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校草做奶爸那些年十六月西瓜

校草做奶爸那些年十六月西瓜

十六月西瓜 著

連載中免費

十六月西瓜獨家創作的養成系甜文小說《校草做奶爸那些年》正在高人氣連載中,這部火熱在推的新書主角分別是趙沉、溫酥,小說神態描寫生動傳神,寥寥數語,將人物的性格特點勾勒得一覽無遺。前后內容關聯緊密,部分情節出彩,與故事主體聯系密切。《校草做奶爸那些年》全文講述的是:上輩子,她遇到趙沉的時候,趙沉左邊太陽穴有一道長長的傷疤,因為年歲過于長久,這道疤險的顏色已經變淡了,但也能看出當時的兇險....

更新:2019/11/10

在線閱讀

 十六月西瓜獨家創作的養成系甜文小說《校草做奶爸那些年》正在高人氣連載中,這部火熱在推的新書主角分別是趙沉、溫酥,小說神態描寫生動傳神,寥寥數語,將人物的性格特點勾勒得一覽無遺。前后內容關聯緊密,部分情節出彩,與故事主體聯系密切。《校草做奶爸那些年》全文講述的是:上輩子,她遇到趙沉的時候,趙沉左邊太陽穴有一道長長的傷疤,因為年歲過于長久,這道疤險的顏色已經變淡了,但也能看出當時的兇險....

免費閱讀

   一看溫酥哭,周羽忙心急地上前安撫。

  溫酥鼓著嘴,哭得眼睛都紅了,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周羽看到這樣的溫酥,覺得自己一顆心都軟的稀巴爛。

  他沒有妹妹,身邊也沒有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所以特別稀罕她。

  周羽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一臉不開心地朝趙沉抱怨,“沉哥,你這是干嘛呀?”

  趙沉不答,下巴一揚,用眼神示意周浪把地上剪下來的頭發掃干凈。

  周浪嘆了口氣。

  明明大家都是15歲,怎么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就這么大呢?

  他任勞任怨地進廚房,拿出掃帚,簸箕,把地上的頭發一點點掃進簸箕。

  看到地上屬于自己的頭發,溫酥越發心痛了,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毛利毛糙的,短的都扎手了!

  她現在估計都丑的沒法見人了!

  在她那個年代,就算被tony老師剪壞頭發,丑歸丑,好歹發型還能看,她這個,已經丑到壓根看都沒法看了!

  她真的快氣的原地去世了!

  趙沉渾然不覺自己干了什么臭直男的事,他哂笑一聲,一臉理所當然,“扎辮子這事那么麻煩,把頭發剪了不就行了?多簡單?”

  周浪這時候也看不下去了。

  小姑娘家家的,大多愛漂亮。這種愛美的心情,不分年齡。

  五歲的小孩,應該也有自己的審美和喜好了。

  周浪無聲嘆息,“阿沉,你這事做的真的不地道。那我把你頭發剪了你氣不氣?”

  趙沉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不氣,我的頭發都自己隨便剪的。”

  趙沉的頭發很短,看得出來,他的發型很隨意,估計他沒撒謊,他的頭發還真是他自個兒剪的。但偏偏,他頂著這樣的發型,一點都不丑!

  不但不丑,還帥到能讓一眾女生目眩神迷,讓她們神魂顛倒!

  他這張臉,長得真是得天獨厚,一雙桃花眼帶著輕慢,完完全全能夠駕馭這樣辣雞到極致的發型。

  雖然心里清楚,趙沉只是太直男了,不是故意的,但溫酥心里還是很氣。

  她告訴自己,酥酥,莫生氣,氣壞身體沒人替。

  重復幾遍之后。

  “哇……”

  哭得更大聲了。

  趙沉頭都疼了,他是真不理解這年紀的孩子怎么就這么能折騰。

  好在他打算等會就把她送走了。

  送走之后,應該就沒這么多麻煩事了吧。

  周浪扶額,“阿沉,快哄哄她。”

  周羽也在一旁幫腔,“對啊,沉哥,你快哄哄她,我哄不好了。”

  趙沉不耐地嘖了一聲,“多大點事,你看,你頭發剪短了之后,以后早上起床都不用扎辮子了,你能省出多少時間?有這時間,你干點別的不好?而且頭發短了之后,都不用特意打理,多方便?”

  周浪:……

  周羽輕聲嘀咕,“沉哥真的不是來火上澆油的?”

  周浪一臉哭笑不得,“他應該真是這么想的。”

  周羽實在沒辦法了,他已經很努力在哄人了,但是沒有用,一點用都沒有。

  眼看著懷里的小姑娘都快哭到哽咽了,他忙起身,將小小一團的溫酥往趙沉懷里一塞。

  “沉哥,你快抱著她哄哄!”

  懷里驟然被塞了一個小粉團,趙沉整個人愣了下。

  他糙慣了,因為常年干活,他身上硬邦邦的,年紀輕輕的身上就有了肌肉。

  隱在襯衫下的身軀,滿是力量感。

  他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么柔軟的,還帶著奶香的小東西。

  周羽心疼地摸摸溫酥的腦袋,“沉哥,你快給她道歉!”

  道歉?

  趙沉哂笑一聲,“周羽,想死?”

  周羽仰起脖子,想要跟趙沉理論一番,但三秒之后,還是慫了。

  他面前這個可是從小打到大,從不怕死的街頭小霸王,惹不起,惹不起。

  讓趙沉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不過看這小東西哭得這么委屈,趙沉心里為數不多的良心稍稍冒了泡。

  昨晚這個小東西還奶聲奶氣地跟他說晚安,現在哭到聲音都變啞了。

  算了算了,那就隨便哄哄吧。

  趙沉以為小孩子很好哄,只要他稍微說點好聽的話就行了。

  但溫酥讓他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什么叫“nve娃一時爽,哄娃火葬場。”

  這是哄不好了吧?

  看溫酥哭得這么委屈,要不是他知道自己只是剪掉了她的頭發,他自己都差點以為自己干了什么十惡不赦的事情了。

  溫酥如果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肯定要高聲回答說,“剪女孩子的頭發,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事!不能原諒!”

  趙沉從來沒有接觸過這個年紀的小孩子,他動作笨拙地拍了拍她的背,笨拙地安慰,“好了好了,不哭了。頭發過不了多久就長出來了。”

  溫酥揉了揉紅的像兔子一樣的眼睛,趁機提要求,“那……嗝……以后你給我……嗝……扎辮子。”

  今天真的是和扎辮子這個梗過不去了。

  趙沉漫不經心地應下了,反正也沒什么以后,答應下來也沒什么。反正這是一個不需要履行的約定。

  “行。”

  這一場剪頭發的鬧劇,最終以趙沉答應以后給溫酥扎辮子而落下帷幕。

  周浪在一旁憋笑憋到辛苦。

  說實話,他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趙沉給溫酥扎辮子那一幕了!

  肯定很有意思。

  周羽貼心地拿出小手帕,給溫酥擦眼淚,擦鼻涕,輕聲哄,“小仙女不哭了哈。”

  溫酥小腦袋點了點,長睫毛上掛著幾顆晶瑩的淚珠,眼睛水潤潤的,看著特別乖特別乖的樣子。

  周羽又忍不住摸她腦袋了。

  這時候,周浪出聲說,“阿沉,小羽,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去獨眼那幫忙了。”

  獨眼是個開飯館的老板,因為早年傷到了眼睛,一只眼睛瞎了,所以才有了獨眼這個綽號。

  他們幾個平時都是到處打零工,今天剛巧就是去獨眼那幫忙。

  趙沉應了一聲。

  周羽忙問,“那小酥酥怎么辦?”

  趙沉不耐,“還能怎么辦?先讓她待家里吧。”現在他沒空把她送走,要送也得晚上找時間送,還得避開周羽這個麻煩精。

  周羽不放心,“她還這么小,一個人在家真的沒問題嗎?”

  趙沉輕描淡寫地反問,“能有什么問題?”

  被兩人討論的溫酥此時正在一旁低著腦袋想事情。

  獨眼這個名字,她好像有點印象。

  但更多的,她一時想不起來。

  上輩子,她遇到趙沉的時候,趙沉左邊太陽穴有一道長長的傷疤,因為年歲過于長久,這道疤險的顏色已經變淡了,但也能看出當時的兇險。

  因為發型的緣故,趙沉臉上的疤痕不容易被人發現,但偏偏,就被她無意間看到了。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趙沉要去獨眼那幫忙,她心里總有些不安,心砰砰砰狂跳,好像馬上就要有大事發生一般。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