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仙俠 → 大仙人全文免費

大仙人全文免費

古怪先生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仙俠小說推薦

  仙氣騰騰,架著祥云的神仙高來高走。紅塵萬丈,無倚無恃的凡人苦苦掙扎。究竟什么是神仙?什么是凡人?圣人真的不死不滅?凡人真的無法打敗圣人?九九八十一道雷劫是否是真仙的唯一道路,劫難背后又有什么?凡人一直以來膜拜的究竟是不是仙人?且看我們凡人葉君如何成為真正的--大仙人!
  昆侖山下,素來是道門第一大派昆侖的地盤,其他道家門派敬畏昆侖從不來這里傳道,可是今天,這里來了一位奇怪的修行者。“阿彌陀佛,我佛慈悲,當有無邊佛法普度眾生,諸位施主應該相信佛門廣大,都跟貧僧那個……剃度了吧!”昆侖山腳下,大葉鎮,鎮民閑人都圍在了一起,只因今天鎮上來了一個古怪和尚,這和尚身穿一件破爛僧袍,袖子上的油掛下來足可以做一捆蠟燭,灰頭土臉,光頭剃得也是不周不正,東一下西一下,甚是滑稽。和尚......

更新:2018/11/07

在線閱讀

天空低沉著,整個世界都是昏暗的灰色,沒有什么比這末日景象更恐怖,也沒有什么比這一刻不停劈下來的電蛇更閃亮。

一座孤峰,只斜斜生了幾根敗草,搖晃著半死不活的生息。孤峰周圍,則是真正的荒涼,大地龜裂,千溝萬壑,寸草不生。

天上烏云之下,一個白衣男子跌坐在地上,他的長發被一根紅繩扎住,手中玉盞中充盈著琥珀色的美酒,臉上帶著深奧的笑容。

轟!

一道電蛇劈到男子的頂門上,男子連眉頭也不皺,又是微微一笑,那道電蛇打在他頭發上,滾了兩下就順著發梢滑到地上了,好像不是天雷,而是水滴。

天降大雨,每一滴雨水都是一道威力無比的天雷,亮的發紅,紅的帶青,青的發紫。

男子束起的長發被萬道驚雷劈散了,披頭散發的樣子沒有平常人的落魄,反倒平添了幾分狂放。

“九九八十一道天劫雷,已近半數,難道就只有這點威力嗎?”

這挑釁般的話語好像給了天劫雷力量,一道紫得發黑的劫雷劈在他身上,馬上變成了一團神火,把男子包裹住,熊熊燃燒。

火焰中,男子發出了在人間最后的一聲嘆息:“從今以后,天下第一大派,當屬昆侖!”

嘆息很微弱,卻傳遍了整個人間。男子撣了撣衣服,火焰就像開始的劫雷一樣被他撣落在地上,慢慢熄滅。他的衣服還是白如霜雪,不惹一點塵垢,他的頭發面孔,包括手中的酒杯還是那樣晶瑩剔透。

男子不再理會天上還在不斷落下的劫雷,駕著一片云光徑自朝天上去了,待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天際,一首詩被他那清朗的聲音吟詠而出,這已經不是人間的聲音了:“炎漿烈火,滑喉而下,苦九寒天,縱歌等閑,金樽玉鼎,萬鈞酒滿,男兒飲之,豈不快哉!”

這首詩吟詠完畢,劫云散了,孤峰周圍有了生機,只待播下種子,還有孤峰,連那幾根雜草都沒有了,被劫雷生生砸高了幾十丈,傲然獨立,就像男子離去時的背影。

從這一天起,昆侖便是天下第一大派。

昆侖之巔,千年之后。一座大道觀矗立在那里,就像座山。道觀的周圍也有一些屋舍,只是都沒有它來得宏偉。道觀大門足有丈許高,上書三個金底黑字——紅塵觀。

白蒼蒼的玄桓真人高坐紅塵觀第八重云團之上,在他之上,面如少年的玄通真人無喜無悲,半天也不說一句話,良久才睜開了一雙清澈無比的眼睛,起身朝玄桓真人拜了三拜,行了一大禮道:“師弟請去,此間事,全有師兄照管。”

玄桓真人點了點頭,轉身朝外面走去,也是無喜無悲,衰老的臉麻木的嚇人。

望著玄桓真人的背影,早已太上忘情的玄通真人沒有流淚,只是嘆氣。玄桓真人今日事若成,昆侖地位更加穩固,玄桓真人必留名史冊,成為昆侖派近千年來第二個成仙得道之人,若失敗……沒人會記得他玄桓真人,至于他自己玄桓真人大步走出紅塵觀,來到了千年前白衣男子渡劫的那座孤峰,祭起一把仙劍,目眥盡裂,瞪著劫云的眼睛里帶著幾絲悲壯。

人間一萬年都沒有幾個人能渡劫成仙,自從千年前昆侖派大能上神祖師渡劫飛升之后,整個昆侖便再沒有能成功度過天劫成仙的人了。不只是昆侖,其他門派也是一樣,上神祖師留給了昆侖一個美麗的神話,讓昆侖成為天下第一大派,可也斷絕了后輩渡劫成仙的記錄,昆侖派玄字輩本有九人,已有七人死在天劫下,今天這個數字可能會變成八。

渡劫不過本來是可以兵解修煉散仙的,可昆侖中人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寧可灰飛煙滅,哪有一個肯茍活于世,難做真仙?

玄桓真人學著一千年前的上神祖師,跌坐在地上,用心感受著劫云中不斷涌動的力量。

轟!

第一道劫雷下來了,水桶粗雷蛇瞬間將玄桓真人淹沒了。

玄通真人高坐九重云,好像已經隔絕了一切紅塵雜念,可身在人間又哪能不染紅塵?紅塵觀內又哪有清凈之地?那座渡劫的孤峰名字就叫孤峰,跟紅塵觀一樣,名字都是上神祖師渡劫前取的,歷代掌教都說其中有大玄機,可又沒有一個人能把它參悟出來,只好一輩傳一輩用來哄騙后輩的弟子。

孤峰是昆侖的一個斜支,與昆侖主脈相連,玄通真人坐在這里就能感受到劫雷轟擊在孤峰發出的巨大震動。

無論什么樣的天劫,都是九九八十一道,因為九為數極,成仙本就是逆天,搶奪了天地的造化,所以需要挨過極點的劫雷才能成仙,這是天帝定下的規矩,絕不能違背。

玄通真人細細數著劫雷的道數,一道,兩道,三道……玄桓真人道行高深,一直數到了七十道,天雷還是在不斷降下,這讓玄通真人舒了一口氣,也許他能挺過去。

第八十道,他堅持到了##第八十道,在第八十道劫雷落在地上那一刻,第八十一道劫雷連同劫云一塊煙消云散。

玄通真人嘆了口氣,呆呆地看著他下面從一層云到九層云的座次,隨手一拂,八重云原本閃爍的光芒黯淡了。

從此以后,這個古老而又龐大的門派就要靠他一個人支撐了,雖然玄通真人是昆侖千年以來諸門絕學的集大成者,煉丹、煉器,劍道、法術無一不通,可就算是這樣,一個人又怎能運轉起天下第一大派呢。

玄通真人頹然在云床上,氣息調勻,神游太虛又開始參悟那無上大道。他身為昆侖掌教,本就是人間第一人,就算是其他門派的宿老也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他只是在不斷壓抑法力的增長,暫緩雷劫。可是現在原本清朗的天空突然變得陰翳,一種無形的壓力從天上殺下來,就連玄通真人也不禁皺了皺眉。玄通真人摒除雜念,繼續修行,心中嘆著:該來的最終還是來了。

兩道金光從陰沉的天空降了下來,兩個人帶著騰騰的仙氣,腳踏祥云往昆侖而來,這兩人是真正的神仙中人。玄通真人似是早有先知,從入定中醒來,吩咐門下弟子道:“去把山門外的兩位大仙迎進來吧。”

不一會,兩位仙人就被引進了紅塵觀中。玄通真人高坐九重云,整間殿中只有昆侖掌教和長老們的九片云床,并沒有其他座位。玄通真人好像并沒有起身的意思,也不打算讓兩位仙人坐下,只微闔雙目,神游太虛。

兩位仙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不悅之色。他們沒有理會玄通真人的冷淡無禮,徑自找了兩片云床,剛要坐下,玄通真人動了。

玄通真人隨手一拂,好像趕蒼蠅一樣,一道奇大無比的玄力把兩位仙人撣了出去,沒有收束力量,也沒有用什么特殊手段給兩位仙人留什么面子,極霸道的把他們摔到了地上。

兩位仙人臉色一下就暗了下來,慢慢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冷冷道:“玄通掌教,你這是什么意思?”

玄通真人睜開眼,他活了幾百年,像他這樣修為的修士他是最為年輕的。他的眼睛一直都是平和的,如同深潭,讓人難以琢磨,可是今天,他們第一次這么精光四射,玄通真人也第一次表現得鋒芒畢露。

“這兒是昆侖,只有昆侖長老才有資格高坐云床,你們算什么東西,也配坐在這?”

兩位仙人臉色陰沉的更厲害了,其中一位已經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手上法訣已經掐出來,正要動手。另一位看起來沉穩些的仙人按住他,朝玄通真人拱了拱手道:“真人,您應該清楚,您是在跟兩位仙人說話。”

玄通真人沒有動,白了一眼,表達他對仙人的不屑。

“好,敢請兩位仙人尊號?”

沉穩些的仙人忍下玄通真人的傲慢無禮,不卑不亢的答道:“我在人間時道號苦榮,這是師弟苦厄,現在在天庭日游神部下做游役仙官。”

玄通真人點了點頭,還是沒把兩位仙官當回事,又道:“那兩位來我昆侖做什么?”

苦榮仙官放開了師弟苦厄,強笑道:“如今人間世怨氣日深,天降雷劫,威力日大,便是天下修士,滿打滿算,能度過天雷劫上達仙界逍遙的,幾千年也不過一二人,實在堪憐。天帝悲憫地界眾生辛苦,大放天恩,允許地下修士參與天庭選拔,合格者可以避過劫雷直接上天,入天庭為官,可以說是天大的好事。昆侖是天下第一大派,天帝還格外開恩,凡昆侖弟子,在修出元嬰之后都可以上天為官,至于玄通掌教您,天帝特批,可以直接升做天師,掌教可要好好考慮了,機不可失啊!”

玄通真人平靜下來,靜靜的看著苦榮苦厄,笑道:“天帝果然慈悲,玄通還有一個問題,還想問問仙使。”

苦榮見事有可為,態度極好,又拱了拱手:“掌教請問,相信天帝的答案會讓掌教滿意。”

玄通真人苦笑一聲,不知是在笑兩位仙人還是在笑自己,嘆道:“可得逍遙?”

兩位仙人不再說話,玄通真人又閉上了眼。

“送客。”

苦厄性情比他師兄來得急躁,掐了法訣喝道:“大膽凡人,膽敢對仙官不敬!”

玄通真人一聲冷哼,兩位仙官倒退了一步,玄通真人舉手投足威力如斯。

“雷劫尚算勉強,不過沾了些仙氣,也敢妄言仙官?滾出去吧,昆侖永遠也不會答應你們的狗屁條件!”

苦榮真人瞇起了眼,眼睛變得狹長起來,冷冷道:“真人,我們兄弟修為低微不是您的對手,可是您別忘了,我們代表的是天帝!”

玄通真人隨手一抓,兩位囂張的仙人被他隨手扔了出去,清凈以后的大殿里,玄通真人極是頹然。

天空因為少了兩位仙人仙氣的渲染又變得陰沉起來,千年無人能渡的天劫就是天帝對他的威脅,玄通真人又是一聲冷哼,天空清朗了幾分,依舊陰沉。

“渡過如何,不渡又如何?”

良久,一個小道士走進殿來,對玄通真人行了一個道家稽禮,拜道:“師尊,玄桓師叔已經去了,他手下那些教務該當如何處理,還請師尊安排。”

玄通真人挺直的背駝了一些,嘆道:“道天我徒,本門大道我已盡數整理在藏法洞中,進洞法門你也知曉,為師要出門云游七日,若七日后我回來自會處理教務,若是回不來……我另有安排,你就是這昆侖的掌教真人了!”

昆侖山紅塵觀玄通殿,道天真人高坐九重云,頂上虛頂三花,胸中交合六氣,道法已經精深。在他之下,八位長老也都高坐云床,神游太虛。

“長老們,你們說師尊當年究竟去了哪里,現在又是怎樣。”

一長老言:“天機不可泄露,掌教應當勤掌教務,努力修行,這樣與玄通真人還有相見之日。”

道天真人搖搖頭,這樣的話他已經聽了太多次了,他不想再聽了。

“師尊當年就已經有了雷劫的先召,道行法力更是天下第一,如今已經過去五百年,以師尊的修為早就應該渡劫了,可是這五百年來人間所有渡劫的人我昆侖都有記錄,無一人成功,也無一人是師尊,以師尊的心性,斷不可能兵解修煉散仙的,所以……我猜想師尊很可能是轉世重修了。”

長老們想了想,眼中閃爍著狡猾的光芒,討論了一下,齊聲道:“掌教說的是,很有可能!”

道天真人端正身姿,聲如洪鐘,響徹整個昆侖。

“傳我掌教法旨,昆侖大開山門,收世間聰慧凡人,諸弟子勤加修行,多整屋舍,以待同門!”

又轉身對排在第九云的長老道:“樞靈長老,您主管外聯,尋找師尊轉世一事就拜托您了。”

長老拱了拱手,接下使命。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