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言情 > 《只為遇見你于直高潔結局》在線閱讀 > 正文 第45章

第45章

未再 4292字 2019-03-27

  他傷得重不重?我聽小朱說翻了車,嚇死人了。“莫北說:“沒有翻車,他明天能出院了,小嚴看到了莫北推著的嬰JL車,也看到了

  髙潔,有點奇怪。

  莫北毫不見外地介紹道:“這位是于直的太太。 ”

  髙潔待想否認已經不及,小嚴一臉真誠地恭喜道:原來于先生要當爸爸 了,這太好了。恭喜你們恭喜你們! “他轉頭對身后的女士

  不住講,”哎呀, 這實在是太好了! “熱忱到高潔只得客哪笑著。

  小嚴身后的女士說道:“于先生沒事就好,我們還是先走吧,莫先生和于太太也要趕著回去休息了。 ”

  小嚴被提醒到,不住點頭:“對 對 對”

  他們向莫北和高潔道別,等他們都散了,莫北突然對高潔說:“這位小嚴, 他的腿因為于直斷的。”

  高潔嚇一跳:“什么?”

  莫北說:“于直年紀小的時候干過一些荒唐的事情,他弄傷了小嚴的腿, —直到現在過意不去,心里放不下,這幾年一直資助他們,

  一心想彌補 他自己以前犯過的錯吧。小嚴腿傷以后,去學了一手廚藝,和以前跟著于直一 起混過日子的小朱一起開了兩家餐廳,現生意

  很好。他一直挺感謝于直的, 就是于直自己有心魔,不肯坦然面對他,接受他的原諒和感謝。 ”

  莫北說完望向高潔。

  高潔卻不敢直視莫北,輕聲說:“原來這樣。 ”

  莫北說:“會不會覺得于直有點孩子氣?”

  高潔想了想,噗一下笑出來:“是有點。”前方電梯門開,她說,“我們走吧。”

  于直是看著門合上,怔了幾秒后,才看向未跟著離開的衛轍。衛轍走過來晃晃悠悠地坐到床鋪邊高潔剛才坐過的位置上,于直嫌棄地

  伸腿把他踢了下去。

  衛轍便站在他跟前:“喲,這就把你的高參給踹了啊?過河拆橋要不得啊要不得。”

  于直說:“你話太多了。”

  衛轍突然問:“高潔的預產期是啥時候?沒算錯的話應該是夏天吧?”

  “六月,還不算夏天。”

  衛轍存心露了一個摩拳擦掌的表情:“那我得準備準備了。”

  于直挑眉問:“你想干嗎?”

  衛轍說:“準備好給孩子當干爹啊。我現在是不是特有干爹的腔調,為他積極調解了家庭糾紛。”

  于直斜睨衛轍:“你想多了。”略一沉吟,又說,“講正事吧。”

  衛轍收斂起來:“你料對了,剛才言楷給我電話,車是被人動了手腳,幸虧小鄭技術好。我們明天去局里和李局溝通這事兒。”

  于直點頭,皺起眉頭:“安排人再查查穆子盷。”

  衛轍說:我也是這想法,網上這些帖子不會平白無故突然冒出來。那些可疑的網址我都查了,全都用的代理IP.“于直問:“該刪的都

  刪光了吧?”

  衛撤答:“就知道你關心這個,我出來前和他們過了一遍,都刪光了,連 捜索引擎快照定了。網上再大的熱度也就幾天,過段時間新

  熱鬧出來了, 網民就把這茬給忘了。對了,正想問你呢,那個說髙潔抄襲的丫頭你打算進一步處理嗎?她說讓她發帖的人用QQ聯系的她,

  給了她一筆錢,找了記者去采訪她。”

  于直說:“她是被髙潔辭退的,髙潔不會再把她放在心上。先這樣吧。” 衛轍又笑了:“挺了解高潔啊? ”他問他,“你和髙潔總

  不能一直這樣下 去吧?”

  于直沉默了會兒:“這樣下去也挺好,至少能守著她和孩子。”

  衛撤嘆一聲:“于直啊,你有時候冷靜得讓哥哥害怕啊!這不,昏迷前都 能一句廢話沒有把這事兒的疑點交代出來。也幸好哥哥我知

  道你這鐵人心腸到底有幾個彎,讓你一醒來就見到你想見的人。我是不是太貼心了?”

  于直說:“老衛,以后換你去應付媒體吧?”

  衛轍舉手:“可別。哥哥我最不擅長和記者打太極。”

  衛轍走后,于直捏著眉心躺下來,身邊還留著剛才高潔坐過的位置,那小 小的一個空間,他已經很明白高潔的所求了—不過一個小小

  的空間,容她帶著孩子平靜生活,一個她想要的家。

  就在昨晚,當猝不及防的車禍降臨,他整個人被猛烈撞擊,不能控制自己 的身體時,他心里頭唯一的一個念想呼之欲出,他的孩子、

  他的愛人—這些都是存在他內心最深處的渴望,他想要的家。

  在莫北送高潔回家的一段路上,高潔反復斟酌,不停猶豫。她很想問一問 莫北,有關于于直的過去她所遺漏的那些細節,幾欲脫口而

  出,又勉強克制。 或許是由于她心緒不停地波動,也或許是因為于直剛才和胎兒的嬉戲,牽動了她腹中的孩子,這一路上,她腹中的孩子

  一直在動彈,她感受到他在踢動小腳Y,伸展小手臂,仿佛在尋找什么。

  抵達公寓,告別莫北后,高浩只身走進電梯,才按住孩子活動的地方,輕 輕孅。

  “你是想找爸爸陪你玩嗎? ”她問孩子,也想問自己,隔了十幾秒,電梯 門開,她沒有自答,但孩子漸漸安靜下來了。

  高潔走到家門口,見趙阿姨站在對面于直租住的那間屋的門前。趙阿姨見 她招呼道:“我幫于先生拿幾件衣服送到醫院去。”

  高潔看著她打開了那扇門,仿佛受到莫名吸引,情不自禁地跟著走了進去。

  室內的格局和自己住的那一間一樣,就是除了必備的櫥柜以外,別無他物, 不像是有人在住。高潔想到了于直那間設在他辦公室的小

  小蝸居,他一個人住的地方,就不像是有人在住。這就是他一個人的療草生活。

  趙阿姨打開了衣櫥,彎身翻找半天,拿出塞在衣櫥里的幾個紙袋,打開一 探,“咦”了一聲,她又翻找了幾個紙袋,轉頭朝高潔笑著

  遞去一個紙袋:“你看看這個,買了這么多小嬰兒的衣服,夠穿兩年了。”

  髙潔接過紙袋,里頭放了好幾件小衣服,暖暖的粉色和黃色,她撫摸上去, 觸手也是軟軟的。她又打開一個紙袋,還有喜悅的紅、蓬

  勃的綠……她不知道于直是什么時侯置買好的這些小嬰兒的衣服,但是她幾乎能感應到他將這一件件小衣服摸在手上的感覺,一件一件翻

  著,就像翻著自己的各樣情緒,溫曖的、 喜悅的、蓬勃的……高潔將紙袋一只只歸于原處,問趙阿姨:“趙阿姨,你什么時侯去醫院?”

  趙阿姨答:“等陳小姐那邊的車過來一起走,她要送文件給于先生,正好 帶我一程。約好七點半的。”她不忘記囑咐高潔,“你一定

  等我回來再洗頭啊!”

  自上一周開始,高潔因為身體越發沉重,站立淋浴時愈加吃力,好幾回都 是洗了-半就累得氣端吁吁地坐在浴缸邊沿歇息一陣。趙阿

  姨怕她這樣洗洗停停容易著涼,便開始幫她洗頭。高潔很感腿阿姨的周到貼心,說:“好的。”

  她回到家中看一眼掛鐘,默算了下時間,剛剛好。便打開冰箱找了找了找,找出一塊半筋半油的牛膀。趙阿姨跟過來問:“你要吃牛

  肉啊?我來我來。”

  高潔將牛腩拿到水洗臺上先沖了沖:“我燉個湯,一會兒,麻煩你一起送過去。”

  趙阿姨聞言便不再插手。

  自趙阿姨來到身邊后,高潔得以專心致志地工作和養胎,已許久未曾親自 下廚,但曾經熟悉的動作未曾忘卻。她熟練地將牛腩出了水

  ,再將血沫子沖洗干凈,用鍋盛了清水,從蔬菜籃里找出一只洋蔥一只胡蘿卜,從櫥柜里翻出白胡椒。雖然還不是她以前熟制此物的全部

  必備材料,但目前也湊合了。她把洋蔥和胡蘿卜切了塊,同牛肉一起放入清水鍋內,撒上白胡椒,開了小火慢煨。

  映著瑩瑩微火,高潔望著窗戶。那面窗戶上曾經映出他們擁抱的身影,他 的雙臂摟抱著她的腰,氣氛家常而溫馨。

  可惜那一刻很短。高潔走到榻榻米上坐下,靠在于直送給她的那張懶人沙 發上,望著窗外斜陽余揮努力普照大地,天空已無陰霾密布

  ,待皎潔彎月升起,已經過去兩個小時。

  高潔起身去廚房,再一次聞到了熟悉的牛肉清湯的香氣。她打開湯鍋,用 網勺濾出湯渣,加了適量的鹽,攪拌均勻后,找來一只保溫

  杯,連湯帶肉倒人。 最后打包妥當,遞給即將出門的趙阿姨,終還是忍不住提醒了—句:“路過哪家面包房的話,再捎一根法棍。”話說

  出口,往日牢記心中的種種席卷而來 自心底而起,她沒有一刻忘記。

  高潔有些倉皇失措了,有些習慣,一旦養成,終是難戒。手機響了很久,她才失魂落魄地接起來,來電話的是司澄。

  司澄說:“Jocelyn,我們明天就出發去美國了。”

  “這么快?”

  “我們已經停留很久了,現在這個時候離開剛剛好。你身邊有很好的人在 照顧你。”司澄頓了頓,“你身體不方便,明天不用送我們

  ,我們這次只去三個月,等到球球出生后,我們應該就回來了。我有個請求,很冒昧。”

  髙潔說:“沒關系,你說吧。”

  “我可以當球球的干爹嗎?”

  高翻擴著肚子:“當然。”她笑了笑,“球球會很開心。”

  司澄的聲音也很開心。?“太好了。”他頓了頓,又道,“Jocelyn,我接下 來的一個項目是和‘路客,合作拍個紀錄片,不是那位

  于先生和我接觸的,是他們美國的合作伙伴。 ”

  高潔也頓了頓:“那很好啊。”

  司澄說:“他,至少他領導的團隊,給我的感覺很好。效率高,執行力強, 眼光長遠,戰略清晰,我很看好這個平臺。”

  高潔聽司澄說出這樣的話,不自覺地笑了笑。

  司澄繼續說:“所以對你,我也有一句話。”

  髙潔靜靜聽著。

  “因為相愛‘所以會怯懦;因為相愛,所以要體諒。”

  在掛上司澄的電話很長久的一段時間內,髙潔坐到了廚房里,廚房里還氤 氳著牛肉湯醇厚的香氣,她沉浸在香氣里,直到手機第二次

  響起來,屏幕上閃 爍的是于直的名字,星星一樣,晃在她眼前,又近又遠。她鼓起勇氣接了起來。

  “湯很好喝。法棍也不錯。”于直的聲音也是又近又遠,“我很久沒吃到了。”

  “那……就好。傷口……還疼嗎?”

  “我沒事兒。球球晚上動了沒有?”

  高潔摸著肚子:“還沒有。 ”她突然聽到話筒那頭一聲汽車的鳴笛,一種可能性躍上她的心頭,她站起來,走出門外,摁了電梯。

  于直在那頭問:“莫北家選的嬰兒車怎么樣?”

  電梯門打開,她走了進去:“挺好的,我也想買這個牌子。"“好,我也覺得不錯。莫北對他們家兩個小子都挑好的買,比較靠譜。關

  止也是照著他買的牌子買。”

  “關止? ”高潔看著樓層號碼一閃一閃越來越接近-樓。

  “他們家是雙胞胎,和我們球球差不多大。”

  電梯門“叮”一聲開了,高潔循著亮光走出大樓,走進夜色下的林蔭道, 在昏黃燈影中,她靠在-棵不知長了多少年才長到能遮蔽她

  身體的粗壯的梧桐樹后,偷偷地、賣力地,又想隱藏自己,又想找到那人。

  “雙胞胎?真好呀。”她由衷地羨慕,欣羨的聲音也隱藏了她已經身體力 行的行動。

  “高潔。”這聲呼喚遠在信號波段另一頭,又近在耳畔。

  高潔沒有轉過身,她身后靠近了熟悉溫厚的懷抱,熟悉的山野氣良,她陷 入進去,一點兒都不想動彈,因是早已經習慣的沉醉,還有

  安全。

  有一雙手自她背后按到她的腰上,有力但溫柔地撫摩著,一下又一下。她 的身體由此感受到的舒適也是熟悉而眷戀的。她握著手機的

  手放了下來,握住 那雙雜她熟悉的眷戀、安全、舒適的手。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書架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 | 下一章

章節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捕鱼达人3电脑版