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閃婚萌妻太撩人白遲遲歐陽清番外

閃婚萌妻太撩人白遲遲歐陽清番外

溫煦依依 著

連載中免費

以白遲遲和歐陽清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閃婚萌妻太撩人》是由作家溫煦依依所著,小說講的是白遲遲找歐陽清幫了個小忙后便莫名其妙成了他的人,而白遲遲卻一直誤認為歐陽清性取向有問題,直到那晚歐陽清用實力向白遲遲力證,看閃婚的白遲遲和歐陽清這對歡喜冤家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11/08

在線閱讀

以白遲遲和歐陽清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閃婚萌妻太撩 人》是由作家溫煦依依所著,小說講的是白遲遲找歐陽清幫了個小忙后便莫名其妙成了他的人,而白遲遲卻一直誤認為歐陽清性取向有問題,直到那晚歐陽清用實力向白遲遲力證,看閃婚的白遲遲和歐陽清這對歡喜冤家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這座城市剛下過一場雨,也許是意猶未盡,空氣中更聚滿了悶熱的水珠。

  白遲遲踩著濕漉漉的地面,為了尋找一份兼職工作一家一家店面問過去,此時已經是汗水淋漓。

  “你看,好像姓白的妞兒!”

  “真是她!”

  “抓住她!老大說了,讓我們嘗鮮!”

  幾個小混混哄著如狼似虎地朝白遲遲的方向撲來。

  白遲遲聞聲撒腿就跑,好在她最近經常被這幫高利貸的人追殺,短跑長跑都不在話下。

  名仕大酒店的門正被人打開,她想也沒想就沖了進去。

  小混混也不放松,繼續在她身后狂追。

  聽著他們的聲音越來越近,白遲遲緊張的臉都白了。

  驚恐中,她本能地一間間的扭門把手,總希望能有個開著的門讓她避一避。

  連著扭了幾個門,都鎖的死死的。

  就在她幾乎絕望的時候,忽然一扇門鎖被她擰動了,沒時間多想,她毫不猶豫地扭開門閃身鉆了進去。

  剛從衛生間出來,只圍了一件白色浴巾的黑臉男人顯然對她的闖入有些驚愕。

  “你是誰?”他不悅地皺了皺眉。

  “噓!幫我個忙!”白遲遲的眼神像個受驚的小鹿,歐陽清竟然有點不忍拒絕幫她。

  “砰砰!姓白的,給我出來!”不遠處的房間,小混混把門敲的震天響,接著是下一間……

  被他們抓住就是死路一條,白遲遲咬了咬唇,豁出去了。

  利落地脫掉自己的裙子,連同手上的小包一起,往敞開著的衛生間里扔去。

  “你干什么?”歐陽清一臉的戒備。

  “求你!抱住我!”白遲遲急促地說完,踮起腳尖,雙臂繞上了他黝黑的脖頸。

  “小妞,滾出來!”小混混罵罵咧咧地扭開了門,只見赤著上身的歐陽清緊緊摟著一個長發光溜溜的美女,兩人正親的熱乎呢。

  “找死?”歐陽清迅速轉了個身,把白遲遲擋的嚴嚴實實,回頭盯著幾個沖上來的混混,目光如炬,聲音似鐵。

  “對不起!對不起!搞錯了!”

  平時在大街上橫行霸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竟被歐陽清的氣勢嚇住,乖乖地幫他關好門,滾了。

  白遲遲長舒了一口氣,這才意識到自己正穿著清涼的貼在一個半果的陌生男人身上。剛才逃命時的豪氣全沒了,臉紅的發紫,真想有個地縫鉆進去。

  “謝謝!”她訥訥的低聲說。

  “清……你在干什么?等你好久了。”

  天!房間里竟然還有人,還是個男人?

  白遲遲一時竟忘了自己的窘迫,轉頭朝床上望去。

  一個皮膚細嫩,長相清秀的男人赤果著上身斜倚在床上,下半身蓋著一條短短的浴巾,瞇著眼正朝他們這邊看。

  他叫他清,多親密的稱呼,一個剛洗完澡,一個已經脫光光。

  他還說,等了他很久。

  我的媽呀,轟的一下,白遲遲大腦空白了,血液逆流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基友,在酒店要那么什么吧,竟好死不死地被她給撞上了。

  難怪剛才她一幾乎要脫光了的妙齡女人主動貼上他的嘴唇,這黑臉男人都沒借機占她的便宜。

  “那個……那個……打擾了,抱歉。”她十二萬分歉疚地說完,利索地鉆出歐陽清的懷抱,幾步奔進衛生間。

  他的火全被她撩起來了,她卻眼神奇怪地跑掉了。

  怔怔地看著她白皙柔美的背,他的喉頭愈加干澀。

  莫名其妙的女人,我幫了你,你是不是也該幫幫我?

  衛生間里潮濕的水蒸氣中浸潤著歐陽清用的薄荷味。

  聞著屬于那個陌生男人的味道,背靠著門的白遲遲緊咬著唇,心依然跳的厲害。

  就在剛才,她生平第一次跟男人那么接近。

  一回想到那種緊貼在一起,他小麥色的健康肌膚,他剛硬的五官,他結實的肌肉……她禁不住的小鹿亂撞。

  哎呀,你撞什么撞嘛?他是同性戀,就算你脫光了,他也不會有什么感覺的。

  那么MAN的男人啊,把激情就獻給男人了,有點浪費了資源。

  白遲遲收回念頭,得趕緊穿好衣服遛了,不能影響救命恩人辦正事。

  可憐的白裙子全被地上的水浸濕了,弄臟了。

  總不能裸著出去,彎腰撿起裙子,打開水龍頭快速地搓了搓,使勁兒擰干水。

  裙子穿上身,濕噠噠的難受極了。

  把包也沖了沖水,才扭開洗手間的門,門口早沒了歐陽清。

  人呢?她還沒走,他們不會迫不及待的就那樣了吧?不會的!那也太肆無忌憚了。

  鼓足勇氣往床上看去,歐陽清側坐在床上,兩個男人離的很近很近,他的頭擋住了小白臉的面孔,從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歐陽清一個人。

  在接吻?

  嘖嘖嘖,真是在挑戰她的極限呀,她要暈了暈了。

  “那個……你們能不能暫停一下,我想鄭重地表示一下感謝。”她清了清嗓子,對著床上正在“親熱”的兩人說道。

  “不用謝,舉手之勞,你走吧!”歐陽清轉過頭,有點不耐煩的樣子。

  緊接著,在看到她的模樣時,他抑制不住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她白色的裙子完全濕透了,半透明地緊貼在身上,鼓鼓的山巔若隱若現,隨著呼吸劇烈地起伏。

  莫名其妙的女人,她到底是要干什么?

  這么穿跟沒穿有什么區別?

  哦,有,唯一的區別就是比沒穿更讓男人亢 奮。

  好不容易淡定了的玉望,此時又不淡定了,忙轉過身。

  “多謝了,那我走了。”不是她不感恩,實在是他的語氣神態中都透著一股不耐,對她的打擾相當不滿意啊。

  她的手剛摸到門柄,他雄渾中又帶點沙啞的聲音再次在背后響起。

  “等等!”

  “你就這么出去?”

  “啊……是你說不要我謝你的。我身上也沒錢,你要不留下個電話給我,我有錢的時候……”

  “白癡!”歐陽清煩躁地打斷她的話,誰跟她說道謝的事了?

  “啊?你怎么知道我叫白遲?”關系好一點兒的朋友都不叫她白遲遲,而是親熱地叫她白遲。

  歐陽清頭疼的厲害,她要真叫白癡,這名字可算適合她了。

  懶得跟她繞這些,直接從床邊的椅子上扯過自己的襯衫,下了床,幾步走到她面前,往她身上一甩。

  “不想在大街上引來就把這個給穿上。”這回說的夠明白了吧?她再白癡也應該能聽懂了。

  啊,那個,同性戀的男人果然夠細心,還超有愛心,不像秦雪松,那家伙太粗枝大葉了。

  感激涕零地看著歐陽清,她水樣的眸子黑白分明,紅艷艷的嘴唇自然嘟起,微張著,一副白癡的模樣卻莫名其妙地很性感,害的他喉頭再次一緊。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