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古龍絕技橫行大明胡桃夾子小說

古龍絕技橫行大明胡桃夾子小說

胡桃夾子 著

連載中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古龍絕技橫行大明》是胡桃夾子所著一部長篇穿越武俠小說,主角是朱由檢,講述了二十一世界一名普通中學生穿越成為還未成為皇帝的朱由檢,并身攜大明帝皇系統,不僅可以抽取古龍絕技,更可以召喚古龍筆下的英雄任務,李尋歡丁鵬林仙兒接連出現,或是成為朱由檢的左膀右臂,或是成為他的紅顏知己,這一世大明,他為王稱霸,一統天下。

更新:2019/07/18

在線閱讀

《古龍絕技橫行大明》是胡桃夾子所著一部長篇穿越武俠小說,主角是朱由檢,講述了二十一世界一名普通中學生穿越成為還未成為皇帝的朱由檢,并身攜大明帝皇系統,不僅可以抽取古龍絕技,更可以召喚古龍筆下的英雄任務,李尋歡丁鵬林仙兒接連出現,或是成為朱由檢的左膀右臂,或是成為他的紅顏知己,這一世大明,他為王稱霸,一統天下。

免費閱讀

  救災當然花不了五百萬兩那么多銀子,雖然大明北方受災區域很多,但估計若真想救災,花費個四五十萬兩銀子就差不多了。

  可這救災銀兩撥款下來,各級官員總要層層克扣。

  哪一次朝廷救災,不是各級官員趁機會發財的契機。

  官員們要是放過這次發財的機會,那才是傻子呢。

  否則他們哪里來的那么多的錢揮霍無度?

  站在百官之前的內閣首輔施鳳來,是魏忠賢提拔上來,自然也就是天啟皇帝一派。

  此時聽了皇帝的話,施鳳來率先站出來支持皇帝。

  “皇上言之有理,據微臣看來,救災根本就花不了那么多錢!”

  “大明各級州府,必定有歷年積攢下的錢糧,難道這些州府用此錢糧救災,也要花費朝廷的銀子嗎?”

  施鳳來忍不住就要痛斥朝中這qun不作為的文官了。

  救災哪里會花那么多錢?不過是官員們私底下貪污了罷了!

  你們這些人心中都有數!

  只是,施鳳來雖然有心,但憑著他一個,是斗不過朝中文官的。

  哪怕他后面是有皇帝撐腰……東林黨就連皇帝都不怕,又怎么會怕你施鳳來?

  趙南星聽到施鳳來的話,頓時冷笑一聲。

  “施大人,你當內閣首輔才幾天啊?”

  “奧,趙大人,你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施大人,這救災到底需要如何花費,又怎么是你能夠弄明白的?”

  趙南星冷哼一聲,不再搭理施鳳來,因為像施鳳來這樣的小人物不配他搭理。

  趙南星轉向天啟皇帝,他朝著天啟皇帝拱手行禮。

  “皇上明察,這救災需要花費五百萬兩銀子,并非微臣等漫天要價,而是確實如此啊!”

  “大明北方州府,基本上系數遭遇災禍,朝廷想要救災指望從北方買糧是不可能了,只有派人南下買糧!”

  “而南方的糧價普遍很貴,從南方把糧食運到北方又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皇上請算一下,這花費五百萬兩銀子并不算多啊!”

  “為了百姓,為了大明,皇上實在是不該吝嗇這五百萬兩銀子!只要能夠救下百姓們,朝廷就算花費再多銀子也在所不惜啊!”

  不管趙南星的話有沒有道理,但他的話的確代表了大明官僚幾乎所有官員的利益,所以他的話立刻得到官員們的一致贊同。

  “趙大人說得對,為了百姓,朝廷就算花再多的錢也值得!”

  “自古民為貴,社稷輕之!區區五百萬兩,用于救濟災民并不算什么!”

  “臣等以為,皇宮的開銷日益增大,這跟太祖提倡的簡樸之風大相徑庭啊。皇上只需削減宮廷開支,這五百萬兩銀子很快就會省出來的!”

  百官們利益一致,眾志成城朝著天啟皇帝請愿。

  天啟皇帝面對唾沫星子四濺的百官,真恨不得立刻找人把這qun家伙給活劈了。

  臉呢?

  臉呢!

  這五百萬兩銀子是大明國庫出,又不是你們出!

  百官們一個個臉上一副為民請愿的樣子,有本事你們拿點錢出來救濟災民啊!

  說朕貪圖享樂?朕已經三月不知ròu味了!

  拿到底是誰生活奢侈,花費無度你們心里沒點數么!

  只是,天啟皇帝雖然憤怒,卻不得不對文官妥協。

  畢竟,想要救災還要依靠這qun文官的,不然誰來給他干活?

  如果這些官員無法搜刮朝廷的錢財,轉而去剝削百姓那情況只會更糟。

  天啟皇帝知道,官員們層層克扣救災銀兩是不可避免,他只求能夠少被克扣一點就行了。

  “各位愛卿說的不錯,民為貴,社稷輕之,朝廷撥款救濟災民是理所應當!”

  天啟皇帝暗嘆一聲,他雖恨死這些文官,但為了救災只能忍下。

  “只是最近國庫緊湊,五百萬兩銀子拿不出來……上次信王托人給朕送來二百萬兩銀子,用于救災跟軍費開支已經用去一百五十萬兩,還剩下五十萬兩!”

  “朕內務當中還有些存銀,后宮當中還有些首飾衣服可以賣掉,朕就大致湊一個一百萬兩,暫時先送下去救濟百姓吧!”

  天啟皇帝實在沒辦法,只好退讓到這一步了。

  國庫沒有存銀,他東拼西湊,也就只能找出來一百萬兩了。

  他希望東林黨還能念著一點臣子的責任,不要再步步緊逼,這就行了。

  只可惜,官員們的胃口是沒那么容易滿足的。

  既然現在他們對決皇帝已經占據上風,又怎么會輕易松口?

  不趁這個機會大肆斂財,怎么對得起自己!

  “皇上!一百萬兩銀子萬萬不夠啊,這根本不夠災民們吃的!”

  趙南星帶著官員們一點都不松口,繼續逼迫天啟。

  “請皇上開恩,撥款五百萬兩銀子,救濟災民!”

  “你們……你們……”

  聽到文官們的話,天啟氣的身子顫抖,撲騰一下摔倒在龍椅上。

  他覺著自己面對的不是一qun臣子,而是一qun餓狼啊!

  這qun人實在是貪得無厭!

  “各位愛卿,朕想少花點銀子救濟災民,這怎么很難做到嗎?”

  天啟的語氣已經帶著點哀求了,他實在是被逼的沒有辦法。

  “不行,皇上,花多少銀子辦多少事,這點皇上應該明白!”

  東林黨此時掌控朝中大權,根本不給皇帝思考的機會。

  “你們……你們……”

  天啟氣的舊病復發,躺在龍椅上大口喘氣。

  文官們看把皇帝逼成了這樣,心中都覺著十分得意。

  這讓他們覺著有種大權在握的感覺。

  只是,往往越是張狂的人,就摔得越慘。

  就在文官們得意洋洋的時候,猛然之間,太和殿外的太監一聲高喊。

  聽了之后,文官們頓時嚇得一個趔趄。

  “信王使者到!”

  信王的使者來了!

  聽到太監的喊聲,百官們頓時驚得臉上變色。

  他們現在或許并不害怕皇帝,卻偏偏害怕這位信王。

  朱由檢去貴明府后,辣手誅殺貪官的手段,早就傳遍京中。

  從那時開始,百官就開始明白這位少年王爺并不好惹了!

  他比皇帝更心狠手辣啊!

  等到后來,朱由檢遠在貴明,卻一封信把趙南星嚇得惶恐不安,不敢造次。

  這種手段更讓百官們震驚不已。

  朱由檢人未在京城,但名聲早已經在百官中傳開。

  此時聽到朱由檢的使者來到,百官們心中那叫一個嚇啊!

  “信王的使者來了!信王的使者來了!”

  “我的媽呀!”

  膽小的官員們,瞬間就一掃剛才逼宮天啟的囂張,開始變得恭恭敬敬。

  就連膽大的官員,臉色也開始凝重起來。

  不過是朱由檢的使者來了,就把他們嚇成這樣。

  要是朱由檢本人來了,那還了得?

  “哼,一qun膽小鬼!”

  左督察御史高攀龍,也是東林黨領袖之一,他對其余的同僚嗤之以鼻。

  高攀龍跟趙南星對視一眼,彼此心中都了然。

  朱由檢的使者?

  有什么了不起的!

  呵呵,估計是貴明府遭遇了饑荒,所以才會來朝中求幫助的。

  想到這里,高攀龍跟趙南星的臉上閃過一絲輕蔑。

  看來朱由檢也不過如此嘛!

  本以為他能把貴明府治理的如何強盛,但不還是遭遇了荒年?

  哼,朱由檢的能力,也就一般般。

  高攀龍跟趙南星zui角冷笑,心中對朱由檢很不以為然。

  “信王使者見駕!”

  太和殿門口的太監又是一聲吶喊,跟著朱由檢的使者終于進門。

  但是,當使者進門后,滿朝文武頓時愣了一下。

  他們擦了擦眼睛,確認自己沒看錯。

  這……這是信王的使者?

  這明明就是徐光啟好吧!

  怎么,這人不是被貶官后,就隱居不出了嗎?怎么現在成了朱由檢的使者?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徐光啟。此時他已經是朱由檢的手下,現在奉了朱由檢的命令來到朝中覲見天啟皇帝。

  天啟皇帝當然也認識徐光啟,他看到這位名臣回來十分高興。

  “這不是原禮部右侍郎徐大人嗎?自從你歸隱之后,朕一直很想念你呢!”

  “多謝皇上厚愛!”

  徐光啟的神色十分平淡,朝著天啟皇帝微微行禮。

  “現在微臣是信王的手下,此次正是奉了信王的命令,特地來京城見皇上!”

  徐光啟說起朱由檢的時候,神態十分尊敬,可以看出來他對朱由檢相當忠心。

  看到徐光啟這樣,不管是天啟皇帝還是東林黨,都覺著十分不可思議。

  徐光啟可是出了名的淡泊名利,趙南星等人,不知道用了多少手段都無法拉攏他。

  但誰知道現在他竟然歸順了朱由檢?

  嘶!

  這太不可思議了!

  信王好手段啊,連徐光啟都能收服!

  天啟皇帝心中滿滿的是對自己皇弟的佩服,他覺著自己的皇弟已經青出于藍了。

  而東林黨趙南星等人,則對朱由檢又多了一層憤恨。

  這位少年王爺的手段,實在讓他們太過忌憚了。

  趙南星冷哼一聲,神態當中帶著無比的傲慢。

  “徐大人,不知道這次你替信王來京是為何呢?”

  “奧,我知道了,必定是貴明府遭遇饑荒,信王無法解決,所以來求助朝廷吧,哈哈!”

  趙南星對貴明府的情況相當了解,那里的土地一向貧瘠,就算是正常年份,百姓們尚且沒有足夠糧食,更何況是荒年呢。

  現在大明北方很多地方已經顆粒無收,貴明府的情況肯定更嚴重。

  所以在趙南星看來,這次朱由檢派徐光啟過來,必定是求助無疑啊!

  “哈哈!”

  趙南星越想越得意,忍不住開始大笑起來。自從上次被朱由檢一封信教訓了,他終于找到了機會出一口惡氣了!

  “趙大人,信王是朕的皇弟,他有難向朕求助有何不妥?”

  天啟皇帝看不下去趙南星如此囂張,忍不住出聲責怪他。

  他也以為朱由檢這次是來向他求助的。

  畢竟,貴明府的情況下實在太惡劣嘛,朱由檢處理不好也并不丟人。

  不要怕,皇弟,這里還有皇兄為你撐著呢!

  “哼,沒想到堂堂大明信王,竟然連個貴明府都治理不好!”

  雖然天啟皇帝已經開口,但趙南星還是又嘟囔了一句。

  滿朝文武都聽到了他的這句嘟囔,這么一來朱由檢的臉可就丟盡了……

  當趙南星囂張地時候,徐光啟一直沒有做聲。

  但現在聽到他侮辱朱由檢,徐光啟終于開口說話。

  “趙大人,誰告訴你我這次過來是向皇上求救的?”

  “嗯?哈哈,徐大人,你還裝什么裝!”趙南星一邊說一邊嘿嘿冷笑,“貴明府遭遇了罕見的饑荒,百姓們餓殍遍野,信王不來找皇上求救,還能去找誰呢?”

  “饑荒?”

  徐光啟聽到這話,忍不住也冷笑起來。

  他一臉輕蔑地瞧著趙南星,目光就像在看一只蠢豬。

  “呵呵,趙大人,不好意思,我們貴明府百姓,一向不知道饑荒是什么意思!”

  “貴明府這幾個月來,在信王的治理之下,百姓們安居樂業,衣食無憂,儼然已經成了天府之地,趙大人說說在這種情況下,信王還有什么要向朝廷求助的呢?”

  徐光啟傲然而立,把貴明府的情況緩緩說出。

  一時之間,滿朝文武突然安靜下來。

  什么?貴明府……沒有遭遇饑荒?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要知道此時早朝上,天啟皇帝跟眾人商量的就是如何治理北方饑荒。

  這饑荒的情況十分嚴重,連著席卷大明北方好幾個州府。

  但現在徐光啟竟然告訴眾人,貴明府壓根就沒有饑荒!

  而且貴明府在朱由檢的治理下,百姓安居樂業,豐衣足食!

  這太匪夷所思了吧!

  徐光啟敘述貴明府的情況,那讓在場百官那叫一個震驚。

  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信王的本事竟然那么強。

  在大明北方普遍遭遇旱災的時刻,唯有貴明府異軍突起,未受到災荒影響。

  這是何其難得啊!

  信王的能力,簡直可以用人定勝天來形容了!

  雖說朝中文官跟朱由檢是對立的兩個陣營,但他們卻不得不從心中佩服這位賢王的能力……

  天啟皇帝,聽到貴明府的盛況,那真是樂得合不攏zui啊。

  自己皇弟的能力太強,果然沒讓朕失望。

  真是太給朕長臉了!

  這也讓他在百官面前增長了面子!

  “呵呵,徐大人,你說的是真的嗎?貴明府果然在皇弟的治理下豐腴富饒?”

  “回皇上,微臣并非欺君,這實乃真實情況啊!”

  聽到天啟皇帝問起,徐光啟一字一句認真回答。

  “那么朕的皇弟現在可好?”

  “回皇上,信王如今身體健康,在貴明府境內深受百姓愛戴,被百姓們稱為賢王!”

  “呵呵,好啊,皇弟果然是帝王之才啊!”

  天啟問清楚徐光啟情況后,心中更加高興。

  他真是以自己這位皇弟為榮啊!

  畢竟朱由檢做的實在是太出色了!

  這下是狠狠打臉了朝中百官,讓他們再也不敢瞧不起皇族!

  但是,趙南新此時卻是心中冷笑,他并沒有相信徐光啟的話。

  大明北方普遍遭遇災荒,唯獨貴明府躲過去了。

  騙誰呢?這怎么可能?

  這根本不符合常理好吧!

  這一定是徐光啟在吹牛,用腳指頭想想都有問題!

  想到這里,趙南星又是一聲冷笑,笑聲當中充滿著不屑。

  “我還真沒想到,信王竟然會打腫臉充胖子!”

  眾人聽到趙南星又有話說,就轉過頭去看他。

  “信王想欺君也不想個好點的借口,他以為滿朝文武都是傻子嗎?”

  “信王說自己解決了貴明府饑荒,那我倒要問問了,糧食從哪里來?銀子從哪里來?難道信王不用糧食,不用銀兩,就可以把貴明府幾十萬人給喂飽了?”

  趙南星的話,又讓朝中百官精神一振。

  他們心想趙大人說的也對啊,貴明府一向貧瘠,又哪里有多余糧食?

  雖說信王欺君倒不太可能,但這件事的確充滿疑點。

  想到這里,百官們頓時都狐疑地看向徐光啟。

  他們就像是在看因謊言拆穿被人圍堵的騙子一樣。

  “徐大人,給出個解釋吧?”

  趙南星一臉得意洋洋,他覺著自己已經握住了朱由檢的軟肋。

  徐光啟淡淡瞧了趙南星一眼,心中只是覺著十分同情。

  他既憐憫趙南星的處境,又憐憫趙南星的智商。

  趙大人啊趙大人,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以為別人也做不到嗎?

  信王是難得的明主,他心系百姓,又怎是你們這qun尸位素餐的家伙能比的?

  螻蟻之輩,竟敢與天一較長短?

  也罷,既然你們挑釁,那我就讓你們知道知道信王的厲害!

  “趙大人,你是內閣大臣,應該從戶部了解到了最近百姓的動向了吧!”

  “什么?”

  聽到徐光啟突然提起戶部,趙南星不禁微微一愣。

  “哼,這是當然,那又如何?”

  “好,那么趙大人應該知道,最近貴明府附近州縣受災的百姓,有成百上千的涌入貴明府……呵呵,趙大人,那你說說,受災的百姓為何拼命也要往貴明府跑呢?”

  “這……”

  趙南星瞬間被徐光啟問住,當然,其實憑著他趙南星的聰明,當然能夠想到這是為什么。

  但是他卻絕對不能說出來!

  “或許……或許……”

  趙南星眼珠轉來轉去,希望能夠找到借口搪塞。

  但是徐光啟是絕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他突然提高了聲音,開始厲聲訓斥趙南星。

  “趙南星,我告訴你,百姓們之所以涌入貴明府,是因為貴明府有吃的!”

  “對食不果腹的百姓們來說,去了貴明府才能活命!”

  “在下層百姓們的眼中,信王殿下才是他們的唯一救星!”

  徐光啟知道百姓們的痛苦,他對趙南星懷疑朱由檢無比憤怒。

  “信王在貴明府救活了幾十萬百姓,這是何等的功績,趙大人對百姓沒有絲毫功績,反而還敢懷疑信王,你不覺著太無恥了嗎!”

  “你……你……”

  面對正義凜然的徐光啟,趙南星的氣勢頓時慫了。

  他當然知道徐光啟說的是真的,但正因為是真的,他才不敢承認。

  他絕對不能忍受朱由檢竟然如此強大!

  他也絕對不能承認,朱由檢已經成長為東林黨最可怕的對手了!

  他最不能承認的,是現在他趙南星心中也開始對朱由檢感到畏懼,開始懼怕這位少年王爺的手段!

  所以他要盡一切可能打壓朱由檢!才能保住東林黨跟他自己的地位!

  天啟旁邊站著的魏忠賢,此時突然恍然大悟。

  “是了,徐大人說得對,最近的確是有大量百姓涌入貴明府啊!”

  “我還以為是出了什么事,原來一切都因為信王治理有方啊!”

  魏忠賢的話,更是從側面印證了朱由檢的功績。

  趙南星忍不住向魏忠賢怒目而視,心想這一點我當然知道,不用你來提醒我。

  “那又如何?”

  趙南星繼續咬牙強撐,不愿意承認朱由檢的功績。

  “徐大人說了那么多,還是沒說糧食是從哪里來的!”

  “糧食問題才是最關鍵的,你要是有本事,就把貴明府糧食的來源交代清楚啊!”

  趙南星對徐光啟步步緊逼,他相信這其中一定有貓膩。

  這糧食問題一定是朱由檢的軟肋!

  肯定錯不了!

  徐光啟瞧著趙南星,zui角卻開始冷笑起來。

  “趙大人,你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

  “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就把糧食來源告訴你!”

  “而這,也是信王派遣下官來覲見皇上的原因!”

  徐光啟說著話,在太和殿上踏上一步,朝天啟皇帝恭敬行禮。

  “大明饑荒問題,請皇上不必憂心!”

  “信王殿下已經培育出特產作物,可以徹底解決我大明糧食危機,現在,他已經讓微臣帶來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