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太傅寵妻日常徐幼微最新免費

太傅寵妻日常徐幼微最新免費

九月輕歌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輕松幽默的小說推薦歡喜冤家小說大全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說好看的古代宮廷小說

主角是徐幼微孟觀潮的小說名是《太傅寵妻日?!肥怯删旁螺p歌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徐幼微與孟文暉十年夫妻,可是她在孟文暉那里,只得到了痛苦、難堪、沒有尊嚴,被孟文暉活活氣死。再睜眼,自己已重生到了成親之前,這一世,她表示此生只嫁孟觀潮,那個前世溫柔地喚她為小五的男人……

更新:2019/06/10

在線閱讀

主角是徐幼微孟觀潮的小說名是《太傅寵妻日?!肥怯删旁螺p歌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徐幼微與孟文暉十年夫妻,可是她在孟文暉那里,只得到了痛苦、難堪、沒有尊嚴,被孟文暉活活氣死。再睜眼,自己已重生到了成親之前,這一世,她表示此生只嫁孟觀潮,那個前世溫柔地喚她為小五的男人……

免費閱讀

  孟文暉信誓旦旦地說:“徐五小姐,你若是肯嫁我,我發誓,會傾盡所能守護于你,一世一雙人,白首不相離?!?/p>

  孟文暉一臉無奈地說:“你怎么像紙糊的一樣?動不動就小產生病。第二回了,以后怕是再不能有喜脈了?!?/p>

  孟文暉滿臉嫌棄地說:“你那不陰不陽的臉色是給誰看的?你不能生了,我沒休了你,只是納妾綿延子嗣,已經很對得起你了?!?/p>

  孟文暉滿臉嫌惡地說:“娶你這種女人真是倒了八輩子霉,算來算去,也只一張臉能看。你還有臉嫌棄我?打你是輕的。再擺出這樣不死不活的臉色,我就休了你!”

  孟文暉有恃無恐地說:“沒錯,是父親與我著人彈劾徐家,請皇上追究當初徐家擁立靖王的罪責。過幾日我便賞你一紙休書,撇清與徐家的干系。你與其求我,不如早些收拾東西給我滾!”

  ……

  一句一句誅心之語回響在心頭,一張一張面容在腦海中閃現、交錯、重疊。

  十年夫妻,她在孟文暉那里,只得到了這些。痛苦、難堪、沒有尊嚴。

  徐幼微發出模糊的囈語,身形在床上輾轉。

  夢境一轉,出現的男子是孟觀潮。

  她與孟文暉成婚第五年,孟府太夫人暴病而亡。

  在孟太夫人靈前,孟觀潮親手將他三哥孟觀城的手筋腳筋挑斷,長劍在孟觀城身上劃出幾十道血口,令其哀嚎著血盡而亡。

  她嚇傻了,動彈不得,只定定地看著他。

  男子出奇俊美的容顏上沒有任何情緒,平靜至極,仿佛只是在做一件最尋常的小事。

  她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拿著休書卻無法離開孟府的時候,孟文暉擁著即將嫁進門的女子,站在床前奚落嘲笑。

  鎮守漠北數年的孟觀潮回到帝京,出現在她面前。

  他對她說:“有時候,殺人的聲音很悅耳,畜生死前的哀嚎更悅耳。你說可是?”

  她神智渙散,不明所以,出于對他慣有的恐懼,勉力點頭。

  他便平靜地吩咐常隨:“孟觀城是怎么個死法,孟文暉就是怎么個死法。那女子,杖斃,喚她雙親來瞧著。就在這院中行刑?!?/p>

  她這才明白,他在為她主持公道。

  孟觀潮說:“我到底是晚了一步,不能救徐家滿門。但是,他們昭雪之日不遠?!?/p>

  她落淚,又笑。昭雪……昭雪能帶來的好處,已只有她這將死之人和徐家后人能感知。對于已經身死的至親,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真的,太感謝他了。

  孟觀潮問:“不想留在孟家了吧?”

  她嗯了一聲。已經被休了,就算沒被休棄,也不會愿意與孟文暉葬在一處。

  “我送你離開?!彼f。

  說這些的時候,他始終是平靜得近乎冷酷的語氣。

  彌留之際,孟觀潮坐在她病床前,對她牽出一抹柔和的笑,“走了也好。這塵世太臟了?!?/p>

  她已說不出話,努力地睜大眼睛,眼前卻陷入昏黑。

  片刻后,他握住她的手,語氣溫和:“這些年,我虧欠的人已太多,不差你一個。若有來生,若再遇到此生這些人,記得擦亮眼,找個值得你嫁的男子。實在沒有順眼的,便遷就一下,嫁我。好么小五?”

  她心頭大震。

  “連你也要離開了?!彼Z氣宛若嘆息,手指摩挲著她的手,“也好。于你是解脫,于我,是再無牽掛?!?/p>

  她想聽他繼續說下去,意識卻如同視覺,被無盡的黑暗湮滅。

  那讓她無助恐懼的冰冷黑暗之中,再沒有人握住她的手,對她和聲言語。

  她的一生,走到了盡頭。

  .

  午間,徐如山、徐夫人來到小女兒的閨房,坐在床前,一個憂心忡忡,一個滿臉悲戚。

  也不知怎么的,幼微只是受了些風寒,原本幾日就能好,卻不成想,昏昏沉沉中竟急火攻心,病情一再加重。

  室內靜寂良久之后,徐夫人輕聲問道:“你有沒有派人去打探,圣上到底會給徐家怎樣的發落?”

  徐如山苦笑道:“打探不出消息。拜當今太傅孟觀潮所賜,宮禁森嚴,宮人的門路打不通。別的就更不需說了,文武百官都怕死了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魔王?!?/p>

  “……”徐夫人沉默多時,問,“這樣說來,我們是不是只能求孟家,才有安穩可期?”

  “……的確是?!毙烊缟讲幌氤姓J,卻必須承認,“只是,拿什么去求他們?算了,聽天由命吧?!?/p>

  孟觀潮之所以年紀輕輕權傾朝野,是因從龍之功。而徐家的罪責就在于,先帝在位時擁立太子人選站錯了隊。

  這種官員,這種官員背后的家族,就算一度呼風喚雨,一朝式微,便會落得個被人肆意踩踏的下場。

  可就算結果再苦,那也是自家人親手釀下的,怪不得任何人。

  .

  徐幼微睜開眼睛,望著承塵。

  多久了?總是這樣,短暫的醒來,還辨不清是夢境還是真實,便會墮入另一個同樣真切的幻夢。

  可不管是重生還是幻夢,她總該做些什么。

  徐幼微轉頭,手探向母親的手,“娘親?!?/p>

  徐夫人大喜,慌忙握住女兒的手,“小五,你醒了啊?”

  徐如山按捺不住喜悅之情,站起身來。

  “爹爹?!毙煊孜⑼赣H,綻出笑容。

  “噯!我在這兒,在這兒呢!”

  徐幼微吃力地問道:“我病了多久?這是哪一年?”

  徐如山告訴她:“沒病多久,兩個多月而已。新帝去年冬月登基,你還記不記得?今年改的年號?!?/p>

  那么,這一年是乾元元年。

  徐幼微思量片刻,道:“娘親,爹爹,如果徐家要與孟家聯姻,如果祖父一定要我嫁入孟家,那么,只有孟觀潮是良配。他若不愿娶,便將我送入庵堂。你們一定要記得?!?/p>

  徐氏夫婦瞠目結舌,不知道女兒這是從哪里得來的結論。

  幼微嫁給孟觀潮?讓那個嗜殺成性的太傅做他們的女婿?這……太荒謬了。

  徐幼微有氣無力地強調自己的意愿:“爹爹、娘親,我此生要嫁,只嫁孟觀潮。你們權當這是我的遺愿,好么?一定要這么做。不然……”瞧著雙親眼神復雜,她毫無氣勢地補充狠話,“我要是被許配給別人,會恨你們的?!?/p>

  之后是何情形,徐幼微便不知道了。

  她墮入一個冗長的,讓她心碎又安寧的夢境。

  或許隨時能醒來,但是做不到折返。

  夢中的男子,微雨中站在她墓前,說:“小五,我來看你了?!?/p>

  她從不知道,他語氣可以那般溫柔,又哀傷。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贵州快三选五一定牛 六台宝典官方正版网站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基金配资贷款 七星彩直播开奖频道 体彩十一选五天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新疆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炒股技术 河内五分彩开彩结果历史 香港二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