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低調小神醫田非小說免費

低調小神醫田非小說免費

十指舞動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男頻都市小說

主角是田非的小說名是《低調小神醫》又名《我真的很有錢》,這是由十指舞動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文。主要講述的是:田非是田家百年來第一超級天才,他的生活除了苦讀醫術,研究藥物,就是和一群小伙伴打打鬧鬧,非常枯燥。后來因為要搞定富豪未婚妻,田非來到了繁華都市,體驗了一把不一樣的人生,雖然被未婚妻嫌棄,連保姆阿姨也看不起自己,但自己真的很有錢啊!

更新:2019/07/04

在線閱讀

主角是田非的小說名是《低調小神醫》又名《我真的很有錢》,這是由十指舞動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文。主要講述的是:田非是田家百年來第一超級天才,他的生活除了苦讀醫術,研究藥物,就是和一群小伙伴打打鬧鬧,非常枯燥。后來因為要搞定富豪未婚妻,田非來到了繁華都市,體驗了一把不一樣的人生,雖然被未婚妻嫌棄,連保姆阿姨也看不起自己,但自己真的很有錢啊!

免費閱讀

  “這是我媽親手做的咸菜,你奶奶當年可愛吃了,這是我爸親手制作的土煙,你爺爺當年每天都要蹲著抽一根……”

  憨厚樸實的田非,興致勃勃,不斷從蛇皮袋中拿禮物,很快就堆滿了一地。

  保姆阿姨的臉色都漲紅了。

  她終于忍不住開口:“小伙子,你這些禮物加起來的價值,還抵不上這里的一塊地磚,弄臟了你賠得起嗎?”

  不是保姆阿姨看不起田非,實在是這小子太沒眼力見了。

  作為一個鄉下窮親戚,連最基本的覺悟都沒有,來到這全市最奢華,最昂貴的高級別墅小區,居然還以為這里和鄉下一樣。

  眼看著那些不值錢的禮物堆放在豪華地磚上,里面滲出的油漬甚至都滴落出來,張姨的拳頭都捏緊了,早知道這樣,就不該開門讓他進來。

  “夠了。”大小姐依舊一臉冰冷,低聲喝道。

  “聽到沒有,收起你這些垃圾,滾出去。”張姨狐假虎威,不屑看著田非。

  大小姐身為【辰欣集團】總裁,日理萬機,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他居然敢來打擾,簡直罪無可恕。

  “張姨,我說的是你,你先出去,我要和田非好好談談。”

  “大小姐,有什么事就大聲喊,我就在隔壁。”

  張姨瞪了田非一眼,不甘的走了出去。

  “田非,我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在歐洲度假,有什么事等他們回來再來好嗎?”

  言辰欣擠擠臉上的肉,露出一絲虛假的笑容來,最近公司正是多事之秋,焦頭爛額,她實在沒有心情來敷衍鄉下窮親戚。

  但愿他不是為了那件事而來。

  田非似乎根本沒有感受到言辰欣的冷淡,眼光灼熱的看著她。

  “十五年不見,辰欣你越來越漂亮了,記得小時候玩游戲你當我媳婦,你爺爺奶奶笑得可開心了。”

  “那是小孩子不懂事,你想多了。”言辰欣咬了咬牙,臉色有些僵硬。

  “當年你八歲,我五歲,不小了,而且我們的初吻互相給了對方,現在想起來,真是美好。”

  田非說著,一臉陶醉,還砸吧了一下嘴巴,目光盯著言辰欣誘人紅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言辰欣感覺天旋地轉一般,差點沒暈過去。

  當年知青下鄉,爺爺在鄉下邂逅了奶奶,從此和偏遠的農村有了揮之不去的聯系。

  到了爸爸這一代,他們的關系更密切。

  言辰欣記憶最深刻的,就是爸爸媽媽每次回鄉下都要帶大包小包的禮物,分發給窮親戚。

  最最可怕的是,雙方爺爺擅自做主,給兩人配了娃娃親,說是等到田非20歲后就成親。

  言辰欣比田非大三歲,她馬上就23歲生日,田非距離20歲也沒幾天了,他的來意不言而喻。

  可惡!

  自己堂堂【辰欣集團】的總裁,身價數億,在S城被評為十大杰出青年,未來一片坦途,卻要有這樣一個人生污點,太不甘心了!

  “田非,爺爺當年一句戲言,你不會當真了吧?”

  “老爺子可不是這么說的,他讓我在這里上學等你滿23歲就結婚,算算時間只有3個月不到,還真是有點期待呢。辰欣你喜歡什么樣的婚紗,要不咱們一起去看看?”

  田非一臉真誠,完全陷入了自我幻想無法自拔。

  言辰欣額頭青筋都快蹦出來了。

  “田非,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上你,更不可能嫁給你,你走吧。”

  “你說的是真的?可敢發誓?”

  田非臉色一變,情緒有些激動。

  “我發誓,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我也不會看上你,我們注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還是回老家,繼續種藥材養牛去吧,找個村姑,平平淡淡過完一生,那才是真正屬于你的幸福。”

  田非身子僵硬,呆立當場。

  那黯然神傷的樣子,配合純潔的眼神,居然讓言辰欣心中升起一股奇異的感覺來,似乎自己是渣女,在傷害一個老實人一樣。

  她心中有些不忍,正想安慰幾句,卻見田非突然一反常態,拿出手機哈哈大笑起來。

  不好,這小子肯定是想找爺爺告狀。

  小時候他可沒少干這事,讓自己的童年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陰影。

  “說得好,來來,對著手機再說一遍。”

  “再說一萬遍我也不會改變心意。”

  既然事情已經挑開,言辰欣也不打算當乖乖女了,下定決心和封建習俗斗爭到底。

  “我可沒有逼你,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對不對?”

  “我的人生我做主,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玩娃娃親這一套?”言辰欣冷笑:“你盡管拿這視頻去告狀,看看能耐我何不。”

  “不,你誤會了。”田非收起手機,笑容之中透露出一絲精明:“其實我也很害怕你纏著我,畢竟,我青春年少,風華正茂,外面美女如云,正是我大展身手的好時機,為一顆小樹放棄整片森林,不是我的風格。”

  “你……你說什么?”

  言辰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些話真的是從一個放牛娃口里說出來的?

  “既然咱們之間有共識,那就好辦了,每個月給我一萬塊零花錢,我就配合你演戲給長輩看,否則,我就把這段視頻發在家長群。”

  言辰欣不可思議的看著田非,這家伙從憨厚鄉下小子到無賴的轉變,完全沒有半點的不自然。

  “想敲詐我,你做夢,立即給我滾出去,否則我叫保安了。”

  言辰欣怒火萬丈。

  自己堂堂大總裁,居然被一個鄉下小子給戲弄,太氣人了。

  “我也不想和你一起住,但臣妾實在做不到啊!”田非哀怨的道:“坦白告訴你吧,這次出門,我媽就給了我一個路費,他們讓我來投奔媳婦你,吃幾天軟飯。”

  啥?

  什么時候男人吃軟飯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了?

  言辰欣都氣得笑了:“你們這些窮親戚,也太過分了吧!”

  “我也覺得過分,媳婦你可要罩著我啊!”田非可憐兮兮的樣子讓言辰欣有些抓狂。

  自己現在焦頭爛額的,他們居然還派個田非來折磨自己,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憤的事情哦!

  “你都這么大個男人了,應該自食其力,要一個女人照顧,像話么?”

  “其實,我這次來是專門幫你的,算是為你打工。”

  言辰欣眼皮一跳,連忙道:“停停停,我這里可沒有牧場,也沒種植藥材,不需要你幫忙,你不來煩我就好了。”

  她很想將田非趕走,卻又不敢這么做。

  父輩們太強勢了,言辰欣現在看似坐上了總裁的位置,實際上并沒有太多話語權。

  不過,拖延個一年半載,等自己徹底掌控集團后,就不必受任何人的牽制了。

  至于田非,就當是收留了一只流浪貓吧!

  別說一個月幾千,就算幾萬,言辰欣也沒放在心上。

  比起公司目前遭遇的困境,這些都不值一提。

  田非有些不好意思:“光拿錢吃飯不干事,別人會說我吃軟飯的。”

  言辰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好,你可以住這里,每個月我給你五千塊,但有條件,第一,必須配合我在長輩面前演戲,第二,不得對我有任何覬覦之心,第三,我的房間是禁地,不許靠近。”

  田非呵呵笑道:“沒問題,我也怕被人知道我有個未婚妻呢。”

  言辰欣額頭青筋再次蹦了蹦,忍了下去。

  真不知道這小子的自信從何而來,憑什么。

  在S城,自己的追求者可以排三里長,任何一個都比這土鱉強十倍。

  兩人很快達成協議,錄像為證。

  田非喜滋滋的將手機收起來,好像中了百萬大獎一樣開心。

  “媳婦,小弟我初來乍到,口袋里只有幾塊錢,能不能先把這個月的零花錢給我。”

  田非手指搓動,一副財迷的樣子。

  鄉下來的窮親戚真可怕!

  言辰欣無奈打開LV包,里面大概還有一千塊的樣子。

  “這點先拿著,剩下的我轉你卡上。”

  “別別別,我沒卡,給現金就好,媳婦你記得還欠我四千就行了,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

  言辰欣目瞪口呆的看著憨笑的田非,心中一陣凌亂。

  這世上還有這么無恥的人么?

  張姨在外面聽得目瞪口呆,萬萬想不到事情居然會發展成這樣。

  這個可惡的鄉下小子,竟然是大小姐的未婚夫不說,還要住在這里,簡直太混賬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將他趕走。

  張姨看著田非撒野般的亂跑,也不知道換個鞋子,內心對田野的嫌棄和痛恨不斷上升。

  田非沒有理睬張姨,拖著自己的蛇皮袋子,哼著小曲就沖上了樓。

  “二樓是小姐的,不許進。”

  張姨大喊。

  “知道啦,就算她請我進,我都不想進。”田非嘀咕。

  張姨嘆息了一聲:“大小姐,你真的要讓他住這里?”

  言辰欣又恢復了一貫的高冷,無奈的道:“不然能怎樣,他拿著雞毛當令箭,有長輩給他撐腰,我暫時還得罪不起。”

  “大小姐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愚孝,他給你提鞋都不配。”張姨憤憤不平。

  言辰欣淡淡道:“這件事必須保密,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張姨點頭,深以為然。

  要是讓人知道大小姐的未婚夫居然是這樣一個土包子,大小姐的臉往哪擱?

  看著一地的禮物,張姨不屑的冷哼一聲:“都什么玩意,臟兮兮的,我給扔垃圾桶去。”

  “暫時收起來,要是讓長輩知道就不好了。”言辰欣阻止了張姨。

  雖然討厭田非,也看不上這些土特產,但爺爺奶奶和爸爸媽媽喜歡,她也不忍讓他們傷心。

  田非進了臥室,反鎖房門,一下子撲倒在柔軟的床上,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

  “呵呵,看來言辰欣對本少的感覺很糟糕,這下我就放心了,終于逃過一劫。”

  言辰欣怕是做夢也沒有想到,其實田非比她更抗拒這種娃娃親。

  他之所以會來這里,是因為老媽以死相逼,一向孝順的他無奈之下只好答應。

  雖然說女大三抱金磚,但田非并不這么認為。

  正好言辰欣也很反感,兩人算是一拍即合了。

  晚上的時候,張姨做了一桌子豐盛的晚餐。

  這倒不是為了幫田非接風,而是要讓這個窮逼認識到自己和大小姐的差距,知難而退。

  果不其然,看到這滿桌子佳肴田非的眼神都亮了。

  “哇,城里人真奢侈,這么多菜,我們三個怎么吃得完!”

  “哼,沒見過世面的小子,真是丟人。”張姨不屑嘀咕,聲音剛好能讓田非聽見。

  田非就當是沒聽到,直接坐下就開吃。

  “這是大小姐的位置你也敢坐?而且大小姐都還沒動筷子,你亂動什么,一點規矩都沒有。”張姨大怒。

  田非看著張姨道:“規矩?女人三從四德你聽過嗎?丈夫是天,是主,我為什么不能坐主位,不能先動筷?”

  張姨咬咬牙,道:“田非,你太放肆了,這是大城市,不是窮鄉僻野,大小姐人好可以容忍你,不代表你可以隨意欺負她。”

  田非臉色一陣古怪:“我欺負她?呵呵,你是不知道你家大小姐小時候有多野蠻,經常騎在我身上凌/辱我,強行親親都算是輕的。”

  張姨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小子口無遮攔,素質太差。

  言辰欣臉色也不好看,臉色發紅的喝道:“田非,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我說的都是事實嘛。”田非很委屈。

  言辰欣狠狠道:“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一肚子壞水,就知道告狀和誣陷。”

  “你也一樣,依舊那么強勢,男人婆。”田非針鋒相對。

  “你說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言辰欣眼中閃爍著危險的火花,一副要動手的架勢。

  田非大驚:“你敢碰我一下,我馬上告訴你媽。”

  “堂堂大男人,動不動就告狀,真有出息。”

  言辰欣冷哼一聲,轉過頭不再理睬田非。

  她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會忍不住給他幾巴掌。

  這一頓飯吃得很是詭異,言辰欣的矜持優雅和田非的狂放粗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客人和主人,似乎反過來了。

  張姨站在一旁都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白眼,可田非完全將她當成了空氣,看也不看一眼。

  吃完飯,田非將碗一推,開開心心回自己房間去了,留下張姨和言辰欣大眼瞪小眼,都是無奈的捂住了額頭一嘆。

  “大小姐,這樣不是個辦法,必須想個法子把他趕走。”張姨額頭青筋蹦跳,非常不喜自己平靜的生活被田非打擾。

  “只要他不惹事,就隨他去吧。”言辰欣嘆息了一聲,滿臉無奈。

  張姨萬分不解:“追你的公子富豪那么多,老爺卻一個都看不上眼,偏偏喜歡這田非,真不知道他看上這小子哪點了。”

  言辰欣苦悶的道:“爺爺當年下鄉插隊的時候,受過田家的恩情,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只能落在我身上。”

  張姨震驚,這個秘密,她還是第一次聽言辰欣說起。

  她雖然只是個保姆,但從小陪伴言辰欣,兩人之間的感情深厚。

  對于言辰欣的未來,她比誰都著急。

  就算瞎著眼隨便挑選一個富家子弟,也比田非這個農村土包子強得多。

  叮鈴鈴!

  電話響起,言辰欣看了一眼上面顯示的劉少兩個字,露出一絲厭惡,將手機又放在了桌上。

  “你干脆答應劉公子的追求好了,雖然他很花心,但也算商業奇才,放眼S城,能和他比肩的人,屈指可數。”

  張姨實在不忍心言辰欣掉進泥潭,開口勸說。

  “我的婚姻不是籌碼,也不是利益捆綁。”言辰欣斷然拒絕。

  張姨道:“可現在能幫到你的,就只有劉公子了,你不一定要和他談戀愛,先忽悠著,給他點甜頭,解決公司危機再說。”

  言辰欣渾身一震,秀眉緊蹙,拿手機的手在微微顫抖。

  電話上劉少兩個字是那么刺眼。

  終于,在電話第二次響起的時候,言辰欣下定決心,按下了接聽鍵。

  “辰欣,你終于接電話了,今晚我在【雨菲會所】等你,不見不散哦。”

  一個磁性的聲音響起,很是熱情。

  言辰欣眉頭一皺,冷淡的道:“劉少,談生意去酒吧不大合適吧?”

  “呵呵,辰欣,你的生活也太枯燥了,一本正經的人生有什么意義。我保證,只要你陪我喝好了,訂單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言辰欣臉色一變,強忍下怒火。

  “劉少,我們辰欣的銷售渠道是最好的,你們【非凡藥業】的新藥交給我們代理,是雙贏的局面。”

  “我知道,喝完酒我再告訴你結果好嗎?”劉少呵呵笑了起來,別有深意。

  言辰欣咬咬牙,掛斷了電話。

  張姨氣憤的道:“大小姐,是我錯了,這劉少真不是個東西,你還是別去了。”

  “不,我必須去。”言辰欣苦笑:“至少,這也是一個機會。”

  田非在樓上探出頭來,叫道:“媳婦,出去玩也帶我一起唄,我長這么大,還沒去過酒吧呢。”

  “閉嘴,再敢亂叫,拔掉你舌頭。”言辰欣怒吼。

  “好好,叫表姐總可以了吧!”田非縮縮脖子,一臉好奇:“這個劉少是做什么的,怎么感覺不像好人呢。”

  “我們說好互不干涉,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不客氣。”

  言辰欣心情郁悶無比,這田非還跳出來撩撥,她差點當場發飆。

  “哼,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霸道。”田非嘀咕,眼珠子亂轉:“不帶我去難道我就不能自己去么,再怎么說也是我名義上的媳婦,眼看要綠,怎能無動于衷。”

  田非沖進衛生間一陣洗漱,很快就變得干干凈凈。

  正要出門,卻是跳出一個視頻請求。

  田非點開手機,露出了一貫的乖巧笑容。

  “媽,我到了,城里果然和你說的一樣好玩。”

  “臭小子,別光顧著玩,關鍵是抓住媳婦的心,盡快成其好事,我和你爸還等著抱孫子呢。”

  視頻那端,是一處普通的土屋,泥巴墻看上去已經有些年頭。

  一個穿著樸素的中年婦人坐在一張只有三只腳的椅子上,不施粉黛,滿臉憔悴,寵溺的眼神卻是看著田非,充滿了不舍。

  “老媽,這種事一個巴掌拍不響,還得看辰欣姐的意思呢。”

  “我不管,反正,拿不下媳婦,過年別回家。”

  老媽夏雨菲呵斥著,她的名字雖然聽起來像是大家閨秀,但其實就是個農民。

  田非苦笑道:“人家現在是大總裁,億萬身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我看還是算了。”

  “不行,億萬家產又怎么啦?這可是雙方家長都同意的婚事,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就算是下藥,也得把辰欣給我搞定,否則,逐出田家門墻。”

  夏雨菲生氣的吼道,像是一頭發怒的獅子。

  田非打了個寒噤,苦笑道:“這也太難了。”

  “這是你出生社會的第一戰,必須給我打響,拿下辰欣,你這輩子就不用再奮斗了。”

  “老媽,你怎么慫恿自己的兒子去當小白臉啊!年輕人不應該努力奮斗,靠自己雙手創造未來么?”

  “小非,你媽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給我添個孫子,你千萬別讓我失望,你也知道,我的身體不大好,你總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含恨而去吧。”

  夏雨菲說完,劇烈的咳嗽起來,那佝僂著的身子一陣顫抖,看起來讓人心酸無比。

  她下意識的用手絹擦了擦嘴角,上面竟然出現了一抹嫣紅。

  “媽,你怎么了?是不是病情又加重了?要不我馬上回來吧!”

  田非心中一陣痛楚。

  老媽的病已經纏著她二十年了,據說她根本就不適合生孩子,但最終還是拿自己的命賭出了一個田非。

  對于老媽,田非充滿了愧疚。

  田非之所以愿意繼承田家的傳承,自小苦讀醫術,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治好自己的母親。

  但現在,母親似乎病情加重了幾分,讓他的心都揪了起來。

  “不帶上媳婦,永遠別回來,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原諒你。”

  夏雨菲臉色蒼白,語音顫抖,那充滿了期待的眼神看著田非,讓田非眼淚都快出來了。

  “老媽您放心,我會努力的。”

  田非堅定的說道。

  “記住,生米沒煮成熟飯前,不許回家。”

  夏雨菲惡狠狠的威脅道,隨后掛斷了電話。

  田非看著暗下去的屏幕,半響說不出話來。

  雖然被爺爺譽為田家百年來第一超級天才,但對于母親的病,他依然沒有頭緒,不得不遷就。

  此刻,在一處豪華的別墅之中,夏雨菲放下手機,哀傷的神情消失不見。

  她小手一揮:“老公,布景可以撤下去了,今天是個好天氣,我要開趴。”

  一名身穿定制西裝,氣質高雅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有些無奈的看了看夏雨菲。

  “雨菲,小非現在都長大了,你還這么騙他,就不怕他埋怨你么?”

  “兒子窮養才是王道,田城,你要是敢泄露機密,老娘就讓你頭頂一片綠。”夏雨菲威脅道。

  田城寵溺的看著她,脖子下意識的縮了縮。

  溫柔的道:“老婆你說的有道理,都聽你的,就讓那小子自求多福吧!”

  夏雨菲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毛巾,開始卸妝,很快,一個膚白貌美的貴婦人便出現了。

  幾個工人將茅草屋背景撤換下去,露出了里面精美的裝修。

  夏雨菲哪里還有半點村婦的樣子,搖身一變成為了氣質高雅的貴婦人。

  而田非,此刻也郁悶無比的揉著太陽穴嘀咕。

  “真是頭痛,老媽的演技越來越精湛了,幸好她的智商一直不在線,如果讓她發現我也在欺騙她,不知道會不會大義滅親殺了我。”

  田非一番動作也算是麻利,可是等他走下樓的時候,已經不見了言辰欣的蹤影。

  田非眼神一凝,直奔車庫。

  剛走到門口,便看到一輛瑪莎拉蒂開了出來,里面那青春靚麗的美女不是言辰欣又是誰?

  “媳……表姐,真巧啊!”

  他一副激動的模樣等著上車,言辰欣的反應卻相反,就像是興奮之中突然踩到了狗子的排泄物一樣難看。

  “離我遠點,別跟著我。”

  言辰欣臉色難看,心情郁悶,一腳油門狠狠踩下。

  轟……轟!

  跑車驟然加速,離弦之箭般飛馳而去。

  田非一陣愕然,跳腳大叫:“言辰欣,你太過分了,當著我的面也敢和男人去酒吧。”

  “田非,我要是你,就自己收拾東西回家去,強扭的瓜可不甜。”

  看到他氣得臉色發白,張姨從里屋探出頭來,笑得很開心。

  “呵呵,強扭的瓜雖然不甜,但……解渴啊!不用等我,今晚我和媳婦很可能不會回來了。”

  田非突然笑得很開心,剛才的生氣像是一個幻覺。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得倒是挺美。”

  張姨對田非的鄙夷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就差狠狠在地上吐口水跺腳了。

  田非不緊不慢的向外面走去,悠閑得像是在逛街。

  雨菲會所,這個名字聽起來似乎有些熟悉啊!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