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投入情敵他爸的懷抱楚風完結版

投入情敵他爸的懷抱楚風完結版

是個狼人 著

完本免費

主角是楚風的小說名是《投入情敵他爸的懷抱》是由是個狼人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娛樂圈耽美小說。影帝病嬌攻X雙性綿羊受。主要講述的是:楚風追了十幾年才到手的女友被情敵搶走,對方更是知道了他不堪的秘密。他痛苦,不甘心,想挽回女友卻被情敵下藥,他拼了命想逃離那棟豪華別墅,卻誤上了情敵父親的床……

更新:2019/10/24

在線閱讀

主角是楚風的小說名是《投入情敵他爸的懷抱》是由是個狼人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娛樂圈耽美小說。影帝病嬌攻X雙性綿羊受。主要講述的是:楚風追了十幾年才到手的女友被情敵搶走,對方更是知道了他不堪的秘密。他痛苦,不甘心,想挽回女友卻被情敵下藥,他拼了命想逃離那棟豪華別墅,卻誤上了情敵父親的床……

免費閱讀

  “你……是誰?”

  沈臨淵訝異地問。

  這個陌生的年輕人怎么會出現在自己兒子的浴室里?

  對方抬起一雙水光氤氳的眸子,也不知道有沒有看清沈臨淵的臉,就開始蜷縮身體發起抖來。

  “別過來…….別……求你……”

  沈臨淵看著他慢慢縮到一個小角落,濕淋淋的頭發粘在耳后,腦袋抵在膝蓋上,渾身泛紅,身體一陣一陣地戰栗。

  呼吸一緊,心中莫名塌下了一塊。

  真像只不小心落水的可憐貓咪,他不自覺.地想。

  只用了不到三秒的時間,他已經完全把對方從“小偷”、“竊賊”、“狗仔”、“私生粉”等等不懷好意的名詞中徹底剝離,剩下的只有“可憐”、“脆弱”的形容詞,甚至還有個別“可愛”這樣的詞匯在冒頭。

  “你、還好嗎?”

  沈臨淵瞇了瞇眼,察覺到對方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也許是對方的皮膚太過蒼白,因此一些磕碰便顯得尤為駭人,看著對方紅到仿佛要滴血的手肘和膝蓋,想到剛才在外面聽到的摔跤動靜,沈臨.淵忍不住走了過去。

  “你是不是摔倒了?有沒有受傷?”

  楚風一聽到有人靠近,嚇得立馬尖叫起來:“啊————走開!走開!”

  他現在的狀態太糟糕了,他在浴缸里泡了很久,渾身冰冰涼涼的,可是內里的.火仍是在燒,如今冰火交加,他連神志都有些不清晰了。

  他心中最怕的就是沈翼,最擔心的也是對他下藥的沈翼找到他,如今余光里有人靠近,他下意識就認為是沈翼。

  “放過我……放過我……”他瑟瑟發抖地蜷成.團,雙臂抱緊自己不知不覺已經衣不蔽體的身軀。

  他記得沈翼打電話時說的話,沈翼約了一幫狐朋狗友,就是想帶他過去玩。

  他吃了沈翼的藥,現在的身體……很敏感,很不對勁……尤其是那個令他無法接受的器官.,已經起了令他無法接受的變化……

  他是個男人,他不能被那樣,他寧愿死!他寧愿死!

  沈臨淵盡可能地以一種不表現威脅的姿態走過去,連他都覺得自己像在勸慰一只受傷的野貓,可他沒有料到野貓居然這么野。.

  手還沒碰到對方的肩膊,對方淚眼朦朧地抬了抬頭,然后猝不及防地往浴缸邊沿狠狠撞去。

  “不要!”沈臨淵被對方堪稱自殺的行為嚇得叫出聲,可是對方似乎更加受驚,又連連對著浴缸撞了幾下。

  沈臨淵哪.里想到對方居然是抱著必死的心,一向被人以“冷酷”稱之的他居然嚇得手忙腳亂,情急之下慌忙用手捂住楚風的額頭。

  “啊!”

  又是狠狠的一撞,沈臨淵的手背手背狠狠磕上浴缸,指骨像碎了一樣生疼,他痛呼出.聲后,連忙將楚風緊緊摟住。

  “你不要命了!”

  向來沉穩的沈臨淵竟在這一刻幾乎咆哮破音,他深深明白剛才碎的如果不是自己的指骨,多半就是對方的頭骨。

  “放開我!放開我!”

  懷中的野貓嘶啞而.疲憊地哭喊,無力的手狂亂地在沈臨淵身上捶打,情緒已經接近崩潰。

  入手的皮膚一片冰涼,好像摟入懷中的是一塊冒著寒氣的冰,可這冰的內里又似乎裹著巖漿,有高熱從接觸中源源不斷地傳出。

  “求你……求你.……放過我……”

  沈臨淵從來沒有一刻心情這么亂,一個毫無征兆出現的人毫無征兆地在他面前自殺,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一分鐘以內發生的。

  他的大腦還停留在第一幕,對方抬起濕漉漉地眼睛望著他的那一剎……

  沈臨淵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絕對、絕對不允許懷中的人死在這里。

  “放開我……”

  “你是要把我逼瘋!”

  沈臨淵不顧對方掙扎的手,從滿地的水中將扭動得像魚似的楚風抱起,二話不說.走出浴室,將人扔在床上。.

  該怎么安撫這只小野貓?

  “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

  沈臨淵嘗試與對方接觸,可他的接近換來的是對方歇斯底里的尖叫,沈臨淵不得不后退數步。

  對方的防備心實在太高了,就像頭殊死一戰對抗獵人.的豹子,可惜他不知道沈臨淵只是想幫他。

  在短暫的對峙中,沈臨淵得以抽出時間思考。

  這個人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所有的蛛絲馬跡都指向了一個事實——都是沈翼干的缺德事。

  早就聽說沈翼男的女.的都玩兒,沒想到居然這么過分,不情愿的人也要耍手段弄到手。

  他實在太清楚自己生出來的兒子是什么混賬玩意兒了,沈翼干過的那些丑事他都有所耳聞,也嘗試過介入,可惜有時一些所謂的“受害者”也是自甘墮.落的.。

  眼前的這個年輕男孩顯然不一樣。

  干凈、純潔、可憐、軟弱,容易引起別人的施虐欲。

  像只待宰的羔羊。

  哦不,不能再過多聯想。

  “你放心,沈翼他不會再對你……”

  話才起個頭兒,對.方就被“沈翼”兩個字刺激到尖叫連連。

  沈臨淵嘆了口氣。

  剛才在門外,他還以為自己兒子還有救,兩人父子關系能緩和,現在看來……

  果然,他是時候要好好管教沈翼了。

  沈臨淵換了舉措,他沒再開.口和上前驚嚇楚風,而是先在房間內環視一周,查看有沒有什么用得上的東西。

  盡管兒子很少回家住,沈臨淵還是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把他的房間布置得應有盡有,連處理外傷的醫藥箱都有。

  他將酒精和跌打藥找.出來,再往床上一看,那個驚恐過度的體格纖弱的年輕人正陷在柔軟的大床上,無意識地蜷縮著身體。

  看起來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了。

  他試探地走上前,輕輕搭上楚風的肩。

  手心底下的肩膀瑟縮了一下,而后.就沒有大的反抗動作了。

  沈臨淵幾不可聞地長吁一口氣,終于不再鬧騰了。

  望著那張過于青澀的臉,他突然不知如何下手。

  看起來這么一個脆弱的小孩,哪來那樣一股不要命的狠勁兒呢?

  沈臨淵下意識.扯起床單給楚風擦頭發,從額前輕輕擦到耳后,絲毫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堪稱體貼溫柔。

  擦干頭上的每一滴水珠后,他輕輕扭轉對方的肩膀翻過來檢查傷勢,期間對方始終發著抖,只是沒了掙扎的力氣。

  磕傷很容易可.以找到,肩頭手肘紅紅的一大片就是了,乍看過去像在淌血,還好沒有真的受傷。

  處理完頭部和上身的磕傷,沈臨淵自然地把目光轉到對方的膝蓋,膝蓋傷得很嚴重,紅里透著紫,已經淤血了。

  出于關心,沈臨淵下.意識伸手過去摸,哪知道他甚至還沒有碰到肉,已經安靜了很久的楚風突然抽泣出聲,還伸出手去阻止他。

  沈臨淵無法理解對方為什么突然情緒激動,仍是堅持著抬起了對方受傷的那條腿,兩腿一錯開,有什么東西突然映.入眼簾。

  那小小的、平滑的、幼嫩的縫隙……一晃而過。

  一開始沈臨淵沒有在意,只是感覺到對方突然開始掙扎,并且一直在用力地合攏雙腿,仿佛有什么秘密害怕被人看到。

  沈臨淵沒有多想,他知道對方衣.不蔽體,但是大家都是男人,他心中又沒有歹念,所以格外光明磊落。

  “別動,我幫你膝蓋涂藥。”

  虛軟的兩條腿抵擋不住沈臨淵的熱心,顫巍巍地打開了。

  偶然間地一瞥,闖入視線的東西令沈臨淵僵立當場.。

  他、他……他剛才看到了什么?

  粉紅的、怯生生的……

  幻覺?眼花?

  為什么、為什么……那個男孩兒會有……

  這一晚上所經歷的事情實在太過匪夷所思,饒是沈臨淵這個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都不得不承認,他完完全全被這個陌生人弄得方寸大亂、手足無措。

  浴室的燈散射出來照亮一半的床,那個纖細白皙的年輕人躺在床上,一半明亮,一半黑暗,明明是如此沖突的光與影,明與暗,同時出現在一.起,居然也沒有太過違和。

  甚至……美麗得宛如藝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