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武林高手在都市

武林高手在都市

笑笑香妃 著

完本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二八雞婆巧梳妝,洞房夜夜換新郎。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裝成一身嬌體態,扮做一副假心腸。迎來送往知多少,慣作相思淚兩行
  第二天中午,王曉楓如往常一樣,睡眼朦朧的從床上爬起,先下地灑了泡尿,隨即將自己的那臺二手黑白電視打開。聽著午間新聞:今天凌晨,自市里走向平頂懸崖方向的路段,發現一人橫死街頭,死相極其凄慘,目前警方已經介入此事,懷疑是一起黑社會斗毆所引起的兇殺案,根據法醫的鑒定,此人是從高處墜落而死記者剛說到這,王曉楓便不敢相信的看到一具熟悉的尸體,愣愣的出神。 待新聞完結時,王曉楓便迅速在自己這不到二??......

更新:2018/11/11

在線閱讀

月黑風高殺人夜,古剎寒鴉鬼泣時。

 

此時此刻在都市人們所不知道的地方,正上演著一出由三十多個打扮古怪,手里各持十八般兵器,追著一個赤手空拳,穿著亦是相同,拼命向著前方跑的經典橋段。

 

在這寂靜的黑夜中,后方追趕的象是他們頭領的人,突然指著前方依舊拼了命的跑著,不時還向后看來的那人,喝道:張良,我勸你最好將九陽真經交出來,否則以我三十多位來自江湖界各門各派功力卓絕的高手,拼命的追打,到最后你依舊是死路一條,還不如現在交出九陽真經,我們有可能還會大發慈悲饒你一命。

 

哼,九陽真經是我父親所傳,到我這一代雖然無法修成其中記載的神功,但我也絕對不會交給你們這些人面獸心的敗類手里!要不是你們三十多人圍攻我一個,讓我疲于對抗。就以你馬云愁的功力,想要把我逼到這種份上,簡直是做夢!張良面容慘淡,不卑不亢的說道。

 

好你個張良,都死都臨頭了還這樣不遺余力的反抗下去,你以為你借著你們家傳輕功就可以逃脫出我們三十多人的追殺么?骨子硬固然是好,但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就不是英雄而是白癡。我希望你能夠識相一些,交出九陽真經!馬云愁并沒有因為張良的反口而生氣,反而是頗有耐心的勸道。

 

張良知道馬云愁與他對話是在消耗他的氣力,他可沒那么傻繼續接下去,以九陽神功的回氣速度縱眼江湖界高手,那可是頂級中的頂級啊。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施展飛影玄蹤之術,依舊能夠消耗一段時間。

 

這一前一后的追逐,一直到月上正空,午夜時分才停下。

 

此刻張良大喘著粗氣,停在懸崖邊,看著下方云霧迷漫,依稀的露出都市的樣子,張良大吸一口涼氣,讓他從這么高的位置跳下,張良可不敢托大,即便是以九陽神功護體,跳下去恐怕也會落得個尸骨無存的下場。

 

這時那三十多人紛紛的追逐至此,一個個見到張良前方的懸崖,都是一副喜出望外的神情,馬云愁此刻仰天長笑了一聲,目光如炬的望向張良,厲聲說道:連天都幫我,你能斗得了我,但你能斗得了天么?我勸你還是將九陽真經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們立刻叫你血濺當場,絕不姑息。

 

張良見逃生無果,心想:現在算是四面楚歌,前有虎狼后有油鍋,不管選擇哪一面都是必死之局,但即便如此,我都要保全父親單傳下來的九陽神功。想到這,隨即神情肅穆的大聲喝道:虧你們還自稱名門正派,今日就是斷魂在此,我也絕不會將九陽真經交給你們這些卑鄙齷齪之徒!說到這,張良又仰天長嘆道:父親,孩子不孝,今日被賊人逼至到此,為保全張氏九陽真經故此輕薄生命,望父母能夠原諒。

 

馬云愁聽到這,頓時臉色巨變,當即大聲的喊道:快快阻止他,他要跳崖,這懸崖下是普通人的都市,如果九陽真經隨張良落入這無跡可尋的茫茫人海當中,我們這些天的努力就要白費了。

 

殺!在馬云愁的一聲提示下,眾人都是一副猙獰的神色,殺氣沖天的喊道。

 

可惜的是,以張良剩余的九陽功力豈是這幫人可以困的了的?馬云愁是沖在最前面的一個,在張良欲跳之際一把將張良拉了回來,隨即一劍刺入了張良的小腹當中,欲先破除張良的九陽功力,可惜的是盡管馬云綽的如意算盤打的很響,但張良死意以絕,當即用了一招摧心掌向馬云愁心臟的部位拍去,一時間馬云愁未曾想張良會放棄防御加以攻擊,剛想躲避時已經來不及了,狠狠的被張良一掌直接拍飛了出去。

 

但是此刻張良依舊陷入了剩余的三十多人的圍攻。

 

懸崖近在咫尺,可是即便是尋死,張良所遇到的險阻也是非常人所能及。

 

張良此刻怒吼一聲,圍攻的三十多人懼感覺一股灼熱的氣勁從張良的身體中釋放而出,直逼他們面門。這三十多人不敢有一絲怠慢連忙向著周圍躲避而去,在一旁嘴角處掛著血痕剛剛起身的馬云愁看到這一副場景立刻大聲的喊道:不要閃開,張良以散功來博取最后的攻擊,他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只可惜馬云愁的話依舊是慢了一拍,此刻的張良已經一躍而起,向著白云下方的都市快速的墜落著。

 

張良感受著身下吹上來的勁風,自己生命的不斷流逝,輕松的一笑,說道:一切都結束了!

 

懸崖邊看著張良消失于都市之中的眾人,都是一副大眼瞪小眼干著急的神色,此刻的馬云愁,一甩衣袖,微怒道:咱們趕快下山,進入都市中尋找九陽真經。

 

二八雞婆巧梳妝,洞房夜夜換新郎。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裝成一身嬌體態,扮做一副假心腸。迎來送往知多少,慣作相思淚兩行。

 

王曉楓是爽皇健康會館a名服務生,每天循規蹈矩的上班下班,一個月拿著七百左右的工資,如果運氣好的話,在這里還可以拿到小費。如果運氣差的話,老板那里還黑你工資。對于健康會館這類型的服務生,實際上都是兼職打手和震懾作用的,一般來健康會館里面都是來嫖的,而a健康會館a的地下組織則是Z市的黑虎幫。

 

黑虎幫的勢力可以說是遍布Z市的整個東南部,即使是政府都對黑虎幫畏懼三分,根據內部消息,王曉楓得知黑虎幫的老大,原嘯虎曾經是上流社會的貴族子弟,就是因為原嘯虎無意間上了一個黑社會老大的女人,被黑社會追殺了三天三夜,這才引出了原嘯虎藏在骨子里的殺伐,在這三天三夜里面,砍倒了十八個小混混后,原嘯虎的家庭勢力才介入到其中,至此才使得原嘯虎找出了自己的路子,借著自己家庭的勢力不到三年就發展到了這種規模,可以說,不管是原嘯虎的頭腦還是肉搏都有著脫不了的關系。

 

王曉楓這天依舊依照著上班下班的時刻表,上一天休一天,下班的時候到第二天的凌晨兩點下班,兩班互倒。

 

其實王曉楓已經干這個工作一年了,二十三歲的王曉楓也經常苦惱著自己到現在還一事無成,整天混日子,看著別人年紀輕輕的卻西裝革履,開著名車的來這里嫖,而自己卻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到現在還是個處男,也只有每天睡覺的時候意淫一下店里面那幾個漂亮的小姐。

 

現在的小姐除了見客人,對待他們這幫服務生可是一點都不客氣,記得有一次王曉楓去包房中送果點,就因為看了一眼等待客人洗完澡干活的小姐,就被那個小姐一頓臭罵,罵的王曉楓真是有些無地自容,從那以后,王曉楓的心里便時常的邪惡的想著:等老子哪天有錢了,先把你們這幫小姐輪番干上一番,直叫你們要生不得生,要死不得死,在我的胯下求饒,才肯罷休!

 

可愿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生活的無奈,使得王曉楓也只能將這個美好的愿望藏在心底。

 

在Z市的東郊快要到平頂懸崖的地方,王曉楓租了一套一室一廳的地下室,一個月才二百塊錢,便宜的很,不過由此可以想象,房間內的環境和設置有多么的差勁。但王曉楓卻很滿足,畢竟在市中心租個房子,即便是插間也得要你個三四百,大多數還不能做飯,以王曉楓的經濟條件可是承受不了的。

 

這天凌晨二點下班后和往常一樣,王曉楓騎著在二手市場買的自行車,向著家里行去。一路上王曉楓還在那里獨自的嘟囔著:哎,今天新來的小姐好正啊,身材也不錯,特別是她的屁股那叫一個翹,那個奶子那叫一個挺!可惜的是,自己只能看,不能上,真是可惜。

 

咦?那一團黑黑長長的東西是什么?醉鬼?王曉楓騎車至此,正好看到一個人形的東西爬在王曉楓視線之中,正好擋了王曉楓的路,這時離王曉楓家還剩下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可以說這里的公路已經是狹窄的緊,一個人橫躺在路面都能將路擋的掩掩實實的。

 

王曉楓無奈之下,也只能喊著:喂,喂,你是人還是鬼?是鬼的趕快閃邊上去,小爺啥也沒有。是人的話也別在那裝醉,小爺累了一天了也不侍侯你。喊了半天,那地上的東西也沒有理王曉楓,王曉楓此刻心想:難道不是人也不是鬼?是別人仍的東西?不知道這人形的東西里面裝的是什么。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王曉楓將自行車停好,就放在路的中間,都到這個時候了,也不怕有車過,畢竟這里是郊區而且現在還在凌晨兩點半左右,連個人影都沒有,更沒有什么車了。

 

而這也是王曉楓在第一時間發現這個東西的原因,當王曉楓蹲下仔細的研究這到底是什么東西的時候,那東西突然一動,隨即右手抓到了王曉楓的衣袖上。王曉楓心里一種毛毛的感覺突然竄起,在一聲凄慘的鬼叫聲下,王曉楓快速的竄起,就想向回跑,嘴里還在不斷的念叨著:鬼哥哥,鬼姐姐,鬼叔叔,鬼阿姨,求你不要傷害我,我只是一個在都市中苦苦掙扎的孩子而已,你可憐可憐我,放我一條生路,逢年過節的我先不給我爺爺奶奶燒紙,也先給你燒。可惜的是,王曉楓的一只衣袖被這東西抓住,根本就無法站起,更別說跑了。

 

孩,孩子!咳!在王曉楓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的同時,一聲沙啞虛弱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中。

 

王曉楓額了一聲,隨即有些害怕的轉過頭來,正好看到了一張血肉模糊的臉,頓時,凄慘的鬼叫聲比之剛才還要大的叫了出來,王曉楓掙脫了幾下,發現根本就掙脫不了,當即害怕的閉著眼睛跪在了那鬼的面前,一邊磕頭一邊說道:求你不要找我,我長這么大沒偷過沒搶過,沒做過什么壞事,求你放過我吧。

 

孩子,不要害怕!我是人。實際上這人就是從懸崖上跳下的張良,可惜的是他在墜落的那一剎那,已經用盡了九陽神功,身體已經完全的報廢,但依然有生命反應,不得不說九陽神功的強悍程度,都可以支撐到一個人從那么高的懸崖上跳下來而不死,可惜的是即便是有生命反應,在幾近半個小時的流逝中,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正在張良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即將消失的時刻,好象是上天的刻意安排一樣,王曉楓來到了他的身邊。

 

啊,不要殺我額?你是人?靠,你這個該死的酒鬼,竟然裝鬼嚇我,我告訴你老子是被嚇大的,即便是鬼看到我也得饒著我走!媽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王曉楓一確定他真的是人,當即破口罵道。

 

張良先是被王曉楓的話罵的無語半餉,心里想著:到底要不要將九陽真經交給這個滿口痞話的孩子呢?但自己還有選擇么?

 

正當張良猶豫著要不要將九陽真經托付給王曉楓時,王曉楓已經擺脫了張良那滿是血的手,可惜的是在這沒有路燈的晚上,王曉楓只感覺濕忽忽一片,以為是未干的酒呢,也沒有在意的回到單車的地方,罵道:你就睡死在大街上吧,我想你們家人現在一定非常的擔心你,你一天天就喝吧,我看你這樣還是喝死算了。罵到這,可能是自己的罵聲將自己的回憶勾起。記得小時候老爸老是喝酒,將家里搞的是烏煙瘴氣,亂七八糟,而自己的童年也是在這種害怕老爸喝完酒回家耍瘋的恐懼中度過。但老爸喝完酒只是耍瘋并沒有打人的行為,所以家庭還算是幸福。可惜的是,在王曉楓十歲那年,記得那年的冬天非常的冷,即便是把整個人塞進被窩里,也能感覺到那份寒意。那一晚爸爸沒有回家,王曉楓和媽媽都非常的擔心,第二天早上的雪下的很大,在王曉楓起床準備上學的時候,村民警帶著一條噩耗的消息來到了家里

 

隨著記憶被勾起,王曉楓不安的離開自行車,又回到了張良的身旁,關心的說道:雖然這不是冬天,但喝醉酒躺在大街上還是會被陰寒入體,到時候生病可有的你樂的了!算了,我就做一次好人,載你到我家住一宿。說到這,王曉楓就要抱起張良,可惜的是即將死去的人的體重都要比活著的時候重一些,以王曉楓這種顛倒黑白,又沒有時間鍛煉的人來說,恐怕一時半會是無法折騰起張良這種練武之人的體格。

 

孩子,我命不久矣,你不要白費力氣了!張良虛弱的說道。

 

喂,你這個醉鬼在說什么呢?一天天就知道喝,以你這么大年紀應該有孩子了吧?你在這里睡一夜而且還說這種話,就不怕老婆孩子擔心?虧你說的出來!快別反抗了!王曉楓喝罵道。

 

孩子,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仔細看看你的雙手停了半餉,見王曉楓目瞪口呆的盯著自己血淋淋的雙手,怔怔出神不知在想著什么,張良繼續說道:我叫張良,是被人追殺至懸崖邊,深知生還無望跳下來的人,此時此刻我的生命已經不允許我將我的過往和發生的種種說出了,現在我想要托付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夠在我臨死之前答應我。

 

喂,大叔,你別開玩笑,從那么高的懸崖摔下來?早就變成糨糊了,還能像你這樣說話?王曉楓不敢相信的說道。

 

信不信由你。說到這,張良從懷里將一本薄薄古樸的線裝書掏了出來,遞給王曉楓。

 

王曉楓不明所以,好奇的接過這本線裝書,看了一眼書名:九陽真經。王曉楓挑了挑眉,心里想著:這個醉鬼是不是在身上涂了西紅柿汁在逗自己玩呢?王曉楓說道:喂,大叔,你是在耍我呢?還是覺得無事可做,故意在大街上裝死?不過你惡搞也要弄點讓人相信的東西來吧?九陽真經?你以為你是金庸?

 

金庸?算了,我沒有時間跟你廢話了。這本九陽真經里面記載了無上的修煉心法,你只要按照上面的記載修煉,即便資質再愚鈍的人,不出三年也能夠修成第一重太極聚氣。說到這,張良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每咳嗽一下就有鮮血噴出,直噴了王曉楓一臉,使王曉楓愣愣的不知所措。

 

孩子,我只希望待你修成了九陽神功后,能夠替我到江湖界中尋找馬云愁,報仇血恨。張良說到這時,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還沒等王曉楓答應呢,便先一步踏上了黃泉之路。

 

這一出嚇的王曉楓迅速的跑到自行車旁,比之以前兩倍的速度快速的向家里蹬去,當躺床上時,才發覺自己全身已經被汗水侵濕,手里卻還死死的纂著那本九陽真經王曉楓自嘲的看了一眼這本古樸的線裝書,嘟囔道:九陽神功?少笑死人了。說到這,王曉楓便將書一仍,換了個姿勢,睡了過去。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