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論數學與體育老師的友誼長久性全文

論數學與體育老師的友誼長久性全文

月輕夢 著

連載中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論數學與體育老師的友誼長久性》是月輕夢所著一部長篇現代言情小說,主角是連翹方丞,講述了連翹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遭受無賴戲耍,連翹一頓狂打讓他抱頭鼠竄,第二天她入職成為某高校體育老師,卻發現年級盛傳不能惹的數學老師方丞真是那天晚上的無賴,為了學校為了不讓人渣誤人子弟,連翹跟方丞杠上了,直到發現方丞還有個雙胞胎哥哥……

更新:2019/07/29

在線閱讀

《論數學與體育老師的友誼長久性》是月輕夢所著一部長篇現代言情小說,主角是連翹方丞,講述了連翹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遭受無賴戲耍,連翹一頓狂打讓他抱頭鼠竄,第二天她入職成為某高校體育老師,卻發現年級盛傳不能惹的數學老師方丞真是那天晚上的無賴,為了學校為了不讓人渣誤人子弟,連翹跟方丞杠上了,直到發現方丞還有個雙胞胎哥哥……

免費閱讀

  連翹把羊送出去后,倒是摘一干二凈,方丞卻煩了,時不時有學生跑去圍觀那只羊不說,還有老師憋著笑來勸他別宰了,就連他媽也消息靈通地打來電話,卻在電話哈哈了個不停,話都說不清楚。

  方丞一整個下午的氣壓都很低,回到辦公室時,看到連翹還在,他把教案往桌上一丟,想到今晚沒有自習,便給她發了一條信息,“下班一起回去。”

  連翹正在寫教學記錄表,看到手機短信后,突然背脊一陣發涼,她下意識回頭朝數學教研組那邊看去。

  果然見方丞隔著兩個辦公桌盯著她看。

  連翹低頭打字:“????”

  方丞回復:“幫我牽羊。”

  連翹擰起眉毛,不可思議地望向他,用眼神在質問:“What?”

  方丞一推眼鏡,反射出一片冷光,露出一副沒得商量的表情。

  二人隔空眼神交流了一番,連翹落敗,“好吧,我來牽QUQ”

  看在他沒有當眾拒絕甩臉色的份上,牽一只羊算什么!

  放學后,連翹在體育器材倉庫找來兩根粗麻繩,趁著食堂開飯的時間,綠道上沒有學生,她立馬過去牽羊。

  二人費了很大力氣把一只又踢又蹬又拱人的羊五花大綁地塞進車后座,而后迅速離開現場。

  一番折騰下來,兩人模樣都有些狼狽,連翹用紙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方老師,只是一只羊而已,你不用這么怕被人看吧。”

  搞得像做賊似的。

  方丞單手扶方向盤,另一只手扯了兩下襯衣領口,解開一枚扣子,“連老師,咱能商量下嗎?下次你要對我做什么的時候,能先過問下我的意見嗎?”

  他已經不指望她會用腦子思考問題了。

  話剛落,安靜的車內響起咕咚一聲咽口水的聲音。

  方丞聞聲望向她,就見她那熾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領口處。

  他不悅地皺了下眉。

  連翹突然仰著下巴,惱怒道:“你知不知道這種動作對女生有多大誘惑力?尤其像你長這么帥的!我可是有男朋友的,請你注意點!”

  “……”

  被連翹這魔鬼般的腦回路一打岔,方丞忘了剛剛說了什么。

  他余光瞥見了連翹的包。

  之前沒見她背過,KATESPADE的,他不由想到那天撞見她男朋友的事,他正是買了這個包。

  結合連翹說話的口氣,他很快就猜到那天八成是個誤會,讓他白操心了一場,方丞沒來由的一陣躁,“別說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理直氣壯地說出這種讓人面紅耳赤的話。

  他的口氣突然變得很冷,連翹當他是不高興了,立馬閉了嘴。

  她心里卻在奇怪,有什么好生氣的?她只是在善意提醒他注意點形象,萬一“勾搭”了女學生,不就是給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嗎?

  剛剛他扯領口,露出鎖骨的瞬間,連翹只覺得心臟正中了一箭,腦海中閃過了宋錦說的那個詞“斯文敗類”。

  禁欲風不可怕,可怕的是禁欲風的男人忽然變騷,真他媽要人命。

  連她都有瞬間的心動,別說那些純情的女高中生了。

  所以,她只是在提醒他而已啊,真的沒別的意思了!

  因為二人的沉默,車內氣氛變得尷尬,直到后座的羊發出一聲咩,連翹才沒話找話地打破沉默,“其實這羊是我爺爺從寧夏買的,我也沒想到居然是活的!正常人不會干這種事吧!”

  正常人的確不會,真要有人這么干了,方丞八成覺得那人的腦子被羊蹬壞了,但這人現在不是別人,是連翹的家人,他竟然非常淡定地接受了,還莫名覺得挺可愛的。

  可愛……

  想到這詞時,腦海中竟閃過連翹那呆呆傻傻的模樣。

  不知道何時,他竟然把這個詞與這個人畫上了等號。

  他對自己這莫名其妙的想法感到一陣驚奇。

  剛剛才把心里那莫名其妙的煩躁壓下去,結果一聽連翹的話,腦中又蹦出亂七八糟的想法。

  他蹙眉教訓道:“以后不要再說這些讓人困惱的話了。”

  連翹:“啊?”

  直到二人到了家,連翹都沒想明白,她到底說了什么讓他困惱的話?

  ***

  九月的最后一天,連翹的哥哥來S市看望她了。

  當時說好是大哥來,結果卻是二哥。

  連軺第一眼看到連翹的住所時,與薛欒當時的表情如出一轍,同樣陷入了極度震驚中。

  “你竟然住這么小的房子,還沒家里一個衛生間大!”

  “保姆呢?司機呢?怎么一個人都沒有?”

  “你這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怎么一股廉價的地攤貨氣息?”

  ……

  他在房子里待了不到一分鐘就大呼要缺氧窒息,猛地走到陽臺深吸了兩口氣,這不吸還好,一吸就是一股濃濃的羊騷味,他的臉色瞬間變紫,差一點就要暈厥過去。

  趁著連軺還沒看到對面陽臺的羊時,連翹急忙將人拉回屋子,鎖上陽臺的門,“來,來,哥,你別走來走去,歇會兒吧,喝口水,喝口水……”

  連軺喘了兩口,“不是,你先告訴我,那什么味道,啊?”

  “我也不知道哪里飄來的。”

  她可不想讓哥哥知道對門有一只羊,更不想讓他知道那只羊還是她送的,畢竟前幾天還在群里罵過方丞,這要讓哥哥知道她轉頭還給人送大禮物,非得懷疑其二人不正當關系起來。

  “噗……這水什么味道啊!太惡心了吧!”連軺剛喝下一口水,又噴了出來。

  連翹回過魂,“自來水啊。”

  連軺:“你竟然用自來水燒水?!”

  他拉過連翹白嫩的小手看了看,都糙了……肯定干了不少粗活。

  連軺痛心疾首地說道,“當初就不該讓你來S市,你偏要來,我就知道你一個人過得不好,是不是手頭沒錢了,要是沒錢就和我說啊,你看看這過得什么日子啊,和住豬圈有什么區別?”

  他才待了不到十分鐘,三觀就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他越瞧越難受,想自己嬌養的妹妹竟然落魄到這份上,還每天在微信里和他們說過得很好,真是太懂事,太讓人心疼了,要不是親自來了一趟,還不知道她要瞞到何時,陷入無限自責的連軺立馬拉著連翹出門。

  “誒誒誒,哥你要去哪里?”

  “買房!”

  他拉著她的手剛推開門。

  就見方丞牽著羊站在門口等電梯。

  “……”

  “……”

  “……”

  連軺看著那只半身高的羊,驚呆了。

  方丞回頭見二人手牽著手,目光遲疑了下,才與連翹解釋著,“它到處拉糞便,我帶樓下溜溜。”

  連翹只覺兩眼一黑。

  完了。

  “你今天沒上課嗎!”

  這不是疑問,是控訴,連翹幾乎是氣急敗壞地問出口。

  雖然今天周六,但高三正常上課,他為什么會在家里?為什么要出來溜羊!她好不容易沒讓哥哥發現陽臺的羊,現在居然被牽到面前來!

  牽了就牽了吧,為什么還要和她解釋啊!

  這聽上去平淡無奇的話,卻足以讓她那神經病哥哥對他亮起警報紅燈啊!

  方丞不知道連翹腦子里千回百轉的想法,只是正常回答問題,“三四節沒課,我怕把陽臺弄臟,就回來溜溜。”

  在經歷過火星撞地球般毀滅性沖擊后,連軺的神志才一點點地撿回來,終于把黏在羊身上的目光移到了方丞的臉上。

  他猛地一驚,這人長得好像他的偶像!

  但很快他就想起了連翹提過她的鄰居,很快否認掉了這種可能。

  連翹說過這是她的同事,高中老師,很兇,大概是個單身,可能是個無賴,但她沒提他還養了一只羊?

  果然如連翹所料,因為方丞剛剛那一句解釋,連軺的注意力就徹底轉移了。

  再奇怪不過一只羊而已,哪里比得上覬覦他妹妹的男人危險?

  所以,他非常警覺地打量起對方。

  不得不說這家伙英俊非凡,是他見過連翹身邊男生中樣貌最好的一位,又長了雙桃花眼,看上去就是招女生喜歡的那種,他要主動追求女生,那簡直易如反掌,不過他的妹妹這方面不怎么開竅,但還是很危險!萬一哪天忽然開竅了呢!

  連軺暗暗給方丞樣貌打了個滿分,至于性格,他看不出太多,只是……

  瞧瞧這羊打扮什么鬼!

  為什么脖子上戴著花環,耳朵上戴著粉色蝴蝶結?

  連軺盯著那粉色的蝴蝶結,忽然閃過一些畫面。

  那只羊忽然變成了他的妹妹,而對方雙手拿著粉色帶子,沖著他的妹妹露出了猥瑣邪惡的笑容,“來,叔叔給你綁個蝴蝶結……”

  “不要,不要……嚶嚶……哥哥救我!”

  接連幾個黃漫里無賴叔叔挑-逗小蘿莉的各種play場景一一浮現。

  那些角色的臉無一不是眼前的人與連翹。

  經過腦補加工后,連軺如臨大敵,把連翹護在了身后。

  太危險了!

  必須馬上搬家!!

  方丞對他莫名而來的戒備感到困惑,隨后又露出一絲了然的神色。

  難道之前他沒有誤會,連翹與之前的男朋友分手了,這位是新上任的?

  “叮——”電梯來了,打斷三個人在三個不同頻道上的思考。

  三人一羊擠了進去。

  離開橡樹灣小區后,連軺就帶著連翹到S市中心的江景豪宅區,緊挨著國金中心。

  連翹嘟囔道:“我不喜歡這里,市中心有什么好的?交通擁堵,霧霾比哪兒都嚴重,你是要讓我被毒死嗎?”

  連軺:“說的也對,郊區的房子更大,環境更好,嘖,那去看看?”

  連翹:“別別別!”

  她壓根就不想買房,她還要談戀愛呢,不想嚇跑男朋友,勸不動二哥,她就只能胡攪蠻纏了起來。

  連軺只好作罷,“那給你買點衣服吧!”

  連翹是缺衣服,但不是缺昂貴的衣服,反而是缺普通的衣服,所以就往商場的B1層走,樓上的品牌都太高端了,不適合現在的她。

  她走進一家Zara。

  連軺壓根就不認識這個牌子,只是看到門口模特上的大衣標價699元,在確認這的確是三位數后,他拉住妹妹,“你是不是走錯了?”

  “沒錯,我同事介紹的,H&M,GAP,優衣庫,ZARA……”連翹報出了一堆牌子,連軺一個都沒聽過。

  這些牌子完全不在他消費檔次內。

  連翹一口氣買了六件衣服褲子,只花了2000塊錢,真是太便宜了!而且這些衣服的料子還可以,穿一季度是沒問題的。

  為了感謝二哥買單,連翹請她喝喜茶。

  她也是聽同事說這個奶茶店很火,正好這邊有家店。

  二人在排隊的時候,忽然一個人從背后抱住了連軺的腰,親熱地叫了一聲,“哥!”

  突然被人抱住的連軺一僵,回頭一看,頓時眉開眼笑,“喲,我們的小律師來啦。”

  沈星星立刻像是躲瘟神一樣松開他,站到連翹身邊,“怎么是你?我哥呢?”

  “我不是你哥?”

  “你不是大狗嗎?”

  “沈星星!”

  他最恨她大庭廣眾這么叫他,可又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連翹憋不住笑出了聲。

  以前沈星星養了一條比熊犬,叫“大狗”,后來走丟了,她哭得很傷心,連軺拍著胸說道,大狗能陪她做的事情,他也能做,以后就把他當大狗,從那以后,沈星星就一直叫他大狗,等到連軺長大開竅,意識到這綽號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

  二哥的一世英名就這么自毀在童年了。

  沈星星脆脆的聲音又響起,“大狗,給我點一杯芒果沙冰!”

  連軺:“就不給你買,不對,不是你請客嗎?怎么變成我了?”

  他看向連翹。

  連翹哦了一聲,“對對對,是我,是我。”

  說著從包里拿出一張紅鈔票給連軺,“不用找了,剩下當辛苦費,我和星星先去逛逛!”

  連軺拿了錢,“去吧,去吧。”

  也只有在這兩位大小姐面前,他才屈尊降貴當個苦力,不然平時誰使喚得動他?

  連翹急拉著沈星星走,是因為她想聊薛欒,但不能讓她哥聽到。

  二人乘著扶梯上樓,邊逛邊聊。

  其實,她們幾乎每天都在聊微信,但見面還是有多話說,要么是沈星星在向她打探大哥的動向,要么就是連翹向她請教戀愛問題。

  沈星星在聽到連翹說他們還只在牽手抱抱的階段,連親都沒親過,她不由驚訝了,“怎么回事呀?你不是挺主動的嗎?難道你把人追到手,只是為了拿來看?”

  連翹擺擺手,愁眉苦臉道:“不行,我得緩緩……”

  “緩什么?”

  “我在他面前無時無刻擔心自己暴露了財富,哪里有心思想著別的啊?”

  倒是薛欒上一次差點就親到她了,結果被方丞攪局了,可憐她的初吻到現在還沒貢獻出去。

  “……”

  沈星星確定了,這人就是把人追來看的。

  她之前就聽連翹說過薛欒怎么仇富,在網絡里是見過很多這種鍵盤俠,但現實里真不多見,“我還不信這世上真有不喜歡錢的人,這些仇富的人十個里面有九個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他們都是心理扭曲的無賴,我覺得薛欒要是知道了你的真實身份,不偷樂都不錯了,不至于仇視吧?”

  連翹想起上次的試探,她感覺不太妙,“……等等。”

  她停止了腳步。

  沈星星以為她想到了什么,連翹開了口,“我好像看到薛欒了。”

  “哪?”沈星星順著她目光看去,可商場里人來人往的,誰看得清誰,何況她也不認識薛欒。

  連翹木然地指著男女。

  “哪里?”沈星星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以為薛欒是一個人,或者是幾個人,但絕對沒想到是和一個女的一起。

  連翹又指了一遍,“就是那個穿西裝。”

  沈星星微張著嘴,說不出話。

  連翹卻火了。

  又是那位季小姐!上次被薛欒羞辱了,居然還不死心?!

  連翹怒氣沖沖地拉著沈星星靠近。

  沈星星不明就里,但見連翹這架勢,是打算直接沖上去抓奸了,她剛想勸連翹別沖動,那邊發生了變故。

  薛欒厲聲道:“季小姐,我已經說過了,工作之外的事,你別找我!”

  季小姐笑盈盈地說道:“剛剛才談完客戶,你陪我喝一杯都不行嗎?我們好歹是同事呢……”

  薛欒連敷衍都懶了,“不了!”

  季小姐:“別啊,出來都出來了……啊!!”

  她話還沒說完,旁邊突然沖出個人跳起來抓她頭發,口氣惡劣地罵道:“你干什么纏著我男朋友!”

  薛欒驚道:“連翹?!”

  伴著季小姐的一聲尖叫,連翹手里揪下了個什么沒分量的東西,她沒有如預想的那樣把季小姐的頭按在地上,反而自己因用力過猛而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光滑的地磚上。

  連翹驚訝地回頭,就見季小姐一頭稀松的短發,發際線高的要祭天,她再看看自己手里抓著的那沒分量的東西,竟然是一頂假發……

  她驚地目瞪狗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