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大紈绔沈默蕭紅羽全文

大紈绔沈默蕭紅羽全文

笑紅塵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沈默和蕭紅羽展開故事情節的歷史軍事作品《大紈绔》是由作家笑紅塵所著,小說講的是紈绔少爺沈默被家族分配到荒無人煙的地方歷練,本只想混吃等死的他被生活所迫,無奈下只好開啟逆襲人生早日繼承父業,那看沈默將會有一段怎樣未知的旅程......

更新:2019/11/07

在線閱讀

以沈默和蕭紅羽展開故事情節的歷史軍事作品《大紈绔》是由作家笑紅塵所著,小說講的是紈绔少爺沈默被家族分配到荒無人煙的地方歷練,本只想混吃等死的他被生活所迫,無奈下只好開啟逆襲人生早日繼承父業,那看沈默將會有一段怎樣未知的旅程......

免費閱讀

  “她還活著。”

  沈默不用抬頭看就知道身邊兩人臉上是什么表情,心里怎么想,他現在沒時間去解釋清楚,只是百忙中說解釋了一句,至于兩人信不信,他真的一點都不在意。

  魂穿時,他不僅占據了這副軀殼,也承接了這副軀殼的記憶,知道自已身處的不是華夏史料記載的某個古朝代,而是一個叫蒼龍的古大陸,官制跟唐朝宋朝差不多,他這種先進的科學救護方法在別人眼里就是褻瀆尸體,要被戳脊梁骨滴,搞不好頸上吃飯的家伙也要搬家。

  老天爺總算有眼,沒有讓他甘冒生命危險的努力白忙活,總算開始喘氣了。

  “衛大叔,沒有治傷的藥?對了,你的酒還有沒有剩余的?”沈默抬頭向旁邊車夫老衛問道。

  “有。”老衛滿臉驚訝表情,應了一聲,伸指搭在脈門上,感覺到了脈博的微弱跳動,老臉脹得通紅,但右手還是伸進懷里,掏出一個帶著體溫的小瓷瓶,又解下掛下腰間的酒葫蘆遞過去。

  喲,他這個老江湖竟然失手了,如果傳出去,真的是丟大發了,最主要是誤會了沈六少,他名聲雖不堪,但這手救人的功夫還真的是……是很古怪。

  另一位老者,也就是沈氏在滄縣的田莊大總管柳錚柳五爺。此刻清瘦的面龐也現出幾分赧色,滿是驚訝好奇的古怪表情,他默默的站在一邊觀看,滿是疑惑的眼睛不時瞟著忙碌救人的沈默。

  為了救人,沈默顧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禁忌,他解開衣裳進行簡單的消毒包扎。

  救人要緊,沈默顧不得欣賞眼前的風光美景,忙活了好一陣,才包扎好傷口,已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在包扎傷口期間,某處禁忌部位還是難免不小心碰觸到了,驚人的彈性與柔軟一度讓他心跳加速,氣息急促紊亂,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多捏了好幾把。

  好吧,他承認自已手抖了,不小心碰觸到的,他也承認自已不是什么非禮勿視的正人君子,只是在關鍵時候能及時剎車而已

  “六郎君,她可是個殺手。”老衛把人抱進車廂里放好,提醒道。

  隨后便告知沈默此人的身份:此女姓蕭,至于真實姓名則無人知曉,她的出名不僅僅只是因為她貌美如花,心狠如蛇蝎。

  主要是她嫁了三個老公,而且這三個老公都是當世相當厲害的殺手,第三任老公侯八更是殺手界十大殺手排行榜中排名第八,非常牛筆,想不出名都難。

  不過,命很不好,或者說,太硬了,三個牛筆哄哄的老公都先后死于非命,自然也多了一個克夫的煞星綽號,她再是長得花容月貌,美艷不可方物,但知道內情的男人都敬而遠之,都害怕死在她的肚皮上。

  “既然碰到了,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暫且這樣吧,等她養好傷再說。”沈默淡然道,扯過錦被,給仍舊昏迷不醒蓋上。

  老衛看了柳五爺一眼,得他眼神示意,便不再說話,爬上車轅,揮鞭駕車。

  車廂內,柳五叔盯著沈默看了好一陣,才出聲詢問,很多問題憋在心里,他很想知道答案,特別是沈六少那種讓人不堪啟齒的古怪救治方法,更是讓他好奇得要命。

  沈默沉思了一會才出聲解釋,他倒不是托大,而是考慮語言的組織,如何才能更好的解釋清楚,最主要是如何解釋他這個只知吃喝玩樂賭的紈绔公子哥突然間變得妖孽起來。

  “我被幾個堂哥毆打,昏迷了兩天兩夜,感覺魂魄出竅,在黑夜里四處飄蕩,然后碰到了一個白胡子的老爺爺,他給了我一本古書,讓我記住書里面內容,只有記住了才能回去……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滴。”

  沈默睜眼說瞎話,臉不紅心不跳,臉上表情真誠自然,這是所有穿越眾必須邁過去的大坎兒,在魂穿醒來的時候,他就已經考慮過這個大問題,如何忽悠人蒙混過關,才能解釋清楚為啥突然間變得這么逆天。

  沈默在族中年青一輩排行第六,只因爭吵,用扳磚把二房的堂哥沈騰給開瓢了,迫于幾房的壓力,沈復不得不把寶貝兒子狠揍一頓,然后送去沈氏在滄縣的田莊思過自新。

  柳五爺沉默了,他心里即便半信半疑,但也不知如何反駁,只能通過時間來論證真假,至少現在,他看沈默的眼神跟以前有點不一樣,而唯一能夠確認的是祖墳冒青煙,碰到沈六少,保住了一條小命。

  柳五爺不再出聲說話,沈默抱著腿,下巴支在膝蓋上發呆,仍昏迷不醒,車廂內一片寂靜,耳朵里聽到的是呼號的寒風,還有車輪碾壓堅冰的嘎吱聲。

  老衛掌車的技術絕對是一流的,馬車行駛得既快又平穩,在天色即將暗淡下來的一刻趕到了滄縣沈氏的田莊。

  馬車進莊之后,柳五爺親自解釋,語氣里帶有暗示性的警告。

  “奴家感謝五爺六郎君的救命大恩,奴家一定安份守已,等養好了傷就離去。”玉容蒼白的像個剛進門的小媳婦,怯生生的道謝。

  “先安心在這里養好傷再說吧。”沈默淡然道,然后舒舒服服的去吃飯泡澡休息了。

  沈默醒來的時候,已是午時,丫鬟小紅小綠分別伺候他洗漱和吃飯。

  雖然有魚肉,但沈默只吃了小半碗飯就沒有胃口了,這魚特么的腥得一筆,聞著就想吐,這水煮的豬肉白花花的,光看色澤就沒胃口,如果不是擔心餓肚子,他這個吃貨真心不想吃一口,看來還得自已親自動手吶。

  嗯,人要自力更生,豐衣足食,他只能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已。

  沈默裹緊裘皮大衣,漫無目的在莊子里轉悠,來的一路上,他已經想通了,既然魂穿占據了這副軀殼,前任惹下的所有禍事,他不背誰來背?他這個背鍋俠是當定了。

  好吧,既然被家族放逐,驅離權力中樞,他就安安心心的當一個混吃等死的紈绔吧,逍遙自在,想吃就吃,想樂就樂,這種日子其實也挺舒心的,當然了,當紈绔的前提是有錢,有很多的錢,有花不完的錢。

  沈默的右手大拇指下意識的搓了搓四根手指,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雖然是一個陌生的古大陸,但哥有金手指,想想以后開掛的人生,嘖嘖嘖……

  沈默在莊子里轉悠了一圈,沈家的這處田產有二百五十多畝,其中良田百來畝,田莊占地相大當,建有住人的幾大排屋舍,存放糧食雜物的倉庫,有菜地,有池塘,有雞鴨舍豬圈牛欄,難得的是莊前有一條小河流淌而過。

  整座田莊有莊丁仆婦二百五十多人,其中青壯一百來人,他們世代都是沈家的家奴,算上管事丫環什么的,全莊總共有三百來人,屬小規模的田莊,那種規模大的田莊,可容納莊丁仆婦二三千人。

  一股寒風撲面而來,還夾帶有令人反胃的粑粑氣味,沈默雖然抬手捂住口鼻,但還是忍不住干嘔,差點把剛吃進肚子里的那點飯菜給吐出來。

  還沒來得及罵娘,一個年青的莊丁從前面不遠處的草垛后面走出來,邊走邊低頭系褲腰帶子,不用猜都知道罪魁禍首就是這混蛋。

  “啊……見過六郎君。”年青的莊丁看到沈默,嚇了一跳,連忙躬身行禮。

  沈默很想把他臭罵一頓,不過想想還是忍住了。

  田莊里還真沒有茅廁,拉粑粑都是隨便找個隱蔽的地方,挖個小坑,拉完用泥土蓋上。

  至于噓噓更是隨意,腰帶一解,褲頭一拉就能放水,生活垃圾到處亂扔,弄得莊子里到處是怪味兒,講衛生,對不起,還真沒有這個習慣。

  想讓莊內所有人有講究衛生的好習慣,得強制執行才行,他雖是沈家的裔子,但卻被家族放逐,地位非常尷尬,根本指揮不動莊內的任何人,真正主事掌權的是柳錚柳五爺。

  在被趕來的當晚,他的便宜老爹就已經一再叮囑,柳五爺不是一般的管事可比,他可是沈氏祖父一輩留下來的功臣元老之一,勞苦功高,身份地位在沈家超然,哪怕是沈家現任的家主沈良,對柳五爺也要客氣幾分,沈家子弟都執晚輩之禮。

  沈默對柳五爺心存好奇,還有一絲敬畏,他心里清楚,自已在這里能不能過得舒坦,全憑柳五爺一句話,真把他給惹惱了,弄死自已都有可能。

  “等等,莊里有會木匠活的人嗎?”沈默突然想起了一些事,叫住那名年青的莊丁。

  “回六郎君話,趙老實父子會木匠活,他們父子就是負責修補莊里的所有農具。”莊丁老實回答。

  “好,你帶我去。”沈默點頭。

  在年青莊丁的引領下,沈默來到趙老實父子平時工作的木匠房。

  沈默和趙老實一番交流,安排其做了兩個能搖晃的躺椅,并給與三兩左右的碎銀之后,便去找柳五爺了。

  柳五爺是田莊大管事,掌管田莊所有事務,甚至可以不夸張的說,掌管田莊所有人的生死。

  柳五爺獨住一個院落,有碧玉、綠柳兩個年青漂亮的丫環服侍,兩女雖只是十四五歲的小丫環,但在莊里的地位超然,哪怕是莊里的管事、帳房先生等中層人物都得給她們幾分面子,尊稱一聲姐姐。

  “綠柳見過六郎君。”長相秀美動人的綠柳見到沈默,忙屈身道了一個萬福請安。

  “綠柳姐姐客氣了,柳世伯可在?”沈默略略側身,不敢受綠柳的全禮,都說落毛的鳳凰不如雞,他現在就是,沒有囂張跋扈的資本,還是老老實實夾起尾巴做人吧,再者,他的性格是恩怨分明,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

  “五爺在里邊,六郎君請隨綠柳來。”綠柳客客氣氣的在前邊領路,小妮子心里有點納悶,傳聞這位六郎君囂張跋扈,惡名遠揚,怎的如此客氣謙遜?不過,長得倒是挺俊俏的,真是可惜了這副好皮囊。

  “世侄有事?”

  柳五爺正坐在大廳內烤火看書,看到綠柳領著沈默進來,起身問道。

  “柳世伯,小侄想借閱幾本書。”沈默略略躬身,拱手行禮,他自稱小侄,行的是晚輩之禮,不僅不會掉他沈家六少的面子,相反還能得分,尊老愛幼是傳統美德。

  “借書?”柳五爺面現驚訝表情,他算準了沈默會來找他,這里的生活條件比沈家大宅差太多,像沈默這種錦衣玉食的浪蕩公子哥肯定受不了,住了一晚之后,必跑來哭鬧要回家,但劇情沒按照他預想的那樣演。

  “不知世侄要看什么樣的書?”他稍一怔愕,馬上回過神,帶沈默去書房挑書。

  “大魏律、詞典、蒼龍大陸的人文地理類。”沈默答道,他可不是隨口亂說,而是在來的路上早就想好了,來到這個陌生的古大陸,不清楚的了解這個古大陸的人文地理律法,什么時候犯法,被人整死都不知道。

  他要做一個有文化的紈绔,理想么,就是賺花不完的錢,娶幾房妻妾,逍遙快活的坐吃等死。

  至于詞典,后世的漢字都是簡化的,古大陸的漢字是繁體,不認真學一下,要鬧出笑話滴。

  柳五爺眉毛一揚,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還是惡名遠揚的沈六少轉性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老夫倒想看看你能撐多久。

  他倒沒懷疑沈默能不能看懂,只是懷疑他有沒有耐心把這些書堅持看完,沈六少雖不學無術,吃喝玩樂賭五毒俱全,但畢竟上過學,世家大族都設有專門的私塾,有名氣很高的教諭教導族中子弟,沈六少身上還掛有秀才的功名呢,雖然這個功名是花了大價錢弄的。

  柳五爺的書房很簡陋,但書桌書架等物擺放得整齊,打掃得干干凈凈,想來每天都有下人來打掃。

  他圍著三個書架轉了一圈,找出沈默想要的《大魏律》、《大魏人文地理》《晉帝國人文地理》等幾本書,詞典類的書是蒙學教育課本,他沒有收藏,得到縣城的書店購買。

  “小侄謝過柳世伯。”沈默拱手道謝,才接過書,小心翼翼的抱在懷中。

  “對了,柳世伯,小侄明天想進城一趟,不知有沒有車?”

  “哦,明日一早,老衛也進城買些年貨。”柳五叔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原來這小子借書是假,想進城是真,紈绔終究還是紈绔,狗永遠是改不了吃屎滴。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