?”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