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逍遙狂兵蕭聶周惜語

逍遙狂兵蕭聶周惜語

蕭聶 著

連載中免費

以蕭聶和周惜語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作品《逍遙狂兵》正在火熱播出中,小說講的是被成為軍中驕子的一代兵王蕭聶在執行任務時被隊友所救,而永久失去戰友的蕭聶為兌現諾言回歸都市找到救命恩人的妹妹周惜語并默默保護她,那在都市成了的士司機的逍遙狂兵蕭聶將默默掀起怎樣的風云......

更新:2019/11/06

在線閱讀

以蕭聶和周惜語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作品《逍遙狂兵》正在火熱播出中,小說講的是被成為軍中驕子的一代兵王蕭聶在執行任務時被隊友所救,而永久失去戰友的蕭聶為兌現諾言回歸都市找到救命恩人的妹妹周惜語并默默保護她,那在都市成了的士司機的逍遙狂兵蕭聶將默默掀起怎樣的風云......

免費閱讀

  江北市地處華夏國南北交通樞紐,古來繁華。

  蕭聶把自己剛包來不久的那輛出租車停靠在海天大廈樓下,剛剛送走一位乘客,正想去吃飯。

  后車門一開,一個女孩慌里慌張地鉆了進來,門都沒關好,就急著叫道:“師傅,快開車!”

  蕭聶從觀后鏡里看了看,女孩大約二十多歲年紀,一身淡雅的米黃色連衣裙包裹著姣好的身材。烏黑的秀發自腦后束成馬尾,露出一張精美絕倫的臉龐。

  自打上車之后,女孩就在不停地向后看,就那一臉緊張不安的樣子來看,應該是有什么人在追她。

  蕭聶順著她的視線向后看了看,“美女,出什么事了?”

  女孩搖頭,“別問了,快點開車!”

  她急的不行,蕭聶卻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說出來也許我能幫你。”

  女孩把蕭聶的話誤認為是出租車司機慣有的搭訕,絲毫沒覺得眼前這個穿著土氣的出租車司機能夠幫到她,沒好氣地說道:“你開車就算是幫我了。”

  蕭聶樂了,“你總該告訴我你要去哪兒吧。”

  女孩不耐煩地揮手,“隨便去哪兒,只要離開這個地方就行。”

  “好嘞”。蕭聶應了一聲,驅車上路。

  還沒到路口,一輛黑色的路虎車帶著巨大的發動機轟鳴聲追了上來。

  一個兇神惡煞般的男人從車窗里探出頭,指著蕭聶的車叫道:“停車!”

  女孩的臉瞬間變得蒼白,惶恐地對蕭聶說:“師傅,千萬別停車,他們都是壞人。”

  蕭聶安慰地笑了笑,“別怕,沒事的。”

  他沒理會那男人的叫囂,依舊驅車向前。

  路虎車的后車窗也降了下來,蕭聶這才看見車里除了司機還作了好幾個男人,向著蕭聶不干不凈地罵道:“你他媽聾了嗎?!給老子停車!”

  蕭聶不屑地撇了撇嘴,依舊不緊不慢地開著車,根本就沒把那些人放在眼里。

  這個舉動越發惹怒了路虎車上的人,司機指著蕭聶叫道:“立即停下!信不信老子撞廢了你的車?”

  蕭聶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甚至轉頭看了一眼女孩,“這都是些什么人?”

  女孩緊張地看著那輛路虎車,“你能不能甩掉他們?我可以多給你錢。”

  蕭聶笑了笑,“別把我們出租車司機都想的那么不堪。”

  他腳下一踩油門,車子猛地向前一竄,瞬間把路虎車甩開了兩個車身的距離。

  路虎車司機楞了一下,隨即哇哇大叫起來,“想跑?也不看看自己開的是什么車!”

  他狠踩油門,向前猛追。

  眼看著就要追上了,蕭聶忽然間一拉手剎,方向盤打了一個九十度,那輛破舊的捷達車在眾人面前做了一個美妙的漂移,瞬間拐入了對面的車道,與路虎車擦肩而過。

  路虎車上的人目瞪口呆,司機驚得下巴都快掉了,差一點就撞倒了前面的車上。

  隨即反應了過來,氣的大罵起來,手忙腳亂地掉轉車頭,再次向出租車追了過去。

  女孩被蕭聶剛才瀟灑帥氣地操作震撼到了,半天才驚喜地叫道:“哇,師傅,你的車技太牛了!他們都被你甩掉了。”

  蕭聶卻絲毫沒有一點得意的神色,反而皺眉道:“我要是你,就不會高興的太早。”

  女孩楞了一下,“怎么了?”

  蕭聶沒有說話,替他回答的是那輛已經不知道經過多少手的破車,排氣管里忽然發出一陣咳嗽一般的響動,抽抽了兩下之后徹底停下了。

  女孩緊張地問道:“師傅,還能走嗎?”

  剛才那段加速與接近過載地漂移,已經是這輛破車的極限了,它終于在自己快要進修理廠的之前‘輝煌’了一把。

  蕭聶試著打了兩下火,然后放棄了,搖著頭道:“不行,這車已經病入膏肓了。”

  女孩并沒有被蕭聶的冷笑話逗笑,正準備下車逃走,隨著“吱”的一聲急剎車的聲音,路虎車停在了旁邊。

  車門一開,五六個男人氣勢洶洶地跳下車來,司機不服氣地沖著蕭聶罵道:“你不是挺厲害的嗎?還給老子玩漂移,你倒是跑啊?”

  女孩絕望地縮在車里,身子也因為害怕開始顫抖起來。

  蕭聶沖著女孩溫和地笑了笑,“別怕,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的。”

  女孩看著蕭聶那張英武而堅毅的臉龐,忽然覺得心里鎮靜了許多,輕輕地點了點頭。

  蕭聶下車,順手把車門鎖上。面對幾個兇神惡煞般的男人,非但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氣定神閑地靠在車上,點起一根煙。

  “你們把我的車追壞了,誰賠修理費?”

  幾個男人愕然地看著蕭聶,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我沒聽錯吧,你他媽敢跟老子要錢?”

  “小子,就你這破車倒貼都沒人要,還修個屁。”

  “跟他廢什么話,先把人帶走再說!”

  蕭聶忽然向前兩步,擋在了車前,臉色陰沉地說道:“上了我的車,就是我的乘客。不管怎么樣,我也要把人送到地。這是出租車的規矩。”

  一個油頭粉面,身穿花格子襯衫,脖子上還掛著好幾條金鏈子的家伙走了出來,陰陽怪氣地笑了起來,“呀,遇到活雷鋒了。”

  他指了指車里的女孩,“你知道她是我什么人?她是我女朋友。”

  女孩緊張不安地看著這場對峙,聽見這話忍不住叫了起來:“師傅,你別聽他胡說。我只是跟他借了五萬塊錢,我已經還給他了,可他還問我要兩萬的利息。”

  “花格子襯衫”彎下腰看著車里的女孩,“林小曼,錢是你自己要借的,借條上寫的清清楚楚,三個月期限,兩萬利息。你想不認賬?”

  林小曼怒道:“打條子的時候,上邊什么都沒寫,那是你后來加上去的。你這么做是違法的,我要報警!”

  花格子從兜里掏出一張借條,得意地揚了揚,“報啊,上邊有你的簽名和手印,我看警察來了相信誰的話。”

  他嘿嘿地奸笑了兩聲,“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么還錢,要么跟我回去,乖乖地作我女朋友,這事就算是兩清。”

  那家伙的得意還沒能堅持兩秒鐘,就愣住了,因為站在旁邊的蕭聶忽然一伸手把那張借條拿走了。

  他驚怒交集地喝了一聲,“你他媽是不是活膩了?”

  蕭聶看了一眼借條,對花格子道:“你叫齊偉?國家有規定,年利率超過36%的借貸都是無效的。你還真是人頭豬腦,就拿著這么張破紙就想讓人家做你女朋友?”

  齊偉的臉色變了。

  確實如林小曼所說,他開始給林小曼借錢的時候,并沒有寫利息,還口口聲聲說不要利息。

  今天之所以要刁難林小曼,是因為林小曼實在是長得太漂亮了,他早就已經垂涎已久。

  沒想到卻被蕭聶一語道破,他忍不住暴躁地叫了起來:“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他媽就是個臭開出租的,趕緊給老子滾蛋,有多遠滾多遠!”

  蕭聶依舊是油鹽不進的樣子,饒有興趣地看著齊偉,“我現在也給你兩個選擇,要么自己跪下來抽自己,要么我來抽你。”

  “不過,我覺得你不會愿意讓我來抽你的,還是你自己來吧。”

  齊偉楞了一下,隨即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囂張地狂笑不已,“老子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這么不要命的人。給我上!誰把這小子腿打折,老子給他發獎金!”

  他身邊幾個蠢蠢欲動的家伙等的就是這句話,嗷嗷叫著沖向蕭聶。

  林小曼驚恐地大叫起來,“你快跑!”

  蕭聶依舊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先把那張借條收了起來,才閃電般地一抬腿。

  沖在最前面的家伙感覺胸口像是被火車撞了一下,悶哼了一聲,身子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兩個同伴身上,三人做了滾地蘿卜。

  “呀!”

  另外一個家伙手里抄了一根棒球棍,照著蕭聶猛砸過來。蕭聶看也不看的伸手一抓,正好抓住了棍頭。

  任憑那家伙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棒球棍像是生了根一樣,紋絲不動。

  蕭聶一巴掌打過去,那家伙慘叫著張嘴,幾顆有些泛黃的牙齒劃著弧線掉落在地上。蕭聶又是一記側踢,那家伙安逸地飛出去老遠,重重地拍在地上。

  與此同時,蕭聶的左拳直進,“啪”的一聲,一個剛撲過來的家伙被蕭聶結結實實一拳轟到了臉上,沒倒地之前就已經暈了過去。

  那兩個一開始就被撞倒的家伙暈頭轉向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哇哇叫著撲向蕭聶。

  蕭聶冷笑了一聲,欺身而上,一巴掌打中右邊一個家伙的側頰,余勢未消地又落在了左邊那家伙的臉上。

  見過一個人同時抽兩個人的耳光嗎?

  蕭聶就在做這樣的事,那兩個家伙被打得鼻口流血,眼前金星亂冒,還沒等反應過來。蕭聶反手又是一下,剛剛消失的金星又開始在眼前亂轉。

  兩人徹底慫了,胡亂擺著手,“別打了,大哥,別打了。”

  蕭聶樂了,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那兩個家伙臉腫的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其中一個實在撐不住了,踉蹌著一頭栽到。

  另外一個稍微好點,但也被打得夠嗆,很識相地順勢一頭栽倒假裝暈了過去。

  只是轉眼功夫,齊偉平時花大價錢雇來的保鏢已經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了,他忽然有些慶幸剛才挨打的不是自己。

  蕭聶斜睨著齊偉,“該你了。”

  齊偉這才意識到今天得罪了一個狠角色,跟這樣的人對陣無異于找死。

  他驚懼地看著蕭聶,雙腿不停地打哆嗦,冷汗直冒,囁嚅著說道:“大哥,我錯了,今天這是一場誤會。”

  蕭聶饒有興趣地哦了一聲,“你跟著我的車追了兩條街,口口聲聲說要弄死我,怎么看也不像是誤會吧?”

  齊偉低頭從口袋里掏出一沓錢,一臉諂媚著遞了過去,“大哥,消消氣,這些錢您拿去修車。”

  蕭聶的眼神自鈔票上一撣而過,并沒有要接的意思,嘴角勾起一絲嘲諷,“你很有錢?”

  齊偉擦著汗,頭也不敢抬,“不是不是,我就是覺得我把您的車追壞了,應該給您補償。”

  蕭聶冷冷地盯著齊偉,“我這人別的優點沒有,就是說過的話一定要做的。你是自己抽自己,還是我來代勞?”

  齊偉差點就哭了,一扭頭看見了已經從車上下來的林小曼,趕忙道:“小曼,看在我給你借錢的份上,你幫我跟這位大哥求個情吧。”

  林小曼被蕭聶剛才的英雄氣概震撼到了,此時正在偷偷地看蕭聶,一臉傾慕的神情。被齊偉這么一打斷,正好迎上了蕭聶看過來的目光。

  頓時羞的小臉一紅,慍怒地沖著齊偉道:“我是因為要給我媽做手術才問你借的錢,都已經還給你了,你還來要挾我?你這個混蛋!”

  她越說越氣,一個耳光扇了過去,打在齊偉的臉上。

  這一下不光把齊偉打愣了,林小曼也愣住了,從小都沒跟人動過手的她瞬間有些手足無措。

  蕭聶笑了,“對付這樣的王八蛋,是應該這樣。不過你這么打,打人不疼的。五指伸開,像這樣。”

  他說著便一巴掌揮了過去,齊偉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準備閃避,但蕭聶出手實在快得看不清,瞬間被打得原地轉了兩圈,鼻血狂噴。

  “看到沒,這么打才有勁兒。”

  林小曼高興起來,“原來是這樣啊,要不我再試試?”

  蕭聶對齊偉喝道:“站直了,要是敢躲一下,我打斷你的腿。”

  齊偉徹底慫了,聽天由命地閉著眼睛。

  “啪”的一聲,林小曼咬著牙一巴掌打了過去,“看你以后還敢不敢騙人。”

  蕭聶溫和地問道:“怎么樣,過癮了沒?”

  林小曼甩著手,快樂地點頭,“嗯,就是手有點疼。”

  蕭聶有些自責地說道:“忘了,應該讓你用鞋底抽他的,要不你用鞋底再來一次?”

  齊偉一陣嘴眼抽搐,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別打了,我自己來,自己來。”

  說完便狠狠地抽起了自己的耳光,很快就胖頭腫臉像是豬頭三一樣。

  蕭聶在旁邊冷眼旁觀,林小曼畢竟是女孩子,有些看不下去了,對蕭聶輕輕地說道:“行了,咱們走吧。”

  蕭聶這才點了點頭,沖著齊偉低喝了一聲,“滾!”

  齊偉立即扔下幾個保鏢,連車也不要了,頭也不回地跑了。

  蕭聶轉向林小曼,“你要去哪兒,我送你。”

  林小曼看了一眼那輛老舊的出租車,不無歉意地說道:“你還是去修車吧,我自己走就行了。實在對不起,害得你把車也開壞了。”

  “你今天救了我,修車的費用一定要由我來出。”

  蕭聶無所謂地搖了搖頭,“不必了,車是公司的,保險公司會報銷。再說了,這車也許就是跟我發發脾氣,發完就沒事了。”

  說著便鉆進車里,一打馬達,車子竟然奇跡般的發動了。他沖著林小曼笑了笑,“怎么樣?還敢不敢坐我的車?”

  林小曼一臉燦爛的笑容坐進了車里,“你敢送我就敢坐。”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