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悔不該拒這門婚小說最新更新

悔不該拒這門婚小說最新更新

草莓醬w 著

連載中免費 歷史小說排行榜完本

主角叫羅悠寧衛梟的小說是《悔不該拒這門婚》講述了羅悠寧一直做著相同的噩夢。她夢見她剛剛拒過婚的晉王庶子衛梟造反了。在夢里衛梟一身鐵甲帶兵踏平了靖國公府,在她新婚前夜殺進了她的閨房,將待嫁的她一刀送去見了閻王。夢醒后的她決定了,嫁!別說他衛梟是個身高八尺,貌比潘安的大梁第一美男子,他就是頭豬,為了一條小命,她也必須嫁。然而現在的問題是,她已經拒了婚,而衛梟恨她……

更新:2019/05/31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草莓醬w大神最新作品《悔不該拒這門婚》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故事遞最新更新悔不該拒這門婚最新章節,悔不該拒這門婚無彈窗,主角叫羅悠寧衛梟的小說是《悔不該拒這門婚》講述了靖國公府的四姑娘羅悠寧最近很煩惱,她每天晚上都做著一個相同的噩夢。她夢見她剛剛拒過婚的晉王庶子衛梟造反了,以鐵血手腕登上了帝位。在夢里衛梟一身鐵甲帶兵踏平了靖國公府,在她新婚前夜殺進了她的閨房,將待嫁的她一刀送去見了閻王。臨死之前衛梟眼神癡迷病態地看著她,指尖卷起她的一縷長發。”知道嗎?我一直很愛你,可從你拒婚的那一日開始,我便恨毒了你。””你不嫁我,也休想嫁給旁人。”男人目光猩紅,手起刀落一刀割了她的喉。夢醒后的羅悠寧摸著冰涼的脖子,痛定思痛,她決定了,嫁!別說他衛梟是個身高八尺,貌比潘安的大梁第一美男子,他就是頭豬,為了一條小命,她也必須嫁。然而現在的問題是,她已經拒了婚,而衛梟恨她……

免費閱讀

  炎炎夏日,酷烈的陽光像要把人蒸干了,靖國公府后院的一條碎石小路上,一個體態微胖的中年婦人拿出帕子抹了把汗,皺眉抬頭看了一眼,嘴里咕噥幾句抱怨的話,又向小路盡頭的院子走去。

  蘅芷院是靖國公府四姑娘羅悠寧的住處,周圍樹蔭密集,實在是府里最涼快的地方了,婦人一進院子,頓覺清清爽爽的,那股黏膩的熱意消散了許多。

  守在堂屋前的丫鬟念春看見婦人,幾步迎上前來問候。

  “周嬤嬤,您快進來。”念春一邊招呼著周嬤嬤,一邊讓小丫鬟去端涼茶。

  周嬤嬤接過涼茶,狠灌了一口,總算是舒坦了。

  “夫人找四姑娘呢,讓我來傳個話。”

  念春為難道:“可不巧,姑娘早起就說沒睡好,這會兒用過午膳在里頭補眠呢。”

  念春作勢要進去叫醒羅悠寧,被周嬤嬤攔下了。

  “夫人那邊不急,讓四姑娘先睡著吧,怎么沒睡好?是不是太熱了?”

  四姑娘羅悠寧是靖國公府最小的孩子,靖國公和姚氏夫妻倆老來得女,對這個女兒十分寵愛,周嬤嬤一聽說她睡得不好,就有些著急。

  念春欲言又止,連著一個來月了,她們姑娘經常夜半驚醒,滿臉煞白,然后就怎么也睡不著了。還不讓她們說出去,她正猶豫要不要跟周嬤嬤說說,就聽見里面重物落地的聲音。

  念春與周嬤嬤對視一眼,兩人提著裙子就往里跑,堂屋里的另一個丫鬟意秋反應稍慢,緊跟著周嬤嬤和念春跑進里間。

  屋里的情形讓三人臉色大變,周嬤嬤顫聲喊:“哎呀,姑娘怎么在地上躺著。”

  沒等幾人靠近,躺在地上的羅悠寧忽然睜開眼睛,一只手捂著脖子驚坐起來,滿臉恐懼地喊了一個人的名字。

  “衛梟。”

  她兀自捂著脖子,夢里衛梟冷厲陰翳的眼神晃過,又愛又恨的壓抑聲音尚在耳畔。

  “知道嗎?我一直很愛你,可從你拒婚的那一日開始,我便恨毒了你。”

  “你不嫁我,也休想嫁給旁人。”

  那刀鋒劃過的冰冷觸感還未褪去,羅悠寧額角上滾落大滴的汗珠,眼睛直愣愣盯著面前的一點。

  “姑娘,您怎么了?”念春的聲音讓羅悠寧倏然驚醒,轉過頭看見幾人臉上的震驚,她攏了攏汗濕的鬢發,撐著床沿從地上坐回了床上。

  “我睡糊涂了,從床上掉下來了。”

  見周嬤嬤幾人仍然一臉驚疑,羅悠寧擺擺手,語氣輕松:“沒事,地上涼快。”

  周嬤嬤傳完話就被羅悠寧哄著打發走了,出了蘅芷院的門,她左思右想還是覺得不對,四姑娘剛才醒來叫了一個名字,她沒聽錯的話。

  是衛梟!

  衛梟是誰,晉王庶子,卻也是晉王唯一的兒子,雖然生母低賤了些,但來日封了世子,襲爵是板上釘釘的事。

  上個月晉王與靖國公透露過要結親的意思,靖國公一向疼寵小女兒,回來問了羅悠寧的意愿,她言辭激烈地拒絕了,第二天這事不知怎么就在京中傳開了。

  滿金陵城的人都知道了,晉王庶子衛梟不自量力竟然想娶靖國公的嫡女,皇后一母同胞的親妹妹羅四姑娘。流言一傳出來,衛梟成了世家子弟口中的笑柄。

  衛梟有瘋病,從小人嫌狗憎,這事誰不知道,能襲爵算什么本事,京城就沒有哪家的姑娘能看得上他。

  周嬤嬤想到這里嘆了口氣,這事她得跟夫人說說,四姑娘平白無故叫衛梟的名字,可別真是對他有什么別的念想,靖國公年紀大了有些糊涂,與晉王交情好,當初就沒直接拒絕,才惹來了這一樁樁的事。

  衛梟,實在不是良配,嫁不得啊。

  羅悠寧接過念春擰干的帕子擦了擦臉,坐在妝鏡前讓丫鬟給她梳妝打扮。

  “姑娘,您又做噩夢了?”念春一臉擔憂。

  羅悠寧點了點頭,身后給她梳頭的意秋臉色白了白,道:“姑娘,是不是咱們這屋里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要不請個道士來做做法吧。”

  羅悠寧頗有些哭笑不得,做法有什么用?要真是鬼作亂還好了,有些人可比鬼可怕多了。

  她照著鏡子,伸出兩根手指沿著夢里那一刀劃過的位置摸了摸,神思不屬,她怎么就招惹了這么一個煞神。

  銅鏡里的那張臉略顯憔悴,羅悠寧戳了戳自己的臉頰,發現自己自從做噩夢以來,已經瘦了一圈了。

  衛梟,她心中默念這個名字,上個月她是怎么跟她爹說的?

  一個出身低賤的庶子,腦子還有病,怎么配娶我?

  不知道是哪個嘴碎的,轉頭就把這話傳出去了,第二天晉王送來一封信要和她爹絕交。

  羅悠寧又嘆了一口氣,她也不是真的嫌棄衛梟的出身,只是想起小時候發生的一件事,她就很怕他。

  那年寧王府設宴,各家都去了,她正跟一群小姐妹在園子里玩,寧王妃的侄子賀三公子牽了一條狗過來,渾身雪白,看著很溫順招人喜歡,卻不知怎么惹了衛梟不快。

  他突然發狂把那狗活生生打死了,拳頭上滴著血,眼睛發紅,抓住賀三公子就打,若不是晉王來得及時把他帶走,賀三公子說不定就跟那條可憐的狗一個下場了。

  那是羅悠寧第一次被嚇哭,晉王把衛梟扛起來,他還掙扎著要去打人,一雙陰鷙的眼睛望過來,羅悠寧腿一軟,摔了一跤手碰到尖銳的石頭上,扎破了流了好多血。

  衛梟不知為何突然不鬧了,安靜地任晉王把他帶走。

  從那以后,她就沒再見過衛梟,聽說晉王把他帶到軍中歷練了,直到上個月才回京城,誰知一回來,晉王就心血來潮跑來說親。

  羅悠寧不明白,衛梟與她無冤無仇,僅憑一次拒婚,為何就能恨到殺了她?

  他還說愛她,他們一共也沒見過幾次,且都是小時候了,愛從何而來呢?

  自從上個月拒婚后,她就一直在做這個噩夢,夢里沒有因由,她只知道她要嫁給謝奕,新婚前夜起兵造反成功的衛梟闖進靖國公府大肆殺戮,再然后他就說了那兩句話,把她也殺了。

  意秋給她梳好了妝,卻發覺她盯著銅鏡在發呆,眼里全是驚恐。

  “姑娘,姑娘,您別嚇奴婢啊,是不是真要請人來做法啊?”

  羅悠寧輕輕吐出一口氣,安慰道:“許是熱的,過兩天涼快了就好了。”

  收拾妥當后,羅悠寧去了正院,靖國公夫人姚氏在正廳里坐著等她,剛一進來,姚氏就大驚失色的站起來,拉過她心疼道:“你這臉色怎的如此白,是不是病了?”

  姚氏急得要讓下人去請大夫,羅悠寧忙扯了個謊,說自己今日涂多了粉,這才作罷。

  母女倆坐下閑話幾句家常,姚氏有心事,正說著話就出了神,剛才周嬤嬤都跟她說了,姚氏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小女兒說夢話居然喊了衛梟的名字,這讓她坐立難安,恨不得立刻抓著羅悠寧問個明白。

  “娘?”羅悠寧喊了姚氏好幾聲,見她不應,膽大妄為地扯著袖子在她眼前晃。

  姚氏終于有了反應,抓著她的手拍了一下,溫柔斥責:“不像話,多大了還整天瞎鬧騰。”

  看著女兒尚顯稚嫩的一張俏臉,姚氏暫時把心里的疑惑壓了下去。

  “明個兒鎮國公夫人過壽,你跟娘一起去。”

  “我能不去嗎?”羅悠寧一想起鎮國公府有沈明珠那煩人精頓生退意。

  “不能。”姚氏嚴厲地拒絕了她的要求。

  “娘。”羅悠寧抱住她的胳膊,尾音抻出了長長的調子。

  姚氏滿臉是笑,但卻不松口:“別撒嬌了,你再過兩年就及笄了,該懂事了。”

  “娘讓人給你新做了一件衣裳,你試試,明個兒穿著去壽宴。”

  丫鬟捧著衣裳上前來,羅悠寧敷衍道:“行行行,我回去試。”

  姚氏也不強迫她,自顧自說起旁的話題。

  “你大哥也到了議親的年紀了,明天壽宴上有適齡的姑娘,你也幫著看看,我記得鎮國公家的三姑娘年齡就挺合適的。”

  羅悠寧撇撇嘴,不贊同道:“別了,沈月瑤嬌滴滴的,是個愛哭鬼,我大哥哪會哄人。”

  姚氏又說了幾個姑娘,每每被她堵得心煩,干脆把她攆走了。

  羅悠寧最后也沒試那件櫻粉色的裙子,晚上臨睡前,她腦子里依然亂哄哄的全是夢里的衛梟。

  如果衛梟注定要血洗靖國公府該怎么阻止他呢,她想不明白,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衛梟為什么會如此恨她,還是一個瘋子的想法就是與正常人不同。

  帶著滿肚子的疑問羅悠寧閉上眼陷入了沉睡,她感覺到自己身處一個霧氣蒙蒙的地方,本以為又要重復每日被衛梟割喉的噩夢,誰知這一次夢境卻變了。

  霧氣漸漸散了,羅悠寧飄在空中,看見一個長得與自己一樣的人,她身邊圍著很多人,羅悠寧試著往前使勁,結果完全動不了。

  沈明珠咄咄逼人地問道:“羅悠寧,聽說你要嫁給衛梟,是真的嗎?”

  她臉上帶著惡意的嘲諷,被圍著指指點點的“羅悠寧”憋紅了臉,最后不甘示弱地吼道:“誰要嫁給衛梟,他腦子有病,根本配不上本姑娘。”

  羅悠寧這一刻恍然明白了,她應該是在鎮國公府,否則沈明珠那個欺軟怕硬的東西怎么敢公然為難自己,這是她的地盤,所以她不怕。

  羅悠寧敏銳地察覺到自己身后還站了一個人,那人的呼吸一直很輕,聽到這句話卻變得又沉又急,不知過了多久,他笑了一聲,那笑聲蒼涼又無可奈何,無端讓人心里一疼。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