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別焦慮我愛你舒卷卷

別焦慮我愛你舒卷卷

流凰千度 著

連載中免費

以舒卷卷和陸和光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別焦慮我愛你》是由作家流凰千度所著,小說講的是舒卷卷走在面臨重要抉擇的交叉路口彷徨不知所措,可此時遇到了自己六年未見的高中同學兼學神陸和光,由此舒卷卷糾結的人生也因陸和光的到來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看文博系萌妹會和律界段子手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11/10

在線閱讀

以舒卷卷和陸和光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別焦慮我愛你》是由作家流凰千度所著,小說講的是舒卷卷走在面臨重要抉擇的交叉路口彷徨不知所措,可此時遇到了自己六年未見的高中同學兼學神陸和光,由此舒卷卷糾結的人生也因陸和光的到來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看文博系萌妹會和律界段子手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舒卷卷往車那走,她看到車門那站著個人,西裝筆挺,身形挺拔,應該正在打電話。

  陸和光看到舒卷卷過來,按了手機放進兜里,上手替她拉開了后排車門。

  “正好我有事,不然也看不到你發的微信了。”

  陸和光一邊倒擋,一邊和舒卷卷說話。他從后視鏡看到舒卷卷似乎有些緊張,不等人開口,主動又說:“我剛好在附近忙完,舉手之勞。”

  舒卷卷抓著放毛球的太空包,看著陸和光的后腦勺輕輕“嗯”了一聲。

  一時間沒話說,車內安靜,有些尷尬。

  高中的時候,陸和光和他的孿生弟弟并稱“四中雙杰”,不僅僅因為兄弟倆過分養眼的外表,更因為陸家兄弟在四中的三年里,校門口那兒張貼的成績排名榜,一首一尾兩個名字就沒出現過變化。這倆兄弟,一個穩穩雄踞著正數第一,一個常年霸占著倒數第一,至今還作為四中的風流過往被后繼小孩們說道。

  陸和光這等榜首風流人物,舒卷卷顯然是不會和他有什么交集的。

  雖然是老同學,說白了還是不熟,和不熟的人待在一起,舒卷卷就會感到拘束。

  陸和光見舒卷卷尤其安靜,出言寬慰她說:“別擔心,我認識二十四小時的寵物醫院,先去看看再說。”

  舒卷卷點了點頭,隨即想到點頭陸和光看不到,又改說了句“謝謝”。

  等到了寵物醫院,陸和光陪著舒卷卷一起進去問診。獸醫詢問詢問,再檢查一下,隨即刷刷刷地就開了單子。

  獸醫是個三四十歲的大媽,面相有些兇,聲音還大,中氣十足地對舒卷卷說:“家里蚊子多吧?你們這一看就是養貓的新手,讓幼貓中了蚊香電蚊液之類的毒了。像蚊香和電蚊液這種東西里面都是有菊酯的,貓沒法代謝出去,攝入多了中毒,嚴重的嗝屁,你可長點心吧。”

  舒卷卷低著頭連連說是。

  這確實是她的疏忽,幸好毛球沒什么事,清理照顧一下就可以了,不然她得哭死。

  看到舒卷卷這么受教的模樣,獸醫大媽心情好了點,眼睛在舒卷卷身后的陸和光身上轉著,八卦說:“新婚啊?”

  舒卷卷:“!??”

  大媽瞇瞇笑:“不然哪有大半夜不睡覺陪著來治貓的,要么熱戀要么新婚唄。看你倆不像熱戀的小情侶,估摸著是相親認識的?閃婚了?哎呀別害羞嘛,現在這社會閃婚多常見,再說你男人跟電視里出來的一樣,別人都得羨慕你。”

  舒卷卷囧:“......”

  我說大媽獸醫只是您的副業吧,您隱藏的主業其實是在社區居委會對吧。

  悄悄用余光瞄一眼陸和光,舒卷卷發現這男神在按手機呢,全神貫注的模樣仿佛沒聽到居委會大媽說的話,于是暗自舒了口氣,趕緊解釋:“阿姨您別亂猜啦,我是不婚主義者,他就是我同學。”

  舒卷卷沒發現,陸和光按手機的手指微微一頓。

  獸醫大媽聽了舒卷卷這話,白眼一翻:“現在的小年輕真洋氣,動不動就說什么不婚,等到了那一天了,有的是真香的時候。”

  舒卷卷表示她真的接不下話茬,只想先溜為敬。

  毛球被托放在寵物醫院觀察,舒卷卷和陸和光早上還都有工作,各自要忙。快要破曉,灰紫的天色逐漸變成魚肚色,清新空氣帶著雨后的爽朗撲鼻而來。

  陸和光拉開車門:“我送你回去吧。”

  舒卷卷不好意思再麻煩陸和光,搖頭拒絕了他的好意:“不用,已經天亮了,你也要去上班的,趕緊回家一趟吧。”

  感謝的話沒再說,這回欠了個人情,舒卷卷心想等把事情理一理再想個法還了這份人情。

  陸和光面上沒什么表情,只是拉開后座的車門,說:“我也住鼓樓區,順路。”

  舒卷卷小心看著陸和光的臉色,只覺得這樣的陸和光看起來高冷淡漠,可做的事依然是熱心腸一幅要幫到底的樣。以為他們學法的小哥哥道德覺悟都是這么高的,舒卷卷于是乖乖上了車。

  兩人一前一后,車內依然是安靜到沉寂的氣氛,舒卷卷捏著背包的拉鏈,左想想右想想,也沒想好怎么感謝陸和光。

  送禮物?兩個人不熟,也不知道選什么禮物好。她看陸和光無論是穿著還是開著的車,都是價值不菲的樣子,倒真不知道送什么東西才算合適。

  請吃飯?這個就更不好了,舒卷卷自己都有些抵觸。

  從后視鏡看到舒卷卷呆萌發怔的表情,陸和光輕輕抿了抿唇。

  再不說話一會兒就要把人送到了。

  陸和光忽然開口問:“工作方面還順利嗎?”

  舒卷卷一愣,反應過來陸和光在問自己話呢,抬起頭說:“還算順利吧。”

  提到工作難免好奇起陸和光這么晚都沒睡的事情。

  “話說你怎么四點多了還沒睡,工作嗎?”

  陸和光意味深長地掃了眼鏡子,淡淡說:“剛接了起案子,做一些調查。”

  舒卷卷點點頭:“這樣啊...真辛苦。”

  熬夜工作真的是很辛苦的,她這幾天在外面加班,還要趕會議報告小結,好不容易回南京也沒能好好休息到。一聽陸和光夜里也是忙于工作,就感覺自己也不算特別辛苦了。

  微微松了口氣,舒卷卷吐槽說:“我實習了一個禮拜,一個禮拜都沒睡好覺。要出差、還要寫記錄報告啊之類的,實在是非常忙。”

  陸和光問她:“你不是在博物館實習嗎?”

  舒卷卷笑笑:“是不是很多人都以為博物館里上班朝九晚五的很閑?其實才不是呢,公家的大博物館可能要好點,像小一點的或者我實習這種私人小博物館,大體上還是挺忙的,實習生要干的事情很多,單位里很多雜事也會推給新人去做,等等等等。”

  說著一頓,覺著自己這么說好像有點負能量,連忙話鋒一轉:“忙碌等于充實嘛,單位包括我在內有兩個實習生,有個伴就沒多么枯燥可怕了。不過那個妹子好像比我還忙,不怎么去單位,要寫的報告內容也不知道,還是找我問的。”

  陸和光停了車,說:“到了。”

  舒卷卷沒有注意窗外,一看已經到了樓底下,說了謝謝,她就下了車。

  看著舒卷卷進了樓,陸和光站在車外,緩緩望向露出黑云的太陽,發現天已經徹底亮了。

  回到車上,陸和光掃了眼副駕駛。副駕駛上放著個文檔袋,紙封上一排黑色字——南京古都博物館民事訴訟案。

  ——

  古都博物館

  每周三上午十點例行周會,可這都九點半了,誰都沒有看到館長。

  行政總管劉淑芳推門進了辦公室,奇怪道:“你們有人看到老王嗎?這都九點半了,不是他自己定的規矩開會前要提前十五分鐘進會議室?”

  管理員組長李蕓正在刷指甲油,漫不經心說:“啊你說館長啊,他最近估摸著沒什么心思管這小破館吧,他不是忙著嗎。”

  另一個實習生苗涵涵見狀一點點挪到了舒卷卷身邊,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我聽辦公室里的人說王館長惹到事啦,這個小破館沒準都要倒了。”

  舒卷卷吃驚地看著苗涵涵:“不會吧......”

  苗涵涵偷笑:“我也是亂聽的,不過你看這館,又老又破又舊還沒人來,工作人員也少的可憐,吃棗藥丸的事兒。”

  李蕓啪一下放了指甲油,猛然站起來嚴肅地看著對面兩個交頭接耳的實習生。

  舒卷卷:“......”

  苗涵涵:“......”

  舒卷卷剛來一個多禮拜,期間還出差了好幾天,對為數不多的工作人員也不很了解,此刻看到組長李蕓板著一張臉,頓時心里喊了句涼。

  李蕓緩緩走近兩個妹子,兩手撐到她們的辦公桌上,涂著厚厚粉底的大白臉逐漸靠近,隨后過分鮮艷的紅唇張開。

  “我說,既然館長沒來,我們去做美容吧!”

  啥?

  苗涵涵:“......”

  舒卷卷:“......”

  能不能行了,感覺這家單位里的人比單位本身還不靠譜!

  “去做你個頭啊!”劉淑芳差點摔倒。

  正想著,走廊傳來幾個人的腳步聲。劉淑芳聽了動靜趕緊往外看。

  王館長的聲音在過道上傳來:“開會開會啊,小劉你看看人齊了沒,等下照常開會啊,我把陸律師帶去辦公室坐一會兒就來。”

  聽到對話的舒卷卷一呆。

  陸律師?

  嗯...應該不會有這么巧的事情吧?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